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平郡王瞭然的笑了。

“喂!”

一個突兀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打斷了這邊二人和煦的談話。

謝柔惠聞聲看去,見一個比東平郡王相貌還要俊美的少年人大步而來,只是這俊美少年的神情不如東平郡王這般讓人心生愉悅。

隨着喂聲,他已經走出來,視線落在謝柔惠身上,肆無忌憚的掃過她的額頭眼睛鼻子嘴巴,視線還在繼續,越過春衫露出的脖頸,向那少女才鼓鼓的胸脯……

謝柔惠下意識的後退一步,臉上浮現幾分驚愕。

東平郡王已經跨過一步擋住了周成貞的視線。

“周成貞,要麼滾去喝茶,要麼滾走。”他淡淡說道。

周成貞笑了,伸手搭着東平郡王的肩頭,側頭看向謝柔惠。

“哎呦,這不是謝大小姐嘛。”他說道。

這位就是那位跟隨東平郡王來的鎮北王世子吧。

謝柔惠低下頭屈膝略施禮,但禮才施了一半,周成貞的話就又落入耳內。

“來,來,上次祭祀沒看夠,你什麼時候再給我們跳一個舞唄。”

什麼?

謝柔惠身子一僵,臉騰地紅了,雙耳火辣辣。

無二更,不幸福。

(*^__^*)嘻嘻……

假期要結束了,明天上班見。

ps:推薦鬼鬼夢遊新書,書名:合璧書號:3491424

簡介:渣爹想要她的命?哼,休想!() 再給我們跳一個舞。

這句話不僅驚呆了謝柔惠,其他人也神情驚駭。

他知道他在說什麼吧。

謝大小姐跳舞難道是舞娘的舞嗎?這是羞辱謝大小姐爲舞娘嗎?

竟然敢如此!

謝家僕婦臉色赤紅眼中含怒的擡腳上前,周圍被謝家僕從攔住圍觀謝大小姐的站得近的人也神情憤怒。

竟然敢如此羞辱謝家!羞辱丹女!

“周成貞!”東平郡王在衆人出口之前喝道,肩頭一錯將周成貞的手帶下來,瞬時擰住。

周成貞啊的一聲胳膊被擰到身後,咚的一聲,單膝跪在地上。

女孩子們僕婦以及圍觀的人被這突然的變化嚇了一跳。

“道歉。”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東平郡王說道。

周成貞啊的一聲。

“我開個玩笑嘛。”他喊道,“大小姐的舞跳的真是太好了,讓人過目不忘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餘音繞樑三日不絕……”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痛呼聲代替,顯然東平郡王又用力。

“算了算了。”謝柔惠說道,對着東平郡王略一施禮,“我先走了。”

“大小姐先請回。”東平郡王說道。

謝柔惠轉身走了,女孩子們僕婦們也忙跟上去,但圍觀的民衆們猶自憤憤,對着東平郡王和周成貞怒目而視。

“竟然敢羞辱謝大小姐。”

“外鄉人吧?”

“咿,這好像是朝廷來的皇帝的使者。”

這消息傳開,圍觀的民衆聲音低了下去,但很快就又激烈起來。

“那又怎麼樣!皇帝的使者也不能羞辱大小姐!”

“對,沒錯。這是羞辱神明!”

“大小姐真是好脾氣,就該當場打死他!”

“大小姐如果要動手,我第一個上前。”

周成貞已經被東平郡王拉上了車,由一衆森嚴的護衛們擁簇着沿街而行,這些議論透過窗傳進了車內。

“你是真活得不耐煩了?”東平郡王說道,“還是真想試試有沒有人能打死你?”

周成貞揉着胳膊一臉渾不在意。

“我這是誇她呢。”他說道。

東平看他一眼,又伸手掀起簾子。指着外邊還有跟着對他們的車駕指指點點的人。

“她要開口說打死你。這些人真的敢打死你。”他說道,又收回視線看周成貞,“我也不會攔。”

周成貞坐正了身子。嘴邊浮現一絲笑。

“但是,她不敢。”他說道。

她甚至連句憤怒的話都沒說。

東平郡王默然。

“她只是個小姑娘。”他說道。

“平庸的小姑娘,無聊。”周成貞接着說道,撇撇嘴。又歪倒在引枕上,“十九叔。你倒是對這個小姑娘挺和氣的。”

“對人和氣,自己也沒損失,何樂而不爲?”東平郡王說道,“再說。她姓謝,我來這裏不就是爲了替皇上對姓謝的和氣的嗎?”

周成貞哦了聲。

“也對。”他說道,“不過我來這裏陛下說是讓我玩的。我自然怎麼開心怎麼玩。”

東平郡王看着他。

“被人打的很開心吧?”他含笑說道。

我日!

周成貞猛地坐起來,他可以想象。這件事估計就是他這一輩子永遠會被人隨手拎來嘲笑的黑點了。

“我一定會找到這兩個小畜生,洗刷恥辱的。”他說道,又看着前方停頓下,“我說我怎麼覺得這謝家大小姐有點熟悉呢,原來是如此。”

東平郡王笑了。

“這有什麼原來如此的,你不是看過她三月三祭祀。”他說道。

周成貞嗤了聲。

“那花裏胡哨神神叨叨風啊雨啊的,看清個鬼啊。”他說道,“我說她熟悉是因爲……”

因爲覺得像打他的人,也說不上是哪裏像,就是感覺……

算了,又不是什麼光彩事,有什麼可說的,自己知道就行了。

“她看起來跟京城裏那些女孩子一樣。”周成貞歪看着東平郡王嘖嘖兩聲,“看到十九叔眼珠子都快掉下來。”

東平郡王微微笑。

“人長着這張皮,就是讓人看的。”他說道。

周成貞笑了。

“怪不得都說你成和尚了,果然是隻有人皮沒有人心啊。”他說道。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他的話音落,東平郡王就一擡手,準準的斜劈在他的肩頭。

周成貞嗷的慘叫一聲跌趴下來。

“有時候我還是有人心的。”東平郡王含笑說道,“比如想打人。”

…………

“惠惠,惠惠,你別生氣。”

謝瑤跟着謝柔惠急急說道。

“回去告訴大夫人和大老爺。”

謝柔惠瞪了她一眼。

“難道我這麼沒用嗎?就知道告訴母親父親?”她說道,“我以後要不要再在外邊行走?”

謝瑤哦了聲忙又點頭。

“對對,惠惠你說得對。”她說道,“你現在已經是丹女了,就要在外行走,什麼稀奇古怪的人都會遇到。”

可是在巴蜀再稀奇古怪的人也不會有這樣拿她當舞娘調笑的。

想到適才的事,謝柔惠就臉色漲紅。

“……那惠惠你打算怎麼辦?”謝瑤繼續問道。

怎麼辦?

謝柔惠怔怔一刻,這樣羞辱她,如果是平民百姓,她可以罵他讓人打他,如果是做生意的人,她可以毀了他的生意,如果是當官的,她可以以丹女的身份上書指責他踐踏民意,不堪爲父母官。

但這個人,是朝廷派來的使者,還是個皇室子弟,那,該怎麼辦啊?

謝柔惠腦子亂哄哄的。

“我不打算怎麼辦。讓他們自己看着辦。”她說道。

謝瑤嗯了聲,又高興的點頭。

“對,讓他們自己看着辦,他們可是朝廷的使者,怎麼辦可是代表朝廷對咱們謝家的態度呢。”她說道,這些事自有大人們操心,她們這些女孩子們無須在意。女孩子們在意的嘛……

“不過。那個男人是誰啊?長得好看,而且還替你教訓了那個人。”謝瑤忍不住眼睛亮亮說道。

謝柔惠還沒說話,旁邊的其他女孩子們都笑了。

“瑤瑤你不知道啊。那就是東平郡王啊。”她們說道。

重生之超神保安 三月三前她因爲被突然踹下來不許跳舞,家裏人很是震怒,認爲她得罪了大小姐,所以爲了懲罰她將她關在家裏。一直到三月三結束,惠惠讓人來找她才解了禁。

她沒看成三月三。更沒見到朝廷的使者。

這真是她這輩子的恥辱了。

謝瑤的臉紅白交加一刻。

“原來他就是東平郡王啊。”她裝作沒聽到,驚訝的說道,“他的人真好啊,這麼和善。”

“其實不是的。”一個女孩子擠過來說道。“我聽我父親說了,他們見郡王的時候,郡王可嚴肅了。大家都很怕他呢。”

“可是他對惠惠這麼親切呢。”另一個女孩子也擠過來說道,一臉崇拜的看着謝柔惠。“惠惠真的很厲害呢,郡王所以纔對惠惠這樣不同吧。”

嗯,他對自己真的很和善,那麼認真的聽自己說話,而且明明要走了,卻始終沒有有一點告辭的意思,直到自己說告辭,而且他還笑的那麼好看,不笑的時候也好看……

謝柔惠抿嘴笑,眼中流光溢彩。

自己被關了這些日子,連拍馬屁都被人搶了!

謝瑤看着這兩個女孩子氣不打一處來,忙緊走幾步擠過去。

“惠惠,你快跟我講講,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她一臉期待的說道。

謝柔惠再次抿嘴笑。

她怎麼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啊,雖然他一開始就對她這麼好,但是……

謝柔惠嘴邊的笑凝固一下。

但是他一開始就對自己好,是因爲把自己當成了謝柔嘉。

這真是個讓人掃興的事。

謝柔惠笑意頓無。

“我怎麼知道啊,我又沒見過幾次。”她說道,帶着幾分不耐煩。

謝瑤碰了一鼻子灰,還一頭霧水。

旁邊的女孩子們嘻嘻笑着將她擠開。

“不過他真好看啊。”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

“他笑起來更好看。”

“不是不是,不笑的時候也好看。”

十三四歲的女孩子們聚在一起,低低的談論着男人的相貌,她們眉眼俏麗,不時的發出低笑,就如同這明媚的春光一般明快而瑩亮。

很快女孩子們就到了家門口,小心翼翼的從小廝們牽着的馬上下來,剛進門就有幾個少年人冒出來。

“見過大小姐,小姐們。”他們含笑施禮。

謝柔惠掃了他們一眼,見年紀都與自己差不多或者年長兩歲,長的也各有風采俊秀,見她看過來,少年們紛紛露出笑容。

謝柔惠對他們笑了笑,在女孩子們的擁簇下向內而去,女孩子們一邊走一邊回頭看那幾個少年人。

“這些人都是來咱們家做客的,或者陪着父親或者陪着叔伯們。”

“總之啊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見惠惠而已。”

女孩子們嘻嘻笑道。

過了三月三,年滿十三歲的丹女,親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謝大小姐勢必將引發整個巴蜀年輕人們的追逐。

白云殿內長生人 謝柔惠臉上浮現笑,要是那些人中有像東平郡王這般的就好了,不過,東平郡王那般的男兒,世間怎麼可能到處都是呢。

謝柔惠的笑又沉下來,眼前浮現東平郡王含笑的面容,那般的氣度雍容,那般的令人炫目。

要是未來的夫婿是他…….

謝柔惠的心一停,旋即又噗通亂跳,跳的幾乎都按不住。

…………..

“是因爲看到他騎着紅馬嗎?”

站在河邊,邵銘清問道。

謝柔嘉正在給小紅馬洗刷,聞言哦了聲。

“你不認識他,所以誤會他搶了你的馬,你纔要搶回來的?”邵銘清接着問道。

謝柔嘉再次哦了聲。

“對對,就是這樣。”她說道。

邵銘清呸了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