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你還記得之前在萬妖谷的時候,黑山老妖曾經收到的那些‘小禮物’嗎?”

“…你這一說我纔想起來。”張謙一拍大腿,“我靠,我居然都把那些東西給忘了!”

“豬腦子,難怪沒見你用過。不過你還記得當初有個妖王貢獻出了一根萬年雪參吧?”

“你的意思是?”

“用萬年雪參加上這顆蛇膽,就能煉製出萬象神丹,增長五千年修爲,如果再把那巨蟒的妖丹放進去一起煉,那就更了不得了,練得好了說不定能增長八千年甚至一萬年!”

“一萬年?!”張謙愣了,一萬年!這是什麼概念!

“喂,你先拿過來!”張謙一把把貓皇手裏的蛇膽搶走了。

“幹嘛?”貓皇一愣。

“煉丹。”張謙簡短的回答道。

“你還會煉丹?”貓皇震驚了,“我這可是頭一次聽說!”

“低調。”張謙說。

上官白和兩個組員有些楞的看着張謙,大巫師回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把蛇膽收進系統空間,張謙又看向黑貓王說:“黑貓王,巨蟒的那顆妖丹也給我吧。”

“好的大王。”黑貓王沒有任何廢話,交出了妖丹。

“你到底要幹嘛啊?”貓皇愣了,“給我們的東西你還能再要回去,你這臉皮也真是厚的讓人驚訝。”

“我煉出來丹藥你別吃。”

“靠。”貓皇說。

跟着大巫師一路來到了半山腰的一座大木屋前,大巫師說:“你們跟我進來。”

進了木屋,衆人立刻聞到了一陣若有似無的淡淡香氣,頓時精神都是一振。

大巫師走到一個木桌前,伸手拉動了一下木桌上的燭臺,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地面的木板突然向兩旁裂開了,一個通往地下的階梯出現了。

“跟我來。”大巫師說。

跟在大巫師身後下了階梯,看着幽深的走廊,張謙問:“還要多久?”

“不遠了。”大巫師說。

反正閒着無聊,張謙問出了自己的疑問:“那個黑蟒神接近兩萬年道行,你上次是怎麼把它打跑的?”

“我們苗疆,有專門對付蛇的手段,比如樂曲、薰香和祕術等等。”大巫師突然嘆了口氣,“但是即便如此,黑蟒神也是很難對付的,上次它來到瑤村作亂,我拼盡全力才用祕術把它趕走,但是我的身體卻在一夜之間,蒼老了上百年。”

張謙皺起了眉毛。

“妖怪的實力真是恐怖,哪怕我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它也幾乎沒有受一點傷,這次出現又是生龍活虎。”大巫師苦笑不已,“而且在我感覺,這次的它比上一次,實力更進了一大步,幸虧你出手,恐怕我會被它輕鬆打死的。”

“不客氣。”張謙說,“那上次它是什麼時候來的?”

“三個多月前吧。”

“三個月?”張謙愣了,“你的意思是,它在三個月之內,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嗯。”

張謙轉了轉眼睛,對系統說:“馬上讀取它的記憶,我要看看它是怎麼在三個月的時間內把道行提升的!”

“收到。”系統說。

除了張謙以外,其他的人都是滿臉戒備,畢竟他們和大巫師根本就不熟,難保大巫師會不會害他們。

只有張謙不怕,這裏是苗疆,苗疆巫師的巫術、蠱術和毒術厲害着呢,她要真想害人的話早就動手了,況且她也完全不是張謙的對手。

一路七拐八拐,衆人終於來到了一座燈火通明的地下室。

由於查看記憶要閉着眼睛,所以爲了防止自己走路跌倒,張謙也沒趁着這段時間查看。

進到這個地下室,衆人驚了。

地下室裏擺放了八張牀,每張牀上都躺着一具屍體,不過這些屍體保存的都挺好的,沒有什麼腐爛的痕跡。

“這是…”上官白一愣。

“這就是那八個被怪物殺死的人。”大巫師說,“我用了我們苗疆的祕法叫來了他們的魂魄,但是很可惜…他們對臨死前發生的事情完全都忘記了。”

“完全忘記了?”

“對,他們的說法都是一樣的,都是隻聽見身後一聲風聲,然後整個人就暈了,然後在昏迷狀態下,他們被那個怪物吸乾了鮮血死去。”

“無聊。”貓皇說,“張謙,十萬大山裏不是有的是妖怪嗎,咱們去殺妖怪吧!別在這浪費時間調查這些東西了。”

“哎!”張謙眼睛一亮,“你這倒是提了個好建議!好,等我查完這事,咱們就去十萬大山裏打怪!”

大巫師看着他們,問:“那你們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上官白問:“那他們的屍體都是在哪被發現的?”說完他指着一具看起來比較新鮮的屍體,“上次我們來的時候,我只知道這個人是死在村口的位置。”

“其餘的人和他的情況差不多,屍體都是在村外,而且是在夜間被殺。”

“他們晚上跑出來做什麼?”貓皇插嘴問,“腦子有病吧?”

“村子裏的人和你們這些城裏人不一樣,他們在晚上沒有你們城裏的那些娛樂活動,只能聚在一起喝酒打牌或者聊天等等,所以難保會有人在晚上出門。”大巫師說,“況且村子也這麼小,這些被殺的人誰也不會料到自己會死。”

張謙默默地圍着這幾具屍體轉了一圈,突然,他有了一個發現。

“這個人臉上怎麼又紅色?是他的血嗎?死的人不都是被咬了脖子嗎?”張謙指着一具屍體。

“蠢,當然是被咬到脖子以後,鮮血噴濺出來濺到臉上了唄。”貓皇說,“無聊,真的無聊,咱們別管這個了,去十萬大山吧。”

上官白卻和兩個組員對視了一眼,大巫師也皺起了眉毛。

“不對,村民們說,發現屍體的時候地上並沒有血,不管哪一具,地上都是沒有血的。”大巫師說,“連地上都沒有,臉上爲什麼會有?”

“愛爲什麼就爲什麼。”貓皇不耐煩地甩手:“張謙,你要不去的話就把你那些手下放出來,朕帶他們出去打怪。”

“不行。”張謙說,“你也不能去,等我忙完的。”

開玩笑,你打怪是爲了拿妖丹,我打怪是爲了吸魂啊,你把怪打死了我吸不到魂還升個屁級!張謙心說。

貓皇狂翻白眼:“無聊死了,那我們先回去忙了,等你什麼時候去十萬大山再把我們放出來。”

“行。”張謙說着,把他和黑貓王收進了系統空間。

大巫師突然說:“我想起來了,其中一個死掉的人的魂魄說,在昏倒之前,他曾經感覺似乎有黏糊糊的東西撞到了他的臉上,而且那東西還有一股子比較難聞的異味。”

“那個魂魄似乎就是這個人的!”

“黏糊糊的?”

“難聞的異味?”

張謙脫口而出:“難道有人含屎噴人?糊在他臉上的東西是屎?”

場面一時間安靜了。

張謙咳嗽了一聲:“只是個人猜測,你們別當真。”

上官白沉默了一下,對張謙說:“首長,我個人感覺,這個殺人吸血的怪物應該就是修煉飛頭降的降頭師!”

“爲什麼?”

“修煉飛頭降的降頭師,只在夜晚出現,並且只會襲擊落單的人或牲畜。”上官白說,“而且他出現的時候,不止有一顆頭,因爲他要吸血,所以他的腦袋會連着心肺肝胃腸這些內臟一起出現。”

“這具屍體臉上的紅色污漬有可能是血,也有可能是降頭師內臟上的髒液,而既然這個魂魄說有黏糊糊的東西撞在了臉上,那八成就是降頭師的那些內臟了!內臟都是有氣味的,尤其是腸子。”

“你別說了。”張謙說,“我昨天剛吃了溜肥腸。”

上官白一臉無語。

“嗯。”大巫師一點頭,“我也猜測是飛頭降乾的,畢竟這裏靠近南洋,南洋這邊有很多的降頭師。”

“那你這邊還有什麼線索,比如他是不是有規律的來作案?”張謙問。

“規律……”大巫師沉吟了一會,“這個怪物一般都是每隔幾天就來一次。”

張謙皺起眉毛:“…看來今晚不一定能回去了。”

“那你們今晚就住在這吧。”大巫師說,“我會吩咐他們給你們安排住處的。”

上官白看了一眼大巫師。

再之後,張謙他們也沒問出來別的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感覺這一番折騰是白費了,除了更確認殺人的是飛頭降以外,其餘的什麼也沒得到。

坐在瑤村村民給他們準備的房舍內,張謙有些氣餒。

“要不然就真的和貓皇說的那樣,乾脆別管這破事了,費力不討好,去十萬大山殺那些妖怪吧,多殺一點爭取升到五十級!”系統說。

“大佬,現在升五十級需要多少能量點啊!光四十九升五十就得五個億,48升49也得不少吧!”

“加起來需要六億五千萬。”

張謙差點崩潰:“六億五千萬…我得殺多少妖怪才能拿到這麼多?”

“額…之前幹掉的那隻巨蟒貢獻了四千六百萬,殺他個二十隻這樣的就差不多了。”

“……”張謙琢磨了一會,然後一拍大腿:“行!那我就…哎先等會,把那個黑蟒神的記憶調出來我看看。”

看完了黑蟒神的記憶,張謙激動了。

黑蟒神這廝其實並不住在十萬大山裏面,而是住在這附近的蛇穴中,然而三個月前它被大巫師趕跑之後,它去了一趟十萬大山。

因爲它聽說在十萬大山裏隱藏着一個祕密。

十萬大山山勢不但陡峭,而且還連綿不絕,由於人煙稀少,所以這裏的花草樹木異常繁盛,鳥獸蟲魚也是種類繁多。

在十萬大山一個很隱蔽的山頭裏,隱藏着一個洞穴,這個洞穴中似乎有異寶,而黑蟒神就是去了那裏。

不過奇怪的是,黑蟒神所有的記憶都在,唯獨在洞穴裏的那一段記憶消失不見了。

也就是說,張謙只看到了他前往洞穴,進入洞穴和離開洞穴的這些記憶,在洞穴裏面的那段記憶張謙沒看到。

“看來這裏面是有一個大祕密!”張謙說。

“必須的,要不然我也不會攛掇你去十萬大山。” 殺神島 系統說。

“去!”張謙站起身,“咱們這就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他的實力提升這麼多,這個洞穴肯定了不得!”

看到他突然站起身,上官白等人全都是一愣:“首長,您這是…”

“出去轉轉。有事聯繫我。”

“是。”上官白等人目送着張謙離開了屋子。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張謙騰身飛上天空,四下看了一圈。

根據黑蟒神的記憶,他迅速選準了方向,一路疾飛而去。 他一邊飛一邊低頭看着。

雖然根據黑蟒神的記憶,他知道了方向,但是畢竟他是在天上飛,而黑蟒神是在地上跑,所以他得時時刻刻的盯着地面,以確定黑蟒神當初的路線。

突然,他冷不丁的瞧見了地面上倒臥着一條巨大的蟒蛇,頓時一驚,連忙飛身下去,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正是之前被他弄死的黑蟒神。

“靠,還以爲又碰見一條蛇精呢。”張謙嘟囔了一句,再次起身飛走。

然而他卻沒注意到,早已死去多時的黑蟒神的屍體居然輕微的顫動了一下。

一路疾飛,看着地面上的地形植被,張謙微微一笑,根據黑蟒神的記憶,自己離那個洞穴越來越近了。

連續飛過三個山頭,黑蟒神記憶中的那個洞穴隱隱約約的出現在了張謙眼前,他臉色一喜,剛要衝過去,突然三道疾風在自己的後左右方響起。

他立刻提升高度,腳下轟的一聲爆炸了。

“誰?”

三隻巨大的蝙蝠拍打着翅膀悠悠的飛到了張謙面前。

“啊,好久都沒吃人了。”左邊那個蝙蝠說。

“啊,沒吃人都好久了。”右邊那個蝙蝠說。

“啊…咳咳,那還說什麼?上啊,吃人肉了!”中間那個蝙蝠說完,嘴巴猛地一張,一股無形的聲浪波紋朝着張謙疾射了過來。

張謙揮手打出陰陽劍,瞬間穿過了聲波刺穿了左右兩隻蝙蝠。

那兩隻蝙蝠慘叫一聲摔向地面,張謙一伸手把他們的魂魄吸了過來。

中間那個一看,扭頭就跑,張謙再次一揮手,陰陽劍一左一右的刺穿了它的胸腹。

吸了魂,張謙冷笑一聲:“真是,什麼小魚小蝦也敢露頭。”

“你挺厲害啊。”一個渾厚的聲音響了起來,張謙眉毛一皺,趕緊四下查看,但是卻沒看到有人。

“又是誰?”

呼!一個壯漢飛上了天空,臉上帶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張謙。

“小年輕,你很厲害啊,居然一個照面就殺了血蝠三兄弟。”

“血蝠三兄弟……”張謙一臉無語,“我說你們這些妖怪都是文盲吧!起名字怎麼都一個套路,先是一個血狼三兄弟,然後這又出來一個血蝠三兄弟,那後面是不是還有血豹三兄弟,血狗三兄弟?”

“哼。”壯漢冷笑一聲:“你來這十萬大山做什麼?”

張謙一聽,眼珠子一轉,立刻擺出一臉驚慌失措的表情:“後面有人追我!”

“啥?”壯漢一愣,心說這人什麼毛病,怎麼表情語氣說變就變?

“後面有人追我!”張謙大聲說,“有三個仙人追我!”

“三個…仙人?!”壯漢愣了。

張謙突然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一指壯漢身後:“對!仙人!你後面!”

壯漢一驚,趕緊回頭一看,但是剛回頭就聽到了身後傳來了風聲,心裏暗叫不好!

但是他想轉移位置已經來不及了,噗呲兩聲,陰陽劍一左一右的穿透了他的兩個肩膀。

“啊!”壯漢慘叫了起來,下一刻,‘砰’的一聲悶響打斷了他的慘叫。

張謙抓着壯漢的屍體,在他的屍體上吧打妖鞭上的鮮血和腦漿蹭乾淨,吸了魂,然後隨意的一扔,壯漢的屍體化作猛虎,摔向了地面。

“嘿嘿,這招真是百試不爽啊。”張謙一陣狼笑。

“唉,你啊,真是在‘陰險’的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啊。”系統也笑了。

“生命在於陰險。”張謙說,“這十萬大山真是好地方,這還沒走到目的地呢就已經有四個妖怪自動送上門來了,好!好!”

“這些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妖怪,道行最高的也就剛剛那個老虎精,才七千多年,完全不夠看。”系統說,“趕緊,加快腳步!”

張謙嗖的一下竄了出去。

但是還沒竄出多遠,又是一波妖怪衝了過來。

這波妖怪也不知道是自己聰明還是已經瞭解到了張謙的陰險,見到了張謙二話不說就開打。

而且這一波妖怪實力都不弱,普遍都在七八千年,打出的妖風妖術非常迅猛,連最起碼的防護都不做,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勢。

張謙立刻套上了之前盤龍大仙送給黑山老妖的青芒甲,又在外面套上了天兵甲冑,再加上他經過強化的身體,這些妖術基本上對他就沒什麼威脅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張謙召喚出了陰陽劍、太寶扇和打妖鞭,直把這些妖怪打的屁滾尿流,狼奔豕突。

幾分鐘後,張謙吸了五隻妖怪的魂,再次上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