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怒吼中,俊逸男子的掌刀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狠狠的斬在噬金穿山鼠的腹部!

魔獸的身體都比人類要強橫許多,而喜食堅硬金屬的噬金穿山鼠的身體強度更是恐怖之極,但在這俊逸男子恐怖的這一掌刀下噬金穿山鼠堅硬的鱗甲形同虛設一般竟被生生撕裂開!

噬金穿山鼠被狠狠拋飛了出去,腹部更是被劈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而周圍散出的刀光更是將大地撕開一道長長的溝壑!這泥土在這一掌刀的攻擊下直接被絞得個粉碎!


面對噬金穿山鼠無法使用兵器對於衆人來說簡直如同少了一臂一樣,但對俊逸男子來說根本影響不大,他凝聚鋒銳之意金屬性鬥氣的雙手的堅硬度以及鋒銳度足以跟七星兵器相比!

相比地上的激烈廝殺,正在地下四處探查的葉影則是一臉喜色!這一會兒工夫的尋找,葉影已經拿到足足五塊月冥石!

“也不知上面打得怎麼樣了。”

此時的葉影可不敢肆無忌憚的用精神力向上面探查,那九個傭兵中怕是有念師的存在,葉影若是貿然用精神力探查很容易便被其發現。而且就算沒有念師的存在那九個傭兵宗級實力的感知力怕也很容易發現葉影的查探。所以葉影也只能略微用精神力一掃,粗略的看看上面情況如何。

此時這地下有着許多細小的通道,想必應該是那羣噬金穿山鼠挖出的,不過這細小通道根本不能容納葉影通過,葉影也只能自己動手開鑿。

“又是一塊!”


葉影眼光一閃,急忙伸手將眼前的散發淡淡如同月光般的迷夢光澤的石頭挖出,此深度地底的岩石層已經極爲堅硬了,葉影在這深度挖掘也極爲麻煩。而這月冥石就無規律的散佈鑲嵌在地底岩石層中。

“好像不多了。”

葉影又四處找了找,月冥石好像都被挖光了一般。

挖到這月冥石時葉影才發現,這裏的月冥石並不是一個月冥石礦,葉影得到的這幾個月冥石散佈的都極爲分散,好似很久之前遺落在地上,由於時間的累積才沉入深埋在地下。

“怕是很難在找到了,上面應該也打得差不多了,趕緊走人!”

葉影將目光一凝急忙向着迴路鑽去。

“終於出來啦!”

葉影鑽出地表,四處看了看,此時周圍空無一人。

而九個傭兵和噬金穿山鼠都已不在了,遠處地上還遺留這幾隻黑色噬金穿山鼠的屍體,而那九個傭兵的屍體時一個都沒有。


看着遠處那千瘡百孔的地面,葉影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此時這地方根本變了個樣!周圍的岩石完好的基本沒有,而大坑小坑更是密佈,更讓人驚訝的是那一條深深的溝壑,延生足足六七十米!

還好葉影當時鑽入地底是較深,否則若是離地面近些的話怕是都會被波及到!

“傭兵和那羣噬金穿山鼠都不在了?那九人怕是應該都跑掉了,而那羣噬金穿山鼠應該正在追逐。”

能安然闖到這裏的這九人果然不一般,連這噬金穿山鼠都沒有殺死他們其中一人,反而死了許多魂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不過他們其中應該也有多人受傷纔對,否則不會逃跑了。

正準備趕緊離開這地方的葉影忽然注意到遠處有一人慢慢走了過來。

“寧武?”葉影眉頭一挑。

遠處走來那人正是之前邀請葉影來奪取月冥石的寧武,當時他被四隻黑色的噬金穿山鼠追逐果然沒死!

“葉影!”

寧武見到葉影臉上露出興奮之色,急忙跑了過來。

“葉影,我當時還在擔心你有沒有事呢,現在發現你果然沒事啊。”寧武大笑道。

葉影心中暗悱自己和這寧武可不熟,他竟然還會擔心自己?

“剛剛我發現這鬼坡好似有一番激烈的戰鬥,而周圍那些噬金穿山鼠都不見了。不是你殺的吧?” 後宮上位記

“我要有這實力還會在這裏徘徊?”葉影一笑。

“也是。”寧武一笑。

“周圍噬金穿山鼠都不見,我們還不趕緊去地下找找那月冥石?我可先下去了。”寧武看着葉影說道。

“不了,我有事先離開。”葉影說道。

寧武一笑說道:“也好。”

說完葉影便轉身要走去。

###########

(PS,望看着還不錯的友友們順手加個收藏,拜謝。) 正當葉影轉過身子時,一道寒光猛然刺向葉影背部!

此時的葉影嘴角卻泛起一絲冷笑,身體向左邊迅速閃掠了過去,如同早就知曉了一般!

之前對於這寧武的熱心葉影便極爲警惕,而剛剛略一試探便引起寧武的出手!

葉影猛一閃躲,這帶着冰冷氣息的長劍頓時刺了個空,葉影右手漆黑色的拳爪迅速覆蓋而上,同時向着長劍狠狠拍去!

長劍被葉影一掌拍偏,葉影右手瞬間化掌爲爪,直鎖其咽喉!

“找死!”

葉影冰冷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寧武。

這一爪即將觸碰寧武的咽喉之時,葉影忽然感覺腦袋一暈,危險關頭那寧武急忙用出了念技使得葉影身形一滯!

不過葉影突破高階念魂之後靈魂防禦早已大幅度上升,這同是高階念魂的精神攻擊也僅僅讓葉影停滯了一瞬罷了!

寧武此時趁着葉影停滯的瞬間飛退了三米,他臉上正冒出冷汗,他沒想到葉影實力竟然如此驚人,略一交手他完全被壓制!

“葉影!這裏可是寒靈湖區域!你難道想殺我不成!”寧武大叫道。

葉影面色一冷,這寧武剛剛就對自己流露出了殺心,自己豈能放過他?雖然學院不允許學員之間互相殘殺,但只要不留下證據誰會來管你?

面對寧武的叫央葉影絲毫不予以理會,沒有半點留手,右手淡藍色鬥氣狂涌而出,一爪向着寧武狠狠抓去!

這一爪葉影用上了自己全力,精神力完全附加於拳爪上,同時寒冰之意也盡皆用出。此時葉影忽然感覺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寒冰之意的運行路線竟然不受控制的自行運轉,如同之前在寒靈湖同那血眸妖蛇一戰時最後全力揮出的一拳一般!

此時葉影的眼瞳中驚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這一爪使出葉影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了右手上濃濃的寒氣!

“這是?”

這寒靈湖區域本就是寒氣溼氣較重,一爪抓去,周圍存留在空氣中水氣盡皆凝結,手爪經過之處,盡皆冰封!

這一爪終於落在了寧武的胸口處,沒有絲毫阻礙,冰爪輕易穿透了他的胸膛!同時寒冰沿其胸口蔓延,轉瞬間他已成了一座冰雕!

葉影將右手從寧武的胸口拔出,看着眼前的這座冰雕,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眼色。

此時寧武的胸口被葉影一爪穿透,但沒有絲毫血液留下,傷口處或者他整個身體盡皆被凍結,寧武嘴巴微張,一種驚懼之色呈現在他臉上,生機卻早已喪失!

葉影一掌拍去,冰雕碎裂,連同寧武的身體化爲碎片!

“好強!”


半響,葉影口中終於吐出兩字。

此時葉影的精神力已達到高階念魂,而鬥氣卻仍然處於中階武魂。 我不是打醬油的 ‘行雲破水’這一招講究的是精神力和鬥氣的結合。精神力與鬥氣的境界不同時‘行雲破水’這招發揮的威力反而不大了。


而現在葉影剛剛使出的這一擊威力簡直比‘行雲破水’都還要強上幾分!剛剛那一擊寒冰之意不受控制的涌出,葉影此時體內所剩的寒冰之意都快消耗光了,當然這些代價換來的攻擊力可是一點都不虧,這攻擊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臉上濃濃的驚喜之意浮現,看來這一招將是自己底牌了。

喜悅散去,此時葉影忽然感覺到右手的疼痛冰冷,除下拳爪一看,此時葉影右手竟然被凍得通紫!剛剛那一招竟然連葉影這釋放者都有些承受不住!

“乖乖,看來這一招要少用爲好,多用幾次自己的手怕是要先廢了!”葉影自嘲一笑。

看了看周圍,葉影將寧武的儲物戒指收起後,便迅速離開,這鬼坡那羣噬金穿山鼠若是回來撞見葉影就麻煩了,現在還是趕緊遠離爲妙。

這一次,葉影可謂是收貨頗豐,足足六塊月冥石得手!這可不是僅僅指甲般大的月冥石,六塊中最大的足足有半個拳頭般大小,最小的也有半根手指般大。

這六塊月冥石若是以龍晶點衡量的話足以抵得上上萬龍晶點了!絕對是鉅富啊!

轉眼暮色已至,葉影進入這山脈已經一天了,沒想到第一天便有如此收穫,這讓葉影都喜不勝收了。

傍晚的山林顯得有些陰暗,不過這對葉影的影響卻不是很大,雖然夜色限制了眼睛,但精神力的存在讓葉影可以安然的在山林中穿梭。

此時葉影行走的方向正是前往碧嶺的方向。

之前那九個傭兵詢問葉影烏鴉林的方位,而葉影對這傭兵來寒靈湖區域的目的可是好奇的緊,此時正想前去一探。

不斷向前走去,前方一頭小山般大小的魔獸擋在葉影面前,不過葉影沒有絲毫後退的打算,不爲什麼,因爲前方這頭魔獸沒有任何生氣,顯然已經死去。

“長牙巨像,這可是高階宗級魔獸,看這樣子死了也沒多少時間,怕是極有可能那幾個傭兵乾的。”

葉影看了看眼前這巨大的長牙巨像,它的致命傷顯然是脖子處那一抹猙獰的巨大裂口,這一傷口幾乎要將其頭顱都切割下來,傷口極爲平整,看來擊殺它的人擁有一柄高星級的極爲鋒銳的武器纔對。

此時的長牙巨象珍貴的象牙及魔晶都已被取走,葉影停留了一會兒也就繞過它繼續前進。

………

月光下,一道人影不斷閃動,一身黑袍之上便是一張帥氣的臉龐,此人正是不斷趕路的葉影。

在月光下可以看到奔跑的葉影衣服還沾有着不少血跡,在這山林中葉影已行進了足足五個小時了,這一路也擊殺了不少魔獸,葉影身上的血跡當然不是葉影自己的,而是被擊殺的魔獸留下的。

“該死的傢伙!”

此時的葉影正不斷咒罵,就在不久前葉影發現後方有幾人正朝着自己行進而來,之前葉影還以爲是恰巧同一個方向罷了。但在改變方向後發現後方的人竟然還緊緊跟着自己,而且距離越來越近!

葉影對此也感到疑惑不解,難道是那九個傭兵不成?還是有人發現自己在鬼坡得到的月冥石想殺人奪寶?

爲此葉影還不斷改變了幾次方向,但後面的幾人竟然一直沒有追丟,反而越來越近!

“既然這麼想找我,那就讓你們見見!”

發現難以甩掉身後幾人後,葉影也放棄了奔逃,跳上一棵樹木便靜靜的等待後方幾人的到來!

#########

(PS,新人果然好悲劇,求各種支持啊!啊!啊!) 隱藏於樹枝之中,葉影精神力時刻掃蕩着,而眼睛則是藉着月光緊緊的盯着前方。

“來了。”

葉影暗自唸叨了一聲,精神力也收斂了一些,省的被他們發現。

不久,前方樹木之間幾道身影慢慢走了出來。

葉影目光掃去,一共是三個人,不過距離遠了些,月光又太暗,難以看清臉部。

正當葉影準備靜等他們靠近,再偷襲時,前方一人竟向着葉影這邊看來,同時喊道:“怎麼?不準備跑了?”

葉影一驚,此時自己可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氣息,這人竟然能發現自己,難道是使詐?

不過看他的目光以及他的語氣根本不像啊。

“不對!是追蹤熒光粉!”葉影眼色一冷,頓時明白了過來。

曠世奇緣之將軍與妓 ,看着前方三人說道:“既然跑不掉,幹嘛還要跑。”

“哈哈,你小子倒是識相。角都,就是這小子手裏有七星兵器?”最左邊那男子哈哈笑道。

“嗯,他手裏的兵器起碼是七星兵器,我絕不會看錯!這可是足足三千點龍晶點!”角都不由舔了舔嘴角。

葉影面色一冷,果然是這角都,之前在寒靈島競技場看來確實被他暗中灑下了追蹤熒光粉。葉影寒靈湖與那血眸妖蛇一戰後都忘了這茬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