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使大人,這些都是地下城最近摸索出來的擺放方式,雖然和您的要求有些不同,但是希望您能允許我們試一下。”

“埃默裏,這樣擺放很好,大家能想到這些我也很開心,至於那些空出來的地方暫時先不要佔用,等以後我自有安排。這幾天格雷斯不在,你就主持一下這裏的工作,讓大家儘快適應這裏的工作環境,儘早拿出成品來,至於地面上的房子,還不是立刻就能建好的,記得下班後一定要按時把大家帶回去。還有等下我會安排幾個手下來給大家做護衛,叫大家到時不要害怕。”

“是神使大人,一切都如您所願。”埃默裏退下來之後,身上都是冷汗,這個一直嬉皮笑臉沒正行的長老,現在看到老劉也不敢得瑟了,神使大人的身份和以前不同了,他現在可是創世神親封的了,自己要是再和人家得瑟,搞不好就得遭天譴啊。

打發掉埃默裏之後,老劉步量了一下多餘的廠房,大概有三米寬的一條,一個和矮人有關的東西出現在老劉的腦海裏。找到阿福後,這哥倆跑到了安德莉亞北邊的精靈樹屋,終結者操作手們正在那裏進行訓練,老劉命令他們到鍛造工廠附近去訓練,順便保護一下那裏的安全。

看着小精靈駕駛這終結者在坑窪的地面上顛簸,老劉剛剛的念頭又一次浮現出來,丟下阿福在樹屋不管,老劉獨自回到了地下城,邊走邊想着自己的構思。

“神使大人,您來了。”格雷特看到老劉後,上來給他請安。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老劉就走進了實驗室,一直聽到格雷特請安的聲音,才把老劉從沉思中喚醒。老劉大步走到一部正在製造的終結者前面,開始檢查起地下的運動部分,四個鐵質的軲轆間距差不多有一米,軲轆的外表還包着一些類似皮革一樣的東西。老劉找來一個還沒安裝的軲轆,照葫蘆畫瓢的煉製了一個同樣大小的,不過在軲轆的中間,卻是多了一條凹槽。

老劉把弄好的軲轆交給格雷特,又開始煉製了一根細小的金屬條,那東西很簡單,就是一根長方形的細條,只是每隔一段就有一個圓圈狀的凸起。

“格雷斯,看到這個鐵軌沒有,拿去給我按比例放大,長度就定在六米一根,邊上這些鐵環一定要結實,中間我要用來固定在木頭上的,這個表面的寬度將來要和軲轆上的凹槽配套用,稍稍比軲轆上的槽窄一點就行。”

老劉交代給格雷特幾樣注意事項之後,就打發格雷特去專門負責澆築的地方製作模具了,而他自己則是和,在一邊等了一會兒的奧莫拉特繼續交流。 霸愛成癮:總裁入錯房 ,製作一部終結者。同時還要了一個獨立的終結者底盤,自己蹲在跟前擺弄起來。

奧莫拉特不知道老劉又要研究什麼,只好跟在一邊給打下手。不過這次兩人沒貪黑,有了現成的終結者底盤,老劉只是把動力系統的傳動部分稍作改裝,就安裝在底盤上。在魔力發動機裏放入魔晶之後,那兩個軲轆就飛快的轉動起來。老劉伸手把奧莫拉特抱到底盤之上比量了一下,就簡單的做了一個操作檯,把控制速度的手柄安裝在上面。

“走,到地面上試一下這個魔力機車去。”收好了這個簡單的異界版火車,老劉帶着奧莫拉特來到了葡萄園,這裏現在已經沒有人打理了,到處都是成熟的葡萄和一些小型的魔獸,老劉把魔力機車放到地上,讓奧莫拉特操作它的行駛,自己則是坐在上面感受着久違的坐車感覺。 “神使大人,這是叫魔力機車嗎,太好玩了,奧莫拉特可以仿製一些給大家用嗎?”奧莫拉特高興的問道。

“不用仿製了,這個只是半成品,接下來你要儘量把動力部分進行壓縮,最好是能都藏在控制檯裏。這個底盤也要加長加寬,邊上還要加一些護欄,不然人坐在上面很不安全的。還有我說的這些,一定要等到格雷特的鐵軌拿來之後,我們測試完這個魔力機車的載重量,你纔可以開始進行。”

老劉交代完,就讓奧莫拉特把機車朝着回去的方向開,這次老劉大概估計了一下這東西的速度,大約能有四十公里的時速,不過在精靈之城內部使用的話,這個速度就足夠快了,至於終結者的速度,老劉心中早就有數了,現在只等着鍛造廠的面積確定下來,就可以開始修建外環城鐵路,讓終結者上線巡邏了。

說到這裏交代一下精靈之城的佈局,以生命之樹安德莉亞爲中心,北面沿河向南兩裏東西長十里的一條是葡萄園,西部貼近寂靜山脈由南至北的狹長地帶將建造冶煉工廠,用來提煉精鐵和製造玻璃,東部緊貼着葡萄園的地方將建設鍛造工廠。最後將根據鍛造工廠的佔地面積,在南部建設矮人的居住區,而老劉的最低打算是給這四個區域中間留下相當於葡萄園大小的空地來,這裏將是他和精靈們居住的地方。

不過在這個魔力機車的出現之後,老劉不得不重新拿出地圖,在城東臨河的一帶劃出一條長長的空白帶,這裏將鋪設鐵路,以後將有終結者在這條鐵路上巡邏。而鐵路外圍一里寬的地方,也將變成空白地帶,這樣做是爲了解決了老劉對於盜賊的擔心。老劉相信這條鐵路建成之後,沒有什麼人能在曠野中,對抗終結者的強大火力。

外環城鐵路的東段就這樣出現在老劉的地圖上了,可是鐵路的北段現在還沒法確定,不僅如此,連內環鐵路也因爲鍛造工廠的緣故沒法確定。看着地圖上斷斷續續的黑線,老劉對於這個鍛造工廠的建造,有點心急了。

畢竟鐵軌的製造和鐵路的鋪設,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格雷斯那邊早就統計好了要建造的房屋數量,居民區的建設也只是一個等待的過程,眼下就是要規劃出鍛造廠東部和西部的邊線,然後計算出需要的面積,可是自己現在還有一些瑣事要辦,沒法分身,有誰能夠規劃和計算出鍛造廠的面積呢?

“他媽的等我建完精靈之城,一定搞一堆老師來教育下一代,這咋都是一羣文盲啊!”老劉冥思苦想了半天,除了只會算賬的馬爾斯迪和自己的岳父大人,自己手下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在這件事上替自己分憂,可是馬爾斯迪現在一個人在維持地下城的運作,已經是焦頭爛額了,連彼得都給他抓去幫忙鳥,這倆人根本指不上啊!會計算會設計的文化人啊,不好找!

鬧心歸鬧心,巨獸郡那邊的事情還得自己去張羅,那可是要賣火神炮啊。什麼昆頓彼得加上老婆們都得暫時瞞着,這要是走露了風聲,到時還不折騰死自己啊!只能等到東西賣完大局已定,大家看到了好處之後,這件事纔算完啊。

老劉垂頭喪氣的上了傳送陣,來到了巨獸郡的皇宮,好巧不巧正碰上米爾頓和那個達芬奇在聊天,老劉一時興起,想偷聽一下這倆人是不是又在說自己的壞話,就躲在一個攻城投石車後邊聽風。

“達芬奇,你這一辭職啊,我就想起了這個寶貝疙瘩了,當時還是你幫忙復原的呢。”米爾頓有些惋惜的說道。

“國王陛下,您知道我是沒辦法啊,劉易斯大人要我給他做事,這種事情我沒法推辭啊。”達芬奇把老劉搬出來了。

“不說這些掃興話了,你能跟着劉易斯是好事,記得到時多表現,說不定劉易斯下次再建設城市,你就是總策劃了,這些年一直跟着我這個窮王爺,埋沒了你的設計才華呀。”

啥!會設計!老劉偷聽到這兒就憋不住了,從投石車後邊嗖的就挑出來,嚇了兩人一跳,還以爲是刺客呢。老劉可不管他倆害不害怕呢,時間有限,說幹就幹纔是真格的呢,老劉上來拉着達芬奇就跑上傳送陣,一道白光過後就消失了,連招呼都沒來得及和米爾頓打一個。

“這是,這是綁架還是咋地啦,怎麼能這樣呢,我好歹還是個國王嘛,我,我回去睡覺得了。”米爾頓無可奈何的回去睡覺了,可是達芬奇的苦難卻只是剛剛開始。他給老劉抓走後就直接去找阿福了,兩人騎着巨狼一路向東直奔老劉的鍛造廠,不過這次阿福還真的打開了護盾,雖然有時會消失一下下,但很快就又恢復了。

“大哥,我的魔法學的快吧,就這麼一會功夫,火焰護盾都練到三級了。”老劉剛想誇獎一下這個神獸兄弟,**袋裏就伸出一根手指來,輕輕在空中一點,一個水藍色護盾就取代了粉色的火焰護盾。

“笨蛋阿福!還敢吹牛不,咩!”紅嘲笑道。

技不如人啊,阿福只好閉上嘴加速朝着鍛造廠跑,不過這兩個傢伙的舉動,卻是又嚇了達芬奇一跳,這劉易斯大人到底都有什麼本事啊,會說話的巨狼,還有身上那個會說話的應該是元素精靈吧,我的媽呀,怨不得這麼厲害呀,一個人就滅了野狼城,感情是個法神啊!

“達芬奇大師,我這個兄弟叫做阿福,是神獸,暫時就給你做幫手,你和他一起在這森林裏我也安心點,前面這片地就是我要你設計的鍛造廠的區域,具體數據我這個地圖上都有,你來看看吧。”

老劉腳一落地,就開始工作了。沒辦法,忙啊,趕快把這些事都丟出去,自己好回去看看連鎖店的建設進展。於是老劉邊走邊說,把對佈局的要求都給達芬奇說了一遍,然後又把埃默裏指派給他當手下。接下來又是一道白光,不知道跑河裏去忙了。

再說達芬奇,正和米爾頓辭職呢,就這麼糊里糊塗的給人抓走了。見到了會說話巨狼,又見到了傳說中的元素精靈,最後得到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工作,和一個矮人助手。饒是畫家喜歡幻想,經常會想些個稀奇古怪的事情,可也架不住這麼折騰啊!所以老劉走後,達芬奇頭一暈,就坐到地上起不來了。最後還是埃默裏給他灌了一口葡萄酒,達芬奇才緩過一口氣來。

“您好,我叫達芬奇,是個畫家。”達芬奇很禮貌的給眼前的矮人問了好。

“我是埃默裏,矮人族的長老,嘿嘿,大畫家,神使大人要你來是幫忙設計鍛造廠的吧?”

又是一個新名詞,神使大人,達芬奇問明這個稱呼的含義後,又一頭栽倒了。這回就算埃默裏給他灌辣椒水,他也醒不過來了。


“來人啊,把他擡到神使大人的坐騎上去,讓他在精靈之城轉幾圈,醒醒酒!”達芬奇被不着調長老埃默裏給綁到了阿福的背上,埃默裏又給阿福一些烤肉當好處,貪吃的阿福就開始馱着這個可憐的畫家,圍着精靈之城做起了環城半日遊。途中達芬奇醒來之後的事情就等着以後再說,先來看看老劉在巨獸郡忙活成什麼樣子了。

連鎖店的房子經過三天緊張的建設,已經大體完工了,除了幾個矮人還在進行內部的裝修,其餘的人都已經開始去搭建傭兵總部和配套的營房了。這個傭兵總部眼下雖然只是給謝爾蓋和手下們住的地方,但是老劉還真是打算日後在這裏接一些業務。畢竟將來怒火不能每天都有任務做,到時軍隊佔用大量的金幣不說,戰士們經常這麼閒置也不是個事兒。老劉記憶中的那些世界勁旅,都是在實戰中一點點的磨練出來的。

不過看到了建設中的傭兵總部,老劉才覺得自己似乎有點玩大了,整個巨獸郡主城的西南角,差不多都給自己霸佔一半兒了。雖然米爾頓沒說什麼,但是作爲一個外籍傭兵,就這麼樣的在金倫思的王城佔地駐軍,老劉還真怕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但是房子已經蓋起來了,也不能再拆掉,所以老劉又想了一個辦法,拉米爾頓下水從商。

事不宜遲啊,老劉匆匆來到了王宮,招呼也不打一聲就直接往裏走。守門的幾個護衛早就認識他,不但不阻攔反而是客客氣氣的給老劉行了禮,連裏面碰到的宮女都主動給老劉請了安,整的老劉跟回了自己家一樣。不過這次老劉心裏有事兒啊,對於這些恭敬,不但沒讓老劉得意,反而是讓他更擔心了。自己現在是不是有點喧賓奪主了,米爾頓會不會不開心呢?

其實米爾頓現在可是開心的要死啊,他纔不在乎老劉怎麼折騰呢。反正自己就是一個傀儡國王,給誰當傀儡都是一個樣,現在能給自己小弟的女婿當傀儡,還有大把的金幣,大桶美酒,何樂而不爲呢。最主要的是,他有預感這巨獸郡在自己手裏一定能發揚光大,不一定能像昆頓的達拉特那麼出名吧,但是也得在這世界上混個不錯的名聲,而這些信心都源自老劉的火神炮。

“二伯,我有好事找你商量,不知道二伯現在也沒有時間。”

米爾頓正躺在花園裏的搖椅上享受着葡萄酒,聽到老劉的聲音連忙坐了起來,放下杯子,示意老劉在自己邊上坐下在說話。“嘿嘿,二伯我現在什麼都聽你的,又想賣什麼好東西,說給二伯聽聽。”

老劉的讀心術並沒有發現米爾頓有什麼不快的感覺,一直懸着的心也就放了下來,開始和米爾頓談起自己擔憂的事情來。米爾頓聽完並沒有立刻表態,他也知道老劉說的這些事情很可能變成現實。主宰金倫思的兩大家族,不可能就這麼看着自己的巨獸郡發展的,可是論金幣和實力都不如老劉的自己,又能做些什麼呢?

“二伯,其實我倒不是怕那兩大家族,只是我這人打仗要佔個理字兒,只要給我一個足夠的理由,我現在就敢把整個金倫思打下來,交到您的手裏。所以我的意思是讓您入主連鎖店,就像昆頓爺爺一樣給我做個掛名掌櫃,另外再給我的傭兵團當個名譽團長啥的,到時誰敢得瑟,我就讓他當野狼城第二。”

米爾頓考慮了一下老劉的建議,最後也覺得可行,自己好歹是個掛名國王吧,兩大家族再怎麼囂張,也不敢明着和自己整事兒,最後米爾頓考慮再三,給了老劉一個滿意的答覆。

“劉易斯,我這兩份兒工作,是不是每個月能賺三千金幣啊?”

米爾頓的幽默讓老劉大感意外,不過最後這一老一小還是開懷大笑。作爲回報,老劉給了米爾頓一個建議,讓他把城裏一些閒置的房產都購置下來,準備等着巨獸郡的經濟好起來之後狠賺一筆。爲此,老劉還預支給米爾頓一百萬金幣,當三大箱子金幣魔晶堆在米爾頓眼前時,米爾頓差點就暈過去。

“二伯,這些魔晶我還有別的用處,金幣歸您魔晶歸我,分賬吧。”

“哇!這堆是我的,劉易斯,你這些是剛剛弄到手的吧,怎麼都沒分好啊?”

“二伯!那個魔晶還我,我這可是在野狼城辛辛苦苦打回來的呀,累死人的,天天都要給生命精華呀。”

“太小氣了吧,那個火系的魔晶送我吧,就當是我給你當掌櫃的工資好了。”

叔侄倆就坐在地上你一把我一把的分着贓,這些東西老劉從到手以後,還是第一次拿出來,很多好東西還都沒來得及挑。這可成全了米爾頓,老頭當了一輩子窮王爺,哪見過這麼多好東西啊!最後不光是一百多萬金幣到手,連火系魔晶也弄了十幾塊,那可都是雞蛋大小的八級魔晶啊,論價值比這領箱子金幣可是差不了多少了。

“嘿嘿,這些小意思,等房子都蓋好了,我送您一套頂級裝備玩玩兒。不然您給我連鎖店當掌櫃的,豈不是壞了咱自家的招牌嗎。”


這招厲害呀,正戳在米爾頓的軟肋上,老頭一輩子窮就窮到這裝備上了。不然一樣的王爺,咋就他的領地最寒磣呢,那點錢都讓他換裝備了。

“你說的是真的?頂級裝備啥樣,快拿出來給我先看看,我好有的奔頭。”米爾頓眼睛都綠了。

老話兒說啊,這寧喝過頭兒酒,不說過頭話兒。老劉原本是給米爾頓點兒動力努力工作,結果被米爾頓抓住胳膊不放手啦。最後老劉無奈之下,只好取出幾塊普通一點兒材料來,給米爾頓煉製了一把長劍。長劍只是最普通的樣式,老劉先給長劍刻了一個破金陣,長劍上纔有了些光彩,變得精光閃閃的,但是當聚能陣刻畫完之後,劍身上的光芒一下又黯淡下去了,看着跟最把菜刀沒什麼兩樣。老劉把劍交給米爾頓之後,就溜走了,丟下米爾頓一個人拿着長劍在那發呆。

“頂級裝備啊,真是頂級裝備啊!你看這劍身的精光含而不露,柔和中卻藏着萬千殺氣,極品啊!”米爾頓大喝一聲極品,對着身前的空地就甩出一道十字斬。原本他只是想試一下劍的威力,結果十字斬愣是飛出了十多米,把米爾頓前方擺着的一臺投石車給砍成了四瓣。

這下米爾頓更傻了,這TM還是頂級裝備嗎!這是神器吧!從此以後,米爾頓開始全力的幫助老劉,不但協助他成功進入了上流社會,不久以後還會給老劉的生意帶來巨大的幫助,這些都是後話,咱們先去看看森林中的八大金剛和潔西卡。

古人有云,夜照獅子日行一千夜行八百,這可不是蓋的,誰不信可以自己買一匹試試,從哈爾濱北站到廣東南站也就是四五天的路程,比八十年代的火車都快。八大金剛騎着這麼快的坐騎,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追上了行進中的精靈怒火。

團長的親衛來了,潔西卡當然得主動迎接。這倒不是對八大金剛溜鬚拍馬,而是出於潔西卡對老劉的尊重。和部隊裏其他戰士一樣,潔西卡是被逼着叫老劉團長的。如果可以的話,大家更想叫他神使大人。對於能成爲神使大人的手下,大家可都是心懷感激的,這份感激現在無疑就給了老劉這八個親衛。


“親衛大人駕臨,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指示?”

“不必客氣,潔西卡副團長,我們是奉了主人的命令,協助你們押送俘虜回精靈之城的。主人在巨獸郡那邊一直很擔心你們,可是他的事情太多又脫不開身,就打發我們兄弟幾個過來看看。主人還說等我們找到了你們以後,要你派人回去送個平安,現在主人應該是還在忙,請你等到天色再晚一點,就照主人說的辦了吧。” 聽了海恩思的話,潔西卡的心中暖暖的。由於是第一次獨立帶隊執行任務,這幾天在森林裏行軍,最累的就是潔西卡。表面上潔西卡說不累不害怕,但那是爲了大家和神使大人對自己的信任,潔西卡一直在咬牙堅持着,每天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鎮攝着那一萬多俘虜的同時,還給了身邊的戰士們提供了信心。現在看到神使大人的親衛,潔西卡的心裏才終於算是有點底了。

爲了老劉的命令,潔西卡早早的下令部隊在一處河邊的土坡下準備露營,同時派眼下最得力的手下達達尼爾,回去給神使大人報平安。可是等達達尼爾到達巨獸郡的時候,老劉已經辦完這邊兒事情走人了,不過臨走時老劉讓當初,護送謝爾蓋一行的幾個戰士,跟報平安的一起回到了部隊。

雖然沒能見到老劉,但是部隊裏最精銳的幾個戰士,和神使大人八個親衛的加入,也給潔西卡又增加了不少信心。最後潔西卡做出了一個決定,連夜把精靈火炮隊的姑娘們送回地下城,這些戰鬥時的戰場殺神,在押解俘虜的過程中,反而成了累贅,大大的影響了前進的速度。

於是經過一番折騰,火炮隊的姑娘們被送回地下城和家人團聚了,現在潔西卡手裏就剩下一百零八個火槍手,還有一百零八個戰士。不過戰士中的一個,跟老劉學會了鼓動人心,這讓剩下的旅程變得順暢多了。

晚飯過後,海恩思獨自進入俘虜們休息的營地,開始和這些眼神黯淡的狼人講述自己的經歷。開始狼人們對於他的話並不理會,可是當海恩思講到老劉夜襲荒原之鷹的時候,可能是觸動了狼人們的神經,一些離得比較遠的狼人開始往海恩思跟前移動。

“那一晚是我一生中最害怕的時刻啦,就算但年被教會通緝我都沒那麼怕過,我昔日的兄弟在我眼前變成了骷髏兵啊!他們見人就砍而且還力大無窮,怎麼殺都殺不死,我最後很沒出息的領着我的七個好兄弟,藏在了頭領的身邊。”

海恩思說到這兒,找了塊石頭坐下了,手中門板大劍往地上一插,喝了點兒酒,才繼續講述自己的經歷。

“當時謝爾蓋頭領見到不是主人的對手,就下令不許抵抗。又給骷髏兵砍死幾個兄弟後,主人才終於停手了,我們剩下這六百來人,也算是安心了不少。不過這時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出路,那就是要跟隨這個強大的主人,找機會替我的家人報仇。於是第二天,在主人剷除教會奸細的時候,我主動請戰希望可以成爲主人的幫手。結果卻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你們知道主人是怎麼對我說的嗎?”

幾個年輕的狼人已經被海恩思故事吸引啦,但是礙於自己的身份,都沒有出聲。一些歲數較大的狼人,也開始偷偷的關注着海恩思的舉動,這些都被海恩思看在眼裏裏。對於這些俘虜的感受,海恩思現在很清楚,因爲他和他們都有着同樣的經歷。所以海恩思也沒再繼續裝下去,又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

“主人當時對我說,只要我把荒原之鷹裏的奸細都幹掉,就給我一個追隨他的機會。當時我就傻啦,教會派到我們那兒的奸細當時一共有六十多個,還都是一些等級比較高的戰士,那平時都是小頭目啊!可是當時主人就那麼盯着我看,好像是我不動手就要宰了我似的。”

狼人們聽到這裏終於有幾個憋不住了,發出了一陣驚訝之聲。他們中一些有頭腦的傢伙也在思考,如果眼前這個傻大個也曾經是俘虜,那麼自己是不是也有機會像他這樣呢?而這個答案只能從傻大個的故事裏自己體會,他們雖然對於海恩思的話還有些疑慮,但是現在除了這個傻大個的話,他們還真的沒有其他的途徑打聽了。

“就在我要上去拼命的時候,主人把他的配刀借給了我,結果我就靠着這把配刀,獨力宰了那六十多個奸細,當時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啊!直到我跟隨主人之後,才知道主人的配刀竟然是神器。”

說到這裏,海恩思還故意壓低了聲音,神神祕祕的說到。

“我能說的就這些了,看在咱們曾經都是俘虜的份上,我告訴你們一件事兒。主人從不會在意一個人的出身的,只要大家好好表現,以後都會有翻身的一天的。你們看到的這些戰士,除了那二百個矮人之外,以前全是主人的俘虜。”

說完海恩思就站起身來,朝着護衛隊的露營區走去,一路上的狼人們紛紛給海恩思讓路。這些人雖然始終都沒有說什麼,但是稍微有點心機的傢伙都在考慮海恩思所說的話。這兩天雖然狼人們作爲俘虜被綁着胳膊,但是從伙食和居住條件上,潔西卡對他們可是一視同仁的。也沒有人因爲任何事情而受到過處罰,更沒有人被叢林中的魔獸傷害到,這些小事兒在海恩思離開之後,開始成爲俘虜們偷偷議論的話題。

第二天一早一起如常,吃過簡單的早飯之後,隊伍繼續上路,不過俘虜們都發現了一個不同往常的事情,那就是隊伍的隊形卻做了很大的改變,開路的騎士換成了後來的八個傻大個兒,三百多人的押送隊伍也變成了二百多人,而且還都跟在隊伍的後面。


就在一些冥頑不靈的傢伙感到有機可乘,開始準備逃跑的時候,一聲清脆的槍響,打破了森林中的寧靜,不過隊伍並沒有因此停下來,還是一如既往的前進。這幾天經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都是那些矮人在清除森林中的魔獸,可是一直走了快一里路,這個倒黴的獵物纔出現在俘虜們的眼前,那是一隻森林中最常見的魔猴,被人一槍射中了眼睛,死相恐怖的掛在一個離地不高的樹杈兒上,死猴子下面的地上還有一攤紅白相間的液體。

“阿拉米斯,是不是團長又給你****了,借來看看唄?”達達尼爾問道。

“別扯淡了達達尼爾,火槍還不都是一樣的嗎,你想要我這把咱就換吧。”阿拉米斯狡黠的一笑後說道。

“不可能啊,我咋射不中這麼遠的目標啊,一定是你的瞄準鏡有問題,我要和你換。”達達尼爾遞上了自己的精靈火槍,換回了阿拉米斯的舊傢伙。

“嘿嘿!舊的換了新的嘍,謝謝啊,達達尼爾。”阿拉米斯扛着新槍去外圍巡邏了,丟下達達尼爾在那兒擺楞着他的舊槍。

“達達尼爾,你上當了,你忘了阿拉米斯是六星射手了嗎,這次你真的是虧大了,拿自己的新槍換來一把舊槍,哈哈哈哈!”幾個小矮人在一起扯皮搗蛋的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可是在那些有心逃跑的俘虜眼裏,這可無疑是一件最令人沮喪的事情,一里外的猴子都跑不掉,何況是身手不如猴子的自己呢,乖乖的等着給人家當奴隸吧。

“大家注意啊,我們的速度有點太慢了,所以接下來要加快速度啦,都走快點兒,今天要是能走二百里,晚上我給你們烤肉吃。”海恩思走在隊伍最前方,雖然要負責開路,但是論速度也比俘虜們要快上許多,在老劉身邊大方慣了的他,不知道安排一萬多人吃烤肉是個啥概念,但是爲了早些完成任務回到主人身邊,海恩思還是許下了這個龐大的願望。

海恩思的命令很快就得到了狼人俘虜的響應,有些年幼的孩子甚至一溜小跑的跟着,對於這個傻大個的話,他們多少有點兒相信了。不然人家一頓鞭子下來,大家不還是得快跑嗎,那還不如走快點,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烤肉吃呢。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天就要黑了。按着海恩斯的估計,這一天下來還真就是走了二百多里路。看着身後累的氣喘吁吁的俘虜,海恩斯想起了自己的承諾。可是就算是加上潔西卡帶的肉食,也不過就一千多斤而已,難道要自己說話不算數嗎?那可不行,萬一給主人知道自己不守信用,回頭不定怎麼收拾自己呢。

“潔西卡,你派個人跟我去一趟達拉特城,我去買點兒肉回來,大家先準備一下烤肉的火堆,我很快的。”在俘虜們的一片驚異聲中,海恩斯消失在傳送陣上。不過事情並不順利,天色一晚,買肉的早就收攤了,海恩斯最後連飯館旅店裏的熟食都給買了回來,才勉強湊了一萬來斤肉食。當他帶着這些肉食再次回到魔獸森林的時候,大家看他的眼神不一樣了,有崇拜也有敬畏,這些都是海恩斯靠自己的誠信贏來的。而且海恩斯對老劉的崇拜,也因此變得更加深刻了。

“主人的話從來都不會有錯的。”這就是海恩斯在後來對於老劉的唯一評價。

被收買了人心的俘虜們都很配合,又度過了一個叢林之夜後,在下一個黃昏到來的時候,他們終於走到了森林的盡頭。矮人們更是歡呼着葡萄園,但是葡萄園是啥,俘虜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這是自己將要度過下半生的地方。

“葡萄園南面就是鍛造廠,主人應該是在那裏的,我們帶人過去吧。”

派出了通報的人後,潔西卡簡單的組織了一下隊形,朝着鍛造廠方向前進。這段時間雖然大家一直生活在地面,但那只是露營和借住啊!眼前這一片林間空地纔是自己的家,大家都是走走看看,不停的議論着周圍景色之類的話題。走了兩裏多路後,一大片寬闊的建築,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報告副團長,前面只有一些空房子,連個守夜的人都沒找到。”阿拉米斯扛着新騙來的火槍報告道。

沒人啊,看來是回來完了,大家一定是完成工作後,回地下城休息去了。潔西卡命令大家前往空房子,打算今晚就在這先過一夜,明天再找老劉報告。可是就在衆人前進的時候,一陣機械的轟鳴聲從遠處傳來。而且聲音越來越大,看來是朝着自己的方向來的。

來的是負責守夜的精靈,他駕駛着終結者,離着老遠就發現了行進中的隊伍。不過一直走到幾百米外,纔看清是神使大人的八個親衛和矮人部隊。

“親衛大人您好,神使大人留下了命令,說你們一回來,就派人去巨獸郡找他,他有事情要交待給大家,至於這些俘虜就暫時交給我們看管,等事情辦完再交還給你們。”一個精靈對海恩斯說道。

潔西卡聽到消息之後,就派阿拉米斯去巨獸郡找老劉了。很快,老劉就出現在傳送陣上,和大家簡單的打了招呼後,就開始佈置任務。這次很簡單,就是原地待命,聽從埃默里長老的吩咐,協助建設鍛造廠。 假婚真愛,總裁的心尖寵妻 ,則是一個字沒提。就在大家疑惑的時候,老劉已經下令解散了。

散場之後,小矮人們三三兩兩的結伴用傳送陣回地下城了。兩個多月下來,要說是不想家誰也不信,不過潔西卡卻留了下來。作爲部隊的指揮官副團長,潔西卡的待遇明顯是要高於別人的。

“潔西卡今晚就跟我走吧,我給那你弄了一間不錯的房子,晚上我帶你去看看。你們八個也是,等一下都跟着我一起走,現在先跟我去看看那些狼人俘虜。”老劉再次出現在俘虜們面前的時候,很多都認出了這個絕世殺星,就是他一手毀滅了野狼城。很多孩子當時就嚇哭了,一些失去親人的傢伙也開始抱頭痛哭,這也就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你們這些個狼人啊,真是讓人費腦筋哈,屁能耐沒有還挺記仇的。本來我是打算把你們都宰了,讓狼人一族從此絕跡的。但是戰神狄卡思替你們求了請,讓我少造殺孽,我也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甜妻100分:總裁老公快點贊 。”老劉說完就點燃了大雪茄。

狼人們對於老劉的話那是深信不疑啊,人家擡擡手就滅了野狼城,再弄死這萬把人,也不會比吐口唾沫費多大事。很快就有一個歲數較大的老傢伙,走到了人羣前,跪在地上等着老劉問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