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時也打算在新年裏去看望這些士兵的,可是他們很傻,真的很傻,就跟你一樣。”伊月看了葉辰一眼,“他們說不行,在新年的第一天,他們的任務是保護羣衆的安全,不能亂吃。”(這一點,送給軍人!我說,舍長大人,你看到了,不要讓我們失望!ps:寫的不好,請見諒!)

“真的很傻,不過我有那麼傻嗎?”葉辰摸了摸鼻子。

“如果是你,你會比他們更傻。”伊月突然笑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認真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真的很投入,甚至連危險都不會想到。”

“或許吧,自己看自己,總是有許多的優點,總是不如別人的評價客觀。”葉辰笑了笑。

“如果你想去慰問這些士兵的話,還是不要的好,對他們來說,這是他們存在的意義,他們會接受你的好意,但不會接受你的禮物。”伊月輕輕笑道。

“這纔是真正的士兵!”葉辰感嘆一句,“走,我們也去玩兒?”

伊月笑着點了點頭,隨後說道:“等我一下,我去叫叫薇兒,順便那些東西!”


葉辰點了點頭,伊月轉身離開,葉辰繼續看着在風中凍得臉色通紅手腳發抖卻依舊在筆直的站着的士兵,心中送出了一份深深地真摯的祝福。

清晨的陽光沒有灑落,只是從烏雲中照破了幾朵金花,灑在了地面上,飄落了一夜的雪花終於停了,伊月走了回來,臉上戴着面具,薇兒也帶着面具,伊月隨手遞給葉辰一個,示意葉辰帶上。

葉辰好奇的問:“帶上幹什麼?”

“這裏的習俗。”然後伊月一指在廣場上的人,每人的臉上都有着一張面具,而且都帶着甜甜的笑容。

再看看手中的面具,也不例外,描畫細緻的面具,笑容像是從真心裏發出來的,慢慢的戴上面具,三個人朝外面走去。

不同的衣服,曼妙的身材,頓時吸引了無數的人注意,而這時葉辰在人羣中又發現了黑袍人,黑袍前有着一張醜陋的面具,面具上詭異的笑容看的葉辰心裏怪怪的,猶豫了一下,慢慢的朝着這個人走去,這時候好像這個人還沒有發現葉辰。

葉辰在和三人走散了之後,葉辰悄悄的傳音伊月讓她先自己去玩兒,伊月在人羣中找不到葉辰,也只好作罷,和薇兒一起隨着人羣去玩兒。

跟隨着黑袍人,葉辰的警覺提高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因爲眼前的這個人給葉辰一種很危險的感覺,黑袍人匆匆離開,葉辰也跟上,有着人流做隱蔽,葉辰相信對方發現不了自己。

跟着黑袍人左拐右拐,在前方出現了一堆破敗的房屋,葉辰知道這裏應該就是那貧民窟了,但是葉辰想不明白他來這裏幹什麼。

卻見這黑袍人走到了一處比較完好的房子面前慢慢的脫下黑袍,露出了黑袍裏面的真正的樣子。

一頭白髮,挺拔的身軀,但是身後卻怪異的有着一根尾巴,葉辰一愣。

“很奇怪是嗎?”那個人突然說道。

“你能發現我?”葉辰疑惑道。

那人點了點頭,慢慢的轉過身,一張英俊的面孔出現在葉辰的面前。

“認識一下,我是星輝!"黑袍人淡淡的說道。

“我是葉辰,你引我來這幹什麼,殺我?”葉辰好奇道。

“不是,求你幫忙!”星輝突然擡起頭看着,“用一件你很想知道的事求你幫忙!”

葉辰一愣:“什麼忙?按照你的修爲,似乎也不用我幫忙吧,還有你不像是獸人,可是我想不出你是什麼種族。”


“那是你知道的東西少了,我只問一遍:幫不幫!”星輝冷冷的說道。

“如果我說不,你是不是就要打到我說行爲止!”葉辰突然問道。

星輝點了點頭,沒說話。

葉辰見此場景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而且他也很好奇星輝所說的很想知道的事是什麼!

星輝一指完好的房屋,葉辰走了進去,星輝也緊跟着進來,在轉身的一瞬間,葉辰看到了在周圍指指點點的人,葉辰的聽力很輕鬆的就聽到了他們在說些什麼。

“那個怪物想要幹什麼!帶一個人來,難道是要吃掉它嗎?”

“不知道,應該是又從哪裏搶來一個人吧,這個怪物,早晚是要遭天譴的,多好的一個姑娘被糟踐了!”

葉辰好奇的看了星輝一眼:“爲什麼他們會這麼說?”

“外人的看法而已,我是真心喜歡她的,可是她很怕我,不過她對你不會像對我一樣害怕!”星輝淡淡的說道。

“哦,是嗎?”葉辰簡單的迴應了一句,沒有在說話,星輝也沒有解釋,帶着葉辰走到了屋裏面。

一進門,葉辰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啊!”

一個女子驚恐的看着葉辰身後的星輝,葉辰看到這個女子也是一愣,居然是孫雅心!

葉辰看了看星輝:“是她?” 見星輝點了點頭,葉辰也露出了苦笑:“這個我幫不了你,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讓我的女朋友來試試,她對所有的男人都很害怕!”

星輝露出一絲意外,“可是當初不知你救了她?”

“是我,那又怎樣,當時她被嚇成那樣,我在她眼中還是一個殺人狂呢!”葉辰苦笑。

星輝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只是看着葉辰。

葉辰一聳肩,“我回去跟她們兩個說說吧,她們或許會有辦法,不過你觀察了我們十幾天就是爲了這件事?”葉辰感到十分的無奈。

星輝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葉辰不懂是什麼意思,等待着星輝的解釋。

“我能感覺到你很不一般,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救過的那個人,更何況我不知道你對我有沒有偏見。”星輝淡淡的說道。

“那你現在能放心了?”葉辰好奇道。

“能!”星輝點了點頭,卻沒有再繼續說,而是轉移了話題,“什麼時間能帶着她們過來。”

“不知道,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們呢,不過下午一般沒問題。”葉辰想了想說道。 “那好,下午你帶他們來,我在這裏等你們。”星輝淡淡的說道,只是在看着孫雅心的時候眼神中露出了溫馨的笑。

葉辰看了看孫雅心後走了,在孫雅心的眼中,葉辰看到了一絲迷茫,而且她沒有想當初看自己那般恐懼。這讓葉辰有些疑惑。

不過這與自己無關,而葉辰更加關心的是星輝說的哪件事,帶着思索走出了這件破敗的屋子,葉辰還是想不明白爲什麼有這份實力卻要住在這種破舊的屋子裏,可是隨後一想也就釋然了,不是人,肯定會受到非議,甚至暗殺,反正絕對是沒有好日子過。

慢慢的睡到了廣場,葉辰腦中還是想着這些事情,漫無目的的遊走在人羣中,感受着輕鬆歡快的氣氛,忽然感覺有人在自己肩上拍了一下,本能的回身抓住怕了自己一下的手臂。隨後葉辰就鬆開了,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這個女孩。

“一個人嗎?”女孩問道。


“三個,可是走散了。”葉辰淡淡的說道。

“要我幫你找找嗎”女孩再次問道。

葉辰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女孩看着葉辰離開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女孩周圍的幾個人迅速圍了過來,良久女孩一嘆,“我們回去吧。”說完,就轉身選了一個和葉辰相反的方向離開了。

葉辰也沒有像剛纔的人爲什麼想幫助自己,而且這幾個人從葉辰出了醉仙閣就一直在跟蹤自己,不過被葉辰給甩掉了,而現在居然又找上了自己,葉辰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葉辰也不想知道他們幹什麼。

一個人走在陌生的地方,看着周圍洋溢着的一家人的歡聲笑語,孩子的笑,大人的笑,葉辰忽然很想哭,他不知道有父親的感覺是什麼,他也很想體會,但是沒機會,隨着人羣慢慢的走到了廣場上,在這裏有許多的藝人在唱着歡快的歌,跳着歡快的舞,還有許多在給面具做裝飾的,葉辰猶豫了一下,慢慢的走到一個面具旁,這個面具一般是在哭,一半是在笑。

拿起面具,葉辰忽然想到了自己,掏出錢買了這個面具,緩緩地摘下原來的,戴上了新買的,消失在人羣裏。

一上午的時間,葉辰感受到了繁華的都市的年,卻更加懷念小時候跟母親一起過的年,雖然沒有面具,沒有華麗的表演,但是葉辰覺得那時候的年更加有年的味道,因爲和母親在一起,桌子上的飯菜都是平時很難吃到的,而且還有母親的年糕。

回到醉仙閣的時候,裏面已經座無虛席了,服務員忙碌的走在個張桌子上,當然也有不開眼的想要佔服務員的便宜,不過都在保安的友好勸說下趕了出去,葉辰站在門口看着在這裏吃飯的這些人,心裏充滿了疑惑:這還是在過年嗎?

就在葉辰剛要往裏走的時候,突然後面有人退了葉辰一下,嘴上還罵了一句:"好狗不擋道!"

葉辰回過身看着推自己的人,衣着華貴,比起葉辰的衣服來說奢華了不是一點兩點,不過葉辰並沒有自卑,像這種貨色,葉辰一巴掌能拍死十個八個,皺着眉頭看着推自己的人,沒有讓步,反而就在門口站住了。

“本少讓你滾開你聽不懂?”這個人囂張的說道,聲音提高了八度,葉辰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人,猶豫着要不要踹出他去,但是一想今天是新年,還是不要這麼做了,就慢慢的讓開,可是葉辰就死活想不明白了爲什麼世界上就有那麼多不開眼的人。

葉辰剛讓開一點,這人突然兇猛的踹向葉辰,巴嘎一聲,樓中的人全都聽到了,奇怪的望向門口,葉辰一腳把來人的腿給踹斷了,來人慘叫不斷,葉辰沒有理會,拖着他的衣領丟了出去,他身邊的幾名僕從想要爲他們的少主報仇,可是卻被一人一腳踹出了十幾米。

“今天比較特殊我不想殺人,但是也別逼我!”葉辰冷冷的說,轉身走進了醉仙閣,“小蕾,你看看他定的是哪一個房間,取消了!”

“是,少爺。”小蕾應了一聲,看着葉辰直接走上了上層,小蕾爲這個得罪了葉辰的人既感到擔心也感到慶幸,因爲葉辰的性格是很怪異的,平常的時候很不錯的一個人,也很有耐心,一旦你得罪的他,就是去晚點道歉也沒事,就是千萬不要在得罪了葉辰的情況下再得罪一次,那代表着死亡,不過這個人今天沒死,小蕾覺得這個人回去可以上高香了!

慢慢的走上樓,遠遠地就聽見了伊月在勸說薇兒:“先別急,他很快就會回來了!”

薇兒還是擔心的問道:“他肯定是去找那個黑袍人了,一定是又打起來了!我們趕緊去,千萬比讓他出事啊。”薇兒的聲音都快哭了

葉辰心裏一暖,慢慢的走上了樓梯,來到兩人的身前,看這薇兒說:“我這不是回來了。”

薇兒鬆了一口氣,趕緊看看葉辰有沒有受傷,看到沒受傷之後狠狠地在葉辰身上吹了一下,以示不滿。

葉辰笑着受了薇兒的這一下,隨後問伊月道:“當初從吳德傭兵團裏帶回來的孫雅心被你送到哪去了。”

“沒有,她問我要了點錢,自己走了,要出去平靜下心,現在我也不知道在哪裏,怎麼你問這個幹什麼。”伊月看着葉辰慢慢的說着。

“沒什麼,今下午你們跟我去個地方,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葉辰賣了個關子,嘿嘿一笑,“什麼時候開飯,餓死我了!”

“就知道吃,早晚要撐死!”伊月不滿道,“跟我來吧,想吃什麼我給你做!當時說過了要給你露一手的!”伊月淺淺笑道。

“好啊,不過,你看着做點吧,我也不知道我想吃什麼,就是家常小菜!”葉辰想了一下說道。

伊月點了點頭,轉身向廚房走去,葉辰和薇兒緊接着跟上,幫伊月打下手。

一會的時間一桌子菜就出爐了,看着這滿桌子的菜,薇兒沒什麼反應,她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而葉辰卻已經把口水裝了好幾桶了,看着桌子上的菜,筷子飛動。

伊月吃的甚少,大部分時間都是看着葉辰在哪裏胡吃海塞,看着葉辰那生怕吃不過來的形象 ,臉上掛着幸福的笑,薇兒則是不斷地提醒着葉辰不要噎住,可是還是讓薇兒失望了,

看着噎的滿臉通紅的葉辰,伊月笑着一指,水元素在葉辰的面前聚成了一個水球,葉辰一張口吃了下去,頓時感覺好多了,然後又是一陣的胡吃海塞。

良久之後,葉辰捂着肚子坐在座位上,這個時候伊月突然來了一句:“小辰,你不會是懷孕了吧,肚子怎麼。”然後伊月在自己的肚子上一筆畫,再看看葉辰的肚子,還真有點像,薇兒捂着嘴不斷地笑着。

葉辰一臉黑線的看着伊月,突然表情很**的跟伊月說道:“要不要我把你弄懷孕!”

“滾!”伊月臉色通紅的大罵一聲!

薇兒則好奇地問:“怎麼弄!”

葉辰無語,伊月一臉揶揄的看着葉辰:“怎麼不給小薇解釋一下?”

葉辰輕咳一聲道:“呢個,我們還是正事要緊!不然該等急了!”葉辰急匆匆的說道,準轉元力消化掉體內的食物,變成了正常狀態,起身。


路上兩個人問葉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爲什麼孫雅心會在星輝哪裏,而星輝又是什麼。

葉辰不斷地解釋自己也不知道,知道把兩個人帶到了星輝的屋前,一揮手,“就這了。”


而葉辰剛到,星輝卻迎了出來,看到三人人都在之後,將三人請進了屋裏,孫雅心則面色驚恐的看着葉辰和星輝,對伊月和薇兒卻沒有絲毫的防備。

伊月示意兩人出去,她們有話要說,然後就在葉辰想要聽聽的時候被星輝給拖了出去,原因是女人之間的事,男人最好不要插手,就跟男人的事,女人最好不要插手一樣。

屋裏伊月和薇兒不斷地放鬆孫雅心的注意力,最後薇兒直接催眠了孫雅心,然後開始用精神力交流,因爲薇兒發現孫雅心把所有的男人全部都歸結到了當初要**她的吳成一樣,這樣就需要用精神力來引導者孫雅心改正會對男人的態度。

院子中,星輝和葉辰不斷地聊着,葉辰多次想要知道他口中的自己很想知道的事到底是什麼,但是星輝從頭到尾只說了一句話:治好了再告訴你。也就是說如果不成功他是不會告訴自己的,鬱悶的看着面色焦急的星輝,無奈的嘆了口氣。

屋裏面薇兒的臉上不斷地低落下汗水,伊月在一旁站着不知道該幹些什麼,一點聲響都不敢弄出來,生怕打攪了用精神力交流的兩個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終於薇兒疲憊的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開心的看着伊月點了點頭,伊月扶住了薇兒,傳音葉辰。

葉辰則告訴了星輝,然後就看見星輝直接撞破了牆壁來到了孫雅心的旁邊,激動地看着孫雅心睜開眼睛。

已經看過的朋友們原諒我 。。。。。我發錯了。。。。。今晚上有事,就不更了,今天的兩張已經上來了

還有就是已經多了六個收藏了 還差四個更一章。。。。 薇兒輕輕睡說了句:“她很累,要休息一下。”

伊月扶着葉辰坐下,開始調理自己的精神,葉辰輕咳一聲,看着星輝,星輝沒好氣道:“我魔族都是說一不二的!所以我答應你的會告訴你,前提是她沒事了!”

葉辰嘿嘿一笑,被點破了內心的想法有點尷尬,也坐下等着孫雅心醒來。

不一會星輝也坐下了,不過他是坐在孫雅心的旁邊,看着孫雅心,眼中滿是溫柔,伊月則輕輕地的問葉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葉辰就把這件事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伊月狠狠的瞪了葉辰一眼,“你就不怕他把我們叫來之後全部都殺了?”

葉辰一笑:“如果他敢,那死的會是他,大不了我再躺幾天,療幾天傷。”看到葉辰這麼自信,伊月還是氣呼呼的掐了葉辰一下,葉辰呲牙咧嘴的慘叫一聲,怪相百出,薇兒睜開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葉辰,然後對視幾眼,然後帶着奇怪的眼神繼續調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