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

青面男看了眼暈倒的紫荊,陰森笑了笑:“不錯,雖然捱了這女人一刀,但也算值了!”

說着,他把紫荊也交給了肥胖男扛着,回頭看了眼還躺在紫荊房內的老人屍體,道:“胖子你先走,這裏我還要跟官府的人對接一下。”

“嗯。”

話音落下,肥胖男也不再猶豫,點頭後,果斷扛起兩人從窗臺躍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青面男回頭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老人,微微眯眼……

……

……

酒店大廳。

官員正和張家人一起趕來。

“你說張家的老先生之前進來過?”

官員看向面色緊張的老闆娘冷冷問道。

“是、是……”

老闆娘連忙回答:“我就上廁所的功夫,他就進去了。要不是我剛纔看監控錄像,還不知道他上了樓。”

“上樓……”

官員眉頭緊皺,目前光明會的人恐怕還在上面,自己不能就這麼帶着張家人上去……

“大人,我家老頭既然上去了,那我們趕快把他帶下來吧。”

一旁老婦急忙道:“我們可是隻答應把張紫那兩人送來,不包括我家老頭啊!”

在老婦心中,張紫是死是活,她並不在乎。

但自己老伴可是陪伴了自己大半輩子的,若是出事了,自己可得孤獨終老了。

“放心,我已經和那邊說好今晚是一對年輕男女,只要張老先生不亂來,應該不會有事的。”

官員拉住試圖上樓的老婦,皺眉對張家三人道:“我們就在這等,等會對接的人會下來告訴我情況的。”

“不會有事嗎,那就好……”

聞言,老婦相信了對方的話,暫時鬆了一口氣。

而身後的許春滿臉無所謂,見老婦和張齊都不再擔心,便忍不住上前道:“大人,之前您說,要麼出人,要麼出錢。”

“現在我們家出了兩人,就不用出錢了吧。”

聞言,官員瞥了眼對方,點了點頭,

這次爲了協助光明會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捕獲大量祭品,蘇陽市本地官府花了不少精力。

因擔心引起百姓懷疑,所以官府幹脆編了一個謊言,說是有緊急任務需要大量人手,並承諾會給予高薪。

本來倒是有不少人報名,但百姓發現參加之人都失去聯繫後,便立馬擔心起來,更是傳言那些人都死了。

也正是這樣,官府不得不放回來一些祭品,證明不會有生命危險,同時開始強制要求每家每戶必須出一個人。

如果不出人的家庭,就要出一筆費用,美其名曰支持官府工作。

本來決定打算出錢的張家人,在紫荊回來後,便決定省下這筆錢。

咚咚咚……

這時,酒店二樓緩緩走下一名消瘦男子。

見狀,官員微喜,心知任務應該完成,正想上前迎接,卻突然腳步一頓。

緊接着,他瞳孔驟縮,面色大變,滿臉震驚地看着對方手中之物。

只見青面男手中,正抓着一名滿身是血的老者緩緩走來…… “喂,劉明,這老頭怎麼回事,竟然三更半夜跑過來報信?”

青面男走至大廳中,將手中老者直接丟在衆人面前,鮮血四濺,驚得官員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要不是我正好撞見,那兩祭品恐怕已經跑了。”

青面男完全無視了官員身後的幾人,走至櫃檯旁拿起水壺仰頭直接悶了一大口。

“你……”

官員看着地上死去的老者,面色震驚,微微張嘴說不出話來。

“老頭!!!”

突然,一陣淒厲嘶吼。

只見老婦一把推開官員,猛撲在老人屍體上,滿眼通紅,淚流滿面,哭喊道:“你怎麼這麼傻啊!!!”

其身後張齊更是瞳孔顫動,面色發白,看着地上那個熟悉的身影,呼吸急促,大腦一片空白!

“是你!”


突然,趴在地上的老婦猛然轉頭,死死盯着一旁的青面男,悲憤道:“是你殺了他!!”

“是我殺的,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青面男放下水壺,滿臉莫名其妙,隨即蹙眉看向官員問道:“劉明,這幾人是誰,大半夜跑到這來發神經?”

“她……”

官員面色複雜,張嘴支支吾吾:“她們是……”

“我殺了你!!!”

話沒說完,老婦突然伸出雙爪,狠狠衝了過去!

“找死!”

見狀,青面男面色立馬一沉,一把抓住對方雙手,低喝道:“老子耐心也是有限的!你們再發瘋別逼我出手!”

“你放開我媽!!!”


這時張齊雙目泛紅,大喝一聲,拿起一旁的坐凳猛然衝了上來!

“是你們惹我的!”

見兩人絲毫不聽自己勸說,青面男雙眼兇色一閃而過,直接抽刀,寒聲道:“別怪我無情!”


譁!

刀光閃過,血濺大堂。

老婦和張齊皆是瞪大雙眼,面色痛苦,隨即緩緩低頭……

只見一把長刀將兩人一同刺穿,鮮血順着刀刃慢慢滑落,滴滴砸在地板上,發出滲人的滴答聲……

“啊!!!”

見狀,一旁的許春嚇得滿臉慘白,摔倒在地,緊緊蜷縮在角落,連逃跑的勇氣都被驚得全部散盡。

噗!

這時,青面男用力抽刀,老婦和張齊皆是雙目不甘,一同倒在血泊之中。

至此,張家三人全部死於青面男的刀下。

“瘦子你做的太過了!!”


反應過來的官員,終是面色一沉,怒叱道:“這叫我怎麼收場!”

“呵,你是在怪我?”

青面男緩緩收刀,冷眼看向官員:“你自己把祭品的家人帶到這來,不應該是你的錯嗎?”

見對方目露兇光,官員一驚,隨即咬牙沉聲道:“怎麼,你還想把我殺了?!”

“呵,劉大人,你別忘了,我們是合作關係,而不是上下級關係。”

青面男微微眯眼,盯着對方:“如果你壞了計劃,我不介意替光明會殺了你……”

“想必,本地官府也不會爲了你一個人,而跟我們光明會翻臉吧?”

“你?!!”

聞言,官府面色一變,憤怒地看着對方,心中卻隱隱生出一絲忌憚!

“呵。”

見對方不再說話,青面男冷笑一聲,隨即轉頭看向躲在角落處的許春。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見對方目光轉來,許春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惶恐至極!

“不殺你?”

青面男緩緩走至對方面前,俯視道:“那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聞言,許春面色一變,連忙爬過來,抱住對方腿部,慌忙道:“大人,我可以把我家房子和財產分你一半,哦不!分你百分之八十!我只要百分之二十就行!”

見對方依舊冷漠,許春呼吸急促,連忙扯開自己衣領口,頓時露出一大片雪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我、我還可以服侍你,只要你滿意,我做什麼……嗚?!!”

話沒說完,許春突然雙目一顫,嘴角溢血,隨即整個人直接往後倒去。


只見青面男慢慢收回拍在對方腦門上的右手,不屑道:“死到臨頭,還想給自己留點錢,這女人真是掉錢眼裏了。”

說着,他回頭看向面色發白的官員,淡淡解釋道:“既然我殺了一個,那這家人要麼都不知情,要麼就都得死。”

“而現在的結局,全部是因爲你的工作失誤造成的。”

聞言,官員低着頭,面色難看至極。

心知對方是想把責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自己卻不敢反駁。

“這裏的死人就交給你解決了,我希望我們的合作不會因爲今夜之事而出問題。”

青面男最後回頭看了眼官員:“劉大人,你聽明白了嗎?”

咔咔……

劉明暗中咬牙,深吸一口氣後,低沉道:“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呵,那就好。”

青面男轉身,剛準備離去,卻突然腳步一頓,轉頭看向櫃檯之後,微微蹙眉:“嗯?還有一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