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辛苦你了。”

齊備體力還行,不過一路狂奔,也有些喘氣了,就在一棵樹下坐下來,看着陽頂天往山下跑。

陽頂天其實要躲的,只是齊備的眼光,他跑下山,往一幢屋子後面一閃,立刻就進了戒指,然後駕馭戒指飛起來,飛回先前的林子裏,把古城放出來,再隨手弄醒,然後轉回來。

至於古城後面會怎麼樣,他就不管了,但可以肯定,古城也會逃,這傢伙不是個老實的,至於逃不逃得掉,不與陽頂天相干。

陽頂天在戒指裏換上自己的衣服,把連體囚衣丟了,這玩意兒穿着晦氣。

古城的臉模子則不必洗掉,因爲是花泥,直接運功吸收了就行,而因爲是吸收的,同時也就記住了古城的臉,以後隨時可以把古城的臉變出來。

隨後到鎮裏,偷了幾套衣服,還有一件啤酒,拿個包裝了,到一個無人處現身出來,背上包上山。

到山上,把包遞給齊備,道:“你看看合不合身。”

自己則拿了啤酒出來喝。

齊備換了衣服,道:“不錯。”

陽頂天扔給他一罐啤酒,道:“那就下山。”

怦。

齊備把啤酒開了,一口喝完一罐,猛地把空酒瓶扔出去,興奮的道:“爽啊,謝謝你了陽頂天。”

“不必客氣。”陽頂天笑了一下:“你們這些人,我還是佩服的。”

齊備眼光一亮:“那你想不想加入特辦?”

陽頂天一剎時還真有點動心,陽頂天聽龐七七說過,特辦可是比國安還要牛逼的存在,國安束手縛腳,婆婆媽媽太多,特辦卻不同,特辦可是特事特辦,只要是特辦的事,幾乎是百無禁忌。

不過陽頂天只是稍一猶豫,還是搖頭:“我是七公子的人。”

他現在過得很舒服,逍遙自在又有錢,最主要的,他身上祕密太多,如果進了特辦,會比較麻煩。

“哦。”齊備也不失望,倒是讚了一句:“我家七七,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

兩人下山,齊備到鎮口叫了個車,陽頂天道:“齊哥,如果你這邊沒事,我們現在分手,我還得回美國去。”

他並不擔心齊備,如果是普通人,哪怕逃到墨西哥,墨西哥**也會配合美國捉拿,但齊備不是普通人,陽頂天百分百肯定,他會有多本護照,隨便換本護照就行了。

“行。”齊備點頭:“我這邊沒事了,謝你了啊,有機會找你喝酒。”

“好咧。”陽頂天應一聲,也叫了車,掉頭回美國來。

最近的路口給洛克等人衝開了,守衛死傷慘重,警方這會兒還沒反應過來,車子輕鬆的就過了關。

陽頂天到機場,還得飛紐約,爲什麼呢,因爲丁克郡沒有直飛中國的班機啊,反正無論如何要轉一次機,那不如去紐約,再去摟着越芊芊睡一夜,然後再回來。 越芊芊先接到他電話,美滋滋的來接機,這一次,她穿了旗袍,白色繡花的旗袍配着紅色高跟鞋,幾乎就是一道風景。

“哇,我的芊芊真美。”

陽頂天走過去,摟着她贊。

越芊芊愛聽他的讚美,獻上紅脣。

品嚐着越芊芊的脣,手也不客氣,旗袍裹出的臀形極美,但給陽頂天爪子抓得有些變形。

旁邊有不少人偷看越芊芊,也有自認爲長得帥的,相要搭訕,只是越芊芊氣質清雅,一時沒有膽子。


這會兒眼見心中的女神不但紅脣給人盡情吮着,那美臀還給如此蹂躪,不免是又妒又恨。

但越芊芊自己卻並不在乎,陽頂天用的力有些大,讓她微微有些痛,但這種痛,卻更讓她情熱如火,雙臂勾着陽頂天脖子,身子緊緊擠在陽頂天懷裏,只恨不得陽頂天更用力一點。

到越芊芊家,先想着呆一晚上,結果捨不得走,越芊芊不象卓欣那麼騷媚入骨,但她的溫柔卻象水一樣,整個的把陽頂天包在裏面,舒服極了。

一直過了雙休,到週一,陽頂天這才離開。

齊備一給救出來,龐七七當天就給陽頂天打了電話,龐七七非常興奮,監獄中救人,這難度不是一般的大,陽頂天過來幾天就做到了,這種手段,讓她更加羨慕。

但陽頂天卻有些怕了她,只說另外有事,沒回京城,也沒回東城,而是去了仰光。

他戒指里弄來的武器,想要拿給刀衣姐呢,刀衣姐在靈體入戒後,告訴過他,雖然精挑細選,刀衣寨女兵現也在超過了一萬二千人,但她不打算再買武器了,太花錢,她覺得有一萬裝備齊全的女兵,又有這麼多炮,足夠了。

但陽頂天覺得不夠,刀衣姐苦慣了,捨不得,說服她也沒必要,他把現成的武器送過去就是了。

到仰光,下了飛機,叫個車,先到曼麗。

下午到的,琴霧在市**,丹剛身體好點後,去上幼兒園了,而且是託管,雙休纔會回來,琴霧認爲,他要多和同齡的小朋友接觸,不過家裏的僕傭認識陽頂天,而且都知道,琴霧對陽頂天不是一般的重視,很客氣的接待了他。

陽頂天打電話給琴霧,琴霧立刻趕了回來,一見陽頂天,她眼中幾乎就放出光來,揮手讓僕傭下去,隨即就撲到陽頂天懷裏,一面吻着陽頂天,一面喃喃的叫:“我以爲你再不會來了,吻我,太好了,抱我到房裏去。”

她如火的熱情,同樣讓陽頂天燃燒起來,把琴霧抱起來,到她房中,琴霧幾乎是撕扯着脫了衣服,靈肉相交,她發出一聲彷彿來自靈魂深處的長吟:“哦,讓我死了吧。”


琴霧是陽頂天所有女人中,最有貴族範的一個,但在私下裏,尤其是在牀上,卻極爲熱情極爲火辣,當然,她這個年紀,也確實是飢渴。

一直到天黑,房中才徹底平靜下來,好半天,琴霧微帶嘶啞的聲音響起:“我還活着嗎?”

陽頂天輕笑:“我覺得我在天堂裏。”

琴霧吃吃的笑,有些無力的看着陽頂天:“你知道嗎,這些日子,我做了好幾個怪夢。”

陽頂天把她們靈體攝入戒中,玩了幾次,但並沒有告訴她們真相,這時便笑道:“哦,什麼怪夢。”

“我夢見了你,在一個好美好美的莊園裏。”

琴霧的聲音如夢如幻。

“是嗎?”陽頂天笑,把她摟上來,讓她趴在他胸前,她有一縷頭髮汗溼了,給她夾到耳後,激情後的琴霧,有一種難言的美態。

“是的, tf之救命!俊凱別過來 ,你還帶我到園中游玩,真是好漂亮哦,好多亭院,又有水榭亭臺,還有荷花,對了,還有仙鶴,還有鹿,真的就跟紅樓夢裏的大觀園一樣。”

“只夢見園子嗎?還夢見什麼沒有?”

陽頂天輕笑着誘導。


“好奇怪的。”琴霧不知陽頂天是故意引誘她,道:“有一回,我居然還夢見刀衣姐了。”

“哦,你跟她說什麼了?”陽頂天笑問。

“不記得了。” 名門驚婚:顧少,你夠了

陽頂天便笑:“三明治也不記得了嗎?”

“呀。”琴霧羞叫出聲,看着陽頂天:“你怎麼知道?”

所謂三明治,就是把琴霧卓欣刀衣姐三個以六九交錯疊在一起,然後陽頂天一口吃掉。

陽頂天呵呵笑,說着那天吃三明治的情形,琴霧臉如火燒,在陽頂天身上扭動:“你怎麼知道的,是我夢中的情形啊,你怎麼會知道的?”

“因爲我是你的男人啊。”陽頂天還是不說:“你做夢,我也知道的。”

“怎麼可能。”琴霧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不可能。”陽頂天笑着,又說了一些夢中的事情,把琴霧羞得**出聲,堵着他嘴:“不要說了,好羞人。”


但她到底是個極聰明的女子,而且知道陽頂天有一身極厲害的本事,所以稍一凝神,就叫起來:“是不是你用了什麼法術?”

“是。”

陽頂天這次承認了。

“真的?”琴霧又驚又喜。

“當然是真的。”陽頂天笑道:“這叫靈夢術,只要你們睡下後,我一作法,就可以在夢中和你們相見,那園子乃是一處仙境,不在凡俗之中。”

“真的?”琴霧驚喜交集:“那我們以後死了,是不是也可以永遠活在那處仙境中。”

“當然。”

陽頂天沒想過這個問題,不過琴霧即然這麼問了,就順着她的話點頭。


“太好了。”琴霧撫掌歡呼:“要是現在可以進去就好了。”

“可以啊。”陽頂天道:“我先幫你睡着,然後入夢,就可以進入仙境了。”

“我要我要。”琴霧象小姑娘一樣歡呼起來,說着閉上眼晴:“快幫我睡着。”

“行。”陽頂天給她按摩一會兒,讓她睡着,然後自己一凝神,靈體入戒,再一施法,把琴霧的靈體攝進來。

“真的又進入仙境了。”琴霧驚喜交集。

“沒騙你吧。”陽頂天笑:“要不我們再試一次,現在讓你出去,醒過來,然後再來一次。” “好。”琴霧很顯然喜歡這個遊戲。

陽頂天把琴霧靈體放出去,把她弄醒過來。

琴霧睜眼,看到陽頂天,她喜叫:“我剛纔入夢了,進入仙境了。”

陽頂天笑:“所以,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琴霧歡呼。

於是再來一次,再次入境,琴霧再無懷疑,讓陽頂天帶着她在園子裏遊了一圈,再出來,醒過來,她死死的抱着陽頂天:“那以後我們可以天天入夢後在仙境中相見了是不是?”

“是。”陽頂天點頭:“無論身隔多遠,只要入夢,就可以入境。”

“太好了。”琴霧狂喜,瘋狂的吻着陽頂天:“愛死你了。”

然後一路吻下去。

先說動不得了,這會兒卻又是激情飛揚,沒洗澡,可她根本不在乎,一口就吞了進去。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去,傭人做好了飯菜,但琴霧根本忘了吃飯這件事了,她要吃更好吃的東西。

到九點多鐘,琴霧徹底癱掉了,陽頂天給她發了氣後,才勉強爬起來,身子雖然酥軟,臉上卻是光彩照人,女人如花,就是需要男人澆灌。

帶着陽頂天下樓,先吩咐傭人們重新做了飯菜,自然下來就有得吃。

所謂貴族氣質,就是錢權勢的堆積。

吃了飯,休息一會兒,隨又回房,聽陽頂天說明天就要去刀衣寨,琴霧就在陽頂天懷裏撒嬌。

陽頂天笑:“你不是說,夢境裏更舒服嗎?”

“是更舒服。”琴霧點頭,卻又嘟着嘴:“可醒來後,孤零零還是一個人,反而更加傷感了。”

越芊芊也有這種說法。

陽頂天輕嘆,攝靈術雖巧,但終究有些虛幻,人有靈肉雙體,光是精神的滿足,還是不夠的。

“要不你也去刀衣寨玩一趟吧。”陽頂天出主意。

網游之最強生活玩家 我也去刀衣寨?”琴霧稍稍猶豫一下,點頭:“好啊,卓欣上次來過一趟,說申報了單黑特區,正在審批,電站在建,建好後,會大建工廠,到時可以和曼麗合作,我順便進去看看。”

“順便也嚐嚐三明治。”陽頂天笑。

“呀。”琴霧羞到了,把臉藏在他懷裏,身子扭動,卻並沒有拒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