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古域后,藍星立即引領大家前往古域平常的出入口;只要沒有發生行動泄露的意外情況,那麼是能第一時間與大部隊會合的,

隨著距離的不斷靠近,情況逐漸有些不對勁;察覺到前方混亂不定的多種氣息,藍星他們沒有多想的先藏進林地里,

前方很明顯已經發生混戰,那麼如今最應該前去支援,但藍星卻是有另外的打算:「紫雲,沙辰大哥,祁俊大哥,我先去古城引發混亂,看能否減輕大家的壓力,你們若是發現情況不對勁,盡量先趕回秘密的出入口,」

還沒等紫雲他們給出回應,藍星就率先御空飛離而去;剩下的三人彼此對視之後,決定前去查看下具體情況,

小心翼翼的前行段距離后,紫雲他們終於遇到雷泰老人帶領的數名受傷人員,還沒來得及詢問怎麼回事就聽到焦急的聲音傳出:「藍星小友呢,我們……吳長老他……」

聽完雷泰老人講述的簡要情況,紫雲知道現今必須得有藍星在場,不然誰都沒有辦法開啟那通道:「藍星去古城了,我去找他回來,」

「沙辰大哥,祁俊大哥,你們先帶大家前往秘密出入口等著,我會用最快的速度把藍星帶去那裡,」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後方遠處驚現的一排火光,瞬間是讓事態的發展超出預料;接下來毫無掩飾且逼近而來的氣息,更是讓翼青臉色驚變,

毫無徵兆的就變成預想中的最壞情況,而且如今很明顯說明對方是早有準備,翼青對此沒有多想就在心中作出決定,,這次的行動必須暫時取消,不然必定會人員傷亡慘重,

強大氣息在不斷的快速逼近,翼青的心情也開始緊迫起來,隨後立即對其餘人員示意道:「雷泰前輩、吳長老,你們先帶大家去秘密出入口離開,這次的行動暫時取消,我們以後再從長計議,」

說完取消行動的話語以後,翼青很快想起從他處進入古域的藍星他們,但此刻顯然顧不了那麼多,只能希望他們察覺到不對勁后能儘快撤離,

「撤離,快,」朝著不明所以的眾人吼完后,翼青再次快速轉向秦霸老人:「秦霸前輩,來人是血域島的血皇,我們必須想辦法攔截,不然其他人很可能一招都擋不住,」

只見秦霸老人回頭看了一眼那道夜色下依然妖嬈的身影,確定她同樣已經動身離開后才說道:「老夫定當儘力,不過…那些古域人員怎麼辦,」

在秦霸老人示意以後,翼青這才將目光轉向從地面逼近而來的十幾名古域人員,不過這時已經來不及思考具體的應對方案:「秦霸前輩,還望您出手攔截下,雖然我沒有信心贏下血皇,但拖延下應該還是可以的,」

隨著身形氣勢暴漲的御空飛起攔截,先前聚集的人員已分三個方向散開:其一,翼青面對強勢的血域島血皇;其二,秦霸老人攔截一眾古域人員;其三,雷泰老人帶領眾人先行撤離,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對古域方面來說,今晚的行動概括起來就是,,瓮中捉鱉,但讓人意外的是…對方竟然不往封鎖的出口突破,而是朝著古域更深的方向進發,

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某道黑袍身影絲毫沒有在意,直到身形被御空攔截下來后才稍微注意起對方身份,

「翼島族長…翼青,」神秘而詭異的聲音依舊讓人分辨不清黑袍掩蓋下的具體身份:「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加入我們,要麼…翼島滅族,」

現今的情況無不說明著行動消息已泄露,但是從哪裡或者是誰泄露的則不得而知,聽到對方開出的條件翼青也是果斷拒絕:「我才不會為一己之私而屈服,你們血族不可能長久強勢的,」


「是嗎,」伴隨著這句玩味的反問話語,血色不斷的從黑袍下蔓延而出:「呵,你以為…這就是我的全部實力,我那血皇的名號可不是白來的,上次對戰中你們就什麼都沒發現,看來我還真是有點太高估你們了,」

「什麼,,」聽到的話語讓翼青感到很疑惑,也是因此想起上次對戰的情形:『上次在東海與龍毅的聯合對戰,也就發現對方的實力非常強大,其他的…等、等下,還有就是靈魂力量極其不穩定,』

『靈魂力量不穩定,血皇,皇、皇階,,不、不可能的、這絕對不可能,』對方的提醒帶來驚人的猜想,不過翼青倒也很快自行否定:『他若真有皇階實力,還需拉攏其餘人員,』

「砰…,」血色攻擊帶來的破空聲過後,翼青注意到下方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心裡邊感到慶幸的同時也有疑惑浮現:『白鶴老人不在這裡,,那他是守在出入口還是……』

『不好,』回頭看向身後的撤離方向,卻是有著不好的猜想浮現……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得知外界將要討伐古域的消息后,古域方面只進行了次簡單的籌劃,,兩名君階強者分別帶領十幾名人員,等對方安然進入古域后再前後夾擊,同時王階強者多在入口處進行封鎖,

本以為這將會是一場混戰,沒想到才剛開始就演變成單方面的追擊戰;對於古域的白鶴長老來說,首要目標當然是半年前負傷逃離的吳長老:「老吳頭,你命可真大啊,不過對於你們這些族叛,最終的下場都會是一樣,」

「噗…,」明明是白鶴長老擁護血族,如今他卻說自己叛族逃離,這讓吳長老瞬間壓抑不住胸中翻騰的氣血;半年前的傷勢本就未痊癒,加上剛才被白鶴長老偷襲,吳長老此刻已是虛弱無比,

在即將失去意識前,吳長老虛弱的對旁邊的雷泰老人說道:「藍星他們…他們應該已經進入古域,找到藍星,讓…讓他帶你們…離開這裡,」

如此緊急的情況下,經由吳長老的提醒,雷泰老人才意識到行動中確實沒見過藍星他們;這時面對吳長老已經昏死過去的情形,雷泰老人也是知道先前代為輸入武氣已經不管用,那麼現在要想從古域這裡出去就必須先找到藍星,

君階與王階存在著實力差距,周皓他們拖住白鶴老人已經非常勉強;雖說武將階與武侯階的古域人員能輕鬆解決,但時間繼續拖延下去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在白鶴老人不時的偷襲下傷員陸續增多,雷泰老人想儘快找到藍星但又毫無方向,好在這時三名青年的身影正在快速接近,

前來身影中沒有要找的目標,雷泰老人當即感到有些焦急:「藍星小友呢,」

聽到詢問后隨即簡要說明當前情況:「我們進入古域后被對方前後夾擊,翼族長讓我們先從秘密出入口撤離,不過吳長老現在被對方偷襲導致昏迷,我們要想離開就必須先找到藍星小友,以他的血脈力量開啟秘密出入口,」

得知情況緊急與戰況慘烈后,紫雲沒有遲疑的便決定行動:「藍星去古城了,我去找他回來,……我會用最快的速度把藍星帶去那裡,」

直接御空而起的紫雲,立即環顧起周圍環境;夜色下分辨不清道路,完全不知道古城方向;就在內心湧現無措時,遠處的火光引起注意,

接下來,隨著距離的不斷靠近,紫雲逐漸確定這就是古城的方向,但對於它為什麼會著火倒是不解,直至快到達后才浮現個大膽猜想:

『藍星,你該不會為了引發混亂,放火把整座古城燒了吧,』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古域,作為傳承已久的勢力,雖說比起鼎盛時期沒落許多,但其相關底蘊還是擺在那裡的;古城,除去人口沒有那麼多,完全比得上南嶺的大型城鎮,在夜色下隨處彰顯著古樸氣息,

熟悉的位置,熟悉的城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舍,熟悉的府邸,熟悉的庭院……離開四年,這裡所有的一切看似依舊熟悉,然而卻是帶來無比陌生的感覺,

曾經無比熟悉的自家府宅,此刻已是殘破且廢棄已久;半年前潛回古域,是誰都沒有想到,本來一直都隱藏得很好,因為忍不住回到這個家,導致暴露出自己的行蹤,

從那以後,藍星便知道不僅是自己與姜晨擁有盤古斧紋,那白銀也擁有最後一個;當初在西漠火谷他就是依靠斧紋感應找到並確認自己身份,兩年前在中州城外與半年前在古城內都同樣被他感應發現,

除此之外,對於自己被認定殺掉白奇的事情,藍星有理由猜測這是白銀的栽贓嫁禍,因為兩年前中州城外是他最後見的白奇;只不過當時沒有人相信自己所說的話,而且所有人都想找到並且抓到自己,

最後是在吳長老的幫助下才順利離開,但是沒想到卻會因此連累到整個吳家,之後半年是一直待在平原的穆氏部落……

隨著這次重回古城,半年前的相關記憶在腦海中不斷閃現;雖然思緒有些波動,但手中的動作卻是沒有受到一絲干擾,

御空飛往古城的途中,藍星便想過如何才能最快的引發混亂,最後想到黑夜裡最能引人注意的無疑是亮光與聲響,大致考慮過現今情況後果斷選擇前者,

既然已經決定放火,那麼藍星的首要目標當然是古城內最具代表性的建築,,古殿,那裡不僅是族群各大小事項商議的地方,而且還存放著眾多族內貴重且珍稀的物品,

『如果能讓古殿失火,那麼定能讓整座古城陷入混亂,』有著這樣想法的藍星,潛行途中卻突然改變行進方向,來到整座古城內唯一還有些留戀的地方,,藍氏府宅,

時間的流逝帶來未知的緊迫感,這讓人沒有多想的就引燃房屋;先前仍然存在著的些許留戀感,似乎也被愈亮的火光逐漸帶走,,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早在四年前離開這裡時,就已失去原本所屬的一切,


隨著焰火的蔓延,混亂的反響逐漸取得;沒有停留的直奔古殿,預想中的隱匿並不需要;此刻城內好似沒有強者,不得不說讓人有些疑惑,

時間的緊迫感,讓藍星這次沒再選擇暗中行動,而是直接公然闖入古殿,同時王階實力的壓迫讓守衛不敢輕易靠近,火苗也是因此迅速的從底層往上蔓延開來,

雖然古殿是古城最具代表性的建築,但這種程度的混亂藍星覺得仍不夠;下個目標自然的轉向首席長老白家,沒想到意外終究還是在行動中發生,

行動之前,藍星就有想過可能面對王階強者的阻擾或追捕,但怎麼也想不到會在白鶴長老的白家遇到白銀,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古域古城,城門之外,

城外略顯陰冷的寒風中,火光不時映襯著兩道對峙的青年身影;氣氛無形中就緊張起來,然而城內的失火卻好似沒有絲毫影響,

對於白家的縱火只進行到一半,藍星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可惜的;既然白銀已經現身,那就意味著他的王階監管者很可能在旁邊;不過來到城外都沒發現他人跡象,這讓人暫時放棄離開的想法,


「我知道你肯定會借這次機會回來,」溫和的聲音率先打破對峙的沉默:「先前血皇大人不讓我參與今晚的行動,我還有些不滿呢,沒想到你還是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看來這是天意啊,」

白銀,,與他的首次見面彼此就已對立,而早在兩年前中州城外他就想殺掉自己;之後也從影魂口中得知他血子的身份,半年前與他的那場戰鬥更是生死一線間,如今面對他也就只剩下滿心的敵意,

「正好,我也想找你算賬,」隨著這道冷聲的回應緩緩傳出,藍星雙手各自緊握出現的匕首,

下一刻,就在藍星的氣勢即將提升暴漲時,卻讓空中突然降下的身影給打斷,給在場的兩人分別帶來意外與警惕,

另一邊,御空的實力彰顯著王階實力,可能的聯合讓白銀非常警惕,沒想到對方好似非常的著急:「藍星,快點跟我走,」

就在白銀感到疑惑時,接著便聽到另外的青年補充說道:「是這樣的,翼族長已經示意從…撤離,但吳長老被偷襲導致昏迷,現在…藍星你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這一邊,藍星的疑惑不解與無動於衷讓趕來的紫雲愈發焦急,因為雷泰老人那邊的戰鬥完全無法確定會變成怎樣,但現今又礙於有外人在場不能詳細的講述相關情況,

本以為藍星很快就能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沒想到最後卻是得來這樣的回應:「我不走,」

不走的回應讓紫雲自然的就想繼續解釋,不過還沒來得及出聲就聽到低沉的吼聲:「吼…!」

夜色下的妖綠色眼眸與尖長獠牙,帶來無與倫比的衝擊感與驚悚感;還沒有從驚異中反應過來,就看到匕首直接刺進手臂,接著紅色的液體隨之湧出,

藍星他對自己特別狠,這是與他見面的第一天紫雲就已知道,但現今也仍是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做,直到接過裝滿紅色液體的一個小玉瓶,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紫雲,這個可能有時效限制,但我相信你是能使用好它的,」只見藍星說完這句話后,他的注意力就又全部放到對面身影上,

「藍星,我們…,」想要說服的話語最後還是被收了回去,紫雲知道他是不會就這樣撤離的,這是他自己的族群也是壓力的來源:「那…你快點解決掉他,再跟我們會合,」

「你們有機會就走,不用等我,」 血域島上的經歷,自己想要忘記卻是永遠都不可能做到;對於血族的人員,除去影魂與他姐姐外不會原諒任何人,

早在四年前離開古域時,自己就已失去原本所屬的一切;而兩年前在中州城與血域島,更是徹底失去僅剩的所有,

既然已經沒什麼好再失去,那麼即使今晚戰死在這裡,也是沒有什麼值得惋惜的……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隨著另外道青年身影的快速飛離,白銀這才稍微的鬆口氣;按照預定計劃應該是合圍之勢,會有漏網之魚讓人很疑惑;假如面對兩名王階實力的聯合,單靠自己還真沒什麼把握,

半年前那場功虧一簣的戰鬥至今仍是讓白銀記憶猶新,隨後對面那一漲再漲的氣勢也是讓神情逐漸凝重起來:『看來…那場失利反倒促進他的進步,如今斧紋感應已經完全沒有,說明他極有可能已順利掌握,』


如果說源源不斷的氣勢給人帶來驚訝,那麼黑暗中閃現的金色則是讓人震驚:『不、不會吧,那是盤古瞳術,他什麼時候也…,』

對方比起半年前有著非常明顯的變化,但這變化卻讓白銀不相信自己的雙眼:『僅是半年就有這麼大的進步,我…我才不相信,』

半年前那股讓人在意的盤繞旋風,如今已變成驚人的大型環繞旋風;帶來震撼感覺之餘其內蘊含的靈氣濃度,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下一刻,低沉吼聲傳出的剎那,就看到對方身形隨之瞬間消失,勉強捕捉到的虛影讓驚訝的念頭全部轉變為:『好、好快,』

身形退開進行防禦的同時,白銀沒有遲疑的解開右腕上的力量封印,隨著紋絡的顯現血色武氣開始不斷蔓延,頃刻間就已覆蓋圍裹住劍身與整條右臂,

「叮…,」僅是雙方武器的一次碰撞,就引發強烈的風勢席捲;白銀更是驚訝的發現…這是《血劍術》首次沒有在對拼中佔據任何上風,

接著仍然銜接而來的持續攻擊,讓白銀迅速決定提高對抗強度,隨著念想微動妖綠色暗中閃現:『形態力量,啟,』

「吼…,」同樣低沉的另外道吼聲傳出以後,兩道身影這才首次從交錯中分開,

雖然順利擋下對方先前的攻擊,但白銀對目前的情況並不樂觀,,並非自身血脈力量的緣故,調動與運用都有許多限制,不僅完全形態無法順利展現,就連傳承武技也是難以修鍊,

除此之外,盤古瞳術與激活斧紋都與《血劍術》有著明顯衝突,就好似這兩種不同的血脈力量互相排斥且不能兼容,

如果面對其他人,白銀有信心使用隨意一種力量都能贏下;但如今面對藍星,還是覺得自己熟悉的力量會比較有把握,

對方如此強力的多重增幅,加上城內如今沒有王階強者,白銀知道情況非常的不利,但也不覺得自己就沒有勝機:『這樣的狀態絕對不能長久持續,只要撐過一段時間就會有轉機,』

心中衡量利弊以後,白銀很快做出決定:『下面…《血劍術》…全開,』

血色武氣瞬間從右臂蔓延到全身,整個身形在血色包裹下氣勢大漲……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這次重回古域的決心,卻因紫雲的突然到來有所動搖;隻身一人完全沒關係,但大家需要自己才能開啟出口,

並不是不明白撤離情況的緊急性,但是如今白銀已經現身並且身旁還沒有幫手,這樣的機會錯過可能就不會再有,故而面對紫雲焦急的解釋藍星做出這樣回應:「我不走,……你們有機會就走,不用等我,」

目送紫雲御空離開后,藍星很清楚那瓶血液只能應一時之急,那麼戰鬥要速戰速決,必須得在最短的時間內爆發所有戰力,

完全形態已經開啟的情況下,傳承武技最終式隨之施展開:『開天式,開,』

其後是隨著心中念想的微動,金色在妖綠色的眼眸中閃現:『盤古瞳術,現,』

最後是傳承聖物斧紋的激活,額頭中心突然閃現耀眼白光:『盤古斧紋,激活,』

多重增幅疊加不僅讓戰力大增,同時帶來的外在改變非常明顯:剛開始由下而上盤旋的白色旋風,頃刻間就轉變成發散的環繞旋風,而且靈氣像是無止境的外涌而出,

「吼…,」伴隨著這道低沉的吼聲傳出,身形的快速閃動讓人只能捕捉到虛影,不過旋風席捲沙石的聲音倒非常清晰,只是有著延遲不能用作判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