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再次劈開身邊幾人,發現利亞毫無意志,全拼一股殺意驅動。

“束縛。”當機立斷,林楓身體涌出幾道靈魂細絲,將衝來的利亞一下子裹住。

“吼吼。”身體被束縛,利亞似乎感到非常憤怒,瘋狂的用雙手亂抓,雖然沒有技巧和鬥氣,但人級強者的身體特別堅韌,就連雙手夠林楓承受不少壓力。

林楓嘆息一聲,上前往利亞脖子上狠狠一記重擊,利亞馬上失去了知覺,慢慢軟倒地上。

他托起倒在地上的利亞,往遠處一棟比較完整的方便躍去。房間中,林楓還是有些不放心,找來麻繩將利亞捆個結實,再往房間周圍望了望,生怕外面的人發現似的將門窗都堵上,然後再次略出樓外。

“其他人呢?”林楓飛快掠過人羣,尋找着其他人,很快的,他發現一個手持法杖的熟悉身影。

“是拉瑟。”

拉瑟此刻披頭散髮,身上多處掛着傷痕和血肉,就連嘴角都有一絲肉沫,不知道是自己吐出還是別人的,總之現在的樣子極度恐怖,就如喪屍一般。


林楓如法炮製,直接將拉瑟拉上半空,呆呆地望着這一幕,他已經無法用言語來描述今天他看到的這一切,這足以震撼他一生的場景。 龍震自己也沒想到會輸給葉峰,而且是被葉峰以純粹的肉身之力擊敗了,這對他來說絕對是恥辱,

這時,葉峰走向了龍震,看到葉峰又要出手,北斗門的弟子們紛紛沖向葉峰,

葉峰被北斗門的弟子們包圍住后,臉色不變,左一拳右一拳,每拳打出都光芒大作,非常刺眼,

拳過之處,北斗門的弟子如土雞瓦狗,不堪一擊,全部被擊飛,重傷的重傷,斃命的斃命,

此刻的葉峰,宛如一台人形的殺戮機器,根本無法阻擋,

一個北斗門的弟子尖叫起來:「你敢殺我北斗門的人,我北斗門絕對不會放過你,」

「聒噪,」葉峰一拳轟了出去,那人的頭顱當即被打爆,鮮血飛濺,

龍震臉色劇變,他猛的咬牙,轉身遁走,再留下,他相信葉峰也會像殺其他人一樣殺了他,

「想走,」

葉峰冷笑,眉心釋放出符文,化作箭矢,嗖的一聲射向了龍震的背心,


被逼無奈,龍震只能轉身揮拳轟向箭矢,啪的一聲,箭矢就被轟成了一個個符文,

有了這片刻的阻礙,葉峰蹬地一躍,飛到了龍震身前,一拳轟向了龍震的腦門,

龍震急忙揮拳迎了上去,碰的一聲,龍震被轟飛而下,重重的墜落在地,地面劇烈顫抖,

葉峰本想俯衝下去繼續對付龍震,一道冷笑聲忽然從他不遠處傳來:「哼,連我北斗門的人你也敢動,你好大的膽子,」

循著聲音看去,葉峰看到了一個國字臉大漢踏空飛來,

「大哥,」龍震大喜,

來人居然是龍震的大哥龍奎,

「只准你北斗門的人對付別人,不準別人對付北斗門的人,天下有那麼便宜的事嗎,」葉峰冷笑,

「你若不服,打敗我就行了,」龍奎冷笑,

葉峰冷哼一聲,一記光明拳轟向了龍奎,龍奎龍化后一拳迎了上去,兩拳相交,葉峰只感覺拳頭隱隱作痛,他心中暗暗一驚,他卻不知道,此刻龍奎心中更加吃驚,拳頭的疼痛感也更大,

「碰,」

兩人再次交手,拳與拳相交,如金屬撞擊在了一起,

「他絕對不可能是大哥的對手,大哥的道種覺醒的是最完美的,」龍震心道,

「轟轟轟……」

兩人殺到了半空中,像是有一團星光和一團光芒不斷在碰撞,


就在兩人交手的時候,葉青璇已經來到了蘇寒和我去也身邊,

蘇寒看著葉青璇,疑惑的問:「為何在短短几天時間內,葉師弟的修為就增長了這麼多,」

葉青璇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他現在的實力,比不久前他參加天才戰的時候,高出了至少五、六倍,」我去也說道:「現在的我跟他交手,絕對接不了他十拳,」

「不愧是天機傳人,」蘇寒心中暗嘆,

轟隆,

龍奎急墜在地,地面瞬間凹陷了下去,布滿裂紋,

眾人看去,只見龍奎已經變成了半人半龍的模樣,眾人又抬頭看向半空中,只見葉峰手握大劍,劍上符文密布,光芒閃爍,

「吼……」

龍奎化作了一條真正的巨龍,張牙舞爪的撲向了葉峰,

葉峰無懼,揮劍立劈向了巨龍,劍氣如雨,滿天都是,

一人一龍,又廝殺了起來,

葉峰又開啟了靈魂道種,雙道種齊開,龍奎實力再強也沒能抵擋住,最終被葉峰一劍斬傷,退化成了人形,

北斗門的弟子盡皆一驚,他們根本沒想過大師兄會輸,龍震更沒有想到,

葉峰根本沒有放過龍奎和龍震的打算,他並沒有急著解決實力較強的龍奎,而是突然殺向了龍震,大劍爆發出十倍的攻擊力,劈向了龍震,

龍震急退,並祭出道兵抵擋,

當的一聲,大劍直接把道兵劈出了一條裂縫,龍震如沙包一樣倒飛而出,坐在了地上,滑出了好幾十米才停了下來,

「走,」

龍奎突然飛到龍震身邊,伸手抓住龍震,帶著龍震破空飛走,其餘北斗門的弟子大驚,急忙四散逃走,

龍奎的冷笑聲遠遠傳來:「除非你們馬上突破到涅槃境,否則龍某保證一定把你們永遠留在涅槃秘境,」

蘇寒等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凝重,他們並不懷疑龍奎所說的話,北斗門三十六堂,龍奎等人不過是其中一堂的弟子而已,如果龍奎等人把其他三十五堂的弟子召集過來,他們根本抵擋不住,

畢竟,輪迴星域的種族實在太多,實力實在太過分散了,

北斗門和紫薇宗有準帝在,可以把所有門派整合,可是輪迴星域卻不行,

「我們必須馬上離開暗黑深林,然後找機會突破到涅槃境,進入生死秘境,」蘇寒正色道,

這是唯一能避開北斗門大批弟子的辦法之一,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躲起來,等到一個月過後,自動被傳送出去,

很顯然,葉峰他們絕對不會選擇第二個辦法,

「走,」

葉峰幾人朝著暗黑深林外飛去,

……

與此同時,龍奎和龍震已經和龍泉匯合,從龍泉口中,他們得知了剛才和他們交手的人,應該就是龍泉一直想找的葉峰,

龍泉震驚:「按照你們所說,那個人應該就是葉峰,可是不久前我剛和葉峰交過手,葉峰的實力最多和我相當,根本不可能是你們的對手,」

龍震和龍奎都是一驚,

良久,龍奎才神色凝重的說:「既然如此,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在這段時間內實力突然提升了,此人的進步速度之快,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大哥,此人是輪迴星域的人,更加留不得,」龍震一字字道,

「這種人當然留不得,如果放任他成長下去,遲早會成為北斗門的大敵,」龍奎說道:「即便現在殺不掉他,進入生死秘境之後,也必須想辦法殺掉他,」

他相信,葉峰是絕對能夠進入生死秘境的,

「把這件事高手紫薇宗的人,我相信他們肯定會對這人感興趣,」龍奎目光一閃,

「大哥,若他們知道你敗在了別人手上,恐怕會……」

龍震的話尚未說完,龍奎忽然擺了擺手,「沒關係,只要能除掉葉峰就行,其他的我都可以不在乎,」 龍奎傳訊給了其他北斗門的弟子,同時他也故意把自己被葉峰擊敗的消息傳給了紫薇宗,

暗黑深林之外某處密林中,有數十個紫薇宗的弟子,他們最先接到了龍奎的傳訊,

「龍奎居然敗在了一個輪迴星域的人族武者手裡,」

「不可能吧,輪迴星域人族勢力裡面有這種人嗎,」

「沒錯,輪迴星域那六個門派當中,我不相信有誰能擊敗龍奎,」

「消息是龍奎自己傳來的,絕對不會有假,」

「嘿嘿,現在就去找那叫葉峰的人,我很想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聖,」

紫薇宗的人當即開始在涅槃秘境當中尋找起了葉峰的下落,

這一切,葉峰並不知道,此刻他已經和蘇寒等人一起離開了暗黑深林,幾人坐在飛舟上,蘇寒、葉青璇和我去也正在嘗試領悟黑暗本源,然後把黑暗本源和其他九種本源融合,繼而突破到涅槃境,

他們並不像葉峰一樣可以直接用吞噬道種吞噬黑暗本源,所以必須按部就班,

葉峰則在嘗試把黑暗本源和他的其他本源融合,他先嘗試和光明本源融合,可是卻失敗了,隨後,他又嘗試了毀滅本源、殺戮本源,也都失敗了,

「難道黑暗本源和這些本源沒辦法融合不成,」葉峰皺眉,


他又開始嘗試把黑暗本源和其他幾種本源融合,最終他發現並非是黑暗本源不能和其他本源融合,而是融合的難度太大,

比如黑暗本源和木之本源,他感覺應該有融合的可能,只不過需要些時間而已,毀滅本源和殺戮本源,融合的難度很大,需要的時間也更長,

「劍之本源能不能和其他本源融合,」葉峰自語,又開始嘗試,結果他發現,劍之本源也有機會和其他本源融合,但是難度依然很大,

隨後,他開始嘗試用吞噬本源和其他本源融合,其他本源一平遇到吞噬本源就被吞噬本源吞噬了,根本無法與之融合,

「好可怕的吞噬本源,」葉峰自己都震驚了,即便是毀滅本源和殺戮本源遇到吞噬本源,也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他豈會不驚,要知道毀滅本源和殺戮本源可都是威力極強的本源,

就在這時,我去也頭頂上方的虛空震動起來,葉峰、葉青璇和蘇寒同時看去,只見無形的天地本源灌入了我去也頭頂,開始淬鍊我去也,

我去也成功把黑暗本源領悟,且成功和其他本源融合了,所以引來了天地本源淬體,

天地本源淬體的時間,足足持續了一天一夜,

當我去也睜開雙目的剎那,涅槃境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席捲八方,他剛剛突破到涅槃境,四周圍的空間就突然發生了扭曲,隨即他整個人嗖一聲憑空消失不見了,

一旦突破到涅槃境,便會被傳送到生死秘境,誰也抵抗不了,

幾乎就在我去也被傳送走的剎那,四面八方突然有人飛了過來,葉峰三人凝目一看,來的人居然是些身穿紫袍的人,年紀最大的看上去似乎也不超過三十歲,

「他們是紫薇宗的人,」葉青璇低聲對葉峰說,

葉峰目光一閃,紫薇宗乃是和北斗門一個級數的勢力,如果他們也是來找麻煩的,絕對是件麻煩事,

「你就是葉峰吧,」

突然,為首那個紫薇宗的邪氣青年邪笑,

葉峰沒有回答邪氣青年的話,邪氣青年接著說:「記住我的名字,我叫韓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