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嘯回過神來,傳音道:「我很想知道,神族在仙界之中的族人早已死絕,為何你會活著!」

咕多身軀大震,那雙眼之中儘是驚恐怖之意,聲音顫抖道:「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軒嘯搖了搖頭,「我現在對你說什麼,也許你都不會想信我,我很想弄清一個事實,當年神族應當是遭**害。為數不多的神族之夫被救,最終他們如同被放逐一般去了凡界,可是你,你的家人顯然沒有去凡界,這是為什麼?」


隨軒嘯的話語傳入咕多的耳中之時,她的臉色越發難看,眼角抽搐,神情古怪,那似有似無的殺機不自覺得地流露出來,足可見她心中糾結無比。

她的身份一直就是個迷。身旁的人雖然覺得她很物殊,但從來沒人懷疑過她就是神族族人,可是軒嘯為何如此肯定?

她當然不會知道,當初在凡界,軒嘯的身邊有千餘名神族,冰原之戰損失不小,便如今也有數百名,絕對是一股不容小視的力量子。

見到咕多之時,軒嘯心中極是高興。因為他終於見到活生生的神族女子,如此一來,斥候一直希望的繁衍後代終於有望了。


咕多看著軒嘯那古怪的笑容,如同不懷好意一般。他那邪乎的外表,加上這**的笑容,讓咕多全身發麻,心中不安至極。

而在眾人的眼中。軒嘯的眼神是火熱的,色迷迷的,如同在打著這大個女子的主意一般。

「這小子的眼光還真獨到。連她都看得上!」

「難怪他不喜歡那顏朵,原來是不對他的胃口!」

「放屁,顏朵姑娘憑他也配?」

「這姓軒的小子不是凡人喃,品味與人不同,能人所不能,口味之重令人髮指,當得人中龍鳳!」

這議論之聲傳入軒嘯耳中,立時叫他哭笑不得,方才覺得自己先前想到斥候那小子,也許想得太多了一點,替他感到高興,便難掩心中興奮之情,立時歉意道:「姑娘,你切莫誤會在下!」壓低聲音傳音道:「我身邊的一群朋友跟你長得很像,確切地說,他們自稱神族遺民,如今已隨我來了仙界,如果姑娘你願意,此事一了,我便可以安排你跟他們見面,畢竟與族人生活在一起,你才是最正常的那個人。」

咕多的神色變了數變,叫她如何能相信軒嘯說的話是事實。仙界的神族這一脈到她這兒僅她一人而已。

她當初倒是聽說爺爺說起過,神族的在滅亡之前被人拉了一把,讓他們這些火種留了下來。

為不讓神族滅亡,那人將神族眾人盡數帶往了凡界。

而神族之中分作兩派,一派主張留下來報仇,而另一派則覺得應當何存實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於是少部份的族人趁那人不注意之時,溜走了。而餘下的則被帶往凡界。

知道此事的人並不多,但是絕對有咕多這一脈的死敵,因為在這數萬年間,他們的族人正日益減少,不是因為壽元將至,而是被捕殺。

所以,現下才會只得咕多一人,與南荒上一個小族群生活在一起,能活到現在,她已是很不容易。

此次前來參加克欽霍銘次,奪得頭名,如此一來,進入神族,取走祖宗留下的遺物,興許她就可以為族人報仇了。

而如今,軒嘯竟然告訴她當年離開的族人都回來了,叫她如何能夠相信。

咕多無悲無喜,沉聲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他們派來的人,總之這一場,我一定要勝,你若敢阻我,今日必死無疑。」

軒嘯稍稍一愣,不知在她的身上發生過什麼事,那防備的眼神當中,似乎對任何人都不會有信任。看來在仙界中的神族,過得並不怎麼好。


軒嘯言道:「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你相信我,但至少你不會是我的對手,我讓你贏了又如何?你就可以進到神殿,五年之後便可為神族報仇?」

此語顯然戳中咕多的內心,叫她神色陡然一變。軒嘯接著言道:「這一場我讓你勝,下一場你對上霍昌,你自己掂量一下,會有幾成把握?」

咕多想要反駁,雖然當然的神族強得驚人,今日不同往日,她仍未達巔峰之境,雖然不想承認,卻也不得得說那霍昌真是強得可怕。

咕多凝示著軒嘯,一字一句地問道:「你究竟是何人?」

「我叫軒嘯,來自凡界,在東海之上與如今凡族之長相識,族人給面子,稱我一聲少爺,我早已將他們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如今他們早已經來了仙界,生活在湖薈仙谷……..」軒嘯將現下神族的情況大致道出,咕多已經有些動搖了。

少許之後,咕多語氣柔和了些,言道:「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軒嘯控手而出,自道祖源生盤之中抽出一絲祖源之力,於掌中之中溢出,旋轉不已,帶起陣陣微風……..

結界之外,眾人見這情形,早已炸了鍋,驚叫不已。均是不明白,軒嘯明明是天河南北來的人,為何所使的元氣與神殿結界之力會如此相像。

這根本無法解釋,因為軒嘯自己也很想知道這答案。

咕多當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祖源之力又稱神源,而神族的力量本就與祖源是同源所出。

咕多見此之後,笑逐顏開,似若尋到親人了一般。

軒嘯一揮手,言道:「咕多,先別急著認輸,有些話在結界之中說明白較好!」

咕多正有認輸之意,得軒嘯如此一言,立時點了點頭。

「我想知道,當初神族體內中了一種毒,會將你們的天賦封印,切連靈氣都無法感應,更別說無氣。你們是如界解開體內這印記結界的?」軒嘯突然問道。

這讓咕多更加驚訝,傳音道:「想不到軒公子還知道印記結界,不錯我神族中人的確中了此毒……..」

如數將當年發生的事情道出,讓軒嘯吃驚的是,此事又再次牽扯到了道祖。

救神族於水火之中的正是道祖竺之罨,當年他亦知道幾乎死絕的神族中人自然不會罷休,於是將神族送入凡辦之中后,他便返回仙界之中,尋到了留在仙界的神族。

憑道祖當年的實力的確無法輕鬆地解開神族體內的封印結界。不這有一個地方卻能讓道祖得到這種力量。這地方自然就是神殿之中。

老天似乎也在幫助竺之罨,神族出事之後,第一屆克欽霍銘次舉行,他如願以償,入得神殿,並將一部份祖源之力納入體內,讓他一舉突破聖元之境。

出關之時,他便如約幫助神族中人解除了印記結界。

網游之最強神豪

這便可以解釋當初神族為何會惹來殺身之禍了,只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看著眼前的咕多,如今仙界的神族只剩她一人,顯得多麼的孤單。軒嘯沉聲道:「不管對神族下手的人是誰,我發誓將來定讓你們親自報仇,此事一了,我便帶你回軒塵閣,你的族人還有不少,復興之時,指日可待。

咕多眼中頓時閃出一絲亮光,已被軒嘯這獨特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就如同她爺爺當初說的那個人一般,堅毅,剛強,總能給人予意想不到的驚喜。

念之於此,咕多抱手,低頭頭來,輕聲道:「咕多願意如其他族人般追隨少爺,此戰咕多認輸!」

平地驚雷,炸得眾人目瞪口呆,別人拼死拼活贏下一戰,不死也只剩半余命。可他軒嘯就告兩片嘴皮子,就讓一個如野獸般的女子說認輸便認輸,並分猶豫也沒有。

難道他軒嘯還懂什麼魅惑之術不成?

一定是,他軒嘯一定是妖人,惑人心神,叫人防不甚防。

亞屹亞瑪山頂,再一次沸騰了!(未完待續。。) 清霜望著雷昕漸行漸遠的背影,心中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目光閃爍,不安到了極致。

「當年,為師就不該讓你去接近那小子!」清霜聞這一語,立時轉身,朝那言語的風韻女子行禮,「師尊!」

女子嘆了口氣,「如今你除了喚我一聲師尊,彷彿不會再言其它。現下我都不知當初讓你恢得前世的記憶是對還是錯了!」

憂怨的神色自清霜的臉龐一閃而過,有憤恨亦有凄楚,不知心中想起了何事。

少許,清霜神色如常,以那冰冷的口氣言道:「師尊,數萬年已過,沒想到您對我還如此上心,難道就不能放徒兒一條生路嗎?」

女子面容突變,厲色道:「混帳,眾多徒兒當中,我一直最看好你,為師早對你說過,天下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可你就不聽。不過即便是這樣,為師依舊沒阻止你,讓你看清那畜牲的真容,可你仍是執迷不悟。如今多年已過,為師以為你自輪迴之中悟得些道理,可多日來,你對誰都這般不冷不熱,對我的命令不遵亦不抗,你當為師真不敢拿你怎麼樣嗎?」

清霜莞爾一笑,極度森寒,喃喃道:「這個世上難道還有師尊不敢做的事?徒兒當年身死魂滅,不就是師父的功勞嗎?」

女子面容再變,「你莫怪師父絕情,這也是為了你好,若當年你壞了大事,不僅你一人遭殃,連整個鷺仙島亦脫不了干係。你也不要怪你的師妹,她亦是奉命行事罷了!」

清霜笑容不減,低頭看了看自己那過腰的青絲,言道:「師尊以為師妹很聽話嗎?興許她對那人的愛只只比我多,不比我少,你千算萬算仍算露了這一點。」

女子氣勢大變。威壓立時襲來,那情緒已然不受控制,一雙手捏得死死的,毫不掩飾那殺意,死死地盯著清霜,森然道:「你可知道,我要殺你,只在一念之間罷了!」

清霜無懼,反是笑得越來越開心,半晌過後。方才言道:「師尊,你還是當年的師尊嗎?那一年,我流落街頭之時,你見我可憐,便將我帶回這鷺仙島,你對我百般的呵護,沒有任何條件,你可知道,在我心中早已將你當成了自己的母親!」

語氣一轉。再言,「可即便是我將你當作母親,終就不是你的親生女兒,數月之後。你閉關修行,出關之日離島而去。當你回來之時,那失魂落魄的樣子,讓島上弟子猜了許久。也不知在你身上發生了何事,何況你手中還抱著那來歷不明的小師妹!」

女子殺意已消,眼中淚光涌動。面容有些慌亂。


清霜言道:「島中其他弟子不知,可你瞞不過我,別望了,你對年對我的關心超過了任何,否則又怎麼允我睡在你的懷中,自那時起,便讓我與師妹有了親密的接觸。那嬰孩根本不是你撿回來的,她根本就是你的親生骨肉,也就是我的好師妹!」

言「好」之時,刻意加重了語氣。

「住口!」女子若被踩到了痛處一般,聲淚俱下,「休得胡言,我沒有女兒,她只是你的師妹,永遠只是你的師妹!」

清霜冷笑一聲,「師尊不承認也沒關係,不過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不再重要。我只想提醒師尊,不要因為你曾經受到過傷害,便將一切強加在她與我的身上,我們背負不起。如今你讓師妹做的事,她早已百般不願,可她敬你是師尊。」

語氣一轉,「可你有想過嗎,若有朝一日,她知道你是她母親,卻讓她殺了自己所愛之人,你猜她會不會恨你一生一世?」

女子抱著頭,用力搖晃,似不願再聽清霜說下去,口中不停地重複著一句話,「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該死……..」

終於女子再受不了,扔下清霜不顧,立時朝寢舍的方向掠去。

正在這時,一位青看男子行出嘆道:「想不到堂堂杞婕仙子,也是個苦命的女人!」


先前那咄咄逼人仿若不是清霜,短短一瞬之間,便又恢復常態,如冰山一般,冷冷道:「最尊最討厭別人在背後說三道四,當心被她聽見將你千刀成剮!」

男子哼道:「笑話,想我天算一族,別人求也求不來。此刻,我雖被軟禁於此,可過的也是上賓的日子。再說,我早為自己卜過一卦,我離死還早得很,且非是死在這鷺仙島之上。」

清霜與他也是老熟人,自從恢復記憶之後,反而對從前的人生事都變得冷淡,自然也包括他天算一族的書生在內。

當日在斷屏山脈之中,便本是欲與軒嘯等人相見,哪知等來了雷昕,千算萬算也沒算到她雷昕居然是鷺仙島的弟子。

他被軟禁在這仙島之上已有數月,雖然身份如同囚犯,實則與貴賓也無多大的區別。

清霜言道:「書生,別太相信命數,人定勝天之說有它存在的道理。若你想好好活著,就將剛才的話爛在肚子里,否則它便是懸在你頭上的利劍,隨時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書生其實並未聽到清霜與她師尊的對手,只是看她神智不清,似受了莫在的刺激,故有感而發罷了。

來島多日,書生將這島上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

要說這隱身仙派的實力當真驚人,光聖元之境便有多人,而他方才口中的杞婕仙子更是深不可測!

說到這杞婕仙子,可三天三夜亦難以道盡。

她正是當年仙界八大仙子之一,鷺仙島真正的主人,祝杞婕。她以不滿二十的年紀接任鷺仙島島主大任。

數萬年之前,仙界大戰到來之時,仙島被一股勢力給追蹤到了,那時的杞婕仙子不過剛接受島主之位不多時。

剛敵人尋上門來之時,她憑一己之力,斬殺二十六名玄元境高手。這等怪物般的實力放眼仙界是難找。

仙界大戰結束之後,斗神大會如期召開,她更是一路高歌猛進,直到四強之戰,方才敗下陣來。

即便如此,也足夠證明她的實力,那一年她不過三十。

之後的斗神大會她依舊會參加,實力突習猛進,叫人驚駭萬分。

按如些進度來算,她只需再過百八十年,就能達到至聖之境。

常言道,女子無才便是德,如杞婕仙子這般,當是沒人敢碰才是。事實恰非如此,當年有多很多人對她極是上心。

想娶她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苦於連提親亦是難以尋到鷺仙島的具體位子。

禍杞婕生性高傲,加之實力過人,極少有人能入得她的法眼。她自認為,天下沒有什麼事是非她不能做的。於是,男人對她來說就沒了意義。

之後不久便放出狠話,「天下男兒皆不如我,嫁人何益?」

也許,正是這句話,讓老天爺跟她開了個極大的玩笑,不久之後她便懷孕了。孩子的親生父親,除了她,沒人知道是誰。應當說,仙界之中幾有寥寥數人知道這消息。而當時還年幼的清霜卻知道。

書生望著那滿面愁容的清霜言道:「我替你卜過一卦,卦象為霧裡看花之局,只怕我學藝未精,解不了這卦象!」

霧裡看花,如何解不了?只不過書生不願對清霜明言罷了。

清霜言道:「我不想知道自己的事情,我想知道他會怎麼樣?」

書生無奈笑道:「就知道,你只關心他。」面容凝重,長嘆道:「他入死局了,必死之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