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魂眨眨眼,認了出來,這是秦逸從那個領頭大漢的儲物戒指里,找到的東西,

「炎龍刀法,」

玉冊上面,寫了這四個字,

「這是一套刀法,」魂朝著秦逸望過去,

「是的,」秦逸點點頭,「 咱倆不熟 ,」

「可是你的武器是劍,還有鐮刀,和刀法沒有關係啊,」魂疑惑問道:「難道你想學,」

秦逸笑道:「誰說我用劍就不能使用刀法了,你難道不覺得,如果有我使出來的話,威力會比那個傢伙還要大一些,」

話音落下,秦逸虛空一抓,掌心金色光芒吞吐,化作赤離劍,由秦逸握在手中,

「炎龍戰刀走的是剛猛的路子,」回憶起當時那個領頭大漢手中門板大小的鋸刃,秦逸心念一動,赤離劍發出嗡的一聲,金光猛然暴漲,頓時就變成了一柄碩大猙獰的巨刃,比那領頭大漢當時使用的武器,看上去還要大一些,秦逸要是站在這柄金色巨刃之後,直接就被擋住了,

「既然到了神界,我自然也要學習一點這裡的神通,以備不時之需,」秦逸將玉冊打開,口中淡淡道:「畢竟有些東西,還是當做自己的底牌比較好,底牌嘛,就要隱藏起來,不能讓人知道,」

魂點點頭,同意秦逸的觀點,

秦逸的地盤,自然就是不敗龍帝和乾坤大帝的傳承,還包括吞天大墓在內的法寶神通,

「我當時覺得這炎龍刀法威力挺猛的,之所以沒有發揮出來,還是當時那個傢伙實力太差,要是讓我使出來的話,就不會是那個樣子了,」秦逸將玉冊打開到第一頁,

正本玉冊,一共也就七頁,看上去薄薄的,

但是每一頁上面,就密密麻麻記錄了無數的信息,

在秦逸將玉冊打開來之後,立刻之間,一道光芒,從第一頁射入秦逸眉心,

「炎龍刀法,一共分為七招,第一招炎龍波……」秦逸細細查看著腦海中浮現出來的信息,「炎龍波,就是那傢伙當時打我的那一下了,」

想到這裡,秦逸閉上眼,仔仔細細回憶起雷虎當時轟出的那一下,

狂刀怒斬,地火在秦逸腳下直衝而上,狠狠炸開,

地火的噴發,配合狂刀自上而下的狂斬,要是施展者實力夠強的話,威力絕對可觀,

信息裡面,先是講述了第一招炎龍波的施展方式,元氣在體內的流向,最後有一句補充:只有熟練掌握炎龍波后,才可以開始學習第二招,

看到最後這行字,秦逸皺了皺眉頭:「早知道這樣,當時也就順便從他腦子裡把學習炎龍波的這段記憶也抓出來了,」

要是那樣做了的話,秦逸就等於節約了大把的時間,

反正攝魂術當時也已經用了,

可惜的是,當時沒有料到這件事,現在要再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按照秦逸估計,那支小隊的屍體,恐怕在自己快要進城的那段時間裡,甚至更早的時候,就被人發現了,

所以自己現在還是盡量少在外面拋頭露面,就算當時做出一些偽裝,但誰知道神界的這些修道者,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手段查看出一點蛛絲馬跡,

甩了甩腦袋,將腦子裡此刻也炎龍刀法無關的東西都不去考慮,秦逸認認真真,將炎龍波的施展方式,再看了幾遍,牢牢記在了心裡,

理論基礎是掌握了,接下來自然要實踐一下,

不過看著這面積有限的房間,魂啞然失笑:「雖然這裡一定有能夠阻絕聲音的陣法,讓外面的人聽不到這裡面的動靜,但要是你真的把這房間里的東西損壞了,那掌柜的一定會和你拚命的,」

「所以說,我早有準備嘛,」秦逸深吸一口氣,身形一動,下一刻,已經鑽進了千幻世界珠內的世界,

這個時候,魂才記起來,秦逸還有這件逆天的法寶呢,

「秦逸,你既然有千幻世界珠,幹嘛還要進城花錢住客棧啊,」魂不解問道,

「身份牌,」秦逸哼了一聲,邁步走到千幻世界珠內的一座山峰前,

這個時候魂才記起來,秦逸進這狼神城,最主要的目的,要是解決身份牌這個問題,畢竟將來去其他城池,還是需要用到的,

千幻世界珠內世界的空間,自然是沒有辦法和神界相提並論的,


如果說神界的虛空,硬如鋼板的話,那麼千幻世界珠內的虛空,就是泡沫,甚至不用戳,一吹就破了,

所以要是想測試炎龍波的威力,在千幻世界珠內施展的話,是沒有任何參考價值的,

不過秦逸進來的目的,也不是要測試炎龍波的威力,而是多練習幾次,掌握炎龍波,

此刻秦逸面前是一座小山,大約有五層樓的高度,秦逸揚起手中的赤離劍,


炎龍刀法既然是刀法,必然是以劈砍為主,刀鋒覆蓋的面積越大,產生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秦逸手中的赤離劍,此刻也順應了要求,光芒鋪散開來后,始終沒有褪去,

所以此刻赤離劍看起來,就是一柄大得誇張的巨刃,足足有兩個秦逸並排站那麼寬,也幾乎有秦逸那麼高,甚至不需要揮舞,光是抓在手裡,就足以震懾一幫宵小了,

「嘎嘎嘎嘎,」看到秦逸這幅模樣,魂忍不住怪笑起來,「等你掌握了這炎龍刀法,別人一定以為,你擅長的就死使刀,但是事實上,卻是傳承的乾坤大帝的劍法,並且除此之外,你還有其他諸多底牌,」

想到這裡,魂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秦逸輕哼一聲,但是沒有多說話,在這小山前站定后,揚起手中巨刃,手腕一抖,甚至沒法看清他的動作,下一刻,雪片似的刀芒,自上而下,洪水一樣傾瀉下來,

「炎龍波,」

與此同時,小山的底部地面,猛然一聲轟鳴,像是地震一般,猛然裂開,滾滾岩漿和火焰,噴涌而出,灼熱的溫度,剎那之間,讓小山周圍的空氣,都沸騰起來,一眼望去,氣流如金蛇狂舞,

轟隆,,

巨刃之下,小山一下子炸成齏粉,隨即就被岩漿吞沒,一大片的地面,轟然塌陷了下去, 看著墜入地底深坑的岩漿,秦逸臉上露出不是太滿意的神色,

剛剛這一下,雖然看上去招式威猛,但是秦逸自己清楚,這隻能算是一次很不成功的嘗試,

炎龍波講求的是瞬間爆發,而秦逸剛剛這一下打出去,還是有些太過拖沓,

不過幸好的是,千幻世界珠內自成一個小世界,山巒不知道有多少,只要秦逸願意,可以無限制地嘗試,

而炎龍刀法也比秦逸想象得要更難掌握,

於是秦逸就一遍遍試了下去,

整個千幻世界珠內的世界,頓時天地之間,不斷傳來劇烈轟鳴,

砰,,砰,,砰,,砰,,

遠遠望去,彷彿天地解封的地方,都在顫抖,

遠處的天邊,不時地冉冉升起一朵暗紅色的蘑菇雲,

熾熱的氣浪,燒得氣流都狂舞起來,到處翻攪,

一次次的練習,秦逸對炎龍波的掌控,也逐漸熟練起來,

畢竟他得到過乾坤大帝無數次戰鬥之後領悟的傳承,每一次練習,都抵得上其他人七八次,乃至十多次的嘗試,

但即便如此,炎龍刀法中綿綿不絕的刀意,還是讓秦逸花了足足一天的時間,才徹底掌握住,


秦逸此刻面對小山,再度一刀斬落下去的時候,刀芒狂卷,地火噴發,整個過程爆發的時間,不足千分之一次眨眼的時間,但是在刀芒和火焰中心產生的毀滅性能量,卻是比最初的時候,大了足足十倍,

小山幾乎是在剎那之間,就被碾碎,熔成無數的火星,然後被刀意狠狠砸落火焰之中,

「看來當時那個傢伙,也就是個半吊子水平,恐怕比我現在的掌握,還差了好大一截呢,」想到當時那領頭大漢斬落的一劍,秦逸心中想道,

秦逸能如此之快地掌握炎龍波,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得到了乾坤大帝關於戰鬥經驗的傳承,

乾坤大帝一生好戰,豐富的戰鬥經驗,哪怕只是一點,對其餘人來說都能夠獲益匪淺,更別提秦逸是一絲不拉的,全部傳承了,所以才可以事半功倍,僅僅一天時間,就熟練掌握,

另外一個原因,自然就是秦逸本身就是天才,領悟起來,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

要是其他人的話,光是領會炎龍刀法的施展方式,就要花上比秦逸多出幾十倍的時間了,

將炎龍刀法第一招炎龍波掌握后,秦逸也沒有急著開始修鍊第二招,而是從千幻世界珠裡面出來,回到了房間里,

因為有著秦逸之前的吩咐,所以在這期間,沒有人過來打擾過他,也就更沒有人知道,在這一天的時間裡,秦逸已經學會了炎龍刀法的第一招,

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秦逸總覺得,炎龍刀法不應該這麼簡單,

在之前多次的練習中,秦逸可以分明感覺到,每一次的練習,都可以感受到刀意微妙的變化,這種變化,充滿了玄妙的味道,彷彿是醇厚的老酒,越喝越有滋味,越喝越能感受到這其中綿綿不絕的勁道,

也正是這個原因,秦逸才暫停了對炎龍波進一步的鑽研,

當下他還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突破到神話境,

雖然在狼牙城裡等候九十天,就可以得到身份牌,但是秦逸沒打算將大把的時間,都浪費在這裡,

九十天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按照秦逸的計劃,他要儘快突破到神話境,

只要達到神話境,許多事情,甚至可以不用身份牌,就可以做到了,

畢竟達到神話境,自己的地位,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了那個時候,守衛會不會檢查自己,還不一定呢,

進城的時候,秦逸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守衛是徑直朝著自己走來的,周圍那些達到神話境的修道者,守衛根本看都沒有多看一眼,

秦逸就不相信,自己的臉就長得這麼拉仇恨,就算是達到了神話境,對方也敢過來核查,


「秦逸你有把握,」魂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

「不敢說十成十的把握,不過至少知道該怎麼做,」秦逸微微一笑,已經房間的床鋪上盤膝坐了下來,「晉陞之前吸收了那麼多的資源,除了當時提升境界,現在也應該發揮出作用了,」

話音落下,秦逸閉上眼睛,專心致志開始衝擊神話境,

當時在仙界宇宙的時候,他就已經達到了不朽境的巔峰,隱隱約約中,已經觸摸到了神話境的門檻,只是因為空間法則的緣故,才一直沒有突破,

通過神之階梯的時候,秦逸的身體,被重塑了一下,在那個過程中,秦逸當然也沒有時間去衝擊神話境,此刻在這客棧里,卻是有了這樣的機會,

神話境的虛空,無比牢固,神話境的初期進階,也不會鬧出太大的動靜,所以秦逸才敢在這客棧之中晉陞,而不用擔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此刻開始運行體內元氣,聚精會神開始晉陞,要不了半天時間,秦逸就感覺一個氣旋,開始在自己頭頂凝聚起來,

「要晉陞了,」看到氣旋,魂頓時緊張了起來,甚至比起要晉陞的秦逸本人,還要來得緊張,銅鈴大的眼睛,拚命瞪大,眨也不敢眨一下,

秦逸的身體,經過神之階梯的淬鍊與重鑄,再加上他本來身體強度就遠超常人無數倍,此刻猛然一道驚雷,從氣旋中落下,砸到秦逸身上的時候,秦逸紋絲不動,那驚雷卻是直接碎裂,像是變成了無數細小的銀蛇,在秦逸身上蠕動,卻沒有讓秦逸哪怕眉頭皺一下,

驚雷之後,整個房間裡面,空氣突然一滯,一隻金色的大手,帶著煌煌天威,從氣旋中狠狠壓迫,朝著秦逸當頭抓落過來,


整個房間,都像是要被這隻手,給直接拍成齏粉,

魂身在秦逸體內,此刻都能夠感受到這隻手的巨大力量,身子不受控制地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就在巨掌帶著雷霆萬鈞的力量,就要拍到秦逸頭頂,將他碾壓成一團血漿的時候,秦逸猛然睜眼,眼中神光一閃,彷彿千萬星辰,噴涌而出,伸手一拳打出,直接就將幾乎佔據了整個房間的巨掌,打得四分五裂,化作萬道流動的金光,

秦逸身處這無數的金光中,就像是整個人浸沒在了燦爛的流星雨里,猛然張口一吸,

轟,,

氣吞山河,整個房間里,驟然捲起一道颶風,所有的金光,都被秦逸直接一口,給吞進了肚裡, 閃電、巨掌,都被秦逸輕鬆擊破,而秦逸頭頂的漩渦,卻還在繼續不斷旋轉,

並且隨著盤旋,漩渦的顏色,越來越深,就像是要大暴雨前淺灰色的天空一樣,沉甸甸得壓在人的心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