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不用擔心。”

林隕寬慰道:“我和秦雨瞳這次回來,絕不是魯莽之舉,而是有十足把握的!我提前來到這裏,就是爲了救你們出去,一同對抗石宣那幫人。”

“對抗個屁!你看看我們現在這副軟腳蝦的模樣,別說是戰鬥了,就連站起來都費勁。”

“清風那個老賊,每隔三天就給我們吃散功丹,我們的修爲全都被封住了。就算我們真的逃出去了,也只會拖累宗主。還不如在這裏待着等死更好,至少不用成爲宗主的累贅。”

“說的沒錯,我們可不想成爲石宣那個王八蛋用來威脅宗主的籌碼。”

此話一出,另外幾名長老皆是如此說道。

“姑爺,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你還是快走吧。若是被他們發現,你就走不掉了。”

寒月長老搖了搖頭,道。

值得一提的是,他對林隕的稱呼發生了一些改變。要知道,在今天之前,他稱呼林隕這個贅婿可都是不屑一顧的,大部分是用那傢伙或者那小子來代替,就算是直接喊林隕的名字,還算是一種比較客氣的叫法。

他們這些人,雖然選擇全力擁護秦雨瞳這個宗主,可這卻並不代表他們就會認同之前那個如同廢物一般的贅婿林隕。因爲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自身的實力過硬,才能成功贏得別人的尊重。

然而,從他們親眼看到林隕以絕對的力量斬殺那兩名築元境巔峯弟子後,他們就對林隕徹底改觀了。

現在的林隕,絕對擁有能讓他們認可的實力!

“散功丹是吧?”

誰知林隕根本就沒打算走,他心中一動,笑道:“又不是什麼無藥可解的劇毒,難道還真能把你們困死在這地牢之中嗎?”

“說的輕巧。”

寒月長老輕嘆道:“想要驅除散功丹的藥力,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服下至少兩枚以上的四品丹藥迴天丹纔能有機會做到。可是玄月宗三品以上的丹藥,基本都在那個白眼狼包大師的手上,你上哪找這麼多的迴天丹?就算你真的找到了,估計也會引來石宣他們的追殺。”

“長老說的沒錯,姑爺,你是救不了我們的。還是別費這個功夫,萬一爲了救我們再把自己給搭進去,就不划算了。”

“姑爺,趁着他們沒發現,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

這幫人一個個搖頭嘆氣,看上去悲觀到了極點。

“問都沒有問過,你們又怎麼就知道我身上沒有迴天丹呢?”

看着他們的悲觀神情,林隕有些頭疼地道:“我拜託你們,我可是一位靈藥師啊!要錢是沒有,可如果是要丹藥的話……我身上可是多的吃不完啊!”

四品丹藥而已,瞧不起誰呢? “姑爺,你身上真有迴天丹?”

此話一出,寒月長老等人微驚道。

他們倒是聽說過林隕出售過不少丹藥,不過那些都是一二品的低品丹藥,像迴天丹這種四品丹藥,就算是四品靈藥師煉製起來都是頗有難度。

最重要的是,除非是有特殊需求,否則一般的靈藥師誰會一口氣煉製幾十枚同樣的丹藥放身上?

看到他們眼神中的質疑,林隕也沒有廢話,當下便是讓系統煉製出了五十枚迴天丹。然後,他就像是撒糖豆一樣,將其一一派發給了寒月長老等人。

“這……真的是迴天丹!而且是完整丹紋的極品貨色!”

寒月長老等人當場就震驚了。

林隕姑爺身上還真有這麼多回天丹?這什麼路子?你煉製這麼多回天丹放在身上到底是想要幹嘛?難道你就這麼怕別人用散功丹來對付你嗎?

就算真是這樣子,也不用整這麼多出來吧?

“不該問的別問。”

林隕擺了擺手,懶得解釋那麼多。

殊不知,他這番不願解釋的姿態,在這些人眼裏看來卻是顯得有些高深莫測了起來。他們這時才意識到,自己這些人以往根本看不起的林隕姑爺,居然如此地深藏不露!

如此年輕的四品靈藥師!

這哪裏是什麼百無一用的廢柴贅婿,這簡直就是一支強大的潛力股啊!

“多謝姑爺!”

旋即,寒月長老等人也不廢話,連忙吃下回天丹。他們被散功丹折騰得太久,早就想要恢復自身的修爲了。他們此時的心情一個個都是無比振奮,秦雨瞳迴歸要重掌玄月宗,他們終於能跟石宣那幫人決一死戰了!

被人囚禁在環境如此惡劣的地牢內,還用散功丹封住他們的修爲,是個人都會憤怒。

更何況,執法堂的那幫人爲了讓自己這些人屈服,還時不時派人來折磨他們。他們做夢都想恢復修爲,出去暢快地來一場廝殺。

快意恩仇,這纔是武者的本性!

“你們恢復要多久的時間?”

林隕問道。

他不能保證執法堂的人短時間內不會來地牢這裏探視,如果寒月長老這幫人不能儘快恢復修爲的話,到時候可就麻煩了。要知道,地牢的出口只有一個通道,如果真被清風長老那幫人堵在門口的話,那他們絕對會陷入一種十分被動的狀態。

“我吃的散功丹比較多,最快也要半天的時間才能恢復!就算恢復了,也只能恢復七八成左右的戰力。”

寒月長老沉聲道。

他是這裏修爲最強的人,被特殊關照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想對他來說,其他人服用的散功丹就沒有那麼多了,恢復修爲所需要的時間也會減少很多。而且林隕給的迴天丹都是屬於極品貨色,還經過了天地玄火的效果加成,比一般的迴天丹要強上不知道多少倍。

“姑爺,我們三個最多隻需要兩三個時辰的時間!”

另外三位神橋境的長老們如此道:“我們這些弟子恢復修爲的時間會更短,如果真的被發現了,大不了就是提前殺出去!”

“也只能這樣了。”

林隕眉頭微皺。

在他看來,如果衆人不能完全恢復修爲的話,就算殺出去也是希望不大。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話,只要靈臺境強者不出,玄月宗內自然沒人能夠攔得住他。

可要是再帶上這幫人的話,那情況就大大不一樣了。

當然,他也不能就這麼拋棄寒月長老等人,畢竟這些人都是秦雨瞳重掌玄月宗的中堅力量。

“實在不行的話,也只能提前通知秦雨瞳殺進來了……”

林隕暗道。

石宣如今不在玄月宗內,有機關傀儡和秦雨瞳在,玄月宗內應該也沒有什麼人能夠對他們構成威脅。當然,這只是最理想化的局面。

林隕做事小心謹慎,向來都會優先考慮比較糟糕的情況,除非真的是萬不得已,否則他一定會選擇把握最大的那條路去走。

在地牢內,這些人聚精會神地打坐調息,全力恢復自己的修爲。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不斷有人成功恢復修爲,但那些只是築元境的武者,起不到什麼太大的作用。

真正能夠在這次大戰中起到作用的,也就只有寒月長老這幾名神橋境以上的長老了。

啪嗒。

就在林隕靜心等待之時,通道口卻是隱約傳來了聲響。

“有人來了!”

林隕眼中精芒一閃。

“不好,來人很可能是趙峯那個王八蛋!”

一名築元境的弟子神色微變,低聲道。

“趙峯?”

聞言,林隕一怔,那個傢伙來這裏做什麼?


看出了林隕的困惑,那名弟子連忙解釋道:“那個王八蛋自從斷臂後,性情大變,經常會不定時地獨自來到地牢用各種酷刑來折磨我們,似乎只要折磨過了我們,他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說話之間,透過那幽暗的光線,林隕都能夠清楚看到這名弟子臉上毫不掩飾的恨意。

他這時才發現,不僅僅是這名弟子,在這裏的所有人身上都有着各種深淺不一的傷痕。尤其是寒月長老,他的雙肩處更是隱約能夠看到兩道駭人的傷疤,看那疤痕的模樣,顯然是剛受傷沒幾天的新傷。

這也就是寒月長老自身修爲過硬,否則一般武者受到這種傷勢,早就癱倒在地了。

“諸位長老,很不幸地通知你們,我又來了。”

“不知道你們今天是否有改主意的打算呢?”

伴隨着腳步聲的逼近,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逐漸響起。

果然是趙峯!

一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林隕眼中寒光乍現,他又怎麼可能聽不出趙峯的聲音?當日他九死一生地逃離玄月宗,甚至連命都是差點丟了,可全都是拜趙峯所賜!

這回還真是冤家路窄了!


“我去解決他,你們專心恢復。”

林隕冷笑一聲,站起身來,便是獨自走了出去。

“姑爺,我們助你!”

那幾名剛恢復不久的築元境弟子想要一同前去,卻是被林隕擺了擺手拒絕了。不是林隕瞧不起他們,而是他們真的起不到什麼作用。

趙峯好歹是苦海境巔峯的武者,這些弟子最強也不過築元境巔峯,又怎麼可能是趙峯的對手?

充其量不過是送死而已。

更何況,對付一個趙峯而已,林隕也不打算讓任何人來插手他的戰鬥。

……

循着熟悉的通道,一臉獰笑的趙峯緩緩地走向了地牢,他故意將自己的腳步放慢,是爲了讓地牢裏的那幫人提前感知到自己的到來,然後一個個用恐懼的眼神迎接他。

自從囚禁了寒月長老等人後,他的心情每次變得狂躁無比,他就會來到地牢這裏用各種方式折磨這些人。

清風長老得知此事後,也沒有阻攔。

畢竟,只要趙峯不把這些人玩死的話,那一切都不是什麼大問題。更何況,清風和石宣本就想用酷刑逼迫寒月長老這幫人臣服,既然趙峯有這個興趣的話,那把這個差事交給他又有何妨?

咻。

讓趙峯感到意外的是,他今天下地牢居然沒有看到那兩個守衛弟子的身影。不知爲何,他心中憑空涌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下一刻,一道破空聲響起,有個不明的事物竟是朝着他快速飛來!

他冷笑一聲,隨手一擊便是將其打落。

可他卻是感受到自己手上似乎沾上了一些有些粘稠的液體,那是熟悉的味道,他雙眼微眯,竟是用那猩紅的舌頭微微舔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液體。

這是鮮血的味道!

“趙峯,幾天不見,沒想到你居然變得這麼變態了。”

旋即,林隕獨自一人從地牢深處走了出來,淡笑地看着他。

“林隕!”

當看清林隕的模樣後,趙峯瞳孔一縮,旋即一張臉龐變得扭曲猙獰了起來,只見他莫名其妙地狂笑了起來:“果然是你!真是太好了,你可知我找你找了多久!”


他的雙眼變得通紅無比,如同魔鬼一般,充滿了無盡的怨毒和仇恨!

他對林隕恨之入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