“無須多禮,我也不會怪你。見你家惡意縈繞,心中不忿,這纔來爲你家除難。你丈夫是在讀書,但讀的是一本女人書。他被女鬼迷惑了心智,接下去別說能考取秀才,就是能不能活下去,都難說了。你仔細想想,是不是近一段時日,你丈夫的身體日益不佳,而且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你了吧?”卓景寧似是而非的道。

這番話他是一邊說,一邊觀察女人的神色,等他說完,這女人已經面色微變,連忙請卓景寧進去。

“還請卓老爺救夫君一命。”

“無需多言,我來此,自然是爲了救人而來。”卓景寧說道,然後伸手指了指裏面。

這女人立馬就帶着卓景寧和小狐狸去往一屋子,說道:“這是夫君的書房,平日裏他就在房內讀書,妾身去敲門。”

說完,她就上去敲了敲門。

門內無動靜。

她便繼續敲門。

還是沒有動靜。

等到這女人第三次敲門。

門內這才傳出了一個略顯煩躁的男人聲音:“有什麼事情嗎?我正在用功讀書!別打擾我,你煩不煩?”

“有位舉人老爺來尋夫君。”這女人對於男人的這番惡言似乎習以爲常,半點沒有在意,只是這般迴應。

“舉人老爺?”那男人明顯一驚,然後就道:“你好生招待,我立馬出來。”

這女人就看向了卓景寧。

卓景寧衝她示意,就在這門外等着。

片刻後,一個有些衣衫不整的男人慌慌張張,邊整理衣物邊快步走了出來,見到卓景寧,仔細看了兩眼,準備行禮,卓景寧卻直接用手撥開他,因爲這人擋了他的路。

走入屋內,一股荷爾蒙氣息瀰漫,卓景寧微微皺眉,眼角餘光留意到那個男人已經被他妻子拉扯到了一邊,他便低聲笑道:“故人來訪,怎麼避而不見?”

話音落下,一個女人聲音響起。

“原來是卓大人,那麼自當一見。”忽的從一卷書中飄出一股鬼霧,升騰間出現一道婀娜身姿,這女鬼看着卓景寧,笑容滿臉,半點受傷樣子也沒有,她說道:“妾身只是沒想到卓大人都過來了,不過如此看來,是令千金答應與妾身聯手了吧?那麼妾身也不會虧待了卓大人,鬼心與卓大人無什麼用處,不過想來這成鬼祕法一份,卓大人作爲官場中人,想來是需要的。” 言語間,這女鬼顯得格外自信。

似乎吃定了卓景寧一定會答應一樣!

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如果小狐狸沒有意外得到無頭鬼將的鬼心的話,小狐狸確實會選擇和她聯手,若不然卓景寧讓她帶着他去找薛封君手下鬼怪之時,也不會刻意避開這個女鬼。

而一份成鬼祕法,對於一個正常的清廷官員來說,也值得這麼做……

只可惜,卓景寧不是一個正常的清廷官員。

他來自現實世界。

甚至本身只是存在於虛幻中,若不是意外進入了聊齋世界,然後修成年輪心境,他連個“人”都算不上。

或許對於聊齋的朝廷命官和修行中人來說,這成鬼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但對於曾經被殺,淪爲惡鬼的卓景寧而言——這可就不是什麼美妙的事情,甚至還有那麼幾分深惡痛絕!

他恨惡鬼!

更恨恐怖源頭——魘!

他早晚會弄死那些玩意兒!

所以,卓景寧滿臉笑容,一副心動模樣,張了張嘴,就在女鬼以爲卓景寧要開口答應時,卻突然感覺到了極大的恐懼,似乎有什麼大恐怖要降臨到她身上。

她下意識地就要躲避。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鬼體險些崩碎,加上又是白日現形,哪怕是躲在屋中,也有些不好受,此時受傷,更是雪上加霜。

但如此重傷,這女鬼卻是沒有死!

反而受激之下,現出了原形!

薛封君捱了懲戒一下,當場神形俱滅,化作懲戒的“體質+1”。

無頭鬼將捱了懲戒一下,同樣是當場神形俱滅。

可這女鬼,卻是沒有死!

這不是女鬼比薛封君還要強,而是這女鬼根本沒有受傷!

她撒謊了!

她來這裏,根本就不是來療傷的,難怪會把這個地方告訴小狐狸!

穿成炮灰后大佬們哭求我原諒 “鬼啊!”這時候,屋外的人,已經被屋內的動靜吸引過來了,那個童生看到現出原形的女鬼,立馬慘叫一聲,居然被嚇暈過去。

現出原形的女鬼,此時模樣格外恐怖,彷彿被扒了皮似的,皮肉翻卷,血腥異常,一雙眼睛,有着惡意實質化所形成的慘綠色光芒。

“姓卓的……”女鬼暴怒無比,就要撲向卓景寧。

卓景寧拿出了石人蔘,卻看到這女鬼只是虛晃一槍,轉身就跑。

真狡猾!

卓景寧哪裏會讓她跑,這可是一個難纏的鬼怪!能讓“體質+1”的。

“元清,快,攔住她!”卓景寧張嘴喊道。

小狐狸正準備動手,卻看到那個女鬼又從反向逃跑,撞向了卓景寧,撲在卓景寧身上,恐怖的大力將他甩出去老遠,砸在了牆上。

悶哼一聲,卓景寧胸腹中一陣難受,喉嚨中一陣腥甜要涌上來,這是受了內傷。

這蛇級鬼怪的力道,還真是可怕!

不過這女鬼選擇靠近他,卻也讓卓景寧有了機會,他想也不想,袖中甩出一道寒芒。那是那一把鬼劍,刺啦一聲,如熱鐵片切入凍豬油,白煙升騰,這女鬼慘叫了一聲,傷勢加重幾分,化作鬼霧居然跑了,不敢再靠近卓景寧。

這讓卓景寧心中一喜,這把鬼劍還真是好用。只是這一刺的傷勢,就有懲戒一擊的效果了,這也就意味着他以後可以不用再以懲戒來打先手了,可以先用鬼劍刺傷,然後沒準就能觸發懲戒的額外傷害了!

他能一擊秒殺薛封君,恐怕就是因爲當時懲戒的額外傷害被觸發了,讓那位沒見過面的薛封君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但他的懲戒冷卻時間還沒過去,卓景寧只好又和這女鬼繞了一陣,有小狐狸守着,這女鬼不敢亂跑,見到卓景寧沒有繼續動手,她心中微微一喜,正好藉此機會恢復。

然而沒等她的傷勢完全恢復,準備反擊,卻感覺到那種心悸感再度出現!

“卓大人,妾身……”女鬼一瞬間想到了卓景寧是在蓄力準備那一招無形攻擊,便要求饒,然而她還沒說完,就被冷卻完畢的懲戒,給一擊抹殺,神形俱滅。

“使用懲戒擊殺難纏鬼怪董小小,體質+1。”

這是第六次體質強化。

隨着強化開始,卓景寧發現自己皮膚表層的透明角質,越來越厚了。之前是細微不可見,但這會兒……他覺得自己站在太陽底下,要是角度剛剛好,旁人看他,能看到七彩的反光來。

這麼說來,他以後就算冒充神仙佛祖,都有人信吧?

這個念頭一轉而逝,卓景寧就走出了屋子,對那個女人說一句那鬼怪已經被他擊殺了,便和小狐狸準備離去。

這女人在卓景寧走時連連道謝,董小小現出原形那一幕,也嚇到了她。

最後,這個女人懇請卓景寧留個地址,她日後好讓她丈夫來感謝卓景寧的救命之恩。

卓景寧沒有給。

因爲這個女人感謝是真,但趁機抱個大腿也是真。

他來這兒,只是爲了讓“體質+1”,可不是真的來當好人的。而且卓景寧也不確定這童生會不會因爲精氣損失太多,在大病一場後一命嗚呼。

“萍水相逢,無須多問。一時善念罷了,你不必在意。”

……

卓景寧之後又用懲戒擊殺了兩頭鬼怪,只可惜這兩頭鬼怪儘管是蛇級鬼怪,實力也不弱,但達不到懲戒判定難纏的標準,除了收穫兩次可以更換在現實世界的鏈接點外,體質沒能+1。

所以,卓景寧就收手不幹了。

他和小狐狸回了縣衙,剛準備讓衙役去找找那匹老馬,就有一衙役過來稟告說,他的那匹馬回來了,已經被牽去了馬棚好生伺候着。

“回來了?”

卓景寧過去一看,還真是。

“……”

無語之餘,對這一匹專業賣隊友的馬,卓景寧也是心裏有數,他養着這匹老馬,只是想看看,這匹老馬的靈性,能到什麼地步。

或者,能不能變成妖怪!

然後,卓景寧直奔院子,找了一根棍子,練了一會兒棍法。這六層懲戒的體質強化後,他現在的武功,真的是突飛猛進。

已經達到了那位感覺活着不好的王將軍的水平。

只不過,就武道意志而言,可能這位王將軍更勝一籌。畢竟卓景寧這是通過外力得來,而那位王將軍,怎麼也是十幾年寒暑苦練出來的。 儒家六藝,禮、樂、射、御、書、數。真正的讀書人,不說文武雙全,但絕不會是四體不勤,手無縛雞之力。

不過,這清朝境內的讀書人,少有習全這六藝。

多以文弱書生爲主。

卓景寧也沒有,他識字,有武力,但他本質上還是一個莽夫,一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莽夫。

每日操練一頓武藝,保證自己的身手不會退步,卓景寧就去休息了,一宿沒睡,實在是有些困了。

至於薛封君墓中的奇物,他也已經從一個鬼怪口中知道了,只不過比較不巧的是,那地方已經被一棟突然出現的宅子給佔了。

是呂道人這五個惡鬼的那一棟富麗堂皇宅子。

下手是真的快啊!

這下子,卓景寧也有些難辦。

不過好在,這五個惡鬼似乎在顧忌着什麼,沒有立即挖墳。

沒有睡多久,卓景寧就被小狐狸捏醒了。

見到那張小臉上的急促樣,卓景寧不由好笑:“放心,我那義兄過不來。”

自從一個蛇級鬼怪口中知道那件奇物是叫封神臺,並且專殺狐狸後,小狐狸就無法冷靜下來了。

要不是卓景寧再三保證,睡醒後給她想出辦法來,小狐狸這會兒早就跑了。

這是一隻跑跑狐。

“義兄?”小狐狸第一次從卓景寧口中聽到這個稱呼,她知道指的是哪有老狐狸,不由呆了一下。

“那日我和它第一次見面,它就搶了我兄長的名字,自稱卓志平,還說想和我交個朋友。”卓景寧淡淡的說道,懲戒已經爲他劃下了一道“光明大道”,他對這頭老狐狸已經沒有畏懼之心了。

小狐狸眨了眨眼,“那我喊你叔叔,還是爹,又或者……寧兒?”

卓景寧伸手扯了扯她兩邊腮幫子:“把你腦海裏這些帶有404元素的畫面,給我忘掉。”

“哦。”

“怎麼感覺你這聲哦也有點不對勁?聲線拖的太長了點。”

“是你想多了。”

卓景寧不理她,走到桌邊坐下,然後取出一張手繪的地圖。這是青州地圖,是他睡前吩咐下去,讓李孔去巡撫朱胖子手裏借來的。

這是重物,一般衙門內都不曾有。

卓景寧指着地圖上說道:“青州整個地界,四四方方。而那封神臺,也是四四方方。所以,這東西只怕是在這青州地界,才能生效。薛封君一直不動,恐怕也不是因爲這東西太重,鬼話連篇,這往往被流傳甚廣,看起來是真相的東西,實際上不過遮掩用的幌子。”

“可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呀!”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事關小命,跑跑狐忍不住當起了槓精。

此外,卓景寧的話也確實太缺少依據了。

“那爲什麼呂道人他們沒有立馬帶走封神臺,甚至開挖跡象也沒有?雖說此時是白天,鬼物匿跡,但以他們的手段,會沒辦法開挖嗎?”卓景寧分析道。

“既然是鬼神所託付的,他們應該早點完成任務纔是。須知,夜長夢多啊!”

看到卓景寧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小狐狸撇撇小嘴,不由問:“那你得到封神臺後,會怎麼做?”

“不需要得到,讓那東西一直埋着就好。”卓景寧說道,封神臺這個名字太惹人遐想了,會讓人忍不住想到封神榜!

而且專殺狐狸,也只殺狐狸,這件奇物的效果,是不是太過於具有針對性了吧?

要說這裏面沒點關係,真是鬼都不信啊!

“我是問你,你要怎麼用那封神臺?”小狐狸問出這話時,一雙黑色的眼眸,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的變成了豎瞳。

“殺了老狐狸後毀了。”

“或者,我年輪心境修成雙九之數後毀掉。”

小狐狸精緻的小臉上,她的嘴角若有若無的翹起,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瀰漫說不清的神色,“怎麼毀了?”

“深埋地底多年的東西,如果是密封環境,一旦被取出來,就會被這個世界的自然力量,瞬間給毀了。”

“可這對封神臺不管用呢?”

“放心,肯定有人比你更急,也更清楚怎麼毀掉這個封神臺。”卓景寧道,他又怎麼會不明白小狐狸的意思。

生死攸關,誰會不在意?

而他所指的比小狐狸更着急的“人”,便是那頭老狐狸,想來這會兒,那頭老狐狸也該知道薛封君消亡的事情了吧?

這種事情他不是不急,而是他需要有外力來幫他撬動這個目前無解的局面。

強如薛封君,青州一地鬼王,統御不知多少鬼怪,便是清廷也得給她三分薄面。

可就這樣一個鬼王,氣勢洶洶帶着手下鬼怪前去,最終只能狼狽而逃。

呂道人這五個惡鬼,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那麼,鬼門關又是怎麼樣一個地方?

……

渠縣。

一座道觀突然出現在縣外深山中,觀名雨胡觀。

縣內百姓無人有所察覺,倒是縣令早接到上司命令,將雨胡觀出現之地提前給封禁起來。

濃霧瀰漫在山林間。

雖不能呼風喚雨,吞雲吐霧,但藉助地利,操控霧這一種天象,卻是越來越熟練了。

這是在爭奪天地權柄。

濃霧中,道觀的大門緊閉,有一個無足的紅衣女子,撐着傘,面無表情,彷彿木偶一般,拖着兩道血跡,在濃霧間穿梭。

看着很慢,但一轉眼就不見蹤影。

當有人想凝神尋找時,這女子又會出現在這人身後,將這人的心臟摘下。

這是一個霧鬼。

是老狐狸爭奪天地權柄成功的表現之一。

鬼神所居之處,必成陰司。陰司之中,會衍生出對應鬼神所掌握天地權柄的鬼怪來,以供鬼神驅使。

這一座雨胡觀,與其說是道觀,倒不如說是一部分陰司。

陰司殺人害命,但也有秩序。

重生鮮妻,撞入懷 也是因此,當初這雨胡觀的名聲纔會流傳出去,那是真的有人闖入了這道觀,但因爲遵守了“陰司秩序”,所以沒有被殺,反而見到了他以爲是高人的一幕。

這是老狐狸第三次來到這座小縣城。

站住,女神探 第一次,是爲了尋找合適的母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