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說話的正是張小天,隨即張小天等人就出現在了二人的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休要多管閒事!”王猛一看來人也是一驚,隨後冷聲喝道

“呵呵,範柔姑娘,好久不見啊!”張小天對着範柔向着打着招呼。

“你是?”範柔看着有着熟悉的幾人有些疑惑,隨後突然大喜道:“恩公,你是恩公!”說完這話,範柔的頓時喜極而泣!張小天幾年前還是個毛頭孩子,如今已經與成人無異,再加上一頭火紅長髮,所以範柔一時間也沒認出,不過隨即就反應了過來!

“嗯?是你們?哈哈,正想找你們呢?你們居然自己送上門來,哼,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走!”王猛這會也反應了過來,頓時森冷的說道,周身的黑色霧氣頓時大勝!

“咦?鬼修!呵呵,這小小的玄武大陸居然也有鬼修?”凝老略微驚訝的聲音從意識空間中傳來! “鬼修?什麼是鬼修?”張小天一聽這話不由得的一驚,之前他剛看到王猛的時候,就發現了對方身上不對勁的地方,經過凝老的提醒,他也大感好奇!

“呵呵,小子,現在不是告訴你這些的時候,等解決了眼前的麻煩再說吧!”凝老有些幸災樂禍的聲音傳了出來!

正在這時王猛全身氣息爆發,一股恐怖的黑色鬼氣瞬間將張小天等人瀰漫,只聽見王猛得意的笑聲傳出:“哈哈,張小天,多謝幾年前你的一掌,不然本座焉能有今天,嗜魂幡!給我煉!”

隨即只見王猛的頭頂出現了一條閃着黑色光芒的小幡,隨後在王猛口訣不斷中,迅速變大,小幡不斷緩緩的旋轉,一個個猙獰的骷髏頭,從小幡中幻化了出來,一時間場中陰風大作,鬼哭狼嚎,只見那足足有着數十個骷髏頭,圍着張小天等人不斷的旋轉,那柄黑色小幡,不,現在已經變成了數丈大的噬魂幡,頓時出現在了衆人的頭頂,還在不停的幻化着骷髏頭,加入到圍困衆人的隊列之中!

範柔看着在自己面前出現的猙獰骷髏頭,嚇得是花容失色,隨後慌忙的抽出一柄閃着光芒的長劍,對着骷髏頭一陣亂砍亂劈,被砍中的骷髏頭隨即碎裂,還不待範柔鬆口氣,碎裂的骷髏頭黑光一閃,重新幻化出一具新的骷髏頭,帶着陰森的鬼笑,繼續旋轉!

張小天也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他面前的骷髏頭不斷變幻着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共同一點就是,這些出現的面孔一個個七孔流血,不斷地哀嚎,端地是猙獰恐怖!

還不等張小天有所反應,場中景色一變,出現了一個病房,病牀上躺着一位面容憔悴的婦人,“小天,媽媽不行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去,不要恨你爸爸…小…天…小…天”,婦人斷斷續續的話沒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媽,媽………,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張小天隨即撲到牀前,拉着婦人的手淒厲的叫喊着,淚水不斷的涌出。

隨後張小天只感覺眼前景色又一變,玄冥派的廣場之上,衆弟子被蕭家以及凌雲劍閣的武者屠殺的一幕,“嗯?這是怎麼回事?不對,這是幻境!”張小天隨即反應了過來,可明知道是幻境,張小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出去!

“小子,給老夫醒來!”正在張小天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着眼前的畫面寸寸碎裂!

張小天回到了現實當中,還是嗜血戰場的第二層,場中噬魂幡還在不停地幻化,只見張文通,宋振宇,史中秋,大黑,陳風以及範柔都被黑色的骷髏頭包圍,全都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眼神空洞!

紈絝影帝彪悍妻

“老二,小心!”張小天一聲斷喝,隨即施展陰陽玄天步來到了二人的中間,伸出手掌對上了王猛打向張文通手掌,雙掌相交,砰的一聲張小天向後退了好幾步,而王猛則是隻退了一步而已,這時衆兄弟以及範柔被這聲斷喝也各自清醒了過來,一個個神情恍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嘿嘿,小子,真沒想到,在本座噬魂幡的幻境之中居然醒的如此之快,不過這有什麼用?你也不過如此!”王猛陰森的笑道,絲毫不在意張小天的阻攔!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我剛剛好像看見了我娘!”陳風雙眼還掛滿了淚水,驚訝的問道!

“這是幻境,好厲害的幻境!”張文通也是心有餘悸的說道!

“你是鬼修?玄靈境九階?”張小天沒有理會衆人,而是對着王猛說道,其實他也不知道什麼是鬼修,只是之前凝老提醒了一句罷了,他對王猛的修爲倒是吃了一驚,短短的幾年時間,王猛居然突破如此的高度,比他們提升的還要快,這不由張小天不吃驚!

“嗯?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要知道你們道修一脈,除了爲數不多的老怪物知道外,你們不可能知道的?小子,你到底是誰?”王猛聽見張小天道出了自己的身份,不由的大驚失色,連周身的鬼氣都是一陣搖晃,可見心底的震驚!

“鬼修?這怎麼可能?鬼修早在數千年前就銷聲匿跡了,這裏怎麼會出現鬼修?”張文通被二人的對話嚇了一跳,顯然他是知道鬼修的存在的!

“咦?老二,你也知道鬼修?”張小天一聽這話眼珠差點從眼眶中掉了下來,驚咦的問道!

“嗯,有一些瞭解,此事事關重大,待會再解釋,先解決掉他,絕對不能讓他跑了”,張文通一臉慎重的說道!

“哼,本座不管你們怎麼知道鬼修的存在,今天你們必須死,一個也別想走,天鬼大手印,”王猛冷哼一聲,隨即手指不斷掐訣,一個個幻化出來的骷髏頭,匯聚在衆人的頭頂,陰森的鬼氣不斷瀰漫,黑光一閃,衆人頭頂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由上百具骷髏頭組成的巨大手掌,鬼氣纏繞,就向着張小天等人的頭頂拍來!

就在王猛施展天鬼大手印的時候,張小天等衆兄弟也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的玄技。

張小天:“嗜血裂天”

宋振宇:“寒冰刃”

張文通:“無堅不摧”

史中秋和大黑:“玄武盾”

陳風:“裂風斬”

範柔:“水之力”

七道不同顏色的玄技紛紛向着頭頂的巨大手掌砸去,兩者相交,轟的一聲驚天巨響,交接處頓時崩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芒,一個個猙獰的骷髏頭也隨即隨即破碎開來,猶如煙花綻放,絢麗多姿!

光芒散盡,場中只有張小天收回了嗜血乾坤棒後,倒退了一步,並無異樣,而其他幾人則是紛紛後退了好幾步,各自噴出了一口鮮血,紛紛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張小天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集合七人的玄技,對付一人,除自己之外,其他人均都受了傷,這是什麼情況?

再看王猛,也是後退了好幾步,喉嚨一甜,隨即趕忙強行一晃頭,把即將突出的鮮血給生生嚥了回去!

王猛隨後大手一揮,那柄巨大的噬魂幡,光芒暗淡的緩緩縮小,化爲一道黑氣進入到了其眉心之中消失不見!

“哼,人多又怎麼樣?張小天,你的兄弟朋友都已經受傷了,現在輪到你了,”王猛深吸一口氣,陰森的說道。

隨後只見他大手虛空一揮,呼的一聲,手上出現了一把黑色的鬼刀,這柄鬼刀,通體漆黑,黑氣裊繞,刀柄處同樣雕刻着一具猙獰的骷髏頭!

“嘿嘿,能死在本座的天鬼刃下,也是你的福氣,”王猛嘿嘿冷笑着,隨即手中的天鬼刃不斷旋轉,其整個人化爲一道黑影向着張小天衝殺而來!

“來的好,”張小天也是打出了真火,低喝一聲,手持嗜血乾坤棒,化爲一道光影,迎向了王猛!

場中刀棒毫無花哨的撞在了一起,砰的一聲,崩發出大量的火花,隨後兩道人影各自飛退,同時停住身形!

張小天心中暗驚道:“這小子,之前看樣子就已經受了傷,居然還能和我打個平手,哎!修爲境界上的差距啊,他畢竟有着玄靈境九階的實力啊!”

“鎖定乾坤,”張小天隨後施展出了靈魂玄技,就要動身前去擊殺王猛,隨即頓住,因爲他感覺這次施展出的玄技在碰到王猛的時候,並沒有進入其體內,而是被什麼東西給彈了回來!

就聽見王猛鄙夷的笑聲傳來:“哈哈,小王八蛋,還來這招?哼,這次師尊他老人家賜與本座天鬼盤,爲的就是對付你,嘿嘿,小子你沒招了吧?”說完後,還伸了伸胳膊,擡了擡腿!

張小天一聽這話心神大震,隨後就看見王猛的胸口處一個黑色的圓盤,光芒一閃,這想必就是王猛口中的天鬼盤了!

“靠,這鬼修怎麼這麼難纏?連鎖定乾坤也對他無效了!”張小天隨即鬱悶的想到,這招鎖定乾坤自出世以來屢試不爽,今天卻被王猛輕易擋下,這不由張小天不鬱悶!


“死亡魔焰,給我出!”張小天隨後大喝一聲,祭出了自己的殺手鐗,沒辦法,這王猛實在難纏,各種法寶玄技叢出不窮,張小天心中暗道:“死亡魔焰再對付不了他,小爺只能帶着大家跑路了!”

一團紫色的死亡魔焰,剛一出現就散發出了毀天滅地的氣息,空間被炙烤的一陣模糊扭曲,隨着張小天的不斷掐訣,飛快的向着對面的王猛掠去!

就在死亡魔焰剛一出現的時候,王猛的臉變了,火對鬼修有着天生的剋制,更何況這死亡魔焰是由仙術凝鍊而成的,看着飛向自己的死亡魔焰,王猛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哪怕沾上一絲!

隨即王猛想也不想,就在魔焰沾上身體的前一刻,一道黑色的虛幻身影從王猛的軀體內極速飄出,順帶着還有王猛胸前的天鬼盤,以及手上的天鬼刃被黑影包裹着飛向了高空!

轟的一聲,魔焰正中王猛的軀體,沒有任何多餘的聲音,只一息時間,王猛的軀體就被炙熱的死亡魔焰給燒的灰飛煙滅!

“哈哈,張小天,真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火焰,但你能耐我何?我鬼修一脈主修的是靈魂,要不是爲了引人耳目,本座也無需肉身的,反正這具肉身要之也是無用,毀了就毀了,但你我之間的仇恨,遲早要了結,咱們後會有期!”王猛虛幻的黑色靈魂體在高空之上鄙夷的笑道,隨即忌憚的看了一眼死亡魔焰燃燒的位置,口中低喝:“鬼遁!”

隨後之見王猛的靈魂體化爲一道鬼氣就此消失不見。 張小天剛想騰身去追,被凝老給打斷了,“小子,別追了,他已經走遠了,這廝也是機靈,直接施展了鬼修祕術鬼遁術,嘿嘿,小子,你現在知道鬼修的難纏了吧?”

“真沒想到這世界還有這等邪門的功法!”張小天暗嘆一聲,隨後就虛弱的坐了下來,這死亡魔焰雖說威力強大,但對自身玄力的消耗也是頗大的,全盛時期的他也只能施展兩次!

“老大,你沒事吧?”這時張文通等一干兄弟急忙圍了上來,關心的問道!

“呵呵,沒事,只不過玄力消耗的有些大而已!你們沒事吧!”張小天也是關心的問道!

“我等並無大礙,只不過範柔姑娘只有玄武境九階,她受的傷比較重一點!”張文通說道。

張小天隨即強打精神,站了起來,看了看範柔,只見範柔正在不遠處盤膝而坐,好像正在療傷!

張小天來到範柔身前,伸出手掌按在了範柔的肩上,運轉靈魂之力查看傷勢,半晌以後,抽回了手鬆了口氣道:“沒什麼大礙,只不過受到玄力的反噬,五臟受損而已,你等先稍等一會,我先爲她療傷!”

隨後張小天心念一動,一股純白色的生命之氣從他手心涌出,直接進入到了範柔的體內,開始修復其受創的五臟六府,半柱香後,張小天虛弱的收回了手掌!

範柔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看這情景頓時明白了過來,急忙起身就要行跪謝之禮,被張小天虛空一託道:“範柔姑娘不必多禮!”

“多謝恩公再次出手相救,幾位恩公你們怎麼會出現在嗜血戰場啊?”範柔疑惑的開口問道。

“呵呵,稍後在做解釋,我先恢復一下,”張小天隨即盤膝坐下,心念一動從意識空間抽取天地玄氣,來補充自己乾枯的筋脈,隨着天地玄氣在經脈的運行,張小天隨即感覺到一陣舒爽,半個時辰沒到,乾枯的經脈再次充盈起來,一身玄力恢復如初,這就是陰陽迴天珠的強大之處了,陰陽迴天珠在意識空間無時無刻的吸收天地玄氣,意識空間之中的天地玄氣已經多的達到了實質化,所以張小天才能恢復的如此之快!

“呵呵,我等兄弟來到這嗜血戰場就是爲了歷練而來的,範柔姑娘怎麼會在此處?又怎麼遇到王猛的?”張小天笑着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當年得幾位恩公相救,我和幾位姐妹就各自投奔親戚而去,哪隻當我去到親戚所在之地時才發現早以人去樓空,當時我也不知道何處何從,就在我即將絕望的時候,遇到了紅塵歸隱軒的冷霜仙子恰巧經過,看我資質尚佳,又同爲女子,動了惻隱之心,就帶我回了門派,收我爲徒,我現在已經不叫範柔了,師尊門下屬寒字輩,我現在叫寒柔。”寒柔回憶着說道,說道冷霜仙子的時候,一臉的恭敬崇拜!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短短几年時間你就從一個凡人到達了玄武境,那你也是來這嗜血戰場歷練的?”張小天看了看寒柔的衣袖處,果然繡了紅塵二字,隨即問道!

“嗯,不錯,本來我以玄武境九階的實力,在這第二層也沒人敢招惹於我,一直安心的獵殺兇獸修煉,但今天這王猛突然之間就冒了出來,我也覺得奇怪的狠!”寒柔眉頭微皺的說道。

張小天點了點頭,隨即對着張文通道:“老二,你之前說對這所謂的鬼修有所瞭解,到底怎麼回事啊?”

“其實這也是我在門內典籍裏看到過一些的,我們所在的玄武大陸其實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大的多,據說真正的玄武大陸一共有着五脈修煉派系,分別是道修,佛修,魔修,鬼修以及妖修,各脈的修行法門也不盡相同,而我們眼中的玄武大陸,其實就是道修和佛修的地界!”張文通回憶着說道。

衆人一個個都聽傻了,這些祕辛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奇談怪論,張小天皺着眉頭問道:“這佛修嘛,倒是可以理解,我們也經常看見,但是你口中的魔修,鬼修和妖修,怎麼我聽都沒聽說過啊?”

只見張文通咳嗽了兩聲接着道:“咱們眼中的玄武大陸是道修和佛修的地盤,鬼修也是在一個叫魂海的地方,魔修所在地叫無盡沙漠,而妖修所在地叫玄獸森林,那是真正的玄獸森林,不是咱們之前去過的所謂玄獸森林!”

衆人的眼珠差點從眼眶中突了出來,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了!

“不會吧,原來咱們眼中的玄武大陸只是真正玄武大陸的一部分而已,那現在又是什麼情況啊?”張小天倒吸了一口涼氣道。

“本來五脈武者共同生活在這個大陸上,互相的關係也算不過,只不過在八千年前,一場曠世大戰爆發,也不知是爲了什麼,以道修和佛修爲正道的一方,與魔修,鬼修和妖修爲魔道一方,展開了血戰,雙方出動的武者有着數億之多,那是一場玄武大陸的浩劫,正道一方出動了數百位玄聖境高手,魔道一方也是出動了數百位玄聖境高手,戰況極其慘烈,單單玄聖境高手就隕落了三百多人”

“而玄聖境以下的高手隕落了不計其數,戰鬥足足持續了數十年之久,由於魔道一方人數衆多,逐漸佔了上風,就在正道一方即將被滅絕的時候,出現了一位黑衣人,一位強到離譜的黑衣人,這黑衣人出現在了魔道的陣營中,只是揮了揮手,魔道的武者就死傷慘重!”

“黑衣人隨後站在戰場之上只是說了一句話:“萬年內,五脈之間不準再有爭鬥。”隨後黑衣人就消失不見,雙方的武者被這神祕而強大到沒邊的黑衣人嚇傻了,完完全全的嚇傻了,隨後魔道一方撤回各自的領域,而正道一方也是回到了現在的領域,爲了防止魔道再次來襲,正道一方僅剩的十數位玄聖境高手,聯手在邊界處佈置了防禦法陣,這防禦法陣之內就是咱們如今眼中玄武大陸”。張文通一口氣說了這麼多!

“然後呢?”衆人一同問道!

“這個…沒有然後了,因爲典籍只記載到這就沒有了,不過根據我的推斷,咱們之所以不知道魔修,鬼修以及妖修的存在,恐怕是當時的武者將消息封鎖了!”張文通隨即苦笑道!

“這就怪了?既然黑衣人已經下令萬年內不準再有爭端,那王猛的出現又是怎麼回事?”張小天不解的問道!

“難道?”衆人同時驚呼,想到了一種可能,不會是魔修,鬼修和妖修經過數千年的修身養性,想要再次爆發大戰吧?

“此事事關重大,我必須得稟報師門,各位恩公,寒柔先走一步!”寒柔隨即急忙說道。

“哦,好吧,對了,那個叫寒月的你認識嗎?”張小天突然想起這事,笑着說道。

“寒月師姐?你們認識?”寒柔吃驚得說道!

“呵呵,有過一面之緣,你一路小心,”張小天笑着說道。

“你們還準備繼續留在嗜血戰場嗎?既然王猛可以出現,想必其他魔道中人也已經滲透了進來,現在這裏可是危險的狠!”寒柔擔心的問道!

“呵呵,放心吧,既然歷練,跟誰打不是打?”張小天無所謂的說道!

“既然如此,各位恩公,後會有期!”隨後寒柔祭起長劍,御劍而去!

“老大,咱們現在怎麼辦?”待寒柔走後,張文通問道。

“寒柔已經回去稟報了,想必用不了多久,那些大人物就會知道此事,用不着咱們這些小人物操心的,咱們還是要增強實力,只有實力足夠,才能在未來的大戰中存活下去!”張小天淡淡的說道。

“老大說的對,管他什麼鬼修,魔修又或者妖修,只要是敢欺負到咱們的頭上,也照殺不誤!”史中秋滿不在乎的說道。

“對,什麼正道,魔道,對咱們好的就是朋友,敢欺負咱們的哪怕是所謂的正道也一樣不留情!”陳風也是附和着說道!

“嗯,沒錯,管他孃的,咱們兄弟一條心,怕個球啊?”大黑也是在一旁附和着道。

“呵呵,所謂的正道不也就是一羣道貌岸然的傢伙!”一向不愛說話的宋振宇開口道!

“不錯,不管所謂的魔道如何,咱們現在的仇人始終是蕭家,凌雲劍閣!”張小天隨即堅定的說道!

隨後衆人也不在說話,就向着第二層的中間位置飛去,時間一晃半年以過,衆人終於到達了第二層的中間位置,第二層的傳送通道和第一層一樣,也是一座紅色的傳送陣,隨後衆人就進了傳送陣!



紅光一閃,張小天六人出現在了嗜血戰場的第三層,出現在衆人面前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海水呈淡淡的紅色,空氣中的血腥氣味較之前兩層更加濃烈!

衆人出現的位置正是一座島嶼之上,眼前的海面之上狂風大作,怒浪濤天,一道又一道的巨浪拍打着岸邊的礁石,眼前能看到的海面就有着無數的島嶼,礁石,大大小小,各不相同,隱約間還能看到衆多武者飛行的身影! 就在張小天等人進入嗜血戰場第三層的時候,玄武大陸紅塵歸隱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