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的自己早戀也就早戀唄,還和古代的人早戀,我擦!

和古代的人早戀也就算了被,還為了報復自己的心上人勾搭心上人的好兄弟……這人品真特么該死啊!

大夫怯弱的說道:「少莊主,大小姐好像沒氣了。」大夫仔細的看著齊衍生,齊衍生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大夫心下忐忑不安,不敢多說什麼。

木小雙忍不住說:「這是哪?」

不怪木小雙奇怪的,而是她起來一看,就看到古香古色的蚊帳,在環顧四周,古香古色的床,古香古色的臉盆架、香爐……

昨晚她明明睡在旅店的,怎麼醒來就到了這裡? 不怪木小雙奇怪的,而是她起來一看,就看到古香古色的蚊帳,在環顧四周,古香古色的床,古香古色的臉盆架、香爐……

昨晚她明明睡在旅店的,怎麼醒來就到了這裡?

話剛說完,N對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木小雙,木小雙一陣發虛,如果是熟人盯著木小雙還好,可是這些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木小雙熟人啊,她根本沒見過他們啊!

而且他們穿的衣服和髮型和她根本不一樣,木小雙看了四周得出一個結論,尼瑪?穿越了?

到底怎麼回事?

那個旅店老闆到底是什麼人?

特么這麼無聊嗎?

難道真讓她來個古代一月游?

這麼一想好像也不錯,古代一月游……

面前那個面部線條剛毅,五官精緻的少莊主齊衍生關切的問木小雙:「小雙,我還以為你死了。」

木小雙看著他,忍了許久,終於問道:「你是誰?」

少莊主齊衍生走過來,關切的問:「小雙,你怎麼了,連我都不認識嗎?」

看到那雙腿,一股悲痛湧上木小雙的心頭。

腦海中又擠進一份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木小雙悲痛的想要流淚。

幾年前,那年的夏天,衍生在院子里練武,雲書還有木小雙也在練武,天空飄來很多烏雲,然後烏雲蔽日,天突然黑了,快要下雨了,雲書似乎驚喜倍加,她指著那棵梨子樹,散發出水果獨有的清香。

衍生朝她們笑了笑,然後放下劍走過來。

「你們要吃梨子嗎?我幫你們摘,等我。」

木小雙最近似乎很不高興,指著最高的那個樹枝,道:「我要吃那個,最大的。」

衍生的手眼看就要夠到那個最大的梨子了,可是,轟的一聲,一道閃電劃過,突然的電閃雷鳴嚇得三人都戰抖了,木小雙嚇得閉上了眼睛,在睜開的時候,衍生已經從樹上摔了下來。

他雙手抱著膝蓋,痛苦地掙扎著,雲書一直在哭,而木小雙當時就懵了,她看見他的大腿在流血,紅色的像一條河。

衍生失去了他的腿,神醫說,他可能一輩子都站不起來,也可能明天就回站起來。

木小雙再次遇見路遙,他代表著御冷堂來探望紫荊山莊少莊主衍生,只是,他很意外遇見了木小雙,陽光灑在他的臉上,讓木小雙看清了他的臉,桀驁不羈。

科學大佬的文藝生活 衍生一直在床上安靜得睡著,而路遙就在旁邊看著他。她為路遙倒了茶水,雙手遞給他,路遙愣了一下,雙手接過。

雲書似乎在找木小雙,結果進門的時候就撞上了路遙。

少女在見到路遙的那個瞬間,院子里安靜的小池塘,突然泛起細微的漣漪,經久不息,蕩漾開來。

醫妃傾城:王爺又毒又撩 少女動心了。

木小雙送路遙離開,臨走的時候他說,有什麼困難一定要找我,我會幫你的。

看得出來,路遙對木小雙有點好感。

但是不夠!

木小雙的眼神陰暗下去。

上天彷彿也在幫助她,她希望接近路遙,一開始便是這樣。

路遙走了,雲書魂不守舍,末了,她看著衍生的屋子,她說,姐,你說衍生哥哥會站起來嗎?

會的。她想也沒想,她的答案肯定而無遲疑,雖然她知道,這是欺騙,但是,她仍舊抱有希望,她希望衍生會好起來,和從前一樣,無憂無慮。

很久一段時間,昔日陽光燦爛的少莊主齊衍生變得孤僻,不接近人,他一個人關在房間里,什麼話也不說,就那麼坐在床上,因為他站不起來,他的臉上充滿了煩躁又無奈。

木小雙害怕衍生會一直這樣下去,於是,她主動找衍生的好兄弟路遙。

她求路遙幫幫衍生,聽說御冷堂有很多靈丹妙藥,她求路遙想辦法幫齊衍生站起來。

路遙說,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木小雙震驚。

這段記憶比昨天那段清楚一點,至少沒有模糊的人臉。

眾人一陣疑惑,有人小聲的說:「大小姐怎麼連自己的哥哥齊衍生都不認識了。」

齊衍生試探性的問:「你失憶了。」他的眼神很柔和,果然像一個大哥哥,應該就是『木小雙』的哥哥吧!

木小雙立刻激動的點了點頭,這是一個不錯的借口,可以騙吃騙喝,不用擔心吃喝的問題了,他摸摸木小雙的頭道:「不記得就好,呃,我不是那個意思。」丫的,你哪個意思都跟我無關,我只知道過一個月我就可以滾蛋了!

誰特么會管你們之間的愛恨情仇啊!哈哈哈哈哈!

根據這兩段記憶,木小雙可以整理出一段狗血戀情。

原來的木小雙喜歡某個心上人,但不知道心上人是誰,只知道路遙是心上人的好兄弟,於是原來的木小雙勾搭上路遙,為了報復心上人。

原來的木小雙的妹妹之類的人物雲書好像喜歡路遙……

我擦……

這段孽緣真是剪不斷理還短!

這時一個玲瓏小巧,嬌俏可人,粉雕玉琢的萌萌小美女走過來說:「既然姐姐沒事,那姐姐和路遙的婚事就不延期了。姐姐你說好不好?」

尼瑪,木小雙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二女生,這是比早戀更惡劣的行為啊!早婚呀!本以為自己不用擔心吃喝的問題,沒想到現在還要擔心這個更加嚴重的問題,木小雙怎麼那麼倒霉呢?

木小雙臉色立刻變得難看,如果木小雙早婚了她還怎麼去接著讀高中啊!

等等,這位小美女有點眼熟啊……

這不是記憶里的雲書嗎?

又是一段記憶擠進木小雙的腦海里。

記憶中。

雲書哭著說:「都是你!都是你!木小雙都是因為你! 太初 要不是你要吃梨子,衍生哥哥就不會站不起來!」

木小雙殘忍的笑了一下,說:「雲書,你也有份,他是為我們兩人摘梨子的。」

雲書崩潰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後來,路遙來了,帶來了御冷堂的靈丹妙藥。

後來衍生站起來了。

衍生的笑容日漸增多,他開始和逐漸恢復往日的陽光。

那個時候,路遙跟木小雙走的很近很近,他會帶她去放風箏,會請她參觀御冷堂,會在後山逛游,會給木小雙買漂亮精緻的簪子。 那個時候,路遙跟木小雙走的很近很近,他會帶她去放風箏,會請她參觀御冷堂,會在後山逛游,會給木小雙買漂亮精緻的簪子。

可是,木小雙一點也不喜歡他,她只是在利用他,她希望他會落進無限深淵。

路遙對她無微不至,他對她的好超過了任何一個人,那樣單蠢而又濃烈的愛,在少年心中佔據了第一的位置。

路遙走後,雲書又哭著說:「木小雙,你不愛他!你只是在利用他是不是?」

木小雙又笑了,說:「是啊。」

「我恨你!恨你!」

如今的現代木小雙:……

別說是雲書恨原主了,就是現在的木小雙也恨原主!

簡直是渣到家了!

穿成一個渣渣女主該怎麼辦?

木小雙表示壓力山大。

齊衍生看著木小雙嘆了口氣說:「小雙,把該忘掉的人忘掉,聽雲書的沒錯。乖乖嫁人吧!而且你與路遙的婚事,本來就是你答應的。」

等等等等……

什麼意思?

聽他們的意思是,原來的木小雙和心上人藕斷絲連,居然在這種情況下答應了和路遙成親,和路遙成親之前,她還跟心上人藕斷絲連……

木小雙覺得自己應該找塊豆腐撞死!

沒見過這麼渣的人!

木小雙擺擺手,裝深沉的說:「出去吧!我累了。」

眾人走了之後,木小雙分析了一下。

原主目的:報復心上人,手段是勾搭心上人好兄弟。但是原主很在乎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就是齊衍生和雲書。

現在的木小雙目的:滾回現代,手段暫無。

哈哈哈,原主的爛攤子為啥她要收拾!不管就可以了啊!

木小雙看著他們出去之後立刻翻起來下床,溜吧,不然會和那個路遙成親的。

雖然她很同情路遙這個倒霉的小兄弟,但是她又不是原主,兩個不同的靈魂,不能把原主做的壞事算到她頭上不是?

穿什麼越,木小雙現在很想回去。

不過她好像忘記一件事了,是什麼呢?想不起。

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想不起。

那件事很重要很重要。

想不起……

木小雙一拍腦門,哈哈哈哈!就算在重要,那肯定也是對於原主來說重要的,跟她有個毛線關係!

木小雙走到鏡子面前,嘖嘖,鏡子里的人真好看,堆雪玉肌吹彈可破,眉不黛而彎,唇不點而丹。頭上幾根金簪挽住幾縷青絲,一走一動頭上金步搖垂下的幾個玉墜叮叮作響。皓腕上帶著一對跳脫,一襲白衣更襯得木小雙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怪不得啊,怪不得能略施手段就拿下路遙那位小倒霉蛋的。

木小雙自戀了一會兒就打算出去。

木小雙打開門就看見兩個丫鬟。喲喝!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啊!看來應該是齊衍生他們故意留下的。

「大小姐!」

木小雙嘆了口氣,心中把齊衍生和雲書的祖宗十八代悄悄問候一遍,然後重重的關上門。

整整一天一夜,木小雙沒吃一點東西,也沒喝什麼東西。

她好像察覺不到餓一般。

這就急壞了她的哥哥妹妹。尤其是齊衍生這個大哥哥。

木小雙的腦子裡又湧現很多記憶。

有痛苦的,有高興的,繁瑣無比。

記憶中,不知發生了什麼,路遙和木小雙這對昔日舊情人兵戎相見。

那是一個秋天。

天上的烏雲開始密布起來,有成群的大雁飛過,嗚咽著散落。街道周圍的居民們開始騷亂起來,所有人爭相著回到自己的家中,關起門窗。

終於,他還是來了。

木小雙拾級而上。兩側站滿士兵,而她一步一步,皆是堅定。

路遙回過頭來,他著白色的披風,雙手背在身後,如絲綢般順滑的髮絲在風中飛揚起來,他的聲音一如從前的清冽,他說,「木小雙,你利用我的,是嗎?」

木小雙冷笑,道:「是啊。」

餘音末梢,他的手撫上木小雙的臉頰,從眼眉到嘴巴細細描繪過去。

豪門童養媳 木小雙抬頭看他,只一眼,對上他深邃的眼眸,淚便生生落了下來。

他上前擁緊她,他說:「木小雙,你為何如此?我究竟那裡比不過他?」

木小雙說:「愛一個人就是愛了,從此我的世界再無旁人。」

他眼神冰冷,扣著木小雙的雙肩,道:「木小雙,我為了你,和我多年的好兄弟反目成仇,為了你,我放棄御冷堂的一切,前程、地位、朋友、雙親,我統統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可是你呢?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你告訴我你一直在玩我?」

他紅紅的眼底布滿憤怒。

木小雙說:「這就是我的報復啊,我的目的,我要讓你為我背叛他,我只不過不想他好過而已。」

路遙掐著木小雙的脖子,恨不得把她掐死,但是卻留有餘地,猩紅著雙眼,道:「你說你不想讓他好過,但是你其實是不讓我好過的,你知道嗎?我恨你!」

回憶結束。

現在的木小雙:冷汗颼颼!

原主真是該天打雷劈啊!

渣渣女主太惡劣了!

因為一天一夜沒吃東西,齊衍生以為木小雙在鬧脾氣,便叫兩個丫鬟帶木小雙出去散散心。

木小雙問兩個丫鬟:「你們叫什麼名字?」

原來一個叫丁香,一個叫百合。

於是丫鬟便在齊衍生的授意下,帶木小雙去街上玩耍。

木小雙便想著見識見識古代的風俗、也許還真的有那種神乎其技的功夫,也好讓她開開眼界啊。

街上,木小雙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但是根本想不起來,木小雙只好作罷。

那是一件很重要很重的事情。

她想不起來。

但她有一個直覺,一旦想起這件很重要的事情,那麼將會無比的悲傷。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想起來。

百合看見一個鋪子就走過去看看,突然一匹馬車衝出來,就要撞到百合的時候,木小雙踢起一個長木棍卡在車輪里,然後跳過去把百合護在身後,車夫揮鞭收不住就快要打到百合身上時木小雙推開百合。

古代的馬鞭威力真大,木小雙的胳膊火辣辣的疼,而且還出血了。 百合看見一個鋪子就走過去看看,突然一匹馬車衝出來,就要撞到百合的時候,木小雙踢起一個長木棍卡在車輪里,然後跳過去把百合護在身後,車夫揮鞭收不住就快要打到百合身上時木小雙推開百合。

古代的馬鞭威力真大,木小雙的胳膊火辣辣的疼,而且還出血了。

「疼,疼,疼!」木小雙捂著傷口,嗷嗷嗷,然後氣勢洶洶的問:「你們怎麼趕車的,沒長眼睛嗎?」

百合盯著木小雙的傷口,看了好久,好像呆住了,眼神閃過一絲的異樣。丁香把木小雙拉過去,指著馬車裡的人說:「小姐,他,他是路遙。」

呃,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路遙?這名字真耳熟,咦,不是原主的准夫婿嗎?

好像原主一直利用路遙,然後路遙和原主決裂,目前應該是水火不容的地步吧。

雖然水火不容,但是婚期還是沒有延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