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毅很在意的是拜星擁有的天賦力量,額頭的印記跟大哥許問峰的如出一轍,這種力量在宇宙特殊天賦記錄中擁有者很少,許許多年才會出現一個,傳說是上個宇宙文明時期遺留的力量。

也被稱之為眾多天賦力量中頂尖強大的那類。

唐時月 。以及神魂族的那段故事有了全新的認識。


千年之戀以及相關講述這些的通俗流傳內容里,添加了太多美化和聖化的成份,如過去許許多多的偉大人物的事迹一樣。避開所有認為有失聖人身份的內容,甚至美化篡改許多事件。

目的只有一個,把偉大的人物描繪的沒有任何缺點,從一開始就彷彿預知未來所有的結果,從開始就彷彿知盡未來的一切。

因為人們心目中偉大的人物不能有缺點,有缺點就不偉大。

但神魂族內的記事不是如此,很真實的描繪了有過的喜怒哀樂。有過的悲傷苦痛。

步驚仙破天死亡前跟武神七月根本沒有所謂的濃情蜜意,他們各屬不同的門派,為了立場和理念。責任不止一次的拚鬥。

直至破天的時候武神七月才知道左岸既步驚仙,破天的最後一擊出自武神七月之手。

他們情感的種子埋於幼時共同經歷的苦難,可是那些事情無論是白龍族的凌落,還是青龍族的落公主。甚至步驚仙的師父黑龍族的李狂。全都不知道具體和詳細。

恆毅很喜歡楚天嬌給他的這些記事,儘管裡面沒有添加的風花雪月,沒有過愛情的誓言,只有那一句『七月,你想不想要自由?』

可是恆毅覺得能夠理解和想像到兩個人若干年裡的心情,感受,思念……

真實比虛幻的美化更美麗,恆毅一直相信。

北君左岸割斷了步驚仙過去的一切。全都背負在心裡。

他的堅定果決和在感情上的溫柔善良形成鮮明的反差,但這就是他。真實的步驚仙。

一個對曾經深深傷害他的未婚妻鄭凜然都沒有用最惡毒手段報復,然而鄭凜然最終卻在這種寬恕中崩潰瘋狂。

根據神魂族記事,鄭凜然死於破天後第二年的反抗戰爭,魂魄或許毀滅,或許回歸神魂母樹。

收起神魂族的記事和千年之戀,恆毅起身立在窗邊,望著外頭的漆黑,突然想起曾經如這般,衣水藍在身邊一起度過的時光……

當紅成為一個只能夠記憶卻不能夠去愛的女人時,恆毅發現,他最挂念的人果然是衣水藍……

『她在哪裡遊歷,宇宙中變化的形勢面前她會否像過去一樣平安?』

……

這不是該多愁善感的時刻。

宇宙諸族全都在為即將到來的兩大聯盟的正式合併積極準備,神秘花園的傭兵,殺手減少到歷史最低水平。

在變化的宇宙形勢中過去數不清的宇宙種族基本上變成可計算的幾千個種族文明聯合體,其中又以擴張后的四大文明,十大種族聯合文明為首。

神秘花園有個人武勇之名的千強頂尊,過去沒有明確立場的如今幾乎全都被各大勢力拉攏,那些有善戰之名的傭兵團團長,只要是眾星之尊修為以上的,同樣幾乎被挖空。


除此之外還有職業殺手,如今都變成各大勢力的人。

其中很多又都加入了四大文明,十大種族。

利塔族也不例外,利塔族神把本部有限的不足一百萬的星系繼續割讓,從神秘花園挖來了一百位頂尊,三百位眾星之尊二重,五百位眾星之尊實力,利塔族本部直接管轄的星係數量下降到歷史最低點,只剩七十萬座星系。

在這場神秘花園的頂尖高手拉攏爭奪戰中,利塔族付出的代價很大,成果也很出眾,僅次於付出代價更高的花園精靈族。

恆毅在統合眾多種族文明期間不斷得到諸多不屬於無雙神星的族神秘密送來的消息,從那些消息里可以得出一個明確的判斷。

利塔族本部不惜代價的拉攏頂尖高手,一半為了必須;另一半是為了用最短的時間內聚集儘可能強大的力量對抗恆毅的勢大。

這些剛加入的族神對利塔族神自然支持。

回到無雙神殿,恆毅發現利梭彌在內,聚集了十位神子,其中兩位恆毅見過,當初陪同利梭彌帶著五位神公主一起來的。

利梭彌介紹的另外幾位,眾人在大殿坐下,恆毅發現氣氛有些凝重。

交談中才知道他們是替利璃打氣,也是來參加她和恆毅的婚禮。

三天後是聯盟合併之日,地點就在神秘花園的戰神星。

從利梭彌和其它神子的言談中,對於副盟主之爭利塔族很緊張。

十大種族聯合文明都有爭奪之心,還有些中小文明也有心看好不容易挖來的那些在神秘花園赫赫有名的頂尊本事。

副盟主的位置最終以這種形式爭奪實在讓人啼笑皆非,可是宇宙種族時代,強者的力量象徵本意義本就很大。

諸多種族彼此不服,如果以勢力論反而更難定奪,若如此,大文明不樂意,中小文明完全能夠通過強強聯合實現逆襲。

相較之下,擁有靈魂一體法器,資源豐厚更容易拉攏有名氣強大頂尊的大文明其實在這種方式下更佔便宜。

關鍵是這種比拼清楚明白,勝負瞭然,贏的有底氣,輸的沒話說,所以在大聯盟的傳統里維持至今,神魂聯盟也採用這種方式。

聽著利梭彌他們談論一個個具備強大競爭力的十大聯合文明請的那些頂尊高手的名字,恆毅雖然關心,卻沒有多少緊張感。

因為這場比武輪不到他。

放眼宇宙的頂尊高手而言,六星頂尊匯聚一堂,數量不多,但也不少,隨便數數也有五十開外,全都是成名幾百年的人物,法術絕技的層次隨便拉個出來都在許問峰之上,甩恆毅一個大階段沒什麼問題。

伊萊娜一旁提醒恆毅說「神主該親自去請利璃呀。」

恆毅恍然大悟,利梭彌一干人看起來等的有些急,卻沒有人動,因為此刻該這麼做的人是他。


「諸位神子稍待,我去看看。」恆毅起身告辭,利梭彌一干早巴不得,就想快點問問利璃修鍊的進程如何,把握多少。

穿過傳送陣,恆毅打量眼前利璃的寢殿,布置期間他人不在,二小姐打過招呼,他對這些也不在意。

此刻才發現寢殿的規模很大,虛空佔用體積比二小姐的寢殿還多。

可是,非常單調!

白色的能量牆壁,外面是白色的大地,沒有花草,也沒有樹木,能量化的大地都呈現白色的岩石模樣。

如此單調的寢殿讓恆毅十分錯愕,這位被利塔族視為珍寶的神公主過去居住的環境也如此?

什麼樣的心情世界才能夠喜歡這種蒼茫單調的一片白茫?

寢殿里只有一個女仕,是利塔族本部的人,應該是隨利璃而至。

「拜見神主。」

「利璃公主還沒出關?」

「三分之一刻鐘內必出。」

恆毅聽那女侍說的肯定,就隨她進了寢殿里。

裡面和外面一樣,全都是純粹的白色,見不到任何別的色彩,連這個女侍的衣裝都是白色長裙。

杯子,白色;被子裡面的也是利塔族見不到,顯然從神秘花園購買回來的白雪茶。

看著,喝著讓恆毅覺得彷彿是在冰谷時候吃雪的滋味。

喜歡單調的色彩到這種地步的人,恆毅推測是一個自我意識極強,性情十分堅韌,執著的人。

兩杯茶的工夫,女仕作禮道「神主請——」

時間掐的如此準確,不愧是長期服侍利璃的女仕。

恆毅隨她到了練功房的門外時,白色的練功房門剛剛打開,那裡面是飛揚飄擺的冰雪……

在恆毅眼裡,彷彿回到出生之地的冰谷,那是很久、很久不曾見到的雪景。

他飛了進去,感覺到裡面一場低的凜冽寒氣,遠勝過當年呆的冰谷不知多少倍。(未完待續。。) 紛飛的白雪,遠處起伏的冰峰。

一切都如同三元派建立后大元他們帶著恆毅飛出冰谷看到的景象。

飛在冰雪的虛空,感受著紛紛揚揚白雪落在身上的點點寒意,那種熟悉的滋味讓恆毅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仰面眺望茫茫的雪空,記憶,心情,一時間都回到自幼在冰谷成長的那些年的空白……

每天睜眼走出冰洞看見的就是茫茫雪空,猜想著周圍的一切是什麼。

外面是什麼,是跟夢裡的天地一樣美麗,跟夢裡的天地一樣有許許多多的人嗎?

明天能夠攀爬冰岩出去嗎?

會有人來到這裡,發現兵器帶著他看到外面的世界嗎?

冰谷中的時光恆毅每天就是在想這些,不知道焦急,只是帶著期待。

直到有一天,大元,二元,三元三位師父的出現……

風雪中,一條靜靜的白色身影在紛紛的白雪中時隱時現,那張帶著雪般朦朧光芒的臉上,一雙眸子里流露出幾許意外的詫異打量著怔怔失神的恆毅。

「神主喜歡冰雪?」

恆毅驟然回神,剛回憶到三圍師父第一次帶他去王家村的情景,嘴角還掛著追憶那是平靜自由時光的幸福微笑。

突然看見在紛紛飄雪中時隱時現的身影,微微一怔,細細打量那條身影,那張臉。

伊萊娜曾經說過,冰雪族的皮膚最美。恆毅此刻在利璃身上見識了。

那種猶如白雪組成的皮膚,猶如反射著隱約光輝的朦朧,不是真氣刻意營造。那種跟肌膚混為一體的融洽造就的是一張畫般的容顏。

靜靜的氣質,猶如一汪清澈池水中唯一的白蓮。

「喜歡的不是冰雪,是冰雪帶來的回憶。」

「拜見神主。」利璃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但她理解這個答案。

「沒有打擾公主練功吧?」恆毅客氣的抬臂作禮,他跟利璃本是陌生人,今天還是初次見面。

「讓神主久等,利梭彌哥哥也來了嗎?」利璃不答反問。恆毅已經明白在她心裡或許任何事情都是打擾,只是她知道必須去做,所以也就不願無謂的說打擾了。也不想虛偽的說不介意之類的話。「很快要到神秘花園,公主代表利塔族,肩膀上的壓力很沉重。如果公主需要婚事完全可以等到大事忙完。」

「這是族神的命令,不敢不遵。」

恆毅不再說什麼。客氣作禮。在前引路,陪著利璃飛出了練功房。

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

恆毅很同情利璃,也很同情自己。

他們彼此素不相識,其實誰都無心婚事,卻因為利塔族神的命令而走向結婚儀式。

利塔族的結婚儀式恆毅已經經歷過一次,簡單明快。

跟上一次不同的是,利梭彌為首的十位神子一直陪著恆毅和利璃回到寢殿門外。

利梭彌終於道明來意,客氣道「妹子把握有多少?」

恆毅只能沉默暗嘆。這其實是句廢話,高手決鬥從哪裡找尋把握?

如果說自信。大概每個頂尖高手在決戰前都一樣自信。這種問題除了自我安慰和給利璃增加壓力外毫無價值,利梭彌絕對不會是為這個問題而來,但恆毅真不希望利梭彌把後面的話說出來。

可惜,這一定是利塔族神的意思,恆毅無從干涉。

「我必須贏。」利璃的回答讓人意外,根本沒有為自己留任何退路。

可是這句話仍然無法改變利梭彌不得不說的話,只見神情為難的道「妹子,父神相信你的能力。是我,是當哥哥的我覺得你的挑戰可以稍微押后,三天後的聯盟合併還是穩妥為上,同時看清敵人虛實,將來的把握當然能更大。三天後的聯盟合併就先別挑戰冰雪族了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