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寒着一張臉,邁步衝進巢穴之中,這一次他是徹底怒了,進門之後,直接大開殺戒。

進去之後林辰見人便殺,所過之處,無論老幼,直接一掌拍死。

不是林辰狠,實在是這幫傢伙已經逾越了林辰的底線了。

“啊,不好,有人闖入,快點通知教父!”

“哦不,天哪,不要殺我!”

“哦,這是個魔鬼,他打不死啊!”

一轉眼的功夫,整個巢穴大亂,屍體對壘,血流成河!

此時,詹姆斯的辦公室內,詹姆斯還不知道林辰已經到了,正揮舞着皮鞭,穿着一身奇形怪狀的衣服,正在抽打被困在十字架上的卡米亞,整個人滿臉的興奮之色。

舔着嘴脣,一鞭子抽在卡米亞的大腿上,卡米亞吃痛尖叫。

眼淚好似串線大珍珠一般,噼裏啪啦的落下。

“哈哈,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叫吧……哈哈,你越是這樣叫,我就越興奮!”

詹姆斯興奮大笑。

這貨,完全就是一個變態,有着特殊的癖好,喜歡玩虐。

凡是被他看中的女孩子,在啪~啪之前,他都要玩一場**的戲碼,什麼時候把女人折!磨的奄奄一息,什麼時候把女人跳腳的宛如狗一般,他纔會爽快,纔會選擇上。

“你,你殺了我吧……”

卡米亞有羞,又絕望,看着面前這個變態詹姆斯,真恨不得對方殺了她纔好。

可惜啊,詹姆斯並不會讓她如願以償。

“想死,哈哈哪有那麼容易,我要把你**成我的寵物,整日讓你趴在我的腳下,跪舔,哈哈,小妞,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你這種極品了。”

“我一定用盡我所有的手段,把你**好的。”

“等我玩膩了,我會把你賣到非洲去,去做老黑奴的奴隸,哈哈哈……”

“砰!”

就在詹姆斯興奮的大笑到時候,忽然,他的辦公室的房門被人重重撞開,緊跟着就見查克,宛如喪家之犬一般,衝進了辦公室之中,驚慌失措的尖叫道:“詹姆斯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這兩個女人的同伴殺來了,他已經快殺到咱們這裏來了!”

“混蛋,你們死幹什麼吃的,給我滅了他,這裏是我的地盤,難道還會怕他!”

詹姆斯正在興頭上,忽然被打擾,他很是不爽啊,大罵着,同時走向查克,一鞭子重重的抽在了查克的臉上,頓時將查克的一張臉抽出一道血痕。

查克也不敢說疼,只能咬牙忍着,繼續道:“詹姆斯大人,這個東方男人,比那個東方女人還要讓人恐怖,他根本就殺不死,他不怕槍的……詹姆斯大人,咱們逃走吧!”

“放屁,我不相信,這世上會有人不怕子彈!”

詹姆斯大罵,隨後,隨手從牆上取下一挺***,也不換衣服,就穿着身上這件奇形怪狀的衣服,端着槍朝着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罵道:“你們這羣廢物,給我看着,看我怎麼殺掉那個混蛋的,都跟我來,看我怎麼把他打成馬蜂窩!”

“……”查克咧着嘴,臉上露出滿滿的恐懼之色,有心想要繼續勸說,但是,眼見着詹姆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詹姆斯這個混蛋,真特麼愚蠢,那好,那你就自己送死吧,老子不陪你了!

查克,把心一橫,忽然,轉身朝着辦公室裏面走去,來到詹姆斯的房間,在牆上摁了一個電鈕,隨後,就見臥室內的牆壁,咔嚓一聲,慢慢的開出一個一人大小的暗門。

暗門通往樓後的一個逃生出口。

每一個黑手黨巢穴,都有一個逃生出口,預備不時之需的。

當暗門開啓的那一刻,查克立刻就要逃走,然而剛走進暗門,忽然想到了什麼,又走了出來,徑直來到了卡米亞身邊,然後,將卡米亞從十字架上抱了下來。

夾着卡米亞,反身便走。

卡米亞是林辰的同伴,所以查克打算帶着卡米亞一塊逃走,關鍵的時候,一旦林辰追上,興許可以利用卡米亞要挾林辰一下,保住自己一條小命。

不說查克,只說詹姆斯,詹姆斯舉着槍跑出辦公室,隨後,便好似瘋了一般,一頓掃射。


一邊掃射,一邊嗷嗷叫道:“該死的黃皮豬,給我出來, 今昔古昔 ,我要親手送你去見撒旦,你這個東方魔鬼!”

“噠噠噠……噠噠噠……”

一邊說着,一邊繼續舉槍射擊。

“你就是詹姆斯!”而就在這時,一股狂風拂過,林辰以神鬼莫測的身法,出現在了詹姆斯身後,冷冷的看着面前奇裝異服的變態,眼神冷徹如刀一般。

“是誰!”詹姆斯乍一聽身後有聲音,嚇得他急忙轉身。

當看見林辰就站在自己身後時,二話不說,立刻嗷嗷怪叫,舉槍便是一頓狂射。 林辰立刻釋放靈氣屏障,那無盡的子彈,在他身前半米處,便無法存進。

林辰邁步,一步步的朝着詹姆斯走去,眼神越來越冷徹。

這貨,就是綁走水靈靈還有卡米亞的元兇,這個混蛋,竟然敢趁着他不在,對女人下手,簡直是十惡不赦,他要弄死他,用最殘酷的方式。

“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你爲什麼不死!”

而詹姆斯,眼見着用槍都幹不死林辰,差點把他嚇尿了。

這一刻,他才相信,查克並沒有騙他。

而一想到查克,詹姆斯立刻到處找查克的身影,想要查克幫助他,可是放眼一看,那裏還有查克的影子,這貨早就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

“查克,你個該死的混蛋,你竟然敢不顧我,獨自跑掉,我要殺了你!”

正惡狠狠的,充滿着惡毒的詛咒着,忽然,眼前一花,林辰已經出現他面前。

跟着,林辰一把掐住詹姆斯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不止如此,提起詹姆斯的同時,林辰一掌拍向他的肩膀。

咔嚓一聲,詹姆斯的肩膀瞬間粉碎,一條手臂就這麼廢了,而不等他痛苦的慘叫,下一秒,林辰又是一掌掃過,詹姆斯的另外一隻手臂也直接報銷了。

廢了詹姆斯的兩條胳膊之後,林辰還不解氣,繼續出手。

眨眼的功夫,詹姆斯四肢全廢,就剩下一個身子,搖搖欲墜!

劇痛之下,詹姆斯整個人疼得連叫都不會了,長着大嘴,五官扭曲變形。

眼淚和鼻涕流下來,糊了一臉,整個人給人一種噁心的感覺。

“哼,自作孽,活該,告訴我,卡米亞在哪,否則我捏碎你的腦袋!”


“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即便已經殘了,但是面對死亡的威脅,詹姆斯還是恐懼無比,立刻求饒,同時,衝着林辰道:“那個女人叫卡米亞,哦,求求你,不要殺我,我帶你去找她,她就在我的辦公室裏,我可以不,我沒有動她,她還是好好的!”

林辰立刻提着詹姆斯,走進他的辦公室裏。

然而,辦公室哪裏還有卡米亞的影子,卡米亞早就已經被查克帶走了。

“人哪?你不是說,人在你的辦公室裏嘛!”林辰眼見着辦公室沒有卡米亞的影子,立刻勃然大怒,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這個詹姆斯還敢誆騙他。

當下,手下用力,差點把詹姆斯活活捏死。

詹姆斯伸長了舌頭,一臉的恐懼啊,費力的叫道:“不,不要殺我,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我的屬下查克,是他,是他把你的女人帶走的。哦,求求你,不要殺我,我可以帶你找到查克,他是通過祕密通道跑掉的,我可以帶你去追!”

“別廢話,暗門在哪?”林辰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了。

此刻,一雙眼睛已經通紅通紅的,真的恨不得捏死詹姆斯。

“在北面的牆上,那裏有一個紅色的按鈕,暗動他,就可以打開暗門,暗門直接通往地下排水道,我相信,查克這會還沒有跑遠……呃呃呃!”

詹姆斯剛剛把話說完,林辰手下一用力,直接捏段了詹姆斯的脖子。

既然還有一個查克,那麼詹姆斯的價值也就等於零了。

捏死詹姆斯之後,林辰立刻啓動暗門,隨後追了出去,他速度極快,很快就追到了地下暗道,而此時,果然,不遠處,查克正脅着卡米亞狂奔,逃亡。

“該死,給我站住!”

林辰猛地大喝,隨後化作一道狂風,直追了上去,幾乎眨眼的功夫,林辰便追趕上查克。

身形一閃,瞬間落在了查克的面前。

“啊,什麼人?什麼人!”查克眼見着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嚇得他差點尿出來。

立刻舉起手槍,瞄準林辰,然而林辰比他快的多,劍指一劃,立刻就見一道劍光閃過,查克的手臂就這麼不翼而飛了,當場斷臂!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啊!”

查克發現自己的胳膊不見了,立刻疼得忘乎所以,嗷嗷怪叫。

同時,在也顧不得綁架卡米亞,把卡米亞摔倒一邊,自己在地上打起滾來。

林辰沒有管查克,而是徑直來到卡米亞身邊,將卡米亞抱了起來,而卡米亞看到林辰,立刻忍不住淚水橫流,緊緊抱住林辰的脖子,掛在了林辰身上。

這會,卡米亞完全把林辰當成了心靈的依靠,避風的港灣了。

林辰則是沒管男女有別了,任由着卡米亞抱着自己,衝着她道:“卡米亞,告訴我,水靈靈在什麼地方,她怎麼沒有跟你在一塊?”


卡米亞哭道:“林辰大哥,靈靈姐姐,她,她被人抓走了。她沒有跟我關在一塊,當時……”

卡米亞哭着,立刻把當時的情況,跟林辰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末了補充道:“林辰大哥,你快去救救靈靈姐姐吧,我,怕她,怕她死掉!”

林辰聽完,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個川字。

聽完之後,林辰已經可以斷定,是誰帶走了水靈靈,根本不是黑手黨,而是血族。

水靈靈的實力雖然不如他,但是還是很強的,先天巔峯,實力僅次於真武境界,黑手黨哪怕人再多,攜帶槍械,也未必能擒住她,哪怕水靈靈敵不過,她可也可以趁機逃走。

能擒住水靈靈的,在這裏,也只有西方教的那些黃金騎士了。

林辰輕輕撫摸了一下卡米亞的頭髮,隨後,衝着卡米亞強裝鎮定的笑了笑說:“放心吧,你靈靈姐姐不會有事的,有我在,沒人能傷害的了她!”

“我現在就帶你去救她!”

安慰了卡米亞一番,隨後,林辰伸手一攝,直接把在地上打滾的查克攝入手心當中。

捏着他的脖子,冷着臉道:“我想,你們劫走水靈靈,爲的是引我過去吧,想必,他們應該告訴你,他們在什麼地方等我,帶我過去,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查克這會比林辰捏着脖子,已經嚇尿了。

忍着劇痛,拼命點頭:“好,我這就帶你過去,不,不要殺我!” 林辰左手提着查克,右手摟着卡米亞,直奔聖殿。

而此時,位於意大利的西方教第七聖殿內,第七聖殿殿主,正如賞花一般,觀賞着水靈靈,從上到下,看的極爲仔細,就好像觀賞着一件藝術品。

不時,還會舔一舔自己的舌頭,就別提有多噁心了。

水靈靈厭惡的恨不得一口口水吐到對方的臉上,如果她能動的話。

這些血族,都有着標誌性的長相,尖尖的下巴,細長的眼睛,高高的鼻樑,還有那慘白的臉色,這種德性,放在東方,那就是賊眉鼠眼,實在無法觀瞻。

當然了,讓水靈靈最爲厭惡的是對方的眼神。

她被看的,渾身的汗毛都快豎起來了。

“混蛋,有本事就殺了我,別在這噁心姑奶奶,士可殺,不可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