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或許也是個體類文明中強者爲何可怕的原因吧,學習性、理解能力、以及掌握的那些時空技巧……

“不過這種當靶子的方法還真讓人不爽啊。”

“再來!”

嘴上說着不願意,可看着身旁的蟲羣越來越少,而且由於他身形很難被捕捉的原因,蟲子連逃都沒法逃,這種成就感的確讓空幻很是滿足。

不過這時候……

“距離多少呢?”

“還有三百公里,指揮官閣下。”

“緩速後退,以確保間隔距離,並儘可能減少與蟲羣的直接接觸!”

“是。”

蟲羣有那麼大,空幻需要兼顧一塊塊地吸納,然後給天罰級攻擊,就無法兼顧其他的蟲子。雖然每次吸納的方位都是蟲子的最前斷,但空幻依舊無法阻止蟲羣向艦隊的靠攏。

不過這種情況,對於此時交戰區域在距離雙月星一萬多公里的艦隊而言,不過是‘用空間換時間’的輕鬆決定而已。

“蟲羣的數量正在穩步減少,預估再做五次攻擊就能基本清理這一波的蟲羣進攻了。”

“很好!”

但就在這時,一個來自雙月星新朋島指揮部的通訊,卻突然接入了指揮艦內,並很快轉移到空幻腦海。

※※※

得益於宇宙艦隊的優異表現,雙月星大氣層內已經持續了多年的平靜。

在這種狀態之下,雖然剛剛又出現了六顆母巢,但人們經歷最初的慌亂,並重新回到之前的戰時體制而忙碌工作後,大都冷靜了下來,並選擇了對軍人和政府給予完全的信任或者說依賴。

此時,行走在街道上的月一也是這麼想的。

他和兩個弟弟(妹妹?月靈人無性別(=.=))下課之後,由於想要閒逛一下,就讓兩個忙着回去玩遊戲的弟弟先走。

對於他這樣的月靈人小孩,如果是從前,現在絕對已經在工廠裏面忙碌,因爲所需的知識完全可以在繁殖巢穴繼承,並通過簡短的學習就能掌握。可現在,一片空白地出來,在學校和同學們一同學習、生活,卻是讓他們有了別樣的感受。

不過,所謂別樣的感受,其實更多是對那些以前的月靈人而言。

因爲經歷了,有了對比,所以他們纔會對現在的月靈人小孩們的生活感到羨慕。而通過他們,那些月靈人小孩才能真正體會到政府此舉對他們帶來的好處。但對於大多數月靈人小孩而言,這樣悠閒的學習生活也的確讓人滿足。

“不過老爸還真是囉嗦,一天到晚都在說什麼‘你們真是幸福啊’、‘想當初……我們’什麼什麼的。這些東西又不是不知道,學校圖書館和歷史課講的可不少。”少許埋怨幾句,其實也只是略微不滿,更多的恐怕還是幸福之感。

這時,月一停下腳步,精神力中出現了熟悉的感知。

“阿姨好。” 神工 沒有視覺的月靈人雖然意識等級不高,可對精神力的使用一直不下於朋人,在朋族體系中遠高於黑骨人和影族人,因爲那是他們是無時無刻不在使用這東西。

“啊拉,月……嗯,月一?”

“是我,阿姨這是下班回來嗎?真是敬職。”月一恭敬地詢問着。

“哈哈,是啊,不過自從孔歡不知怎麼被長老看重,帶去學習一段時間之後,家裏最近也冷清了好多。”葉夫人爲難地說着。

“額,呵呵,是嗎。”

對此,月一這麼一個小孩顯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而雖然脫線,但常識還是有的葉夫人,顯然也認識到雖然從外表看只比成年月靈人只小一點,但眼前的只是一個標定年齡不必自家小孩高的月靈人小孩而已,顯然不適合嘮家常。所以,她很快恢復正常。

“那麼,我就先回家了,月一也要注意安全哦,現在已經有些晚了。”

“謝謝阿姨關心,不過請問孔歡什麼時候能回來呢?”這才進入主題。

“這個啊,很可惜我也不知道,聽說會有段時間吧,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會走運被長老看上的……說起來,家裏那兩個寵物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你有看到嗎?”

“沒有。”月一想了想搖頭。

“哎,真是頭疼,孔歡回來也不知道會不會不高興,看他以前喜歡那兩隻動物的樣子大概會有些糟糕吧(其實是動物粘着空幻)。”

“放心吧,葉阿姨,我和月二月三都會幫忙尋找的。”月一恭敬地說道。

對於幽神級這種達到靈族統御者等級的存在,或許是源自靈族的本能,即便已經成爲月靈人的他們,依然會產生敬畏而不敢有絲毫懈怠。於是,本來就很禮貌的月一,在這些朋人大人中更是有了個‘很有禮儀’的評價。

而也正因爲如此,整條街的人對待月靈人的態度要比其他人好處一些。

在告別孔歡的母親之後,月一也轉動精神力,開始確定回家的路線。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心中一動,精神力頓時擴大數倍,達到了此時陰魂級高期的上限——幾百米半徑,幾乎能夠囊括整條街道。

然後,他看到了齊齊擡頭望天中的慌亂人羣。

發生什麼呢?

由於身體的侷限,月靈人的精神力擴散範圍就是他們的感知範圍,但此時人們顯然在看更遠的方向,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周圍人到底看到了什麼。可片刻之後,這些從來都是淡然面對一切,在蟲族當初登陸雙月星表面時依舊平靜的新朋島居民,竟然慌亂地奔跑起來。

“這……”

還沒等月一做出反應,就突然感覺身體飛了起來。

仔細一看,原來是才分開沒多久的孔歡母親,用念力將他托起飛離了地面,可現在似乎也不是體驗念力飛行這種奇妙感受的時候,而且他對於眼下的狀況非常好奇。

於是,他將精神力探了過去。

“阿姨,發生什麼事呢?”

“你看不……啊,忘了你們月靈人的特點。”葉夫人驚訝片刻,隨後便恢復過來:“總之,我現在先想將你送回家,不要怕,沒什麼大事的。”

“哦。”看樣子無法得到什麼的月一,只能遺憾地感應着街上各種慌亂的人羣,第一次對月靈人沒有視覺這一點感到鬱悶。

降落家門,父親和弟弟們一臉急切,似乎正打算外出,看到月一被念力託着回來的樣子,少許驚訝之後便是一臉感激和慶幸:“太謝謝葉夫人了。”

“沒事,呆在家裏等通知,我先走了。”

“是……”

“爸,怎麼回事?”月一急切地詢問。

“哎。”月靈人父親嘆了口氣:“新朋島……看來被攻擊了。”

※※※

“什麼,新朋島遭遇攻擊,從哪兒來的?是什麼人?”

“是蟲族,但到現在爲止還沒法確定對方是如何出現在這裏,因爲我們還在組織防禦。”

“該死!”

“長老你們那兒還要多久?”

“最多三次匯聚,中央區域的蟲羣就會被幹掉,然後兩翼的蟲羣也可以交給艦隊自己負責,不過時間上至少也要半個小時左右。”

“半個小時的話……應該沒多大問題。”

“靈雪她們呢?那麼多靈神留在新朋島不可能會有什麼麻煩吧?”

“靈雪長老她們需要全力製作那個廣域誘導力場的發生器,現在似乎正好處於關鍵階段而沒法活動。周圍最近的大氣層艦隊還在幾百公里外,現在我們是靠着留守新朋島的長老院陰神,以及新朋島本地留守艦隊裏面幾艘常規戰艦在作戰。”

“敵方是什麼規模?”

“看不出來,精神力掃描被屏蔽了,蟲子數量密密麻麻的,完全籠罩了整個新朋島。而且,我們還無法知道其它聚居區的狀況,哪些地方可沒有新朋島這麼多陰神留守,何況本島還有佔全族37%的幽神。”

“該死,總之我們會盡快完成宇宙方面的事情趕回來,在此之前……”

“瞭解,請空幻長老轉告楚潔大人,我一定會努力的,大家也一定會努力的。”

“很好。”

結束與空幻長老的通訊,感嘆一句靈力的強大之後,蝶舞重新轉回視線。

蟲族突然出現在雙月星大氣層內,甚至直接包圍整個新朋島這種情況,完全超乎衆人想想。畢竟前兩次都沒有這種情況,而這一次蟲族的宇宙部隊可都還被擋在一萬多公里距離上,就快便當了的,這些蟲子是哪兒來的?怎麼來的?都是問題。

而且,這種逆轉一樣的感覺……

“蝶舞大人,前往02和05號衛星島的兩位長老發回消息說,蟲羣出現不少戰鬥力強大的個體,兩個島都是人數較少的島嶼,防禦構建也不多,單單靠單個人已經快無法兼顧了。”

“讓他們收縮防禦,必要情況下放棄一部分島嶼外層防禦,最重要的是保證人員的安全!”

“是。”

“其它區域還沒聯絡上嗎?”

“還沒有,蟲羣擁有精神力屏蔽保護功能,現在由於太過密集,反而把我們向外聯絡的精神力也給遮蔽了。至於電磁通訊,更是在對方出現的同時就受到了干擾。不過我們已經派遣幾名幽神駕駛機甲突圍。”

“很好,繼續努力。”

“是。”

精神力掃過周圍,由於第一時間向每一個衛星浮空島派遣了長老院的陰神長老保護,以陰神級的戰鬥力,要保衛公里級的領土浮空島很困難,但對於一兩公里直徑的小型衛星浮空島卻沒太大問題,最次保護人員不需要擔心。

所以,對這些衛星浮空島的安全,蝶舞並無多大擔憂。

至於新朋島,現在留在本島的雖然只有七名陰神,可島上居民幾乎每一戶朋人都有一到兩名幽神,即便不配備機動鎧甲,進取不足,但保衛尚可。

何況,真到了最後時刻,幾名靈神長老還真會爲了幾顆廣域誘導力場的發生器就放棄新朋島?

所以,對於新朋島的安全,她也不怎麼擔心。

蝶舞真正擔心的,是其它的浮空島和工業區。這些地方有的有艦隊保護沒啥,很多卻只有本身的少許防禦能力。即便每個地區都有一位陰神級長老常駐,可一名陰神級長老也保護不了整個聚居區。

“現在只希望我們能快點擊破這些蟲子,然後得到外界的消息吧。”

但就這樣枯坐在這裏等待,陰神級巔峯的蝶舞顯然也有些不耐。繼續處理了一堆情況之後,見大部份保衛工作已經步入正軌,她也忍不住站起身來,向門口走去。

不過理所當然地,她被一旁靈雪的專屬女僕,兼任核心族長辦公室女僕長的靈衣給攔住:“蝶舞大人,您的工作是坐在辦公室協調各方面的問題,而不是外出戰鬥,那裏有其它的長老就足夠了。”

“可現在在這種時候,多一份戰力就快一步突破,也就能更快地瞭解外面情況和安排與蟲族戰鬥。”

“可是……”靈衣還是不願放開。

蝶舞不得不繼續解釋:“靈衣你已經做了這麼久的靈雪女僕,很多事情你自己處理其實都可以,何況還有網絡可以讓我及時處理那些重要的東西。在外面一邊戰鬥,一邊處理協調,並不比在這兒坐着發呆好。”

“但您……”

“好吧,那些天人出動沒?沒出動的話讓他們全部過來,就算我保護着他們去測試天人的實力吧。”

“那好,請您小心。”

靈衣不再攔阻,而剛剛踏出最高長老會辦公樓的蝶舞,隨即就看到了迎面而來的幾十位天人。他們實力高低不一,但由於進化到天人後擁有的特殊性,使得他們的戰鬥力會比同意識等級的非天人高出不少。

所以在這種時刻,這些天人也會成爲一股戰力。

“不愧是靈衣,害怕我單獨行動嗎?不過我就這麼沒信譽嗎?”笑了笑,蝶舞沒有廢話,直接通過精神力分配了這些人的任務之後,她便一馬當先衝向天空。

還好,到現在爲止,蟲羣還沒有攻入新朋島。

姑娘她戲多嘴甜 但這是靠着留在新朋島的無人機和機甲羣保護所致,堅持不了多久。本來,若是時間再長些,等實驗室的念力發生器裝置定型,那就不需要爲防禦擔心了,可蟲族顯然無意間選了個好機會。

“真是讓人頭疼的敵人,之前還納悶雖然很厲害,卻還是被我們一個剛進入宇宙的文明就滅掉的蟲族,到底是怎麼把那麼多宇宙文明打地不可開交的,原來之前的敵人根本就是個低級貨色。”

正在某個避難所的某位朋人母親懷中,尚未恢復意識的蟲族主意識……啊不,現在是朋人小孩不知爲什麼感到一陣不爽,終於醒了過來。 蟲族的舉動很好地展現了他們的強勢,用正面第三波攻擊吸引全部朋族部隊的注意力,小部隊卻突襲朋族的人口聚居區。在雙月星已經失去系統保護,同時朋人又取消了各個人口聚居區上空雲層遮蔽的現在,太空中的蟲族對雙月星情況幾乎一目瞭然。

於是,它們輕而易舉地繞過了朋族部隊,突然出現在朋族新朋島等各地上空。

對於蟲族具體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人們並沒有找出準確的答案,不過事後探討被突襲原因之時,大家最傾向於的一點是:蟲族的精神力屏蔽功能,恰巧避免了被朋族最依賴的精神力掃描方式。

也就是說,這他嘎的完全是蟲子好運。

也因此,朋族在戰後全面推行了預警方式多樣化的發展,並在以後成爲預警能力超強的幾類宇宙文明之一。

不過現在,戰鬥還在繼續。

漂浮於半空的蝶舞和天人部隊很顯眼,而蝶舞也並非用檢驗天人爲藉口出來,而是實實在在地指揮着天人作戰。只不過相比於檢驗,對於天人的戰鬥力很有信心的她,更像是在直接將天人作爲救火隊員,奔行於各個防禦節點救援。

“超能量體直接侵入蟲族能量機構,用你們最快的速度幹掉這批敵人!”

“天人在防線上防禦,重點對付對付大體型敵人!”

“純意識體天人負責心靈干涉,作爲中繼聯絡各個方位的散兵,並安撫他們的情緒,同時將他們聚集到一起!”

三種天人的作用,在各種實驗中已經逐漸清晰,所以蝶舞指揮起來也很順暢。

超能量體(或者說純能量體)已經沒有真正固定的形態,可以直接融入任何一種能量之中,也包括蟲族體內的各種能量,因此能夠完全侵入蟲族內部,然後以爆發的方式將之毀滅。必要時候,甚至可以控制蟲族軀體,只不過人家殺自己蟲和殺敵人沒什麼分別,所以這一點倒是沒法在蟲子身上使用;

天人,也就是純肉體的朋族天人,本身肉體爆發力就很強,看起來兩米左右的個子,可根據測試表現,其直接攻擊力已經不下於偏小一些的史詩生物,這是何等的狂暴。所以對付那些體型不過史詩生物肢體大小,戰鬥力也只不過那個比例的蟲族巨型大氣層蟲族,那是毫無問題的;

而純意識體天人,則在精神力或者說意識方面的控制力上非常強大,也許量上和質上都無法和陰神靈神對比,但幽神級的純意識體天人,就有着堪比陰神的控制能力,因此面對蟲族的精神力屏蔽,它們完全可以無視。

而事實的表現,也如實驗室對天人的研究一般。

這一個小隊不過二十多名天人,卻完全抗住了此前一百多位幽神防禦之下,都顯得岌岌可危的防禦線。當然,這也是有那一百多位幽神配合的原因,可這也足以讓人認識到天人的強大。

畢竟,這二十多名天人中,即便是幽神也只有幾位,剩下還都是靈魂級而已。

“說起來,爲什麼二次蛹化成爲天人的,好像都是幽神級及其以下的存在呢?”某次交流時,蝶舞曾聽到過楚潔等人向研究人員發出如上詢問。

很顯然,在獲得天人的資料之後,對於身爲靈神或者陰神的長老們,卻沒有人蛹化成天人這一點,大家是很有怨念的。

“具體爲何,我們也不清楚。對於朋人本身的研究雖然很多,但我們越是研究,就越覺得我們自己的身體無比神祕。”當時的研究人員苦笑着回答了楚潔等人的詢問:“現在對於這種情況,我們只有一個初步的考慮……”

“哦,那是什麼?”

“也許,是因爲與朋人的接近度和活性。”

“?”

衆人一副期待你的解釋的表情,讓研究員壓力很大,所以他不得不補充一句:“首先聲明,是否真的如此我們也無法確認,現在只是一個猜想而……”

“說,別廢話。”

“是。”只能服軟,研究員隨即解釋:“首先是活性,雖然朋人進入幽神後基本可以獲得無限生命,但能夠進入這個程度的,大都是已經有一定的年齡的存在。而他們,肉體的活性大都開始消減,軀體變得穩固,即便能量化後也無法改變。而年輕人的細胞等活性都很高,所以很適合進一步蛹化的需要……”

“感覺很牽強。”楚潔皺眉。

“的確是如此,所以我們才無法確定。”研究員擦汗。

“那另一個呢?”

“另一個就是與朋人的接近度,這其實才是我們認爲最有可能的原因。”研究員稍稍恢復了些精神:“衆所周知,能量化並不會影響我們朋人的遺傳等東西,因爲能量化其實只是以細胞爲基礎,將身體絕大部分轉化爲能量狀態的動作,實際上還是朋人的基因結構。”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對此衆人點頭。

“可是,實力的提升,卻產生了變化。”

“?”

“這裏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研究員想了想說道:“比如在全族升級之前,兩對夫妻,一對都是靈魂級的普通朋人,那麼他們生出來的孩子一般會在陰魂級左右;而另一對夫妻,他們都是幽神的話,那麼生出來的小孩絕對是靈魂級。”

“當然,現在全族嬰兒都是靈魂級,可同時,父母的等級也在提高。”研究員搜索記憶後,找到了一個例子:“前段時間,長老院兩位陰神級長老夫妻,不是終於生了個孩子嗎?大家應該都知道,那個小孩剛出生時雖然不是幽神級,但也達到了靈魂級巔峯。而出生後只不過接觸了念力一個多月而已,就自行凝聚成爲幽神。”

“這代表着什麼?”研究員提問。

“代表着我們朋族的新生代會越來越強大,全族實力會越來越高吧。”楚潔這樣回答。

“這也的確是一個方面。”對於本族的實力提升,衆人顯然很歡迎,不過研究員笑了笑補充到:“但同時,這也代表着實力的提升,並非我們此前所想的簡單將意識等級提升,而是全面的,甚至細緻到對下一代遺傳的影響。”

“懂了,你的意思是說,伴隨着實力的提升,我們與最初的朋人的偏差會越來越大?”

邪皇毒妻:腹黑皇后驚天下 “這只是猜想。”研究員強調。

記憶回溯結束,蝶舞再次看向眼前的天人,眼中閃過一絲隱憂。

對於實力提升與朋人產生偏差,這一點蝶舞並不擔心。因爲,她知曉空幻這個主意識的存在,所以知道就算實力再高,也不會脫離朋人這個物種。反倒是天人的蛹化前提,會不會造成朋族漸漸向數個不同種類的分支演變,最後變成同一物種卻又差異極大的幾個種族,而導致衝突乃至於分裂呢?

“也許是杞人憂天吧。” 聚集、開炮、被轟、閃人。

恭喜朋族主意識空幻,在重複這個動作多次之後,您收穫‘蟲族屠殺者’徽章和‘向我開炮’徽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