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破雷頻頻開口已經難掩心中的激動,那可是老搭檔啊,真不知道這小傢伙怎麼知道的,那這麼說那老鬼通過天空一族的考覈了,我的天。

接二連三的消息讓他有些接受不了,於是就自己開始了沉思,猛然間變得特別的安靜,這讓羽涵一衆也是有些忍受不了。


“你認識他?”

相比於殘破雷的沉思,有人就不這麼平靜了,看着那渾身顫抖,嘴脣輕顫,眼眸通紅的冰封,穆雨也是下意識的問着,那粗狂的聲音,將衆人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冰封沒有說話,倒是天罰替他回答了……

“真沒想到他還活着,當初爲了找你這兄弟,廢了我多少心思。”天罰抱着手臂,眉頭緊皺似乎是又回到了當初…… “涵姐你確定你沒有走錯!?”

靈舞雖然不認得來時的路,但是這條路分明比之前的路更加的不好走了,看着羽涵那已經血跡斑斑的衣衫,靈舞的心中確實是有些擔心。

“這條路一定是對的。”

羽涵雖然已經中彈受傷,但隨着眼睛被治癒,整個身體也感覺不到了疼痛,真的特別的讓人稱讚,這白金古龍真的不是一般的神奇,她只是簡簡單單的處理了自己的傷口,將傷口中的子彈切出來,在殘破雷的眼皮底下,她硬生生的將那子彈一枚又一枚的被挑了出來。

隨着羽涵每一次的眉頭緊蹙,就能聽見一顆子彈殼‘叮!’的掉在地上,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殘破雷嚇了一跳,這傢伙連麻藥都不打麼……

羽涵漫不盡心的在這岔路上走着,腦中除了殘狂,還有就是那個所謂的冰藏,這傢伙真的不知道一不留神又會出現幺蛾子。

衆人匆匆而行,已經不知不覺中來到了那右側的岔道深處,這邊可不同於前面的兩條路。沒有光線,沒有什麼可以參考的物件,就像是沉溺於混沌之中,沒有日月交替。虛無感在羽涵等人的心中慢慢升起。

“小雪……這……什麼都看不見啊,殘狂應該不在這裏吧……”

殘破雷這種情況也是有些沒有了主意,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讓羽涵回心轉意,只能將目前的狀況告訴女子,讓她自己來權衡。

羽涵剛想說些什麼,猛然間前方突然竄出一隻憨態可掬的棕熊。羽涵的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絲的欣喜,她素來喜愛動物,像是爵、念,等等,如今見到這隻憨態可掬的棕熊,心中的憐惜動物之情又悄悄的往外爬着。

“來來來!!來姐姐這來。”

羽涵向小棕熊朝朝手,希望那小棕熊能到她懷中來,而這小傢伙也果然沒有令女子失望,晃着那圓咕隆咚的小腦袋,一步一步的向羽涵爬來。

她張開手臂,準備將小棕熊抱起來詳盡的親近,剛剛將小棕熊舉起,兩位便雙眸對視,竟然嚇了她一大跳,這哪是棕熊!?!那瞳孔之中散發的殺氣,讓她都渾身感覺到冰冷刺骨,這樣的磅礴的殺氣怎麼可能出自這麼一隻可愛的小熊身上。

羽涵愣神的那一剎那,這懷中的小棕熊一把咬住了她的脖頸,那牙齒直接就在她的脖頸上留下了深深的咬痕,如若不是旁邊的殘破雷及時發現,將那小傢伙一把打走,估計羽涵現在的脖頸上的大動脈已經被咬穿了,羽涵輕輕的撫摸上自己脖頸那剛剛被咬住的地方,熟悉的感覺充滿了她的內心。

這種感覺是從來不曾擁有的,這什麼見鬼的事情,她心中沉了許多,盯着那露出兇容的棕熊心中還是不停的在跳動着。

棕熊不同於以往,雖然還是毛茸茸的觸覺,懶散般的眼眸,鼻子總是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自言自語着什麼,但這小熊的脖頸上卻掛着一樣她再熟悉不過的東西了。

“七代魔噬……”

冰冷的聲音讓衆人的心跌入谷底,大家都明白七代魔噬究竟代表了什麼。

在羽涵身邊的靈舞眼睛已經完全放空,嘴脣不住的輕微顫抖,緊緊地攥緊自己的衣襬,眉頭完完全全的簇在了一起。

“那是什麼!!?”殘破雷並不明白大家都在驚訝於什麼,難道這熊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麼……這七代魔噬究竟又是什麼呢……

羽涵並沒有理會一頭霧水的殘破雷,她的心絃完全都被這隻原本呆萌的小棕熊給牢牢地拴住了,這分明就是小狂……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小舞這裏交給你!”

羽涵話音未落箭步而出,快如驚天霹靂,讓人目中刮過一道流光。

小棕熊看着飛馳電射的羽涵,猛然間啓動縱身一撲,如同撲食一般將疾行的羽涵一下子撲倒在地,兩隻熊掌看起來稚嫩小巧,但其中蘊藏的力量讓羽涵都不由得震驚,這比普通的小棕熊力氣大上不止十倍,她像是被鎖住了全身的脈絡,渾身動彈不得。

“小雪!”

殘破雷剛想出手,一道比他還要快的影子一閃而沒,憑藉着雷霆衝勢將那撲倒在她身上的小傢伙一股腦的撞開。

“小舞……”

“涵姐,我知道你下不去手……”

靈舞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冷漠,現在沒有人能救殘狂,包括這個他最好的姐姐。

她無奈的苦笑着,知道自己在這方面也是沒有什麼辦法,隨手將手中的容戒一丟,靈舞心領神會,下意識的藉助容戒,她知道這是捕獲殘狂的工具,這場戰鬥要有她來執行了,看的出羽涵還是非常放心她的。這樣的信任不能辜負啊。

羽涵盯着那小棕熊不語,她總感覺什麼地方怪怪的,還說不出來……

羽涵看着一臉決絕的靈舞也是有意識的退後了,先不想其他,這樣能看場大劇情也是不錯的,正好也讓小舞好好的面對一下自己的感情……面對感情!?!!

羽涵眼中頓時精光一閃,欠身退到一旁,不再言語。

小棕熊可不管你們誰來出戰,囂張的不要不要的,直接又是縱身一躍,直接就要奔羽涵而去,它可看的出來羽涵纔是重中之重,它不會在這個女子身上浪費一絲半點的時間。

“喂!!小傢伙,不!小狂,這麼熊眼看人低啊!”

靈舞無奈的搖了搖頭,直接縱步一躍,一米有餘,呈現俯衝的架勢,對着這小棕熊一頓風雨不及的拳打腳踢,竟然讓小棕熊捱了不少的苦頭,痛的連連直叫喚。

“喂!!!”

就在靈舞剛想再上前的時候卻被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給阻斷了。她眸光中出現縷縷驚詫,轉眸看着那聲音的來源,果然不出她所料,那個欠揍的青年就那樣的站在那裏……

“小狂……”

“小狂…………”


這可是兩種不同韻味的話語,一處來自靈舞,而另一處就來自羽涵了,羽涵是很不滿意殘狂這麼沉不住氣,她剛剛察覺出來,她還沒有將女子逗夠,這傢伙就頗爲不識趣的出來了……但看起來她們最初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不少了……

“涵姐!!!!”

靈舞突然間面頰紅潤的能滴出水來,這分明就是在耍她啊……這樣的玩笑怎麼能這麼玩呢……她這個涵姐可是真的不讓人省心,本來的好心幫助,卻將自己套了進去了……

看着賭氣的靈舞,羽涵連忙躲到自家弟弟身後,猛然間殘狂感覺自己腰間一陣吃痛,明白這是自家姐姐給自己下達的行軍令,當然……要義無反顧的執行。

“謝謝……”

他只有這一句話,他看到了靈舞對自己的擔心,也知道是什麼阻礙着他們,他能做的就是將自己最好的東西給這個傢伙……

他上次闖零度的靈族的第六空間,後來聽旁人說起,某個神祕的俠客救了他,本來他猜測應該是天空一族的其中一員,但在明確姐姐身份後,他才知道是自家姐姐前去,救他於水火,當然在聽到自家姐姐後來同他的詳述了整個救他的戰鬥過程,他意外的發現自己的姐姐竟然將靈族第一殺手的佩刀給乾折了,這是多麼牛掰的事情。

靈族本來就是擅長冷兵器,而自己的姐姐拿着自己的刀,一刀就結束了戰鬥,他能夠想象的出,當時的場景,一位一身黑衣的女子,拖刀,輕轉小臂,用力下壓……


“……”靈舞並不知道自己想對他說什麼,但她的目光全部都停留在小狂的身上,沒有移開分毫,就是連自己本應該用怨恨的眼神盯着殘雪都沒有。殘狂就像是一枚吸鐵石一般,讓她不能移動自己的眸光。

看着青年那自信的笑容,靈舞又有些醉了……猛地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的提醒着自己,不要忘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殘狂突然像那小棕熊招了招手,就看見那小傢伙屁顛屁顛的爬過來,任由殘狂將它抱起,一點也沒有之前同她們對戰的時候的兇殘勁。

看着那小傢伙覥着臉的笑眯眯的瞅着自己,靈舞無奈的撫着自己的額頭。

殘狂一把抓住靈舞扶住額頭的手,下一刻,那張嚴肅認真的臉就在靈舞的面前慢慢的放大。

噌!火焰灼燒般的感覺就在女子的面頰上升起。不知不覺中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響起。

“你再想什麼!?”

猛然間感覺脖頸上絲絲涼意傳來,她猛地睜開眼睛,下意識的低頭看着自己脖頸上的東西,那是一把赤紅色的小劍……

臉頰上的顏色更加絢爛,殘狂看着一臉羞澀靦腆的靈舞,也是由心的展露出燦爛的微笑。笑的讓人心醉。

“這是我欠你的。你沒有趁手的傢伙。小炎在你身邊,我也放心。”

女子握住自己脖頸上的那把小劍,而那小劍也像是感受到了女子的心意般,閃耀着更加奪目的光芒,光芒時隱時現良久才散去。

“小狂!!小舞!!咱們要啓程了!!!”

遠處的羽涵早就等不及了,仰着脖子叫喊着,生怕打擾不到兩人。看着突然轉身的滿臉陰森森的殘狂,羽涵無奈的瑟瑟一笑,確實該回去了。在這地下不能讓古龍一族的怒火牽扯到他們的身上。現在零度、殘狂、誠實都找到了,地下的時間也不多了……

回家吧……羽涵看着這周遭的一切,她知道自己沒有機會再來了…… “聽說了麼!?!!”

“聽說什麼!?”

“這都不知道啊,你已經落伍了,最近最火的地下啊!!”

“聽說了麼!?”

“地下麼!!我聽說了聽說了!!”

大街小巷之上全部都是在討論者着地下的事情,大家都紛紛對地下的事情發表着自己的看法,大家各抒己見誰都說服不了誰。

每當這個時節,各地的‘癮店’就是最爲紅火的地方,生意好的出奇,大家對於地下的事情都非常的好奇,都紛紛到癮店吃飯瞭解消息,這‘癮店’也算的上是門外的人絡繹不絕,門庭若市。

“小姐,這……”

一位打扮的極爲樸素的老婦人,看着這大排場龍的隊伍,忍不住的皺起那本就皺紋連連的額頭,盯着一旁左顧右盼着,聲音之中因有着些哀求的韻味在裏面。

“等會吧,心姨。”

“好吧,小姐……”

一旁的女子倒並不理會,她依舊在漫不盡心的瞅着周圍的一切,耳朵時不時的動一動,傾聽着周圍的傢伙們閒談。

“地下可不得了了,聽說殘雪用一枚二階的晶石給原本零度的情聖火葬!”

“啊!!敗家啊!!真是太糟蹋了!!暴遣天物!!”

女子聽到這,漫不經心的表情收了收,下意識的勾了勾嘴角,這分明就是在說她麼……

下一刻衆人的談話卻引起了她的重視。

“古龍山脈最後怎麼樣了,看的出殘族先退出了爭奪。”

“老兄你先走了不知道情況,這古龍山脈最後可是鬧翻了天了,那巨蛋最後硬生生的被那白金古龍給吞掉了,靈族和羽落族一起揍那個新來的傢伙,最不可思議的是,兩方鬥得不分彼此,不上不下啊!!”


“哦是麼!?”

“聽說那冰藏可是最後稱霸了整個地下呢!!!!”

“老兄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後來你可能沒聽說吧麼,他們那幫傢伙最後又去了那熔岩山脈了……”

“這種情況也是沒有聽他們提起……”

“好了好了!!到咱們了,癮店這種地方可不是總能來的,來來來,仁兄請進!”

殘雪看了看這周圍的傢伙們,都在焦急忙活焦急忙慌的等待着‘癮店’的叫號,看樣子也都想要到這其中詢問一下地下的事情,殘雪思考了一下,前面還有兩三個人就能排到她了……

“心姨,咱們走了!”

“小姐!?”

“……”


殘雪說罷轉頭就往回走,一邊走一邊像是在自己的容戒之中翻找着什麼,心姨見狀急忙跟上前去。

“小姐!!小姐!!你慢些,心姨老了腿腳不好。”

“心姨你去靈族吧,不用跟上來了!!”

殘雪聽到心姨那氣喘吁吁的話語,並沒有如同小時候那般心疼自己親愛的心姨,直接往天上拋出一個東西,在那陽光的照耀下閃爍着異樣的光芒,將這排隊的衆人目光全部都吸引了過來,我的天!!晶石!?!!

“那剛剛是什麼!?”

“看樣子是靈晶吧……”

“那種奪目的程度怎麼可能是靈晶呢!?分明就是晶石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