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文和結結巴巴,心中不知爲何,突然有些慌亂,不自覺的伸手,輕撫少女的俏臉。

凱麗瞬間臉紅,細膩白嫩的俏臉上,紅暈誘人,水汪汪的雙眸中,閃過驚喜光芒。

感受這臉上的溫暖,她情不自禁撲了過去,玉璧輕舒,緊緊摟住秦文和,閉着眼,俏臉微微揚起。

“笨蛋! 崩人設后我成了人生巔峰 !”

正當秦文和不知所措的時候,耳邊想起關妹妹的嬌斥聲,他竟鬼使神差般,真的吻了下去………

“唔………”

雙脣相接,溫熱溼潤,剎那家,猶如被電擊,一股說不出來的奇特感覺,從心底最深處涌現。

他伸出雙臂,環抱金髮少女,柔軟的身體心神顫抖,從未體驗過這種滋味的秦文和,只能緊緊的…..緊緊的抱住同樣發抖的少女! 第三十七章.奇葩的約定

一吻定情!

在這破敗的戰界中,秦文和終於釋放出自己的感情,擁吻着懷中的少女………

直到……..

“喂,你夠了吧!大家都看着呢!!”

關紫寒再度傳音,驚得秦文和趕緊收手,掃視四周那些八卦的眼神,忍不住老臉通紅。

凱麗倒是落落大方,摟着他,又說了些囑咐的話語,這才念念不捨望着隊伍離開救援點。

剛出救援點不久,關妹妹就噗嗤笑了出來,就連一旁的彩月仙子,也忍不住明眸彎月。

“喂!你們夠了啊!”

秦文和臉皮薄,畢竟還是個在校大學生,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又是在大庭廣衆之下,一時間有些不吃所錯了!

“那有什麼害羞的,男人嘛,總要經歷這一關的!”

泰華笑呵呵拍了怕他的肩旁,就算是個修士,也有七情六慾,特別是像泰華道友這樣的天才修士,曖‘昧‘他的女修士不知凡幾啊。

戰無機聳聳肩,他不是宗門弟子,而是世家弟子,從小就有了婚約,和道侶青梅竹馬,又是門當戶對,該做的不該做的,早就統統經歷過了,是隊伍中資格最老的‘老司機’!

“我去…..懶得理你們!”秦文和現在只想找個地洞竄進去,剛纔情不自禁,現在想起來,太丟人了!!


他和衆人不一樣,貨真價實的二十歲出頭。

而泰華等人,因爲是自幼修煉的關係,看起來很年輕,其實不然,就連最年輕的關紫寒,看似十七八歲的樣子,其實換算一下真實年齡的話,甚至比秦文和還有大上一兩歲。

而泰華和戰無機兩人,早已經過了‘而立之年’…….

再次出發,全是實力強勁的天才修士,趕路的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一個標位的地圖,就算遇見成羣的英靈戰魂,也不過一個小時而已,就能安然通過。

一天之後,隊伍便接近戰界中央區域,在這裏隨處可見修士們蹤跡,有主世界的,也有異世界的。


戰鬥隨處可見,許多附屬世界都仇視主世界,一見面就開打,但基本上不會下死手,最多打暈了之後,聯繫對方的世界,換取相等身家的寶物。

這自然也是約定中的條款,不然的話,誰家弟子死傷大片,大能者們還不要掀桌子啊。

當然也有打出真火,畢竟不是切磋演練,既然同意了戰鬥,那麼就要最好隨時身死的覺悟。

“也不知道那些前輩怎麼想的,立下這麼奇怪的約定!”

關紫寒忍不住吐槽,約定的內容確實有些奇葩。

不管是哪一方的修士,不得隨意開啓戰鬥,必須徵得雙方同意,才能進行公平一戰。

一旦有人不遵守規矩,就算贏得了戰鬥,也會收到懲罰。

至於懲罰是什麼,約定裏面也說的十分清楚,需要犯規的修士,獨自挑戰高出自身一階的修士。

悲凉如許誓不愛 切….這算什麼懲罰!”

大家都是天才修士,越階而戰實在稀鬆平常,自然覺得沒有什麼難度。

可在戰界中的修士,普通修士佔據絕大多數,正在的天才級修士,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對於普通修士而言,越級而戰,和找虐沒啥區別,並且輸了還要交付‘贖金’,得不償失啊!

“很明顯的用意,鼓勵我們這樣的修士出來搞事唄!”

戰無機撇撇嘴,這就是約定的奇葩之處,看來各界大能者們,對自家的弟子都很有信心吶!

“能提出這樣約定的大能者,我只能想到一個前輩!”

彩月仙子笑嘻嘻的望着秦文和道;“靈武山的九軒前輩!”

“啥??”秦文和頓時傻眼,九軒大師叔在他的心目一直可都是文質彬彬的模樣。

雖然沒有見過本尊,但通過幾次接觸後的感覺,他實在不敢相信,這樣奇葩的約定,會是出自九軒師叔!!

不過…….他想到一件事,在修行界中廣爲流傳着自己這位大師叔的故事。

“你別不信,怎麼說也是和龍翔聖君並稱兩大怪物級的男人啊!”

泰華雖然是道宗大師兄,但同樣是九軒師叔的‘粉絲’。

九軒聖君成名已久,不僅是煉器宗師,戰力也強悍無匹,七品對戰八品絲毫不慫。

甚至他還曾放出豪言,如果自己實力全開,就算八品玄尊也得繞路走。

“九軒聖君是烈陽星唯一尊重的修士!”


彩月仙子一說到九軒聖君,那白衣飄飄額仙子範兒,立馬丟到了爪哇國,玩玩全全成了一個‘小紅粉’!!

‘烈陽星’牌星際聯絡器,就是九軒聖君出馬,才讓烈陽星實力點頭同意合作的。

否則爲什麼諸多世界之中,也只要主世界纔有這樣既方便,又高大上的聯絡方式。

“原來,九軒大師叔居然這麼厲害!!”

秦文和一直清楚九軒聖君的威名,可他並不知道九軒聖君具體的傳說故事,今天第一次聽說,瞬間也成了一個閃亮的‘小紅粉’……..

一行人邊走邊說,遇見不少正在戰鬥的修士,但皆是普通修士之間的戰鬥,大家連停下腳步觀看的想法都沒有。

直到進入到H50標位之後,這裏的戰鬥水準明顯提升了一大截,就算是普通修士之間的戰鬥,也能打得風生水起,頗爲精彩玄妙。

“咦……那邊是悠朦仙子吧!”

關紫寒指着左邊不遠的山腳下,有兩位仙子正在激鬥,其中一人綵衣飄飄,頭戴一支‘蝴蝶頭飾’,萌萌噠的樣子,如同從二次元走出來的一般。

“她就是悠朦仙子啊……..”

秦文和在戰界臨時羣中,早就認識了悠朦仙子,倒黴的仙子剛進入戰界後,就遇上了一羣又一羣的普通人。

‘保姆’悠朦仙子………….

當聊天羣中的道友在曬各種收穫的時候,悠朦仙子還在爲趕路而發狂。

悠朦仙子的對手,同樣是一位女修,一身火紅的近身皮衣,僅能住遮蓋私密的部分,將傲人的身材展露無遺。

皮衣女修實力強勁,竟和悠朦仙子鬥得不相上下,四周圍聚大量修士,一個個眼神精光閃爍。

他們之所以會圍着這邊,並不是因爲很精彩,只是因爲那皮衣女修在戰鬥之間,偶爾會暴露神祕之地,引來陣陣貪慾目光。

“哼….騷狐狸!”


關紫寒不屑,她如同一朵青蓮,純的讓人生不出惡意,和那皮衣女修完全兩種風格,格格不入,天生對頭……

“那邊異界修士不上,我們也去助威吧!”

戰無機一臉正經,指着戰場那邊,果然大部分都是異界修士,只因爲在觀看兩女的戰鬥,這纔沒有發起新一輪的挑戰。

“有幾個很強大,你們要小心!”

泰華皺眉頭,他能感覺到對方並不好惹,剛纔只是稍微注視一下,就引來對方的警覺。

這樣的修士,想必實力絕對不低,應該也是異世界中的天才修士。

“這樣纔有意思啊,我到現在還沒有和異界修士戰鬥過呢!”

彩月仙子居然是個戰鬥狂,盯着那幾位強大的異界修士,一臉的躍躍欲試。

五人走了過去,氣勢外溢,圍觀的普通修士們,主動讓開一條通道,讓他們站到最前方,直接扛住對面傳來的陣陣壓力。

逆天透視眼 嗨,還真熱鬧!”

秦文和左右掃視,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修士聚集在一起,就算當初在救援點中,也是普通人聚集之地,還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場景。

“嘿……一品的菜鳥也敢出現丟人顯眼,還不滾回家吃奶去!!”

對面一大漢哈哈大笑,擁有三品巔峯修士,他眼神鄙夷,就像再看一直螻蟻,隨時能夠碾死的對象。 第三十八章.完虐

秦文和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場面,衆多年輕一代的修士齊聚一地,感覺十分的新奇。

可是就在時候,一句不合羣的聲音,卻搞壞了他的心情。

“嘿……一品的菜鳥也敢出現丟人顯眼,還不滾回家吃奶去!!主界是不是沒人了,讓這樣的廢墟都進了戰界!”

對面的異界修士中,一滿臉黑鬚的大漢不屑嘲笑秦文和,伸手指點着他,猶如在看一隻螻蟻,隨手就能碾死。

哈哈哈……

異界修士羣中傳來一陣鬨笑,嘲諷聲不休,叫罵着讓他滾蛋!

泰華等人聞言臉色古怪,一個普通的三品修士而已,居然敢輕視妖孽級修士,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

秦文和表情蒙圈,自己居然被針對………

他環顧四周,這裏由於靠近H56標位,戰界的中央區域,聚集的修士大多都是三品實力,偶爾只有那麼幾個二品的修士,都畏畏縮縮的躲在人羣之後。

在場的衆多修士中,竟然只有他一個一品後天境界,並且大大方方站在最前排,被人這樣針對,也確實合乎常理啊…….


可惜,他畢竟不是普通的一品修士,被對方這樣當面鄙視,怎麼可能忍氣吞聲,當即轉頭詢問身邊的陌生修士道;“這位道友,我該怎麼做,才能挑戰他呢??”

譁……..

言罷,現場一片安靜,隨之響起鬨然大笑,對面的異界修士們笑彎了腰,紛紛指着秦文和,如同再看小丑。

主世界修士也都無言以對,一品修士挑戰三品靈徒境,確實有些自不量力了。

如果是成名的天才修士,或許還有可能,但是,大家交頭接耳議論時,沒有任何一個人認識秦文和。

而且在所以的天才修士中,可沒有任何一人是低於二品修爲的。

秦文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妖孽修士,空有強大戰力,卻……….默默無聞啊!!

“哈哈,你要挑戰我??只要說出來就可以,有大道靈器的監控,你隨時可以挑戰我!”

黑鬚大漢撇嘴不屑,指了指天空之上,在戰界的虛空之外,有一件大道靈器監控整個世界。

只要誰敢違規,就會有強大修士降臨懲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