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二十年載沖沖而過,獨劍也成爲英武青年,劍也運用爐火純青。

他還記得那是他觸摸‘唯劍獨尊’的時候,這流露孤獨的劍墓,徒然轟天巨響,詭異震懾心靈的聲音,迴盪他的心靈。

“天墓臨!時代啓!輝煌耀!風雲聚!災劫至!王稱帝!天命歸!大帝時!問諸雄!誰沉浮!誰敢擋!死死死!!”


這聲音的傳來,劍墓沉寂的劍,都興奮嗡鳴顫抖!

“呲吟!!!”

“呲吟!!!”

………………

…………

興奮的喜悅讓二十年沒有表情的獨劍,僵硬的笑了,輕撫手中寶劍,對着衆劍說道:

“我會完成你們的夢想,讓你們在綻放輝煌!!!”

獨劍的聲音迴盪劍墓,衆劍彷彿肯定般嗡鳴,孤獨的獨劍舉劍發誓:

“我獨劍一定,讓你們在展現埋藏的是榮光,我發誓!!!”

………………

回想自己的承諾與出生,獨那支持的淨土,也快崩潰魔化。

“夢邪命,記得與你一起喝酒的日子真是難忘啊,你是我唯一的交的朋友!”

那片聖潔的記憶碎片,就是夢邪命與獨劍兩人喝酒時的記憶。

然則那崩潰的記憶的力量,看無法崩潰這分記憶,停止一下,轉而崩潰其他記憶去。

“哈哈哈!獨劍兄弟,好劍法!既然兄弟使用一招,我也不能落後!”

揮刀劈開來襲骷髏,腳輕點飛昇天空,右手牙刀,模仿獨劍玄妙軌跡,刀影殘留扇面劃過!

“天刀!——刀河!!!”

凌厲刀氣捅破天際,化身江河,倒流直奔骷髏而下!

“嘭!”“轟!”“轟!”“轟!”

……………………


…………

無邊無際刀河,剎哪掩蓋億萬萬骷髏大軍,與上千聖域骷髏!將他們絞碎爲碎片,掀起千丈骷髏風暴,徒留無盡不甘以及怨恨!

“我會記住你,域主會爲我們報仇,我在無盡幽冥等你!”

“我們詛咒你,死爲葬身之地!!”

“打擾我們復生,我們不甘,我們詛咒你打擾者!!”


………………………

……………

每一個聖域骷髏死去,都以怨毒詛咒,詛咒殺死他們者,漆黑詛咒纏繞夢邪命與獨劍兩人!

“嘶!”

“又一個妖孽啊!天阿,攻擊強度,十五萬六千。這是上位聖域巔峯,才能揮出的攻擊。”

“對啊!比另一位更加妖孽,也是以不到聖域,使出上位聖域巔峯攻擊,即使使用神技,也不可能打破階位,使出聖域攻擊!這……”

……………………

…………

衆多袖手旁觀的聖域強者,一個個瞎了眼,不願意相信星環數據,與眼前見到的一幕,驚駭討論。然則有的聖域強者卻冷笑!

“哼!無知總是要付出代價,不知所謂的兩位囂張小子,有你們後悔的時候!”

見到漆黑霧氣纏繞夢邪命與獨劍,頓時一些聖域強者心裏得意,冷笑說着道:

“好戲開鑼了,詛咒的味道,一定不錯!”

詛咒!

其他不知道的聖域強者,跟隨一些聖域強者眼神,看向虛空的夢邪命與獨劍,見到漆黑霧氣,頓時瞳孔一縮!

這是詛咒!

原來如此,怪不得大多背景深厚的聖域強者,竟然沒有插手!

反而壓住心裏熱血,袖手旁觀!

原來是懼怕詛咒,天地間詛咒是最恐怖之一,哪一個中了詛咒,不是死去活來,生不如死!

詛咒!

想到詛咒的傳言,衆人聖域強者饒有興趣,見證兩位妖孽的慘樣,與享受他們悲鳴!心裏不由舒暢起來!

睜大眼睛靜等你們怎樣——死!

我詛咒你!

詛咒你!

………

……

震懾心靈詭異聲音,不可阻擋的入侵夢邪命與獨劍,心裏、意識、身體。

面對人人懼怕的詛咒,夢邪命沒有逃避阻擋,反而一口將所有漆黑霧氣,吞進體內!

不知死活!

狂妄無知!

這是衆人對夢邪命行爲的評價,心裏的心聲。

“嗯!美味啊,不錯再來點,這點太少了”夢邪命一臉沒事人,一臉享受感嘆,可惜太少了,又將目光投向其他聖域骷髏。

“哼!詛咒!!!”獨劍收劍冷哼。

冰冷眼神注視,纏繞的漆黑霧氣,眼中沒有一絲害怕,反而他有一絲奇特轉變,整體彷彿覺醒寶劍,即將出俏!

“呲吟!!!”

…………………

“嘭嘭嘭嘭嘭嘭!!!!!”記憶破潰,魔氣無邊。

獨劍所有的記憶都崩潰,只有一片淨土永存於心。 然則在鄭龐天的爭奪身體控制權時,入魔的獨劍的也好不了多少。

隨着諸天世界的破碎越來越多,瀰漫的悲傷濃密不散。


這讓諸天億萬遠古霸主,眼睛一亮。

“哈哈哈哈哈!好一個劍靈這身,老夫正好缺少身體!”一位位遠古霸主們,跨越空間阻擋,恍若潮流涌入獨劍的身體。

然則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差不多百分之九十的遠古霸主都闖進來,這讓霸主們惱怒。

“滾!!!這是我的!!!”

“你是什麼東西!你給我滾!差不多!!”

“找死!!”

“殺!!”

……………

……

霸主之所以稱爲霸主,每一位都是霸道絕倫,霸主與霸主的交鋒,就是生死大戰。

“嘭!!!”

遠古霸主們,都是一抹意志的存在,那一抹意志天難葬,地難滅,古老的氣息撼動天地。

然則億萬的遠古霸主,將獨劍的身體作爲戰場,這可害苦了他。

“嘭!!!!”

“吼———!!”

霸主的每一次交鋒,都讓獨劍受傷,一聲聲憤怒的魔嚎,驚天動地。

一浪浪恐怖的意志交鋒,這讓入魔的的他,清心一下,面臨恐怖的意志狂潮。

劍眉星目也遇到相同強度攻擊,兩人同時翻身停留虛空,背靠背同時嘴角一笑。

“認識一下,我叫,獨劍!!”劍眉星目的獨劍,簡短語氣淡淡冰冷。

夢邪命沒有因爲獨劍語氣冰冷而生氣,他知道他是不善於表達的人。

一身可能都只爲劍而生!

爲劍而死!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夢邪命!”夢邪命臉帶笑容,伸手握住他冰冷的手,他手粗糙,想來是練劍所爲!

…………

嘭一聲,一段記憶恍若鏡子破碎飄零。

獨劍的入魔有更加深一層,魔性更加恐怖。

“吼!!!”萬丈魔性,腐蝕無邊天空。

這的讓諸天魔族汗顏,即使魔族的聖魔們的魔性,都沒有獨劍的百分之一,可見度劍入魔之深。

叮叮劍碰撞清鳴聲不絕,一縷縷劍氣劍意肆虐。

“叮!!!”

兩人劍碰撞一起,眼神直逼彼此,看見對方那冰冷唯劍的心,兩人心裏不由浮現知己之心,心裏誕生一較高下之意。

兩人同時爆退十米,停懸虛空彼此認真注視。

“我仙族—劍血!生來學劍,愛劍,習劍,二十年載劍途—劍意動盪,爲心尊劍!”劍血擦劍,淡淡自我介紹。

獨劍冰冷的臉,嘴角淡笑:“我獨劍,爲劍而生,爲劍而死!劍中誕生,修劍二十年月——唯我獨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