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和普通的事情不同,不大可能被毒奶,覺得十分順利那真的就是十分順利。

相反,李雲可以想象到楊瑩瑩的父親,楊天虎的表情肯定是如喪考妣。

「那麼就先恭喜你了。」

女兒高考順利后露出沮喪表情的,可能就只此一家了吧,不過目前來看,楊天虎是真的尊重了楊瑩瑩的選擇,沒有動用自己父親的權威去逼迫她放棄自己的夢想。

真男人,言而有信。

此時,李雲已經完全可以理解楊天虎的想法了。

捫心自問,如果說小蘇璃一臉興緻勃勃的說要為了夢想當警察之類的危險職業的話,那李雲的心情…也是相當的蛋疼,當然也僅僅只是蛋疼而已,畢竟小蘇璃不是人類,自己完全有能力保護她不受到傷害。

但如果蘇璃是普通女孩兒的話,李雲覺得自己會讓白沉24小時保護她。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校花的貼身兵器王——

人們敬佩英雄,然而卻並不想自己孩子也成為英雄的一員,畢竟英雄就意味著為他人而付出的偉大,也就意味著犧牲。

「姐姐…」小蘇璃一臉熟絡的跑了過來。

「好漂亮的小姑娘!」楊瑩瑩看到小蘇璃后兩眼放光,抱著她的小腦袋就是又揉又親的,宛如痴漢,嘴角還流著口水。

如果她是男的的話李雲肯定一jio就朝著腦袋過去了…

小蘇璃被楊瑩瑩揉捏的說不出話來,再加上被揉的也比較爽,發出犬科動物獨有的咕嚕咕嚕聲。

「這可愛的小生物是哪裡來的,總感覺以前見過面…」

是啊,見過,只不過當時不長這樣…

「姐姐你和爸爸是什麼關係啊…」小蘇璃好奇道。

「啊,朋友…」楊瑩瑩感覺有些不對勁,緩過來后震驚道:「你…你說…爸爸?」

「是啊,爸爸。」小蘇璃指著李雲,自豪道:「怎麼樣,我爸爸很帥氣吧!」

楊瑩瑩:「……」

「卧槽!你結婚了?孩子都那麼大了?你在逗我玩?」楊瑩瑩震驚之中,甚至還有一點點理所應當的樣子。

畢竟眼前的是大叔…

「總感覺你在黑我的樣子…」李雲嘴角抽搐后小聲說道:「是收養的,不是親生的。」

楊瑩瑩頓時恍然大悟,然而眼神變得更加飄忽,彷彿是在看一個紳士(變態)一樣…

李雲感覺楊瑩瑩的眼神有些刺刺的,總算知道白沉是生活在什麼樣的目光之下的,畢竟他平時的時候承受的是最多的。

含香在不遠處咯咯咯的笑著,小蘇璃立刻擺脫了楊瑩瑩的魔爪,沖了過去。

「媽…」

李雲感覺到眼神更加刺痛了,已經從紳士(變態)進化成了禽獸…

對此,李雲很想說丫的年紀其實很大,然而這話的說服力其實並不大。

從外貌上來看,含香僅僅只是蘇璃的小姐姐級別而已…

李雲看起來就是赤果果的犯罪者。

對此,李雲只能高深一笑,氣質全開,努力假裝成一個出塵不沾濁世的高大全道士。

此舉成功的欺騙了楊瑩瑩。

「哦對了,差點忘了,這是我爸要我帶給你的。」楊瑩瑩把大包小包的東西放下,裡邊是一些道家經文:「是咱們家收藏的,咱也不看就拿來給你吧。」

有些十分嶄新,是現代出品的,有些十分破舊,貌似古籍。

不算多,也不算少,得虧楊瑩瑩這力氣不小,能一下子扛到道觀里來。

女漢子之名當之無愧。

李雲明白楊天虎的意思,這嘴上說著順便,其實就是結個善緣,粗俗點來說就是蹭蹭大腿。

李雲肯定不墨跡,收下了這一本本的道經。

楊瑩瑩性格女漢子,和柳燕璃瞬間就對上了眼。

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人。

一人一魚相見恨晚,恨不得當場就掏心窩子。

柳燕璃的聊天內容大概都是黑李雲蘿莉控的…

李雲很想給她來一髮禁言,然而和白沉不同,這貨有發言的權利,想著要是能像白沉一樣能隨意禁言應該多好啊。

「快樂暑假不知道要去哪兒…勤工儉學?去我爸爸的公司里打工?」

「去爸爸的公司里勤工儉學,槽點也太他喵多了。」柳燕璃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羨慕嫉妒恨,嘴上說著羨慕,其實心裡那是相當的羨慕。

富婆,咩我——

「想去父親的公司里勤工儉學…別誤會,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崗位,是真正的第一線供人崗位哦。」楊瑩瑩異常認真的說道。

柳燕璃才不信呢,這學霸富二代萌妹子會在大夏天的區一線崗位。

一旁的李雲聽的出來,這楊瑩瑩是認真的。

言行合一,是楊瑩瑩擁有的優秀品質之一,說是去鍛煉的就絕對不是去鍍金的…更何況她要上的警校並不用去這些地方鍍金。

「而且啊,我還想去那裡找找我的初中閨蜜,聽說她在那兒附近上班,也不知道過的怎麼樣了啊。」楊瑩瑩目光深遠,當即下了決定,明天就去自己父親的公司應聘。

一開始楊天虎可能不會答應,可是到最後,肯定是拗不過自己女兒的…

白沉則是目光深邃的看著楊瑩瑩的背影,表情深沉,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你不會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李雲看著白沉的表情提醒道:「雖然我沒什麼資格說這些,不過你得考慮考慮人家小姑娘和你之間的區別,不僅僅物種不同,壽命也不相同…」

原則上來說仙凡相戀李雲是不感冒的,但也絕對不會提倡。

如果天庭提出這一條例是為了秩序的話。

李雲大概就是為了讓兩方都不那麼艱難。

白沉一臉古怪的看著李云:「你這調調很危險啊,跟那些高高在上的傢伙制定的規則一模一樣。」

「所以我也只是提倡而已,如果你真的可以承受最後失去的話,我還是很支持的。」李雲聳了聳肩。

「嗯…其實不是我喜歡上她了。」白沉點點頭后說道:「我聞到她身上有一股我很在意的氣息。」

「什麼氣息?」

「能讓我燥熱,渾身燃燒,熱血沸騰的氣息…」

李云:「…..」

「你發情了吧。」

「大概…不是。」

……

……

李雲和白沉連同楊瑩瑩一起來到了這裡,嘴上說著是要見見世面,其實還是白沉聞到了楊瑩瑩身上那能令他躁動的味道,想要親自確認一下,這讓人躁動的味道是來自哪兒。

「好熱啊…」

「我也這麼覺得。」李雲也感覺到了這隻屬於夏天的威力,雖然不畏炎熱。但從【體感】上來反饋的話,還是冬天和秋天比較舒服。

白沉則是一直盯著楊瑩瑩,讓楊瑩瑩有點毛毛的感覺。

李雲提醒道。

「沒關係的,他不是壞人…大概不是。」

「為什麼要加個大概啊…」

「嗯,好像是因為看到你讓他想起什麼來了吧,無視他好了。」李雲笑道,強行扯過話題,同時看著楊瑩瑩來的地方。

三和人才市場。

說是人才市場,其實就是人們嘴裡常說的低廉勞動力市場,招的絕大多數都是臨時工,臨時保安,臨時手工人。

都是招臨時的,沒有招長期工的。

大大小小的男女青年們,在這裡遊盪,有的在玩手機,有的在找工作,有的則是趴著的,有些躺著。

這些人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生氣,然而李雲卻覺得這些人興緻都還算不錯,怡然自樂,倒是落了個輕鬆自在。

「這裡是三和人才市場,這些人…嗯,都是一些臨時工,找日結工資的。」楊瑩瑩解釋道:「日結一天,可以玩三天,就是這裡的信條,沒有任何人是在這裡干長期工的。」

廉價的大排檔,廉價的網吧,廉價的勞動力,廉價的住所,廉價的生活成本。

「三和大神嘛,不就是好吃懶做的鹹魚…」白沉聳了聳肩,站在制高點上譴責大神,絲毫沒有自己其實也差不多的覺悟。

李雲覺得,在場就白沉最沒資格說話,弄錢都是去找歪門邪道的…

一旁的楊瑩瑩深以為然,認同白沉的話,覺得這些大神就是好吃懶做的鹹魚。

「你不能這麼說,無論怎麼樣,他們都是通過勞動獲得酬勞來養活自己,只要是正經勞動,正經過活,那就值得尊重。」李雲看著這些人們說道:「其實,這和大都市裡的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其實我覺得區別挺大的…」楊瑩瑩說道。

大都市裡的人光鮮亮麗,為自己而奮鬥,怎麼能和好吃懶做的人來相比呢?

「嗯…我就這麼說吧,大城市裡的人,奮鬥賺錢是為了什麼?」李雲笑道。

「是為了…房子車子吧。」

「嗯,為了房子和車子而奮鬥,是為了自己的欲求而奮進吧,這很好啊。」李雲又說道:「那他們呢?是為了什麼而奮鬥的…」

「為了…為了…」楊瑩瑩突然想不出來,瞥了瞥旁邊的標語。

日結一天,能玩三天…

「嗯…玩?輕鬆玩?」

「對啊,輕鬆玩,孑然一身,工作一天,玩耍三天,這就是他們的追求。」李雲說道:「也許跟房子車子比起來實在是有些微不足道,可這也是追求的一種,從我們旁人看來,這種生活狀態頹廢,不健康,可從他們自己來看,這就是【選擇】。」

「他們自己選擇的生存方式,外人並沒有什麼立場去隨意評論。」

楊瑩瑩陷入了沉默,仔細想想,還真就是這個道理。

能譴責他們不用心?

可他們追求的就是這些,用心去做日結的工作,又憑什麼要讓人鄙視?

僅僅,只是追求的少了一些而已…

「可他們的父母…」

「所以我只說僅限於孑然一身的人嘛,就是一人飽肚,全家不餓的那種。」李雲說道,同時走進了這三和大神的聚集場所。

在這裡既沒有市中心辦公樓壓力龐大的氛圍,也沒有橋洞里深陷絕望,就是普通的小巷街道而已。

都是自力更生,沒啥高貴低賤的。

楊瑩瑩撓了撓腦袋。

「好吧…我之前來過一次,覺得他們太鹹魚了,和咱們國家的核心價值觀有衝突,不過仔細想想之後還真沒有錯誒,我們沒資格這麼說他們。」

李雲笑笑,跟著進入了這三和人才市場。

還挺熱鬧。

「我們這兒我們這兒,有小工,不用身份證…」

「收購身份證裂…」

「小哥哥那麼帥,來這裡玩玩啊,15塊錢一次…我給錢哦!」

七嘴八舌的聲音響起,各色人各色物,都在履行著自己的職責。

楊瑩瑩則是一個個笑著拒絕,養氣功夫十足,素質一級棒。

「嗯…其實想想也挺不可思議的,我閨蜜居然會在這裡工作。」楊瑩瑩說完後生怕李雲以為她在鄙視人,補充道:「我不是鄙視這地方,只是…和我那閨蜜的相性不太足,她的性格啊,屬於那種要強,自立的人,學習成績很好,老師眼裡的學生榜樣,奮鬥的小紅花兒,她對生活應該更有追求才對,應該是不會來這裡的啊。」

楊瑩瑩呢喃,到現在都想不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人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有是有一個微小的決定,就能影響人的一生,一件微小的事情,就能影響一個人的性格…」李雲說道,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

楊瑩瑩主要還是想要跟老同學敘敘舊,聊聊天,談談人生與理想。

「到了,大概…是這裡?」

楊瑩瑩,看著眼前的場景一陣的愕然。

「怎麼…和之前來的不一樣啊。」 「不是吧…」

「咳咳咳。」李雲很想劇烈咳嗽。

粉色的燈光,迷離的香味和氣質,還有【愛心髮廊】這迷一樣的招牌。

最重要的是,坐在沙發上吞雲吐霧的大姐姐們。

眼前這一間店,是治療肉體的。

肉體治療師店。

顧名思義,就是那種店。

在這三和區,十五塊錢就能光顧一次的店。

「這個,雖然我沒有職業歧視,但你能確定你的朋友是在這兒嗎。」李雲很想吐槽,但又不知道從何處吐起。

楊瑩瑩一陣猶豫,自己朋友給的地址是沒錯的,自己也曾經來過這裡。

「明明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是髮廊…正經髮廊…」

白沉嗤笑一聲,指著臨近黃昏的天空說道:「小姑娘,你還是太年輕了啊,既然是肉體治療師店,就不可能在白天開的啊,顯然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白天晚上的時間都有被充分的利用,白天是正經的髮廊,晚上是治療肉體的髮廊。」

李雲沒啥意外白沉這貨進化成了都市老油條。

楊瑩瑩無法反駁。

她只是衷心的希望,自己的老同學僅僅只是白天工作,而晚上沒有事做的。

鼓起勇氣,楊瑩瑩進入了這散發著粉色燈的肉體治療師店裡。

廉價的女士香煙氣,嗆鼻的香水味,讓楊瑩瑩有一種幾近昏厥的感覺。

好難聞。

真的好難聞…

李雲看著楊瑩瑩,知道即使再怎麼接地氣,再怎麼豪爽,也改變不了楊瑩瑩是一個真正的土豪家大小姐。

「來幹啥的?」在沙發上,一個濃妝艷抹,臉上坑坑窪窪,穿著暴露的女人一臉狐疑的看著進來的三人,態度十分的不客氣。

一個女的帶著兩個男的,還穿著乾乾淨淨,一看就不是來這裡的顧客…

既然不是顧客,那就有可能是來搞事情的了。

楊瑩瑩感覺到了她的敵意,連忙說道:「我是來找人的,請問吳蓮她在哪兒…」

「吳蓮? 總裁讓我修理一下 那個小姑娘?」濃妝女人一臉不耐的說道:「好像去買宵夜去了吧,要等在門口等,別影響我們做生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