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暗黑魔虎一族中的天才尤里克斯,我是暗黑魔虎一族中最傑出的天才。”聽到薛易問的這個問題便自豪的說道。

“哦,尤里克斯啊,名字很普通啊。”薛易看來身下的尤里克斯一眼才說道,“好了,到你的老窩去,我以後就在這裏建立玄黃宗,我要在這裏建立我自己的勢力,知道了嗎?”

“爸爸,我有話說,這是我的魔寵,我給他起個名字,他以後就叫小黑。”小傢伙龍兒在薛易的肩膀上給尤里克斯起了一個形象貼切的名字。

噗通,尤里克斯聽了龍兒的話就爬到了地上。

薛易用力的在尤里克斯的大屁股上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尤里克斯嗖的一聲飛了起來,向着中央的山頭飛去。龍兒還在薛易的肩膀山嘟嘟囔囔的不停。

沒過一會兒就來到了中央的山頭,現在已經是黎明時分了,已經能清晰的看清周圍的景色了,中央的山頭景色倒很好,山有千米多高,山上鬱鬱蔥蔥,到處都是參天古樹,林中有很多弱小的魔獸和魔鳥,在樹林裏到處亂竄。

“你挺會享受的嗎?”薛易拍了拍尤里克斯的腦袋。

“嘿嘿,我可是一隻尊貴的暗黑魔虎。我······”還沒有說完,小傢伙龍兒就用力的抓了尤里克斯一抓,“好了,小黑,你給我記住,你以後是我的坐騎,再亂說我就把你的舌頭給割了。”

尤里克斯一縮脖子就再也不說話了,馱着二人向他山上的老窩飛去。

沒有多久,尤里克斯馱着二人就飛到了一個山洞前,然後落在地上,“這就是我的老窩了,我的一切東西都在洞裏。”

薛易從尤里克斯身上跳了下來,小傢伙龍兒也從薛易身上飛了下來,跟着薛易向洞裏走去,尤里克斯跟在兩個人身後。

洞裏的空間很大,有一個足球場大小,四周的的山壁上還有很多的小洞口,裏面應該是一些內洞,看來這裏倒是不錯。

薛易邊走邊看,心裏評價着這個山洞。

“那些小洞裏都是我搜集的財寶,您看看吧,現在都是您的了。”尤里克斯在身後低聲對薛易解釋着,“裏面還有很多我搜集的書籍,都是我從一些強大的魔獸手裏搶來的,也許對您有用,您先看看吧。”尤里克斯用一隻虎爪指着另一邊的牆壁上的小洞道。

薛易向着那些洞口走去,他挨着個的查看這些洞口,裏面堆着一些財寶,另一面的山洞裏卻是堆着一些書籍,那些書籍顯得很古樸,一看就是一些歷史久遠的書籍。

薛易看了這些東西又走出了山洞,飛到了天空觀察起了這座山頭,只見這座山頭整體呈現蘑菇形狀,在山洞的不遠處有一處陡峭的山壁,山壁下是一塊平地,在哪裏開一處洞府倒是不錯。

小傢伙和尤里克斯還留在洞裏。

薛易來到那面陡峭的山壁前落在了山壁前的平地上,山壁很高有百丈。寬也有百丈。

薛易放出自己的破天劍在山壁上划着,不一會兒就鑿出了一個山洞,在山壁上留下了一個一張大小的洞口。

薛易有從別處找來了一塊巨石,然後把它削成了一塊長方體的巨石,立在了平地上的一旁,成了一塊高有十丈、寬有兩丈的石碑,石碑上刻着玄黃宗三個大字,這三個大字是用古代的篆書寫成的。透着一股威嚴。

然後薛易又用玉石在山的周圍布成了一個巨大的幻陣和聚靈陣,這樣一個簡單的玄黃宗山門就建立了,響徹異世的玄黃宗就這樣簡單的成立了。 兄弟們鮮花,用力砸鮮花吧,俺是砸不死的。

薛易來到自己剛剛開鑿的洞府裏,洞府裏很寬敞,薛易把裏面做得很簡單,裏面只有幾個石凳、兩張石桌和一張石牀,薛易打算把這裏作爲自己的洞府,以後自己就在這裏傳經講道了,而尤里克斯的洞穴就作爲以後自己的手下的住所吧。

薛易把從這山壁上鑿出的石頭全都震成粉末灑在了洞府的前面的平地上,因此這裏仍是很整潔,薛易又在自己的洞府周圍佈置了一個小型的聚靈陣,把洞府前的平地和洞府全都包圍起來了,使得這裏的靈氣比外面的濃厚幾十倍,開始出現了氤氳的霧氣,這是靈氣快要液化的徵兆,還真有點前世的電視劇西遊記裏天宮的景象,仙氣繚繞,就是缺少了仙樹神草和仙鶴神鳥。

薛易在洞裏看了一圈又來到了洞府前的平地上來,這片平地有幾裏大小,也算不小了。薛易看到光禿禿的平地感到很不舒服,就好像缺少點什麼。隨即打開自己的空間從裏面搬出自己蒐羅的仙花異草和仙樹瓊枝種植到了地上,還把蒐集到的很多種子撒到地上,這片平地在濃郁的靈氣滋潤先開始出現了生機,一棵棵地小草從地上慢慢地鑽了出來,地上的種子也都開始慢慢地發芽,仙草仙樹也都落在地上安家了。

顯得荒涼的一個地方在薛易的佈置下出現了一片生機,神樹搖曳生光,散發着一陣陣的寶光,一顆顆神果掛在神樹上,神果上面還有一滴滴靈氣凝結而成的露珠,閃着晶瑩剔透的光華。

薛易又弄來一塊圓形的巨石放在了平地的中央,這個就是以後自己的講壇了,薛易看着慢慢變成仙境的玄黃景心裏感到一陣得意,自己也開始成佛作祖了,哈哈哈。

薛易把自己修煉用的蒲團放到了圓形講壇上,自己坐了上去,感到還真有一種開山祖師的感覺,薛易端坐在蒲團上法相**,開口說了一個字“道”。

“道”“道”“道”······

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薛易並沒有使用自己的真元,他只是入定感應天地大道,在他一感應到那一絲玄奧無比的所謂的大道時,薛易就陷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意境當中,薛易情不自禁的就喊出了一個“道”字。

聲音遠傳千里,在聲音所過之處都可以看到聽到這個聲音的生靈,都歡快的跳動了起來,魔獸歡快的唱歌,魔法植物和普通植物無風自動,突兀地自己搖動了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個仙子在翩翩起舞。

很多還沒有開啓靈智的低階弱小魔獸和植物有一些有機緣的都大開了靈智,歡快的笑着跳着,看着這個新奇的世界,仍舊沉浸在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中的薛易把這一切自己引起變化都看在眼裏,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聲竟能引起這麼大的變化,現在的薛易對大道的領悟又加深了,對探索遙不可及的大道的心就更見堅定,對大道的玄奧更加感到好奇。

沉浸在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中的薛易感到自己就是道,自己就是天地,一切衆生在自己的眼裏都不過時螻蟻一般的存在,自己一揮手就可以毀滅世界,也可以一揮手另開一片天地,成就另一方天地宇宙,而自己就是盤古般的存在,是可以開天闢地般的創世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薛易才從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中清醒過來,一從那種意境中跌落出來就被打回了原形,薛易感到自己的實力仍是沒有絲毫變化,沒有增強也沒有減弱,他把自己的神識探入到自己的識海里,發現自己的真靈變大了許多也變亮了許多,而那團奇異陌生的能量也縮小了一圈,那消失的都被自己的真靈當作食物給吃了。

自己有檢查了一下自己三魂七魄,也就是自己硬生生凝練而成的十條本命元神,那十條元神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還是那樣透明,並沒有變得更加凝練,不過也沒有什麼損害,薛易大感失望的從自己的識海里出來,就是真靈變強了些,其他的沒有變化。

隨即又笑自己太貪心了,只要沒有對自己造成傷害就應該大幸了,怎麼還老想着不勞而獲啊,這對自己修道可不好,道行和修爲都得是慢慢地積累而來,不勞而獲可能導致自己走火入魔,那對自己反倒不好了。

他又外放神識感應天地,他發現自己的神識好像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但是到底哪兒不一樣,薛易想了很長時間也形容不出來,反正他只是知道自己的神識和以前不一樣了,不知這種變化對自己是好是壞。

收拾好自己波動的心情,薛易發現小傢伙和尤里克斯正趴在地上,兩人都是滿頭大汗,渾身有點哆嗦。

薛易感到大是不解“你們兩個這是怎麼啦?你們趴在地上幹什麼?快起來吧。”

小傢伙龍兒和尤里克斯都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尤里克斯又幻化成人類,小心地擡頭看着薛易,雙眼充滿恐懼和臣服,這種恐懼和臣服不是被強迫的,而是發自內心的,薛易能通過那道符清晰的感應到。

小傢伙龍兒好像也變得很害怕薛易似的,有點畏懼的看着薛易“爸···爸···爸爸,你···你剛纔是怎麼了?我感到你剛纔就好像是一個神一般。”小傢伙有點哆嗦的說着,話說的開始又流利了起來,看到薛易好像又變回來了,恐懼之心開始散去,“就好像很蔑視我們,對了就是那種感覺,你好像當我們是螻蟻,還有、還有····反正我說不清了。”小傢伙最後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了。

“對了,爸爸,剛開始我們聽到一聲聲音,感到渾身舒服,我們感到是你的聲音就沿着聲音到了這兒,剛開始我感到我的實力飛快的提升,可是後來你就變了,我們感到你變得好像要消失,我感到壓力很大,哦,就是我剛纔所說的。”小傢伙停了一會兒又接着說。

“我一定不會背叛您的,請您不要殺了我,求您了。”尤里克斯說着就咚咚的磕起頭來,這可不是能裝出來的。沒想到實力比自己還有強的尤里克斯現在竟然變成這般模樣。

薛易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剛纔所沉浸到的那種玄之又玄的意境,應該就是自己沉浸到那種意境是所造成的,那時的自己可是和一絲大道相連,他們剛纔所感到的威壓應該就是大道所造成的。

薛易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剛纔離大道是那麼的近,可是一醒來就被大道一腳給踹開了,薛易感到一陣失落。 收藏點擊和鮮花,俺的作品要靠他,兄弟姐妹來幫忙,俺在這兒作揖啦。

薛易從蒲團上站了起來,然後跳下了講壇,“好了,尤里克斯,只要你以後好好的聽話就行了。”尤里克斯在旁邊一個勁兒的點頭,說着不敢。

“你給我聽着點,好好記住我爸爸的話,不然···哼。”小傢伙在薛易的肩膀上囂張的叫喚着,已經把剛纔的恐懼丟到九霄雲外了。

“行了,別亂嚷嚷了。”薛易用手在龍兒的頭上敲了一下,讓安靜了下來,“你給我講講周圍的情況,也就是勢力分佈情況,你的勢力在這些勢力中能排在多少?”

薛易想先弄清楚周圍的情況,這樣也能決定自己先從哪裏下手,把周圍的勢力先給收服了,自己也好在這裏好好地修煉下去,省的以後這些勢力再來找自己的麻煩。

“哦,我們周圍還有很多的勢力,不過能和我平起平坐或者超過我的勢力卻只有四個,其他的勢力都很弱小,根本就對我造不成威脅。”說到這裏尤里克斯停了下嚥了口唾沫接着說“那些弱小的勢力我一個人就能搞定,其餘四個強大的勢力最弱的一個也和我打個不相上下,另外三個都比我強,如果不是因爲我是暗黑魔虎一族恐怕我早就被其他的勢力給吞併了。”尤里克斯說着看了薛易一眼,見薛易沒有什麼反應,就又接着說“我們這五個勢力鼎足而立,誰也奈何不了誰。”

“行了,先說說他們都是誰,又是什麼魔獸?別給我羅嗦了。”薛易聽尤里克斯囉嗦起來沒個完就瞪了一眼尤里克斯。

尤里克斯渾身一哆嗦,低下頭“這四個勢力正好分佈在我的四周,東方的一個勢力以克里爲首,克里是一隻大地之熊,實力在我之上,熊族也是一個大的種族,在洪荒森林了也是一個很強大的勢力,就是不知怎麼會單獨跑出來了一隻在這兒佔山爲王。”

“你都能單獨跑出來,別人就不能啊?”需問了一句,低着頭的尤里克斯不知是不是被薛易說中心事,整個大黑臉變成了醬紫色。

停了一會兒就接着說“南方的勢力是以一隻魔蟻爲首,他的手下也全都是魔蟻,這隻最強大的魔蟻和我不相上下,單個的魔蟻實力並不怎麼樣,但是一旦他們成羣結隊就可怕了,也不知那隻魔蟻首領到底有什麼奇遇竟然能達到這麼高的實力,竟然能和我打個不相上下,再加上他的手下那一羣手下,另外三個勢力還真沒有人敢輕易的去惹他。”

薛易聽了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並沒有說什麼。

尤里克斯沒有看薛易仍舊接着說“西邊的是一隻烈焰魔獅,這隻烈焰魔獅實力很強,我和他打鬥了幾次都是落敗,只是他並沒有對我下殺手,他的手下也很多,勢力很大。”

“北方的那個勢力倒是很簡單,就一隻魔鷹,不過這隻魔鷹可不是一隻一般的魔鷹,這隻魔鷹是一隻紫雷魔鷹,能釋放出雷電魔法,攻擊力之強在魔獸中首屈一指,這隻紫雷魔鷹已經成年,在人類中已經算是神靈了,實力之強就只在強者如林的這個洪荒森林裏也算得上是一個高手,如果他願意,滅掉我們四個勢力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這隻紫雷魔鷹並不怎麼喜歡打鬥,只是老老實實的呆在自己的地盤上,根本就不和我們來往,我們有時候會一步注意就打到他的地盤上,不過只要我們做的不是太過分他就不管,只有我們會對他的地盤造成了極大的損害時纔出手,但也只是把我們趕出他的地盤。”


“哦,這麼奇怪的一隻魔鷹,還真是有意思。”薛易自言自語地道。

尤里克斯等薛易說完了又接着說道“我們四個都很尊敬這隻紫雷魔鷹,我們都把他當成前輩,還經常去請教他一些修煉上的問題,也是因爲有他的存在我們四個纔沒有出現吞併,只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說到這裏,尤里克斯停了下來,看了薛易一眼沒有再說下去。

“沒想到這隻魔鷹還有這麼高的地位,對了,什麼事情很奇怪啊?”薛易好像是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問尤里克斯。

尤里克斯看了薛易一眼,猶豫了一下,“以前我們只要一打鬥,另外的三個傢伙肯定會派人來查探的,可是這次卻沒有,而且以往我們打鬥一旦超過兩個時辰,紫雷魔鷹就會傳音過來勸阻我們停止打鬥,可是這次我們打鬥了這麼久他都沒有說什麼,所以我感到很奇怪。”邊說還一邊思考着。

薛易心裏暗驚“這麼說,那隻紫雷魔鷹肯定知道自己已經收服了尤里克斯,可是他怎麼就不出來阻止自己呢?難道他就不怕自己接着去找他的麻煩嗎?”薛易來回的在他們兩個面前來回踱着步,陷入了深思之中。

小傢伙現在沒有了什麼事情,看到周圍薛易種植的仙果早就饞的直流口水了,看到薛易和尤里克斯說起來沒完沒了就一個人飛到了樹林中開吃了起來,本來想是一個腰帶般的身子現在卻變得像是一個小皮球,用自己的黃金色的小爪子拍着滾圓的肚皮,來到薛易身旁不停的打着飽嗝。

想了一會兒還是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來也就不再想了,用力的搖了搖頭,看了身旁已經變成一個皮球的的小傢伙,轉過身“尤里克斯,我給你說一下,你的身份以後就是玄黃宗的護山神獸,兼做我的坐騎,龍兒就是玄黃宗的第一個弟子,也是玄黃宗的少主,你要看好了,替我保護好他,一旦他受到攻擊,你也會受到攻擊,傷害程度是龍兒的十倍。”

“爲什麼?”尤里克斯疑惑的看着薛易。

“哈哈哈,你難道忘了我打入你體內的那道符?他的名字叫子母符,母存子存,母汪子亡,你明白了?”薛易冷笑了一聲。

“明···明···明白。”尤里克斯聽到薛易冷笑渾身直打寒蟬。

“好了,我要閉關修煉了,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不要來打攪我,你和龍兒就守護玄黃宗吧。對了,你們也可以收服一些周圍弱小的勢力。先不要去招惹那幾個惹不了的人物,他們就等我出關了以後再說。你們不要進洞,不然會沒命的。”薛易對兩個人吩咐道。

“好耶,我可以去收小弟了,我走了爸爸,我一定不會去打攪你的,走,尤里克斯。”龍兒對着龍兒和尤里克斯喊道。

薛易見他們向外飛去,急忙對着尤里克斯喊道:“你給我看住少主,千萬不要讓他到處亂跑給我惹麻煩。”

“知道了,我一定會保護好少住的。”尤里克斯說完就向已經飛了很遠的龍兒追去。

薛易來到自己新開的洞府裏,來到石牀上又製作了一個蒲團,然後坐在蒲團上開始打坐修煉。

薛易從腦中翻出白澤所記的那些修煉方法以及東皇太一傳給自己的修煉方法,薛易慢慢地翻閱着這些修煉方法,從中參悟出更加適合自己的修煉方法,可是這個過程很難,要想創出一種新的修煉方法那是何等之難,想想這些功法的創作者那一個不是天地間的至強者,境界達不到是不可能創出一套功法的,即使是一套很爛的功法。

創造功法是需要對大道有很深的理解,自己也只能慢慢的摸索,等自己的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時功法也就自成了。

薛易開始慢慢地閱讀起這些修煉之法,慢慢地忘卻了身外的一切,沉浸入了一種空靈之境。 小傢伙龍兒和尤里克斯向山頭外飛去,尤里克斯在後面現出原形展開一對巨翅緊追不放,嘴裏還喊着“少主您慢點。我快追不上了,您慢點。”


小傢伙的速度可是不比沒有出世時,比還在蛋殼裏時的速度快了不止十倍,就是以速度著稱的暗黑魔虎也沒有龍兒飛得快,更何況暗黑魔虎現在的實力可是比龍兒的實力強了不止十倍,但是也只能在後面跟着。

沒有過多長時間兩人就飛出來這個小山頭,“你個大黑狗給我快點,我們要去收小弟,越多越好,你要是連我都跟不上怎麼配做我的小弟,哼。”這個世上能夠管住小傢伙薛易閉關修煉,小傢伙現在可算是沒有人管了,現在的小傢伙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啊。

尤里克斯只能是啞巴吃黃蓮,悶頭在後面苦追,又過了沒有多長時間,兩個人飛出來這座黑石山,一出了黑石山就到了茂密的森林,很多小魔獸在林間飛跑着,一羣羣魔鳥在天空中飛着,見到龍兒和尤里克斯飛來,這些魔獸和天空中的魔鳥都四散而飛了,他們可承受不了尤里克斯強大的威壓,沒有來得及跑的魔獸都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天空中的魔鳥也有很多都紛紛的落到了地上。

龍兒見到地上已經昏迷的魔獸就是一聲長嘯“嗷、嗷······”落到了地上,看着這些魔獸直流口水,“哈哈哈,這下可以吃烤肉了,我可是從龍族那裏學到了怎麼烤魔獸,嘿嘿,你們就去見死神去吧,哈哈哈。”龍兒一陣得意的大笑,小傢伙沒出世時就看着別人吃東西乾着急卻無法吃,他只能吸收天地間的魔法元素。出世後,趁着薛易昏迷時就學了不少關於吃的東西,包括怎麼製作烤肉。

這時尤里克斯也追了上來,喘了一口氣就趴在了地上,看着龍兒滿臉都是不解“少主,您拿着這些弱小的魔獸幹什麼?他們的實力可是不值得一提,收他們做小弟可能有損您的威嚴啊。”現在的尤里克斯已經開始拍起馬屁了,他現在可是怕死薛易了,所以對小傢伙龍兒的態度相當的好。

小傢伙龍兒聽了可是相當的不滿,一臉厭惡之色“你的腦袋裏進水了,英明偉大的我怎麼會收這些不堪一擊的魔獸做小弟呢,我是想烤魔獸吃,我烤的魔獸肉可是好吃得很哪?我在龍族時,很多巨龍都給我送禮讓我給他們烤肉吃呢。”小傢伙臉不紅心不跳的吹着牛皮,在龍族吃了他的烤肉的巨龍有十幾只巨龍都大瀉了幾天,在那十天左右的時間小傢伙就在龍族出名了,基本上每一隻在龍族大本營的巨龍認識小傢伙,這些都要歸功於他烤的肉,就是幾隻神聖巨龍也在他和愛麗絲的淫威下吃了一大堆小傢伙龍兒烤的肉,那幾只神聖巨龍回去再出來就瘦了一圈,全身虛弱無力。

現在小傢伙又開始推銷他的烤肉,一旁的尤里克斯聽得直流口水,尤里克斯作爲一個暗黑魔虎,當然吃過烤制的食物,只是他自己不會烤,這些可都是有一些專人烤制,他可是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吃過了,現在一聽龍兒會烤肉就是直流口水。

“少主您真是太偉大了,您竟然還會烤肉,真是了不起啊,我想您烤的肉肯定是鮮香可口,神靈也會被饞的直流口水的。”尤里克斯的馬匹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脫口而出。實在沒有想到尤里克斯竟然還是一個馬屁專家。

小傢伙龍兒被尤里克斯的一通馬屁拍的飄飄欲仙,都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和尤里克斯相互的吹起了牛來。

“你去在抓幾隻大些的魔獸,我來烤。”說着就從自己小爪子上的萬象圈裏掏出了一套烤肉用的工具,這些都是從龍族裏搶來的,可是不止一套,龍族烤肉用的工具基本上沒有了,最後龍族直接派了上百隻巨龍守護廚房,這才阻止小傢伙的大掃蕩。

不一會兒,尤里克斯就抓來了幾隻龐大的魔獸,小傢伙開始烤了起來。

薛易在自己的洞府中還在修煉,他現在已經把所有的修煉之法看來大半,其中包括道教中的人、闡、截三教的修煉之法,妖族修煉之法,巫族修煉之法以及西方教的修煉之法,薛易感到自己就有好像掉進了知識海洋中的飢渴的求知着,瘋狂的學習着所有知識。


薛易再看這些修煉之法時有很多都是隻能看懂一部分,因爲這裏面有很多高深的修煉之法,這些還不是現在的薛易所能理解的,但是大部分還是都能看得懂的,畢竟是簡陋的法訣多。

現在薛易雖然還沒有看完,而且還有很多看不明白的,但是也對薛易大有裨益,薛易只感到以前很多修煉之中不明白的地方現在都得到了答案,薛易還感到自己的道行也在慢慢地增加,對大道的理解越來越深,但是隨着對大道的理解的越深就越感到大道的玄奧。


薛易再看這些法訣時,心裏也在慢慢地整理着,一套符合自己的修煉之法慢慢地出現在薛易的腦海中,只是還是有點模糊,他腦海中形成的只是最初級的修煉之法,更高一層的修煉之法還需要薛易慢慢地完善創作。

隨着薛易參悟的法訣越多,最初級的修煉之法也在腦海中顯現得更加清晰,薛易給自己初創的這套功法起了個名字,就以自己所創宗派爲名,名爲《玄黃訣》,這也是以後異世最爲出名的修煉之法,可以成聖的修煉法訣,還演化出很多厲害無比的法訣。

現在的薛易可是想不到自己所創的法訣以及所演化出來的其他法訣以後竟然會這麼出名,很多人爲了得到這些法訣竟然不擇手段的大打出手,相互爭奪當然玄黃訣只有有數的幾個人會,流出去的只是演化出來的法訣而已,但這也已經足夠震動整個異世了。

小傢伙從萬象圈裏掏出他收藏的仙果大吃起來,尤里克斯苦着一張臉把小傢伙烤的肉慢慢地吃進肚子裏,小傢伙在一旁邊吃邊笑,笑聲很陰險“嘿嘿嘿,嘎嘎嘎。”

吃了一半不到,尤里克斯就捂着肚子跑了,他的肚子裏咕嚕咕嚕地響着。

等尤里克斯走遠了,小傢伙又是陰陰一笑。“吃了我烤的肉,我保證你拉的連站的力氣都沒有,嘿嘿嘿。”

遠處傳來尤里克斯的**聲,不過好像是痛苦並快樂着的聲音。 小傢伙龍兒得意洋洋吃着仙果哼着小曲,過了很久尤里克斯才慢慢的從遠處走過來,過來時這傢伙已經又變成一個壯漢,用手捂着肚子哼唧哼唧走了過來。

小傢伙一口把手裏還剩的仙果吞到肚裏,嗖的一聲飛到尤里克斯的頭上,用他的一隻小爪子拍着尤里克斯的大腦袋嘿嘿直笑,“小黑,我烤的東西好吃嗎?嘿嘿。”

尤里克斯苦着一張臉,“少主,您的手藝實在是太好了,小的以後再也不敢勞煩少主給小的烤肉了,這樣是對您的不敬,嘿嘿,嗚嗚,少主,我得先到一邊去方便一下,嗚嗚。”尤里克斯嘴裏**着又跑到了遠處的草叢裏。

裏面立時又響起痛苦並快樂着的聲音,小傢伙在這邊聽到後又是一陣淫笑。

又過了很長時間尤里克斯又從草叢裏走了回來,小傢伙又飛到尤里克斯的腦袋上,“好了,我們應該去收小弟去了,你先說說着周圍都有哪些魔獸,我們先收幾個小弟,這樣也省的我們事事都要親自動手,很麻煩的耶,你說是不是小黑?”

“對對,我什麼都不會,也不能老讓您烤東西吃吧?這樣有辱您的身份啊。走,我這就領着您去。”說着就搖搖晃晃在前面領路,小傢伙在他的身後東遊西晃亂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