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傅神情落寞,把趙二寶讓進屋子,似乎對這事不是很感興趣。

一進屋,趙二寶才發現牀上還躺着一個年輕女孩,十七八歲的年齡,臉色蒼白,不過睫毛長長,眼睛大大,一張櫻桃小嘴,卻是個美人坯子。

少女腿上蓋着個毯子,看到趙二寶進來,有些羞澀的問道:

“爹,他是誰啊?”

“哦,他過來找爸爸談點事,你休息你的,嫌吵的話,你把被子蒙上,等爸爸談完事,再送你去醫院按摩,不耽誤的。”

陳師傅對自己的女兒極好,說起話來和顏悅色。

看了一眼牆角擺放着的一輛輪椅,趙二寶試探着問道:

“陳師傅,這是你女兒吧,她的腿是不是有問題?”

“唉!”

陳師傅重重的嘆了口氣:

“她是我女兒佳佳,前幾年出了車禍,醫生說,兩條腿的反射神經斷裂了,只能截肢,以後安裝假肢走路,要不然肌肉萎縮,血管惡化,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不忍心叫我女兒變成殘廢,就沒同意,全國到處跑,帶她去找名醫,可診斷結果都差不多,說是腿保不住了。”

“我也只能一直拖着,每個禮拜帶她去醫院進行一次按摩,免得她的病情惡化。”

“這幾年,家底也被掏空了,我還欠了一屁股債,我真是……”

嗚嗚嗚!

陳師傅說道這,身後傳來一陣哭泣聲,趙二寶回頭一看,發現陳佳佳整個人縮在被子裏,偷偷哭泣起來。

趙二寶惻隱之心大起,心想,待會不管事情談不談的來,一定要給這小姑娘瞧瞧病。

“唉,你看我,這一說起話來就沒完沒了,坐吧,談談你生意的事,我也是該找份工作了,可又擔心我女兒沒人照顧。”

陳師傅迅速轉換了話題,邀請趙二寶坐在沙發,還順手給趙二寶發了一根菸。

兩個人正要談正經事,外邊突然夾雜着一陣砰砰砰的砸門聲,夾雜着叫罵聲:

“陳雲,別躲了,趕緊出來,你借的那批錢到期了,該還利息了。”

一聽這聲音,陳雲臉色大變,對趙二寶道:

“找老闆,你先坐一會,我出去處理點事。”

說着,陳雲往外走去,趙二寶不太放心,也跟着出去看了一眼。

門外,站着五六個小混混,爲首的一個人趙二寶看着還有點眼熟。

“小馬哥?”

“二寶哥?”

兩個人同時出聲。

原來來的不是別人,是在小河村收賬被趙二寶教訓過的小馬哥。

沒想到這小子被揍了一頓,還不老實,還在到處放高利貸害人呢。

“咋回事啊?”

趙二寶先開了腔。

“收,收賬。”

小馬哥,結結巴巴的說道,顯得很沒底氣。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二寶哥,我這次是正常要錢,可沒放高利貸,您可千萬別打我。”


說着小馬哥從他的皮包裏掏出了一張借條,趙二寶接過來看了一眼,上邊寫了借的是五萬,期限正好是今天。

好像真的沒坑人。

“老規矩,只還本金,不還利息。”

“這位陳師傅是我朋友,你們以後要是再敢來騷擾他,腿都給你們打折了。”

趙二寶大不咧咧的說道,從包裏掏出了萬五塊,遞給了小馬哥。

“你TM什麼東西。敢對我們小馬哥這麼說話,不給利息,我們這些放貸的吃什麼啊?”

小馬哥一小弟不認識趙二寶,直接跳出來,開始叫罵。

啪!

小馬哥回手就是一耳光,衝他吼道:

“滾,這裏沒你說話的份。”

然後轉過頭,點頭哈腰對趙二寶道:

“二寶哥說啥就是啥,行,您忙着,我就先帶小弟撤了。”

“您老人家放心,陳師傅這裏,我們以後是絕對不敢來騷擾的。”

說着,小馬哥帶着一羣小弟立即逃之夭夭。

“老大,你今天怎麼這麼慫啊,這小子都沒給咱給利息,你都不揍他,咱們七八個人呢,怕啥?”

一個小弟一臉不服的說道。

“你個蠢逼!”

小馬哥沒好氣的說道:

“他是趙二寶,以前陳三平在的時候見了他都得低頭叫哥,咱們幾個算個毛啊。”“還揍他,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厲害,行了,行了,趕緊走吧,我看到他心裏打顫,你們誰不想活了,就去招惹他。”

說着,小馬哥自個跳上了麪包車。

幾個小弟面面相覷,也趕緊跳上車去。

一夥人來也匆匆,去也嚐嚐。

開玩笑。

陳三平都害怕的人,他們能不害怕嘛?

這一幕,徹底把陳師傅震到了,結結巴巴問道:

“陳老闆,你這是,要不我給你打個借條吧,那個錢,我一定會給你的。”

“不用,以後你在我這上班,從你工資扣。”

“你要不願意過來,啥時有錢啥時候給我。”

“我這人見不得別人受欺負,也不是太計較錢。”

趙二寶擺擺手,一臉大度的說道。

瞬間。

陳師傅熱淚盈眶,猛地一點頭:

“我願意。”

這麼好的老闆,打燈籠都找不到,他又怎麼會不願意呢。 “行,那咱先給你姑娘看看腿上的病吧。”

趙二寶隨口道。

陳師傅楞了一下,驚訝問道:“趙老闆你還會給人瞧病?”

“我在村上經常給人治病,村裏有個老太太癱瘓了十幾年都被我治好了。”

“你姑娘這病,我看也問題不大。”

趙二寶說着就想進屋,卻被陳師傅一把攔住了,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趙老闆,要不算了,我還是先把我姑娘送醫院去按摩吧,治病的事咱以後再說。”

“對了,我跟您留個電話,您啥時候要試工,我馬上到你飯店報道。”

“你不信我?”

趙二寶一臉鬱悶的問道。

陳師傅雖然沒說話,但那臉上的表情明顯就是不信任。

也難怪,一個開飯店的突然說自己是神醫,誰也不能信。

更何況,陳師傅女兒是個黃花大閨女,趙二寶一年輕小夥,他怎麼放心叫趙二寶碰自己女兒的腿。


更進一步,他甚至懷疑,趙二寶剛纔幫自己,不過是看中了自己女兒的美色,心裏不知道憋着啥壞主意呢。

一瞬間,剛纔的熱情就已下去了一大半。

趙二寶也看出了他心中的顧慮,灑然一笑:

“行吧,既然你不信我,我也不勉強,咱們一起送你女兒去醫院吧。我幫你叫車去。”


說着,趙二寶就直接走出了陳師傅的家門。

望着趙二寶的背影,陳師傅又是滿臉疑惑——

難道自己剛纔想錯了,趙二寶真的是個正人君子?

趙二寶叫了出租等了會,陳師傅就推着輪椅帶女兒過來了。

上車的時候,陳師傅想把女兒抱上車,但是腰不好,抱了半天,居然抱不起來女兒,自己氣喘吁吁,還差點把女兒摔在地上。

趙二寶爲了避嫌就站那沒動,陳師傅轉過了臉,一臉不情願的說道:

“趙老闆,來搭把手,幫我把女兒扶上車。”

趙二寶正等這句話呢,趕緊過去,把小姑娘一隻手搭在自己脖子上,一隻手摟在她的腿彎,輕輕一擡,輕鬆的就抱在懷裏。


小姑娘是第一次跟男人這麼親密接觸,嚶嚀一聲,把頭埋在了胸前。

嬌俏模樣,看的趙二寶心癢癢,若說惹人憐愛,只有大河村的王二妮能跟她比,只不過王二妮身上有一股子媚態,這女孩卻渾身散發着無比清純的味道。

陳師傅的臉當時就拉下了。

他原本是叫趙二寶和自己一起扶女兒上車,沒想到趙二寶一個人就報上去了,心裏已經罵開了:

你個禽獸,等老子給你炒菜的時候,多放鹽,少放醋,把你顧客都給趕跑。

可惜了,要是剛開始不接受他的錢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