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雙膝跪地,竟一連嗑了三個響頭。

“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起來。”


雲敬天急忙走過去把人攙起。

“知道你爸犯了多大事嗎?僅醫院爆炸,直接死了七人,已被國家列爲大案要案,定性爲恐*怖襲擊,國家總理親自下達指示,查清事實,將恐*怖分子繩之以法!這要是證實是你爸所爲,縱有十個腦袋也保不住,以及所涉及到的相關人員,也不會有好下場!包括你舅舅鄧國昌!”

文豪心裏咯噔下,豈能不知,國家在反恐上的決心,一向嚴懲不貸!雖遠必誅!

醉美人:皇上,我不要你 相信我爸是無辜的,是遭人算計,是夏凡,一定是夏凡的陰謀詭計,嫁禍給我爸!”

“我也不信仲陽會這麼做,但,事實發生了!國內所有媒體都在關注此事,所有眼睛都在盯着你爸,其中不乏國家領導人,在這非常時期,誰敢徇私枉法!誰敢以身涉嫌!不是叔不幫你,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不過,只要你爸是冤枉的,定會仗義執言。”

眼前形勢確實不容樂觀,雲敬天絕無誇大其詞,又道:“一旦陷害夏凡的舊案翻出來,你將自身難保!最好返回京城,待在你舅舅身邊,或許有一線生機。”

“有那麼嚴重嗎?”文豪心虛的問道。

“唉,孩子啊,到現在還沒意識到你的處境嗎?有可能在你離開京城那一刻,就被警方盯上了,在你舅哪兒是沒人敢動你,這裏是清河省,隨時可以抓捕你!但願沒人發現你來這裏,我叫祝祕書送你們離開,飛機就不要坐了,改客車!”

如果文豪在他這兒被抓,勢必引起鄧國昌誤會,何況,與文仲陽多年感情,明知文豪罪行累累,下不了狠心。

“好,我爸的事就拜託雲叔叔了!”

文豪也害怕落入警方手裏,迫不及待離開。

叫來祝祕書,雲敬天交待幾句後,便帶上文豪一行,飛快出了省委大院。

祝祕書親自駕車,從鏡子裏看到有車輛跟蹤,腳下猛踩油門,直奔機場駛去。

文豪也發現後面那輛奧迪緊甩不掉,始終保持着距離。

“媽的,這些臭蒼蠅!”

“一會大家麻利點,在前方路口右拐,我會把車速放慢,你們下車後,鑽進路邊出租車裏,有人會把你們送出省城,在轉車回京城。”


說話間,車子已轉過路口,向右行駛,同時,車速放慢。

“下車!”

在祝祕書吩咐下,文豪五人以奇快速度跳下車,飛身鑽進一輛綠色出租車內。

祝祕書繼續加速,朝省機場駛去,奧迪車緊追不捨。

“坐穩了!”

出租車司機說了聲,猛打方向盤,朝相反方向疾馳而去。 祝祕書駕車圍着省機場兜了幾圈後,調頭回到市裏,進入省委大院,悠哉悠哉上了樓。

前腳剛離開,那輛奧迪尾隨而至,車門打開,飛快下來二人,趴在車窗上往裏觀察一陣,這才知道上當,即刻上車而去。

這一幕全部落在站在窗前的雲敬天眼裏。

“希望文豪別在省內落網!”

自祝祕書向他彙報,文豪一行乘出租車安全駛離,一顆緊繃的心,才稍稍放下來,不管咋說,人算是送走了,總算給足了鄧國昌和文仲陽面子,雖然有些虧欠雲家恩人夏凡,以後補償就是了。

剛正不阿的雲敬天,從未徇私過,偏偏在文豪這件事上,起了包庇之心,若讓雲老知道,免不了一頓訓斥。

省公安廳。

廳長辦公室,邵廳長接到線報,說是發現文豪行蹤,於是派人追蹤,沒想到最後還是給逃了,難免動怒,雲敬天是要幹什麼?身爲省長,不該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嗎?爲何把人給放了?當然,邵廳長只是在沒人情況下,發發牢騷,雲敬天畢竟是省長,這話要是傳他耳裏不好。

出了清河省,出租車司機把他們送上去京城的大巴車之後,原路返回。

“艹,事沒辦妥,反倒差點折那兒。”

文豪狠狠的揮了揮拳頭。

其他幾人,只負責保護文豪安全,不參與發言,出謀劃策什麼的。

車子剛啓動,文豪接到妹妹文溪電話,聽過之後,立即跳下車,更換成去宛城的車。

青雲大廈地下室。

關小刀辦公室,衆人聚集一堂,正在開會。

“樹倒猢猻散!雖說文仲陽時代過去,仍不能掉以輕心,其在宛城執政多年,根深蒂固,某些機關勢必殘留着餘孽,說不定,哪天蹦出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總之,今後,大家眼睛都給我擦亮點,把兄弟撒出去,留意可疑人員,一經發現,立即報告給我!”

見識過文仲陽殘忍手段,夏凡不敢麻痹大意,他手下的死士太可怕了,一旦出手,不留活口,他是怎樣訓練出的這幫人?凡是考慮到的地方,夏凡都做了周密部署。

巴頓載着夏凡專門去了趟市委大院,把那輛奔馳開出來,一前一後,直奔鳳凰山。

留下巴頓監督楊天賜他們訓練,夏凡來到千年雪芙種植地,第一茬收穫過種子的十多株,再次開花,而那些新種的,也開出花來,這讓他相當滿意,相信用不了兩月,定能擴大到半畝之多,明年開春,便可着手生產千年雪芙丹,僅此想想就興奮不已。

如今,夏凡不用釋放靈力,開啓靈雨陣便可,考慮到大白天的施展,容易引起注意,所以,決定晚上再來,吸着濃郁天然靈氣,盤膝坐下,開始修煉。

待修煉結束,見巴頓一臉焦灼的守在大棚外面,來回度着步子。

鑄明 ,要不然,巴頓不會這副神情,夏凡急忙出了大棚。

“老闆,咱們兄弟發現文豪從汽車總站出來,進入清水灣別墅區。”

看見夏凡,巴頓急聲說道。

“文豪?這時候回來幹什麼?帶來多少人?”

夏凡揣測着對方來意。

“四個,算上文豪共五人。”

“行,我知道了,叮囑兄弟盯仔細了。”

夏凡匆匆下山,開車直奔清水灣別墅區。

巴頓猶豫片刻,駕車追去。

對於清水彎別墅區,之前去過幾次,可謂輕車熟路,在路邊停車位泊好車,夏凡隻身前往。

憑着超凡記憶,來到文豪別墅樓前,神識釋放而出,整棟樓裏只有六人,哈腰躍入院中。

“哥,你咋又回來了?爸爸已經出事了,你可不能有個閃失!萬一警方知道你回,肯定派人抓你,聽妹妹的,趕緊回京城去。”

文溪苦苦勸道。

“顧不了那麼多!聽誰說夏凡沒死?消息可靠嗎?”

文豪迫切知道,因爲決定着下一步行動。

“陌生人打電話告訴我的,應該是爸爸的手下吧,我託人問過,確實活得好好的!”

文溪應道。

“鄉巴佬命真大!**都沒炸死他!既然我回來了,臨走前,必須幹掉他!哼,四人一起聯手,不信弄不死他!”

文豪咬着牙發狠。

“是嗎?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不知你有沒有這能耐!”

夏凡笑呵呵進入大廳。

咻咻咻

四條人影頓時把夏凡圍了起來。

“夏凡?你來幹什麼?我爸都被你害成那樣了,還想怎麼樣?難道非要趕盡殺絕嗎?”

文溪跨步擋在哥哥身前。

剎那間愣神之後,文豪冷靜下來。

“文溪,這裏沒你的事,回房去。”

文豪深知一場廝殺在所難免,爲能放開手腳,不傷到妹妹,示意她回臥室躲起來。

“不,哥,死我也要跟你死一起!夏凡,看在我們相識份上,放過我哥好不好?”

文溪求向夏凡。

“文溪,難道不聽哥的話了嗎?”

拉起妹妹,將她推上樓。

“夏凡,消息挺靈通啊!我剛回來,你就趕了過來!新仇舊恨,今個一塊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四名炎黃特戰隊隊員,紛紛掏出槍來。

“開槍!開槍!”

文豪突然發瘋般的狂吼。

砰砰砰

隨着兩人閃開,四把槍對準夏凡肆無忌憚掃射。


夏凡縱身躍起,在屋裏上躥下跳,四人也是變着方位,不斷的更換**。

牆壁上隨處都是彈孔,電視屏也被打碎。

直到子彈打盡,四人驚駭中,拔出特製短刀,紛紛赴向夏凡。

子彈都不怕,何懼這些大活人,夏凡擡手間把人全部放倒。

“你,你還是不是人?變,變得這麼厲害!”

文豪朝院內逃去。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啊!”


一聲慘叫,文豪碩大身軀騰空而起,飛進屋裏。

緊接着一道殘影閃過,四名炎黃特戰隊隊員脖子均被扭斷,死於非命。

一位青袍老者出現在夏凡面前。

“哥哥!”

擔心夏凡被亂槍打死,文溪從樓下跑下,入眼處慘不忍睹,文豪奄奄一息。

“又是你!誰叫你殺人的?”

這人正是抓走華春佗的神祕人之一方老,不知爲何又回來了。

“主人,不是你叫我幫你殺人的嗎?”

方老略有深意的衝夏凡眨巴眼。

“胡說八道,什麼時候--”

不等夏凡說完,文豪緩緩擡起手,指向夏凡,對文溪道:“是,是夏--夏凡--殺--殺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