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備在旁邊,見陽頂天神氣淡定,心下暗想:“他跟七七的關係,好象確實不一般。”

他以爲陽頂天面對黃一鳴不動聲色是龐七七在後面撐腰,卻不知道,陽頂天的淡定來自他自身的底氣。

黃一鳴確實是高官,副部啊,但副部級的高官,陽頂天不是沒見過,林敬業也是副部啊,陽頂天同樣不怎麼賣帳的。

陽頂天對龐七七的怕,是一種又愛又怕的怕,龐七七威脅他,要哭給他看,他就束手無策,徹底投降。

但如果象佛蓮兒那樣,喊打喊殺的,那不好意思,抓到手裏,奸了再說,而且是要徹底征服。

那三天,冷血強勢甚至是有些變態的佛蓮兒好幾次給他弄哭了,最終徹底臣服,哭着求饒,陽頂天才放過她。

對世俗權勢,陽頂天會有一定的妥協,他不僅只是他自己,他還有父母,還有燕喃盧燕她們要照顧,不會腦抽亂來,所以無論對國安還是對特辦,都會皆力保持自己的祕密。

悄悄的,不惹你。

但真要惹急了呢,他還真不怕。

他以前在龐七七面前,同樣是發狂的,就是這種心態,只是齊備沒見過,齊備要是見過,就會知道,他的底氣不是來自龐七七。

握了手,坐下,傭人上了酒菜,黃一鳴先敬了一輪酒,陽頂天幫特辦帶回來一批物資,隨後又救回了失陷的齊備,他這個特辦的老大,當然是要表示感謝的。


更何況,對象是龐七七,那更要客氣三分。

龐七七對黃一鳴的謝意照單全收,幫表哥是一回事,給特辦做事是另一回事,幫表哥是人情,幫特辦,那不好意思,多少是要有點好處的。

而七公子要的好處,可不是幾個錢的問題。

黃一鳴當然也樂意跟龐七七合作,他也真信了齊備的彙報,以爲陽頂天真就是龐七七的人,背後都是龐七七在操作,陽頂天惜字如金,輕易不開口,他也就認準了龐七七這個大招牌,那麼,給龐七七方便,以換取龐七七對特辦的支持,自然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有這個心態,答應得也爽快,這酒喝得自然就非常暢快,而陽頂天也算是見識了龐七七在酒桌上的丰采,即有男性的豪爽大氣,又不乏女性特有的細膩狡猾。

“七七確實是個有本事的。”他在心中暗贊:“卓姐也算是厲害了,但就沒有七七這種大氣,琴霧則又缺少她這種霸氣,還真是獨具一格。”

陽頂天救齊備這一次,動用了偷來的美軍現役裝備,鬧得比較大,黃一鳴的情報比龐七七要細緻準確一些,他告訴龐七七和陽頂天,FBI抓到了霍菲斯,供出了古城,但古城卻在抓捕的時候逃跑,給打死了,美方的線索也就斷了。

“那個古城是你們的人吧,對他的犧牲,我們表示極度的惋惜和尊敬,共和國不會忘記所有爲她做出過貢獻的人,不知那個古城還有家人或者有什麼要求沒有,都可以提出來,只要能夠滿足的,我們一定儘量滿足。”

這番話,黃一鳴說得非常誠懇。

陽頂天即有些感動,又有些好笑,只能低下頭,裝出也有些悲傷的樣子。 多謝打賞!



龐七七看了陽頂天一眼,因爲陽頂天說得沒有那麼細,沒有具體的說到古城這樣人,不過她也是人精,沒有當場問陽頂天,而是表示了感謝。

“謝謝黃主任,我跟那邊的人,其實也是一個合作的關係,該給的補償,我們一總就給了。”

她這話,又巧妙的讓自己站在了一個進退自如的位置上,陽頂天不由得暗暗的翹了一個大拇指。

隨後又說到裝備問題,黃一鳴道:“有一批機牀,我們用了很多辦法,都沒法子搞到,其中有兩次都付了定金,結果給查獲,全打了水漂,七七,你們能不能幫着把這批機牀搞過來。”

“什麼樣的機牀,哪個廠子的。”龐七七沒有拒絕,而是問了一下。

“迪比機牀廠的,高性能數控機牀。”齊備立刻拿出隨身帶的一個蘋果機,插入U盤,調出照片讓龐七七和陽頂天看。

龐七七一看,眉頭就皺了起來:“這機牀這麼大啊,這個很不好運輸啊。”

“是啊,想要運出來非常難。”黃一鳴嘆氣,又一臉誠摯的看着龐七七道:“七七,你也知道的,因爲缺少高性能的機牀,我們在精密機件上的加工,遠不如西方,我們的核潛艇,不但比不過美國,甚至遠遠不如俄羅斯,這批機牀,對我們國家的裝備,真的非常急需也非常重要,所以,我誠懇的請求你們援手。”

龐七七看一眼陽頂天,秀眉微凝,她以爲陽頂天的本事就是驅使動物,如果是小物件,動物可抓可叼可背可運,但機牀這麼大,幾噸十幾噸的,可就沒辦法了。

見她沒拒絕也沒答應,黃一鳴又道:“這批機牀,美國自己國內,賣三千萬美元一臺,給歐洲其它國家,是五千萬到六千萬,如果你們能弄出來,我們可以溢價三倍以上,至少一點五億美金一臺,有多少要多少,行不行?”

“這不是錢的問題。”龐七七果斷的搖頭,又看了陽頂天一眼,道:“這樣吧黃叔,這批機牀,你們儘量給我一點詳實的信息,我讓那邊做一下評估看看,如果能出手,他們應該不會拒絕。”

“那太好了。”黃一鳴一臉興奮,對齊備道:“齊備,你把收集的信息,全交給七七吧,儘量詳盡一點。”

“資料全在這個U盤裏。”齊備也一臉興奮,直接就把U盤給了龐七七。

黃一鳴事多,到八點左右,他連接了兩個電話,也就告辭離開,齊備也跟着離開了。

龐七七送他們到門口,轉身對陽頂天道:“你跟我來。”

陽頂天跟着龐七七到一個房間,好象是龐七七的臥室,一張很大的乳白色雙人牀,鋪着涼蓆。

龐七七打開電腦,插入U盤,對陽頂天道:“你先看着,我洗個澡。”

說着去拿了衣服,到浴室門口,卻笑着對陽頂天道:“你可以借眼偷看。”


陽頂天心中一跳,嘴上卻笑道:“你乾脆別關門就好了啊。”

“休想。”龐七七咯咯笑:“但我允許你借眼偷看。”

這什麼僻好啊?陽頂天簡直無語了。

龐七七笑着進了浴室,關上了門,不過明顯沒有打倒鎖什麼的,很明顯,她並不提防陽頂天,如果陽頂天真要打開浴室門進去,她說不定就順水推舟了,而不會把陽頂天趕出來。

聽着水聲,陽頂天心中確實是癢癢的,可龐七七越是對他不防備,他反而越有些畏火,也沒有借眼去偷看。

人最怕傷害的,就是愛你的人。

強自收斂心神,看U盤中的資料,迪比廠生產的機牀,代表着美國也是世界最高水平,歐州國家或者日本還好一點,中國卻是無論如何買不到的,出再多的錢都不行。

陽頂天印象中,前蘇聯曾借日本的手,進口過一批西方的高性能機牀,潛艇加工技術一躍趕上了西方,曾讓歐美非常惱火,對日本進行了嚴厲的制裁,那一次後,管控更加嚴格,中國想進口這種高性能的機牀,幾乎完全沒有可能。

陽頂天現在有戒指,完全有能力偷偷的弄幾臺回來,但是弄回來容易,怎麼爲自己保密,這就是個大問題。

爲國家做貢獻是一回事,但爲國家做貢獻而把自己弄成試驗室顯微鏡下的小白鼠,是個人都不會樂意的。

更何況,龐七七先也跟他說了,爲國家做貢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國只有一個,家卻有萬千,同樣是做出貢獻,國家得了好處,但卻並不是人人都會高興。

ωwш ★тt kán ★C〇

很簡單的一點,齊備立功受獎升官,他的同事就會眼紅甚至是妒忌。

所以,龐七七先就交代陽頂天了,不要腦子發熱,黃一鳴的一切要求,由她來應對,能答應的答應,不能答應的堅決不答應,即便能答應的,也得要點好處才行。

這也纔是長久合作的原則。

所以,酒桌上,陽頂天能不說話,就儘量不開口,而龐七七的應對,也確實讓他佩服,他真沒龐七七那種能力氣度。

而這批機牀,先前看龐七七酒桌上的態度,似乎不願接手,她的考慮,陽頂天能猜到,因爲龐七七一直以爲他就是借動物之力嘛,機牀這麼大,不說配件,光機就有好幾噸,怎麼運啊。

龐七七不願陽頂天冒險,當然就不想接手。

但陽頂天最近融合了戒指,其實不難,只不過他沒法子跟龐七七說。

而在他心底,他則頃向於接下來,可能會冒點險,但遠在美國,只要找一個好的藉口,或許不會引起懷疑。

他愛好軍事,知道高性能機牀在軍工上的重要性,如果有了一批高性能的機牀,中國的核潛艇,技術上肯定會有飛躍性的發展,只要想到中國的核潛艇能跟俄美相搞衡,陽頂天心中就非常興奮。

只爲了這一點,哪怕冒一點險,他也認了,反正只要事後死不承認,別人也拿他無可奈何,而有龐七七在明裏給他撐着,也沒人敢硬逼着來調查他。

浴室裏的龐七七突然叫了一聲:“呀,流氓。” 什麼?

陽頂天立刻起身,到浴室前面,卻聽龐七七在裏面叫:“死流氓,我打死你。”

然後還有咯咯的笑聲。

好象不對,陽頂天用靈力感應一下,裏面只有龐七七一個人。

他吁了口氣。

想來也是,龐七七安保做得比較好,除了最貼身的兩個助理,另外還有幾個保鏢,想悄無聲息的溜進她浴室,幾乎是不可能的。

啪。

好象在打什麼。

然後是龐七七帶着點賭氣的叫聲:“還沒死?我看你往哪裏跑。”

“搞什麼呀?”

陽頂天終於忍不住,控制一隻蛾子飛到浴室窗口。

這一看,差點噴鼻血。


龐七七全身光着,身上還帶着水珠,正揮舞着毛巾在追打一隻蛾子,口中還吱哩哇拉叫:“還跑,你死定了拉,敢偷看,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她身手還不錯,那蛾子蒼皇亂飛,終究給她一毛巾打了下來。

她捏起蛾子的翅膀,眼晴對着蛾子的眼晴:“死了吧,還能借眼不?”


陽頂天終於明白了,龐七七以爲,那隻蛾子,是他控制了用來借眼偷看她的。

這時龐七七又發現了窗口他控制的那隻蛾子,毛巾揚起來,嬌叫:“又來一隻,進來啊,看我不打死你。”

陽頂天又想噴血又想笑,卻只能捂臉。

這個誤會,還真是無法解釋,跳進黃河裏都洗不清。

他慌忙讓蛾子轉頭飛出去,裏頭立刻傳出龐七七勝利的笑聲:“沒膽鬼,再來啊。”

陽頂天有一剎時的衝動,擰開門鎖衝進去。

不過還是不敢,最終扭頭回到電腦前,竭盡全力收回心思,去看迪比廠的資料。

龐七七終於洗了澡出來了,先前的誤會讓陽頂天有一種很丟臉的感覺,都不敢回頭了。

龐七七咯的一聲笑,走到他面前,身子一歪,直接坐在了他腿上。

陽頂天剎時間又有一種血氣衝頂的感覺。

因爲龐七七穿得太清涼了,她就穿了一個粉色的短吊帶式睡裙,不但光着兩條美腿,胸前的風光,更幾乎是一覓無餘。

龐七七要笑不笑的看着他:“居然真的借眼偷看我,哼,叫我哪隻眼晴看得上你。”

“不是。”陽頂天想解釋,卻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解釋:“先哪隻真的不是,後來……”

龐七七咯咯笑起來,雪白的臂膀環上來,勾着了他脖子,嘟起紅脣在他脣上吻了一下,膩聲道:“有膽,就抱我到牀上去,隨你怎麼看。”

陽頂天全身的血,彷彿都要燒起來。

他伸手,摟着龐七七纖腰,認真的看着她眼晴:“七七,真的,我真的沒有辦法把控制動物的功法教給你。”

龐七七恨恨的看着他,炫然欲泣。

陽頂天嚇到了,忙道:“是真的七七,你這麼對我,我還會瞞你什麼嗎?只要我有的,如果拿得出,我什麼都會給你,但我上次說過了,這個東西,他就象眼晴耳朵一樣,是自帶的功能,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才能教給你啊。”

龐七七定定的看了他好一會兒,似乎確實相信了他的話,她揚起粉拳,在陽頂天胸口捶了一下:“討厭你。”

說是討厭,卻沒有起身,只是轉過身去,看着電腦。

她操縱鼠標,看了一會兒資料,道:“機牀這麼大,沒有什麼動物可以搬運吧。”

陽頂天在她背後看着,點頭:“是有點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