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打掉它們。”

“怕傷着老百姓,一般不出來不打,現在和我們挺默契的,先耗着。”

匆匆進來的孫二虎直奔蘭黎明:“黎明哥,謝謝,謝謝。”

“這小子嘛意思?”葉奮韜不解的看着。

“還有嘛意思?恨不得有人襲擊,他好動手。老叔,您是不知道,這幫護衛隊在郊外建了一個簡易射擊場,每天玩命練槍法,這幫小子一個月每人2000發子彈,我看照這樣下去,買的子彈不夠他們使的。”

“乾爹,都玩出花來了,全是移動靶,前後左右的

。現在只要在射程之內,打鼻子肯定碰不到鼻樑子。”

“黎明,這小子不是吹牛吧。”

“還真不是,我看到過能從扔起來的銅錢的孔打過去,他們平常都是繫着棗練。”

“熟能生巧,你算算這得多少子彈?都是彈藥喂出來的。”

“可不,算起來這幾年得有二三十萬發了。”

“乾爹,不都是這樣。後來我們把所有能看見的槍都練,庫存的子彈不是我們的制式武器,放在哪沒用。這不,廢物利用了。還有,也不是光練槍,手雷能扔出100米左右。”

“行了,告訴弟兄們,準備好全套武器,明天出發。”

山間的土道上,一輛小臥車和一輛卡車在緩緩行進,兩側各有四五匹馬在跟隨。

騎馬的人拉得很開,基本可以看見車輛前後200米的範圍。他們有的揹着98k,有的揹着突擊步槍,身上彆着兩個手雷,腰間插着手槍。

上路兩旁是不高的矮坡,間斷着有不等的樹木。前後兩個觀察哨不時用望遠鏡四處查看着。

突然間,槍聲響了,一個人影從不遠處的矮坡上掉了下來。孫二虎拍馬上前:“怎麼回事?”

我是萬古主宰 開槍的隊員指着那處矮坡:“隊長,有個人拿着槍瞄我們。”孫二虎手一指:“你們四個下馬,沿着兩側搜索500米,車輛暫停前進。”

眯着眼睛想事的葉奮韜睜開眼:“怎麼停下來了?”坐在前排的一個護衛隊員推門下車向前方跑去。

正在此時,兩側矮坡的小樹旁躥下倆個身影,登時後面兩個騎馬的隊員被踹出老遠,原來一根繩索固定在小樹之上,兩個身影稍一回轉,扔下手中的繩索直奔小臥車而來。

小臥車的門推開了,在美子躍出的瞬間,手中兩點寒星直奔來人,兩個身影頓了一下,美子已經來到近前,手中兩把短刀分刺兩人。

司機位置的隊員已經下車,那兩個被蹬翻的隊員已經站了起來,手中的98k馬上就要射擊



“都別開槍。”隨着聲音,葉奮韜從車裏走出來,點上一支雪茄,饒有興趣的看着打鬥的三人。

孫二虎已經跑了過來,剛要舉槍,葉奮韜搖了搖頭:“前面怎麼回事?”

“是幾個土匪,跑開一段距離了。”

“算了,先不要追過去殺他們,我得問問。”副駕駛位置的隊員轉身向前跑去。

三個人的打鬥還在繼續,誰都沒有擊敗對手的把握。不過,明眼人看得出來,兩個精壯的漢子和一個看起來弱小的女人相比,應該不難看出結果,但就是這樣,彼此的實力已經分出高下。

“都住手。”隨即,葉奮韜又用英語喊道:“美子,回來。”

兩個漢子愣了一下,隨即不約而同的伸手掏出腰帶上的駁殼槍。

當,當兩聲,駁殼槍飛到半空。當,當又是兩聲,兩把駁殼槍飛到路的兩旁,一臉得意的孫二虎滿意的看看那兩個舉着98k的隊員:“我們爺說話沒聽見,住手,明白嗎?”

兩個漢子呆呆的看着這一切,這太誇張了吧。

葉奮韜帶着不相信的眼神看了看孫二虎,又向不遠處看了看那兩個隊員。

“二位,身手還可以,說說吧。”葉奮韜說道。

稍微個子矮一點的那個說道:“這位爺,小瞧您了。 惡魔校草吻上癮 本來打算拿住您,前面的都是打掩護。”

“拿住我們爺?你還真會開玩笑。”孫二虎挑釁的揮了揮手中的突擊步槍:“告訴你們,能拿住我們爺的人還沒生出來,記住了….”

葉奮韜向孫二虎擺擺手:“你們是誰?幹嘛要打劫我?”

“不瞞您說,我們是蔡老八的二當家和三當家,以爲您是哪個財主,有油水想幹一票。沒成想,您茬口這麼硬,我們認栽。” 看着兩個愣在那裏精壯的漢子,葉奮韜嘆了口氣:“乾點嘛不好?非得當土匪,現在鬼子都打到家門了,和日本人幹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

“我們也想,大當家的不讓,還說,日本人我們也打不過。”

“你們那個當家的是孬種,打不過就不打了,你們還是不是中國人?一羣沒骨頭的玩意,看看黑字,打鬼子要像那樣。”孫二虎不屑的說道。

“我們也想加入,人家能收我們?人家那是英雄好漢,我們不夠格。再說,大當家的肯定不同意,雖說他沒幹過什麼好事,可對我倆有救命之恩,我們怎能背叛他。”

“我今天遇到倆糊塗蛋子,這樣吧!看你們身手還像那麼回事,我給你們指一條路,你們山寨打下一個日本人的小據點,我可以和黑字商量收下你們。否則,所有土匪最後的的下場都是死。”

“您有這樣大的面子?再說,大當家不同意怎麼辦?”

“那這麼多廢話

。我們爺說了就算數,你們那個蔡老八要是不同意殺了他不就得了。”

“八爺手下200多人槍,哪像你說的那麼容易。”

“你真是一個死腦筋,我們爺說了就得辦,我們爺讓你們怎麼辦那是看得起你們,可能今天我們爺心情好,你自己掂量吧。忘了告訴你,以後在我們爺面前別提什麼八爺,九爺的,那些狗屎不配叫爺。”

“二虎,多說無益,我們走。你們倆聽好了,我說的話回去好好想想。”

短短的隊伍開始向前移動,護衛隊員們睜大了眼睛,警戒哨放出足有兩裏地。

坐在車裏,葉奮韜拉過美子的手:“辛苦你了,到了基地好好休息休息。”

“謝謝先生,沒什麼?我的職責。”

車子又停下來了,葉奮韜不耐煩的自顧自鑽出汽車,自言自語的說:“不會又是土匪吧?”

孫二虎跑過來:“乾爹,邪門了,前面突然沒有路了。”

“你是不是走錯了?”

“不可能,來了多少次了,應該不到二里地。”

葉奮韜走到前面一看,確實沒路了,茂密的樹木望不到盡頭,他不知道的是,距離300米遠的樹林中,左右兩個重機槍陣地已經進入戰備狀態,一個舉着望遠鏡的人在仔細觀察着這一行人。

一號基地的作戰室,王勝強焦急的走來走去:“你消停消停,走來走去我不暈我還暈呢。”盛英娟和蘇紫不約而同的說道。

“葉叔說今天來,這都什麼時候了?早就應該到了,該不會路上出事吧?”

“閉上你那烏鴉嘴,孫二虎那小子要是讓二叔少一根毫毛,老姑和那兩個小姑奶奶還不得扒了他的皮。再說,美子跟着呢?你以爲她是吃乾飯的

。”

“也是,我想多了。”

“報告。”一個作戰參謀站在面前:“一號哨所電話報告,發現不明武裝人員,武器很雜,其中也有我們的制式武器。一輛小臥車,一輛卡車,其餘人員騎馬,請求指示。”

“看看,都怨你。我早說了你帶人迎迎,市裏的人哪知道現在基地的情況,有人走了火看你怎麼交代?”

“行了,怨我。馬上走吧! 極品奇葩遇總裁 不是黎明說的,葉叔要自己看嗎?作戰參謀,通知一至四號哨所開啓道路。”

十幾米高的樹木向兩邊移動着,一條土路呈現在衆人面前,葉奮韜看着眼前的景象想起了蘭黎明臨走說的話不禁暗暗笑了。

開啓中,一輛吉普車飛馳而來,車到近前戛然而止,王勝強跳下車,跑到葉奮韜面前立正敬禮:“行了,甭來這一套,得我看了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正規化了。”

王勝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葉叔,黎明說的對吧?”

“還有點新意,誰設計的?”

“還不是那幫教授,一共半公里,兩組重機槍陣地一前一後都在水泥掩體裏,四個觀察哨有電話和基地聯繫,樹木開啓都是和火車扳道岔一樣的原理,底下都有鋼軌。”

“二號基地也一樣嗎?”

“對,只不過有一公里長,四組重機槍陣地,比這裏更保險。”

“聽說你小子把醫療隊最有性格的那個法辦了。”

“不是這麼回事。那是英娟乾的好事。”

“甭辯解了,好事啊。走吧!正事好多要談的。”

“二叔。”剛到一號基地門口,盛英娟和蘇紫迎了上來:“我這身子不方便,沒去門口,您不會怪我吧?”

“傻丫頭,我這回專門給你帶來了補品和中藥,當然了,還有天津衛的特產,都是你老姑選的。”

“有好吃的,聽着就流哈喇子了

。”

“彆着急,到了二號基地再說,這一車都是你們的。”

轉天二號基地的作戰會議室,門口挺立着四個護衛隊的隊員,只有孫二虎來回的溜達着。

屋裏坐着的是葉奮韜,上官雲學,賈濤,蘭黎明,王勝強,孫志武,盛建文,盛英娟,擔任會議記錄的是蘇紫,美子靜靜的坐在葉奮韜的側後面。

葉奮韜輕咳了一聲:“現在我再把在座的分工明確一下,然後大家說說各自負責的情況。說說主要的,太細的沒必要。 天才萌寶:影后老婆超級甜 馬上過年了,1938年我們要乾的事太多了。

賈濤,新設的金庫和檔案館。

上官雲學,基地的整個非軍事事務的行政管理。

王勝強,基地的整個軍事事務管理。

孫志武,天津市外和基地外所有軍事,行政事務管理。

盛建文,學生軍總負責人。

盛英娟,天津市外醫療和戰鬥物資負責人,蘇紫爲副手。

蘭黎明,作爲我的個人顧問並和王勝強,孫志武,盛建文組成最高軍事決策小組。

以上人員只對我負責。另外,上官教授要爲孫志武配一個行政事務管理小組,具體的你們商量。”

各人發言內容被蘇紫如實記錄下來。

賈濤,金庫和檔案館房屋已經建好,周圍畫出了隔離區。警衛人員配備了三十名,二十四小時值班。管理人員六名,都是從不適合野戰的人員中挑選出來的。

按規定,對作戰部隊只有大隊長級別以上的人員。對行政人員,二級以上的人員纔可以進出。

上官雲學,解釋一下,行政人員我爲一級,我的一個副手班子三個人爲二級人員,其中一個將被派到溶洞,行政級別共劃分了八級。 黑字新的行政長官上官雲學接着說明情況。

1.二號基地向一號基地方向擴展兩公里,向另一側擴展了半公里,這樣使生活保障品生產能力提高了五倍,尤其是糧食,達到了能全面供給7000人的水平。

2.藥廠生產的醫用嗎啡,青黴素,磺胺類藥物,消毒類水劑,藥劑達到每個月3000人份。

3.服裝鞋帽生產正常,毛皮,棉花,布匹儲量按現階段生產能力可用10年。建議是否考慮統一日常服裝樣式。

4.各種油料,汽油,柴油,煤油,潤滑油類等,總計要達到2000噸。正在建一個地下庫,現在還在不停的購買。

5.新建一個小型蓄電池廠,步話機以後改成蓄電池,乾電池兩用。

6.學校內建立研究院,由各個學校教授,學生組成課題組,主要是針對現實中的問題研究解決辦法。

7.新建兩個沼氣池,用於處理生產和生活垃圾



8.新建的罐頭廠,主要是需要大量的馬口鐵,現在購買沒問題。品種主要是肉類,魚類,什錦水果,什錦蔬菜,各類山菜。對作戰部隊的乾糧,以前考慮餅乾,壓縮餅乾之類的,推敲以後認爲大餅不失爲一種很好的選擇。爲此,運輸隊準備了一種合適尺寸的馬口鐵的容器,出發前放入即可。

9.原料倉庫和工廠是結合的。除了單獨的油料和彈藥倉庫,其它成品倉庫是混裝的,有專人科學管理的編排系統。

10.正在建設一個小型的飼料廠。

有一個問題需要引起高度重視,基地必須保證電力的支持,有的地方是必須使用電力的。

葉奮韜

1.各類作戰物資有條件的話全部轉讓地下儲存,一年之內完成。

2.馬口鐵,生產蓄電池的原料,油料,布匹,棉花,毛皮,紙張,鹽還是能買多少買多少。

3.除了作戰服,不生產常服。無戰鬥任務的人員一律穿便衣,自己喜歡什麼穿什麼?個人有個人的喜好。

4.僞裝網要形成專業化生產體系,生產量以需求爲準。

5.不間斷購買小型發電機及配件並建立祕密購貨渠道。

葉奮韜點燃一支雪茄:“說了不少了,我還要呆幾天,慢慢來。我們也勞逸結合,中午大吃,下午休息,晚上繼續開會。英娟,給我們預備了什麼好吃的?”

“志武哥帶來了您最愛的大魚,都是金海湖裏的,每條六七斤。”

“你一說志武,我倒忘了一件事。”

他看着上官雲學:“雲學兄,天津市外的黑字作戰人員每人按30塊大洋的標準,輔助人員減半。這不要過年了,多發一個月的薪資,以後我們年年如此。戰死的人員要多發兩個月的,都給家裏送去,市裏的甭管了,我來安排。”

“奮韜兄,您這是讓人五體投地的做法,直讓我輩汗顏。”

“嚴重了,加入黑字就是進入了一個大家庭,一個人把命都交給你了,你還能心疼錢?一個小家的頂樑柱倒了,我們把它扶起來

。”

蘇紫和葉奮韜接觸的少,但有限的幾次接觸已經使她的信仰開始出現了動搖,葉奮韜所做的一切難道不是人們一直追求的理想嗎?

回到基地的私人住宅,葉奮韜看着懷裏眯着眼睛的美子用手輕輕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美子,給我們建的房子還好嗎?夠大嗎?”

“先生,上午我都查看了,很好。只是屋裏的佈置和擺設還是讓大姐做主。”

“行,到時讓你大姐佈置吧!市裏呆膩了我們就全家搬過來。”

傍晚掌燈的時候,會議繼續進行。

王勝強

1.天津市外全部作戰隊伍的編制實行五五制下屬單位數量。

2.人員可以混編,保留編制的名稱,即學生軍,長槍隊,突擊隊,游擊隊,基地守備隊。

3.班爲基本戰鬥單元,上面是小隊,中隊,大隊,總隊,中隊爲基本的獨立作戰單位。

4.爲利用利用好彈藥,榴彈發射器使用一半的日式擲彈筒彈藥,當然,性能只能達到設計的百分之六十水平。

5.每個中隊設立一個狙擊手班。

孫志武

長槍隊分爲遊擊大隊,溶洞守備大隊,直屬特勤中隊,輔助大隊。

1.遊擊大隊

步兵班的編成爲12人,每班一挺日式輕機槍,11支日式步槍,12支駁殼槍。

火力班編制爲10人,2支榴彈發射器,1支火箭筒,10支駁殼槍。

保障班編制爲12人,5匹馬,其中兩個醫護人員,10支駁殼槍,2支自動手槍



中隊部編制爲6人,隊長一人,副隊長一人,參謀兩人,通訊軍士兩人,6支自動手槍。

一箇中隊由三個步兵小隊,一個火力小隊,一個保障小隊,一箇中隊部組成,人員定編350人。

2.溶洞守備大隊

每門日式步兵炮和重機槍爲一個班,沒有小隊編制,戰鬥中隊由十二個班加上兩倍數量相等的輔助人員組成。

守備大隊由5個步兵中隊加上大隊部組成,定編1500人。

3.直屬特勤中隊

由中隊部,5個步兵小隊組成,2個小隊裝備突擊步槍,自動手槍,3個小隊裝備駁殼槍,定編人數350人。

需要說明的是,各個部隊使用的武器不相同,相應的保障部門攜帶的彈藥不同,遊擊大隊大隊以下,整編一箇中隊成立一箇中隊,暫時準備1,2,3三個中隊的番號,以後視人員,武器的情況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