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攀爬的地方對馮陽光這種軍人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幾十秒鐘之後很快就爬到高處。

不過他並沒有直接衝出去,而是躲在暗處看了一下週圍的情況,他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歹徒,而其他的歹徒則是在不遠處。

就在這是陳國榮他也到了,他打斷了一個站在房樑上面的歹徒射擊,剩下的兩個歹徒也朝他射擊。

暗處馮陽光看到這時機到了,連忙衝了出去,直接朝離他最近手持mini那人衝去。

突然出現的馮陽光把那個人嚇了一跳,正準備擡槍朝馮陽光射擊的時候。

馮陽光一腳把那人踢飛出去,他正準備乘勝追擊的時候,心裏的感知突然一跳,他連忙朝旁邊翻滾了一下,一連串的子彈打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馮陽光冷汗直流,差一點他就成篩子了,來不及多想,他連忙朝旁邊的門跑去。

馮陽光可知道什麼叫審時度勢,對方有槍,沒辦法,只能先跑,雖然他感覺有點憋屈,不過只要給他逮到機會這些人就完了。

“法克!”

倒在地上帶着橙色大鼻子面具的人怒罵一聲,站起身來,擡着槍,徑直朝馮陽光追去。

他覺得剛剛是馮陽光打他個措手不及,並不是馮陽光有多厲害,真所謂手裏有槍心裏就有膽。

戴黃色面具這人剛進門,還沒走幾步,正要通過一個拐角處的時候,一隻大手抓住了他手裏的槍。

沒錯!手的主人正是馮陽光,他是故意在這裏等這人的。

因爲其他歹徒並沒有追着馮陽光而來,在感知裏剩下的倆人都追着陳國榮他們而去,除了眼前這人,這不是送上門天大的機會麼。


馮陽光直接爆發出一股巨力,把眼前這人手上的mini步槍給抽走,甩到一邊。

啪!

戴黃色面具這人似乎也被馮陽光的動作給驚到了,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慢,直接伸手朝他自己腰間的手槍掏去。

可惜他的動作全都被馮陽光給猜透,馮陽光直接捏住對方的手,用力一扭,咔嚓一聲,對方的手臂直接斷裂。

“啊!”

黃色面具這人那受過這樣的傷,承受過這樣的痛,站在原地哀鳴起來。

馮陽光廢了眼前這人的雙手,聽着這人的哀叫,並沒有停下手裏的動作,反而是繼續出手。

擡起雙腳,同時爆發出巨大的力量,直接踢在歹徒的腿上,又是一聲骨裂聲響徹這片空間,馮陽光把他的腳給踩斷了。

“啊!好疼!”

馮陽光鬆開手裏抓着的歹徒,任由他癱軟的倒在地上,對於這些人渣他並沒有留手,要不是這是香江,到處是監控,他早就把這人給殺了。

馮陽光解決掉眼前這人之後,連忙朝一旁的房間跑去,因爲他看到陳國榮正在被人追着跑。

至於鄭小鋒他並沒有感知到,不過剛剛逃跑的時候他看到另一個歹徒在追他,恐怕凶多吉少。

距離馮陽光不遠處的走廊裏,陳國榮正在逃跑,而他身後有人正舉着槍追他,恨不得多生幾條腿。

一追一跑,兩人一同來到玩具房內,陳國榮看着滿屋子還未撤離的人頓時愣住了,滿屋子都是小孩、女人,正在尖叫着撤離,可惜速度太慢還有一大半人沒有走。

他可不能讓這個歹徒傷害這些人,但來不及多想,他連忙躲藏到暗處,等候歹徒的到來,阻擋住歹徒。

踏踏踏!

門口一連串腳步聲傳來,陳國榮連忙做好準備,深呼吸準備隨時出手,身體高度緊張。

這時一道拿着手槍的人影闖入屋內,陳國榮突然竄了出去,兩人糾鬥在一起,難解難分。

隨着時間推移,對方戴着一半面具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奮力反抗,不斷翻身對抗用手裏的槍對着陳國榮,一時間陳國榮竟然被壓制住。

陳國榮咬緊牙關看着逐漸逼近黑洞洞的槍口,心裏有種莫名的恐懼襲來,誰碰到槍口不害怕呢,一不小心就得涼涼,但是他不能放手。

就在他快要落敗的一個積木玩具從不遠處激射過來,把眼前的歹徒裏的手槍給擊落。

啪!

陳國榮看到落在地上的槍眼前一亮,眼裏重新燃起希望,一腳把他給踢出去老遠,兩個這才相互放開手,互相看着。

這時馮陽光從一旁跑過來,陳國榮看到馮陽光瞬間就明白了,剛剛是他在出手幫自己。

“謝了!陽光!”陳國榮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感謝道。

“客氣了!”馮陽光來到陳國榮身邊站立,看着歹徒,話鋒一轉道“這就交給我了,你去找鄭小鋒,他那邊壓力很大。”

陳國榮點了點頭,回答道:“好!這就交給你了。”

他剛剛見過馮陽光的本事,所以打心底裏放心。

陳國榮來到一旁撿起地上的手槍,朝外面跑去,手裏有槍比較有把握,正所謂手裏有槍心裏不慌。

此刻整個房間裏只剩下馮陽光跟他對面的歹徒。

馮陽光看着眼前的歹徒,臉上露出一個自認爲很帥的笑容,道“又見面了啊!”

看頭髮就知道眼前這人正是跟他在看守室起衝突那個人。

“原來是你這個死差佬,你給我讓開,我只想跟陳國榮打!”這名歹徒說着把臉上的面具給扯掉,露出他標誌性的苦大仇深臉。

他說着準備繞過馮陽光繼續朝陳國榮追去,但馮陽光哪能如他所願,直接往對方面前一站,攔住他的去路。

馮陽光老神在在道“想要過去那你就打敗我,不然此路不通。”

“好!你找死我成全你,之前我就像把你給打死了。”這名歹徒說着舔了舔嘴皮,露出猙獰的笑容。

要知道他可是從國外特種部隊裏出來的搏擊冠軍,根本不怕馮陽光,畢竟藝高人膽大。

他準備速度解決掉眼前這個大陸人,然後再去解決陳國榮。

馮陽光望着眼前這個自信滿滿的人,就知道他自己被小瞧了,他嘆了口氣。


總有人那麼自信真的奇怪,不過扮豬吃老虎也挺爽的,特別是看到對方滿臉驚愕的樣子更加如此。

馮陽光擡起手來朝對方那人揮了揮,示意他先攻。

長毛怪也不客氣,上前一步,拉距離,直接擡起右腿來,朝馮陽光頭部襲來,這是他最厲害的招式之一,鞭腿,開金碎石不在話下。

長毛看着馮陽光避也不避,還以爲馮陽光被嚇呆了,臉上的冷笑越來越勝,他甚至都能看到馮陽光腦袋如同西瓜一樣炸開的情形了

啪!

一聲肉體相撞的聲音響起,長毛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起來,他居然看到馮陽光輕描淡寫的把他幾乎全力的鞭腿給攔了下來,而且臉上依舊帶着淡淡的笑容。

馮陽光單手捏着長毛的腿,說實話這鞭腿確實很厲害,換做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接下這下重擊,只能避其鋒芒。 說實話眼前長毛的鞭腿確實夠勁力量很大,硬接下來,就連馮陽光的手都有些顫抖和微麻的感覺,但可惜遇到的是馮陽光。

馮陽光二話不說直接擡起腳,猶如閃電般速度踢出去。


嘭!

一腳踢在後者的肚子上,同時馮陽光把抓住腿的手鬆開,後者直接橫飛出去,砸在地上。

看到長毛倒在地上馮陽光並沒有乘勝追擊,反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看着長毛慢慢調整狀態站立起來。

站立起來的長毛面露難色,滿臉都是痛苦的表情,用手捂着肚子,眼睛死死盯着馮陽光,心裏各種念頭不斷冒出來。

“眼前這人是吃什麼長大的?看起來很普通,沒想到力氣怎麼那麼大?”

雖然馮陽光力氣很大,但長毛並沒有多害怕,人都是有弱點的,以往的經驗告訴他力氣大的人行動速度很慢,這可能就是突破口。

不過可惜馮陽光卻不是一般人,不能用一般人來度量。

馮陽光站在原地,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哈欠,對長毛緩緩開口道“你的本事就這點?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在國外軍隊待過,我還以爲有多大本事呢,快點速戰速決吧,我還等着去解決最後一個人渣呢。”

剛剛交手的那一瞬間,馮陽光就看出來長毛的搏擊套路有點像他之前在勇士學校遇到的特種兵用的,只不過什麼部隊他忘了,畢竟這件事已經過去太久了。

而對面的長毛並沒有被馮陽光給激怒,反而是抓住了馮陽光話裏的重點,就算是他落敗了,不是還剩下兩個隊友嗎?難道!

長毛心裏閃過一個想法,忍不住詢問道“最後一個人渣?難道你已經解決掉一個了?”

聽到這個問題馮陽光沒有隱瞞點了點頭,回答道“你怎麼知道?剛剛我就解決掉一個了,打斷了他的腿跟手。”

“你們得感謝這個國家的法律,是它們救了你們,要不然你們早就去見上帝去了。”

“大言不慚!”長毛怒吼一聲,再次朝馮陽光奔來,他想要爲兄弟報仇。

馮陽光看着朝自己奔來的人,依舊站在原地,沒有半點閃躲之意。

嘭!

很快兩人再次交手,長毛依舊用腿起手,但並沒有直愣愣的去踢馮陽光,而是用上計謀,發揮出他自己的速度優勢,打一套就抽身離開。

馮陽光看着長毛如同小丑一樣在他自己周圍蹦來蹦去,雖然長毛的對他造成的傷害並不大,但心裏卻是越來越煩,最終他出手了。

啪!

馮陽光的右手猶如鐵鉗一樣,抓住長毛揮過來的拳頭,左手也沒有閒着,閃電般出手,不斷擊打在後者的肋骨上。

一下…兩下…錘的長毛毫無還手之力。

“呃~”

長毛感覺自己的肺部猶如被車撞過一樣,忍不住發出哼聲,對手太強根本沒有反手之力。

到此馮陽光的攻擊還沒有結束,因爲他不想玩了,快速的解決掉這個人,早點結束這場鬧劇。

馮陽光突然變招以拳變肘,直接給他來了一發八極拳的絕技——頂心肘。

嘭!

長毛直接被他這下給擊中要害,忍不住發出痛苦的聲音,最後擊飛出去。

“哼!”


倒在地上的長毛感受到身上的疼痛,脖子裏一股腥甜味襲來,鮮血從嘴邊滑落,滿身都是狼藉。

這下瞬間就明白他的估計錯了,眼前這人不止力量大,速度也奇快無比,心裏生出絕望之意,他根本沒有辦法戰勝。

馮陽光看着倒地不起的長毛,忍不住感嘆道“哎!無敵是多麼寂寞啊,還沒完全熱身就結束了,真無聊!”

地上的長毛聽到這句話瞬間再次破功,嘴角的鮮血更勝一籌,他從一開始就是天之驕子,那受過這種鳥氣,這也太欺負人了,打敗人還要嘲諷一下。

馮陽光並沒有管躺在地上裝死的長毛,這人已經動彈不得了,只能在這裏等候被抓,他隨後轉身馬不停蹄朝一旁的門跑去。

馮陽光在感知中找到了陳國榮的位置,也找到了最後一名劫匪的位置,看樣子兩人正在對質,想去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半圓形的房頂上,兩道人影正在相互對質。

陳國榮拿着手槍,指着對面戴面具的最後一名劫匪,滿臉嚴肅的開口道“阿祖!投降吧!你跑不了了!你輸了!”

轟隆隆!

陳國榮話音剛落,天空中傳來直升飛機轟鳴的聲音。

“呵呵!”對方戴面具的人輕笑一聲,隨後把臉上的面具給扯了,露出原本的面目,不得不說確實挺帥的,配上一襲黑衣,挺風流倜儻的,可惜做了歹徒。

他指着陳國榮開口道“輸?這個字在我字典裏就從來沒有出現過,我要跟你玩最後一把,賭注就是我腳下這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