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綰有些無語了,瞪了君黎一眼後說道:“君黎,你和舅舅一起鬧什麼。”

兩個男人卻不理會她,鳳離夜依舊盯着君黎,淡淡的問道:“如若你三日後奪得頭籌,會不會把她當成生命中的至寶,即便死,也捨不得讓她傷心一點。”

蘇綰真想上前一步捂住鳳離夜的嘴巴,舅舅越說越誇張了,蘇綰警告的開口:“舅舅,你再說我要生氣了。”

她說,鳳離夜輕笑:“好了,舅舅不說了。”

一側的端王自然看出鳳離夜是真的很疼蘇綰的,不讓她受一點的委屈,所以蕭煌的個性纔會讓他不喜。所以纔會有三日後選夫的事情。

君黎輕笑起來,望着鳳離夜說道:“如若三日後本王能奪得頭籌,必當她是生命中的至寶,不讓她受一點的委屈。”

“好,爽氣。”

鳳離夜很滿意君黎的態度,不管這個傢伙最後能不能拔得頭籌,但是他的態度都很讓他滿意,比蕭煌那個傢伙要讓他滿意十倍。

花廳裏的兩個男人全都笑了起來。

正在這時,門外響起腳上聲,有安國候府的管家季忠走了進來,飛快的稟報道:“小姐,寧王殿下過來看望青霄國的太子殿下了。”

蘇綰挑了一下眉,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一個個的都搶着巴結她舅舅,可是最該巴結她舅舅的那個人,卻百倍的找他的碴子,不但不巴結他,還連帶她也恨上了,這叫什麼事啊。

蘇綰有些無語了,鳳離夜則微微的挑了眉,對於承乾帝所生的兒子,他不太喜歡,誰叫之前他聽到白沁說,承乾帝竟然算計綰兒的,他還沒有對承乾帝動手呢,他兒子竟然上門了。

鳳離夜眸色幽冷,臉上神色淡淡,不過來者是客,他也不會把人往外攆,不過雖然承乾帝不是個東西,他聽人說這位寧王殿下卻是不錯的,而且最關鍵的是與綰兒交情不錯。

鳳離夜吩咐季管家:“去把寧王殿下請進來,來者是客,總不能拒之門外。”

“是的,太子殿下。”

季管家知道這位美若天仙的男子是小姐的舅舅,所以一點也不敢大意,蘇綰則望向鳳離夜,嚴肅的說道:“舅舅,這一次不准你再胡說,若是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鳳離夜輕笑着答應了:“好了,舅舅不會再說了。”

蘇綰才放下心來,自坐到一側去,鳳離夜望着蘇綰,看出她神色明顯的不好,想到之前蘇綰是和蕭煌見面的,現在那傢伙很顯然的走了,而蘇綰的臉色不好看,恐怕又受他傢伙的氣了。

鳳離夜說不出的火大,事實上三日後的郡主選夫之事,只不過是爲了磨磨那個男人的性子,就是爲了讓他來低個頭,以後好好的對待綰兒,他是綰兒喜歡的人,他這個做舅舅的怎麼可能過份爲難他,爲難綰兒。

可是現在看來,這男人真的不教訓不行了,而且鳳離夜真的動了氣,有一種要帶綰兒回青霄國的意思,永遠不讓那個男人再見到綰兒。

鳳離夜周身攏着淡淡的薄霜,不過望向蘇綰的時候,眸中卻是溫柔的。

“他走了。”

蘇綰自然知道舅舅問的是誰,逐點了點頭,悶悶不樂的說道;“嗯。”

鳳離夜看她不開心,輕聲的逗她:“好了,別不開心了,你看你不開心,這屋子裏誰也不開心。”

蘇綰擡頭望一眼,果見個個都望着她,下人更是一臉的小心,就生怕她不高興似的。

蘇綰看到這些,便想到蕭煌來,蕭煌不但不怕她不高興,似乎還嫌她不夠生氣似的,還威脅他。

蘇綰眸色便有些冷,不過望向花廳中的人時,卻已經柔軟起來,笑着說道:“好了,我沒有不高興,沒事沒事。”

鳳離夜不再說什麼,掉頭望向門外,寧王蕭燁正好領着兩名手下從門外走了進來。

一進來便看到了端坐在花廳一側的端王君黎,蕭燁的瞳眸陡的暗沉下來了,現在他終於知道爲什麼綰綰對君黎不一樣了,這是她記不得前世的事情了,如若她記得前世的事情,只怕要恨死自己,不但恨死他,只怕對端王君黎好得一蹋糊塗。

因爲前世,君黎本來和他們是敵對的,一直交手,但是君黎卻爲蘇綰的聰明才華所折服,後來甚至於喜歡上了蘇綰,不過那時候蘇綰已經是他的太子妃了。

在最後的那場大火裏,君黎毫不猶豫的衝進了火場,想救蘇綰,可是兩個人一起死在了火場。

可想而知,現在的蘇綰,對於君黎自然是友善的,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即便他們兩個人不知道當初發生的事情,但本能還是讓他們像朋友一般的相處着。

兩個人對對方都充滿了善意,這份善意讓蕭燁覺得剜心,如若,如若最後他毫不猶豫的衝進了火場,也許他和蘇綰就會不一樣了。

寧王蕭燁臉上幽幽暗暗的光芒,一雙瞳眸陰陰沉沉的盯着端王君黎,君黎擡眸,冷冷的拋一個眼神給他。

兩個人互相仇視着,眸光嗖嗖的對戰着,一個不讓一個。

鳳離夜饒有興趣的看他們兩個人以眼光廝殺,這兩個之所以如此敵對,是因爲自家的寶貝外甥女嗎?

這倒有些意思。

鳳離夜是巴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稀罕蘇綰纔好呢。

所以若得看熱鬧。

蘇綰卻看不下去了,望向寧王蕭燁說道:“寧王殿下怎麼想起過府來了?”

這話明着很客氣,但事實上便有些生份了,蕭燁聽得心裏隔得慌,而且從前的他並沒有過多的接近蘇綰,因爲他雖然總是做夢,可是因爲他想不透其中的細節,所以並沒有多做什麼功夫,但現在不一樣了。

他知道蘇綰前世是他的愛人,他們能又站在一起,是因爲他啓動了九轉鳳鸞劫的緣故。

這一世,他不想再和她失之交臂了,想到前世的種種,他只覺得剜心似的痛,臉色有些白。

蘇綰看得心驚,飛快的開口問道:“寧王殿下,你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你是怎麼了?”

蘇綰說完,鳳離夜也開口:“孤身邊的流茶精通醫術,若是寧王殿下不舒服,流茶可以給寧王殿下檢查一下。”

蕭燁搖頭,他根本沒病,只不過是因爲想起前世的事情,心痛罷了。

不過看到蘇綰活着他便安心了,而且他決定,努力的追求蘇綰,忘掉前世的事情,這一世他定然會對她好的,不會再負她。

超級寶貝之我的媽咪像姐姐 蕭燁下定了決心後,臉色好看得多,擡眸望向蘇綰的時候,說不出的溫融。

寧王蕭燁,本就長得高貴出塵,仿若清風曉月一般的高雅,此時再翩然一笑,當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他的容顏雖然及不上蕭煌和鳳離夜,但絕對也是男人中頂尖的。

此時再配上他溫潤的神容,當真是讓人看得耳目一新。

鳳離夜眼裏的興趣升起了幾分,脣角是若有似無的笑意。

蕭燁溫潤的望了蘇綰一眼,溫聲說道:“我沒事,綰綰不要擔心了,就是這兩天沒有睡好罷了。”

“喔,”蘇綰點了一下頭,其實她也看出來了,蕭燁不像有病的樣子,所以也許真的沒睡好。

“既然寧王殿下沒睡好,應該在府裏多休息,怎麼跑到我安國候府來了。”

蘇綰的話使得蕭燁有些不自在,不過很快臉上布上了笑意,掉頭望向鳳離夜說道:“我聽說青霄國的太子天下來我西楚國了,很多人都在說這件事,說太子殿下乃是天人之姿,不但長相絕世無雙,聽說能力也是絕世無雙的。”

蕭燁的話,使得鳳離夜臉色越發的好了,雖說他不是浮淺之人,不過男人要想娶女人,就該低姿態不是嗎,那誰家願意把千嬌百媚的寶貝嫁給他啊。

所以這一點蕭煌就差勁多了,他動不動便給綰兒甩臉子,分明是沒把綰兒放在眼裏,如若放在眼裏,自然不會對她甩臉子。

想到蕭煌,鳳離夜心裏又不痛快了,不過很快便把蕭煌拋之腦後了。

眼面前的兩個青年才俊也不差,若是那個傢伙再不認識自己的態度,那他就把他棄了。

鳳離夜想着,望向蕭燁:“寧王有心了,請坐。”

“是的,太子殿下。”

蕭燁坐了下來,望向鳳離夜,又望了望蘇綰,想問三日後的郡主選夫是真的嗎?

只是看到蘇綰在場,他不太好問,鳳離夜一眼便看到他想問的事情了。

笑眯眯的說道:“三日後郡主選夫,希望你們能來參加,只要拔了頭籌,便可娶我們家小綰兒,到時候,孤定會賜她榮寵無雙的公主尊榮,還會送我青霄國的珍稀珠寶,另外還會送我青霄國稀有的藥材和世間少有的綢緞,總之娶了我們家的小綰兒,就多了一條有力的臂膀,那就是我們青霄國,不過你們必須對她忠貞無二,一生只娶她一個妻子,而且終生不得負她一分,讓她傷一點的心,否則孤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最後一句,鳳離夜的眼神摒射出冷戾兇狠的光芒,一看便讓人備覺壓力,也知道這人會說到做到。

不過花廳裏的兩個男人幾乎同時的站起身:“如若有幸奪得頭籌,必當她如珠似玉,永不負她。”

“好。”

鳳離夜笑了起來,立刻吩咐流茶讓人去準備吃食,他要招待兩位客人。

一時間,聽竹軒裏相談甚歡,蘇綰則是無語的望着他們三個人,而且舅舅一心爲她,她實在說不出別的什麼話來。

這邊的情況很快就被虞歌給送進了靖王府蕭煌住的地方,蕭煌立馬抓狂,當場又砸掉了一批的東西,只看得虞歌頭疼,趕緊的提醒自家的爺,趕緊地去,要不然被別人撬牆角了。

蕭煌一想立馬便來了,不過最後倒底抹不開面子,躲在暗處監視了,看得虞歌一臉的黑線條。

爺你要搞哪樣。

人家在哪裏吃吃喝喝開心不已,你躲在這裏,生氣發火外加撓心,有意思嗎?可惜蕭大世子實在抹不開面子,堅定的躲在暗處抓狂,並把寧王蕭燁和端王君黎給罵了個狗血噴頭。

不說寧王蕭燁和端王君黎蠢蠢欲動,就說西楚京都也都轟轟鬧鬧的,熱鬧不已,很多人家摩肩擦掌的準備上陣。

雖然不太可能娶到郡主,可萬一天上砸餡餅呢,個個抱着不切實際的幻想進入了備戰的狀態。

不過郡主選夫的事情還沒有開始。

兩日後。

西楚京都又發生了另外一件熱鬧的大事。

東海國的使臣前來西楚國商談兩國友好事宜,皇帝一聽立刻高興了,派了寧王蕭燁率朝中的兩名文臣,兩名武將,外加五百名的兵將,前往城外五十里地迎接東海國的使臣。

聽說此次東海國的使臣隊,由太子容逸雲帶隊,其中隨行的還有公主容溪。

聽說這位容溪公主乃是難得一見的美人,不但才貌雙全,而且聰明無雙。

此次東海國的使臣團前來西楚國,有意兩國聯姻,行兩國和平之宜。

西楚國的老皇帝自然高興,眼下北晉國自願和他們永結友好之誼,若是這東海國再和他們結友好同盟之誼,那麼西楚國,可算是固若金湯了,以後再也沒有戰亂紛爭之苦了。

不但皇帝高興,就是朝臣也很高興。

百姓自然更高興。

使臣團入京後,大街小巷站滿了人,十里長街,人滿爲巷。

就連街道邊的茶樓酒館裏,都坐滿了人,個個等着看東海國的太子和公主長得究竟怎樣的絕色風華。

眼下西楚京都內,絕色的人可謂不少,有靖王世子蕭煌,還有寧王蕭燁,又有青霄國的太子鳳離夜。

現在又多了東海國的太子容逸雲,真正是濟濟一堂的風流人物。

一時間整個京都都沸騰了。

街道兩邊,有黑布圍屏,兵將把守着,不過黑布只到胸前,所以衆人還能看到街道里面的情況。

大家他擠你,你擠他的看得熱鬧。

只到馬蹄聲響起,衆人飛快的望過去,人羣沸騰了,個個歡叫了起來:“來了,快看。”

“快看。”

“聽說東海國人傑地靈,不管是男人和女人都長得特別地出色。”

“嗯,嗯,我也聽說過,這太子和公主恐怕都是人中龍鳳了,對了,聽說這公主要和我們國家的人聯姻,行兩國同盟之好。”

“哈,這下熱鬧了,青霄國的郡主要選夫,這東海國的公主又要聯姻,看來這京都要熱鬧了。”

------題外話------

親愛的們,有票紙記得投啊,月底一起統計票數,五票以上獎勵222幣,十票以上獎勵888幣,前三名有大獎啊, 馬車一路浩浩蕩蕩的從街道盡頭駛來,熱浪一浪高過一浪,議論聲不時的響起來,說什麼的都有。

很快馬車行駛了過來,衆人看到馬車的前面有兵將開道,然後是高據馬上的寧王殿下和一名生得俊美偉岸的男子。

男子面容狂放英挺,兩道濃眉狹飛入鬢角,那星目凝神間,好似有星光流動一般,瀲灩至極。

身上着一襲黑色的繡盤龍的錦服,腰束蟒帶,垂碧色玉佩,舉手投足說不出的尊貴大氣。

這個人必然是東海國的太子容逸雲。

衆人很快把眸光從容逸雲的身上收回來,望向了後面的一輛豪華馬車。

就在衆人望過去的時候,便見到馬車的車簾被人掀了起來,一張攏着流蘇面紗的臉出現在馬車之後,因爲蒙着面紗,所以衆人看不清此人的神容,不過大致能猜出這女子必然是東海國的公主容溪。

即便看不到公主容溪的樣子,但因着東海國太子的美貌,所以所有人都說得津津有味的。

什麼東海公主美若天仙,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天姿國色,等等好詞全用上了。

馬車裏的容溪公主自然也聽到了,噗哧一聲笑了,放下了車簾望向身側的丫鬟錦繡:“這西楚國的人真有意思,看不到我的樣子,竟然能編排出這麼多的好詞。”

錦繡一看公主笑了,不由得高興的說道:“他們原也沒有說錯,我們公主確實長得羞花閉月的絕美容貌,又才智過人,公主可是我們東海國的寶貝呢,皇上和皇后娘娘還有太子殿下可是極寵愛公主的,若不是一一。”

錦繡說不下去了,因爲她想到了公主堅定的要來西楚國聯姻的事情,事實上此次聯姻,皇上本來選定的是容玉公主,可是公主非要前來聯姻,還說她喜歡西楚國的靖王世子蕭煌,她想嫁給靖王世子蕭煌。

可是她們都聽說了一件事啊,那蕭世子已有未婚妻了,聽說還是什麼安國候府的庶女。

馬車裏,容溪因着錦繡的話,一下子落寞了起來。

“我生得再美貌,再聰慧過人又怎麼樣,若不能嫁給喜歡的男人,只不過空長了一副皮貌罷了。”

錦繡一看自家的公主不開心了,立刻自責起來的想扇自己的嘴巴。

“瞧奴婢這笨嘴笨舌的,又惹公主不開心了。”

容溪伸手攔了錦繡的手:“算了,不干你的事情。”

錦繡望着容溪說道。

“公主,你不要不開心,太子殿下一定會讓你順順利利的嫁給那靖王世子的,聽說靖王世子的世子妃只是安國候府的一個小小的庶女,她那樣的身份,根本配不上蕭世了了,相信此次若是太子殿下提出來,讓蕭世子來聯姻,皇上定會下旨廢掉蕭世子和那庶女的婚事的。”

容溪聽了心裏總算開心一些,不過心裏也是有些愧疚的,人家本來可以當靖王府的世子妃,卻因爲她而要被廢。

她心裏很是過意不去。

“回頭,我定要讓哥哥好好的補償補償她,必竟是我對不起她。”

豪門棄婦 錦繡立刻笑着上前給容溪捏肩膀:“公主就是太善良了,什麼時候都不忘爲她人着想,奴婢能侍候公主,是奴婢的福份。”

“你啊,就是嘴巴甜。”

容溪輕笑着點了一下錦繡的鼻子,主僕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馬車一路進宮去了。

宮中老皇帝早已召了不少的朝臣等着,隆重的接見了東海國的一衆人,雙雙相談甚歡,議定了兩國聯姻的事,只不過還沒有說到容溪想嫁的人是靖王府的世子。

東海國的太子容逸雲也不打算早早的說,等到晚上宮宴的時候再說這件事,不相信這皇帝會不答應。

老皇帝命寧王蕭燁負責招待容逸雲和東海國的一干使臣,晚上宮裏設宮宴,款待東海國的使臣,正好青霄國的太子也在,一併招待了。

若是自個的兒子能順利的娶到了青霄國的昭華郡主就好了

老皇帝一臉的嚮往之色。

而安國候府的後院內,不時的傳來喘氣聲,還有撲通撲通重物砸地聲音。

除了這些聲音外,還有不少人哀求的叫聲:“小姐,你別練了,休息一下再說吧。”

鳳離夜也不忍心的開口喚蘇綰:“綰兒,休息一下再練吧。”

原來蘇綰正在後院練輕功,這兩日她一直在學習控制體內的內力,蘇綰學得不錯,今日開始,鳳離夜教她輕功,因爲輕功可以助她逃命,不管怎麼樣,先學上輕功十分的重要。

不過明顯的蘇綰還不能夠熟練的駕奴內力,所以每回施展了輕功,躍上半空後,便撲通一聲死死的栽倒了地上去。

她一摔,心疼死多少人。

身邊的丫鬟,還有白沁姑姑,連鳳離夜也心疼了起來。

可惜無論誰叫她,她都不理會,只管練自己的輕功。

所以一下下的撲通撲通的聲音就好像重錘一般的落在每個人的心裏。

白沁等人最後就差跪下來求她了,她這哪裏是練功啊,分明是自虐。

鳳離夜也知道蘇綰心裏氣悶,因爲一連兩天,蕭煌都沒有出現,這一回他似乎真的火大了。

鳳離夜從這一點也看出了蘇綰是真的很喜歡蕭煌,他看着這樣氣悶的蘇綰,實在是心疼,所以決定了。

如若蕭煌在郡主選夫前放軟姿態,向綰兒和他道歉,他就取消郡主選夫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