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掃視整個天池中,尋找著成熟的雪參,找了很久,他終於在天池最中央找到了一個成熟的雪參!

就當他打算用偷天換日摘走雪參的剎那,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從他身後傳來,他本逃走,可是他驚駭的發現,一旦自己動一下,必定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年輕人,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不是天池聖宗的弟子。」一道蒼老的笑聲從他背後傳來。

葉峰穩住心神,緩緩轉身,他瞧見了一個白衣中年人,中年人的頭髮已經雪白,可是卻並不顯得他老,相反,他的那頭白髮反而使得他氣勢逼人。

「他就是天池聖宗宗主,雪曼青!」猥瑣道人忽然傳音給葉峰:「很多年前我見過他一面,他比以前更加深不可測了!」

葉峰深吸口氣,躬身道:「晚輩見過前輩!」

「呵呵,不錯,要是你真是我天池聖宗的弟子就好了!」雪曼青呵呵笑了笑。

「前輩怎知我不是天池聖宗的弟子?」葉峰笑著問道。

「因為天池聖宗的弟子,絕對不敢私闖天池!」雪曼青笑道:「私闖天池之人是死罪!」

「既然我不是天池聖宗的弟子,自然也算不上死罪。」葉峰笑道。

「外人闖入天池,同樣是死罪!」雪曼青一笑。


這次,葉峰笑不出來了。

「年輕人,你來天池,應該是為了天池雪參吧?」雪曼青笑著問道。


葉峰深吸口氣,點了點頭。

「如果老夫沒有看錯,你應該是修鍊了某種隱藏修為的秘法,否則,以你混元境中期的修為,絕對不敢單人匹馬闖入天池聖宗。」雪曼青笑道。

葉峰笑而不語。

「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膽識,如果老夫現在就殺了你,倒是可惜……」雪曼青笑道:「如果你能走近老夫身邊十步之內,老夫就讓你離開!」

「我還有第二個選擇嗎?」葉峰苦笑。

「應該沒有。」雪曼青一笑。

葉峰深吸口氣,說道:「前輩,那我可就要來了!」

「呵呵,你隨時都可以走過來。」雪曼青笑道:「很久沒遇到你這麼有趣的年輕人了,希望你不要令老夫失望。」

「雪曼青的修為雖然是輪迴境,可是我也並非沒有任何機會。」葉峰心中一動。

「一次不成,你可以多試幾次,反正老夫閑著也是閑著,有你這麼有趣的年輕人陪在身邊,倒也可以打發一些時間。」語氣微頓,雪曼青呵呵笑道:「無論你用什麼辦法都行,總之,只要你走近老夫身邊十步就行了。只要你贏了老夫,老夫就算送你一個雪參又如何?」

葉峰舔了舔嘴唇,氣息突然暴漲,轉瞬之間就提升到了陰陽境後期。 不用多大功夫,龍璇就回到了學校。

輕車熟路的走在清幽的小徑上,感覺一切都那麼的平靜,隨着黃昏的最後一絲光亮也漸小的時候,響起了低低的蟲鳴聲,有一聲沒一聲的,或遠或近模糊不清。

只是這樣的一個晚上,卻彷彿是與衆不同的,教室和宿舍全都黑燈漆火,隱隱瀰漫着一股陰霾,氣氛甚爲悶熱。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平常這個時候都會有很多人的,心裏出現一絲不安。到處東張西望,偌大的校園幾乎找不到半個人影,一時靜默無聲。遠處一個人影匆忙走動,龍璇趕緊飛身躍向,黑夜中伸手攔住那人,被驚嚇一下臉上明顯有些憤怒,但看到龍璇高大的身軀又不好發作。

”大哥,我想請問一下,今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學校的人都到哪裏去了?”恭敬的問道。

親熱的稱呼,緩和的語氣,剛纔那怒氣早就沒了,那人臉色終於緩解下來,淡淡的開口:”你肯定是今天才回學校的,二年級的團體比武大賽提前了一個月舉行,實力比往年的強多了,正鬥個難分高下,可能一班要守不住冠軍的寶座了,現在大家都到武鬥場上觀看比賽。”說完留下龍璇獨自一人沉思跑了。


奇怪,二年紀其他班的實力都是一般,根本沒有任何勝算,而且本班的老師卡雷特是著名的聖劍士,經過他各種古怪方案的折騰,大家的實力都上了幾個臺階,怎麼會拿不到冠軍呢?

很快,龍璇小跑着便來到了比武場。

此時武鬥場擠滿了觀看的人羣,巨大的照明魔法球高高懸掛在半空,散發着耀眼的光輝,映射着整個大地。以龍璇的身高,很容易就能辨別出本班大本營的所在,只見卡雷特老師來回踱步,顯得心煩意亂,似乎今日的心情極不平靜,往日的從容蕩然無存,地上還倒下幾個人,女生們正爲他們包紮傷口。

”碰”,響徹天地之間的巨大轟鳴,讓大地顫抖着,武鬥場中央放着一個巨大的方行擂臺,周圍已經佈滿結界,正由四名高級魔法師維持着。

擂臺上兩道人影飛快的閃動,化作青芒來回衝撞着對方,終於在瘋狂爆發過後,緩緩減弱了下去,兩人都喘着粗氣,全身都都是被鬥氣灼傷的痕跡,舉目細看,臺上其中一人正是盛雲,以他接近黃金劍士的強大實力居然會傷成這樣,臉色蒼白,嘴角邊滲出鮮紅的血絲,一陣天旋地轉,他的對手大家都很清楚,上一年比賽中被盛雲一招就搞定,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反觀現狀正是處於劣勢。

遠處夜色深沉,蒼穹如深墨般凝固了,只能隱約望見濃重的烏雲在天上緩緩移動,近處則燈火通明,一片沸騰,龍璇疑惑的向身旁的一人問去:”大哥,我今天剛回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嗎?”

被喊住的人頭微微動了一下,沒有看龍璇,小聲道:”學校一共來了兩個聖劍士…………”

一切都恍然大悟,和卡雷特同來米羅學院的還有一位劍聖,是大陸上名氣很大的女聖劍士火雨,正擔任7班的武技課老師,總是喜歡和卡雷特作對,前幾天還大打出手,最後還是院長出面調停的。說要提前進行團體比武大賽,輸的一方要向對方道歉,其他幾個班哪裏惹的起,紛紛退出比賽,就變成了今天這個對決。

龍璇身子忽然一頓,轉身向擂臺看去,雖然7班的人實力提升很快,但還不是盛雲的對手,似乎是疲憊之極,看來是連場激斗的結果。再扭頭向一班大本營看去,倒在地上的全是男生,本來一班的人數就比7班的一半還要少,爲了不讓女生受傷,每年的比賽男生都盡力以少勝多。

場上鬥得越來越激烈,對手利用體力上的優勢,繞着盛雲快速的移動,形成了8個殘影,不時從不同方向砍出一兩刀,而另一側,則默默的凝視,艱難的把攻擊化解掉,不過他的眼神裏,銳利的光芒似要奪目而出。對手化作一道金光芒向他撞去,早有戒備的盛雲,身子微側,頓時躲開了,大吼一聲,全身化作 張牙舞抓的巨大老虎猛的向前衝去,就在要撞上對手之前,他們之間突然多了一個小型龍捲風,雖然盛雲成功衝了過去,但威力頓時減弱了不少。

最後龍璇看到對手得意洋洋的笑了,迅速發出數道鬥氣斬把盛雲轟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隨後完全失去戰鬥力。但那傢伙好象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瘋狂的攻擊。


龍璇顧不上那麼多,連忙翻身躍向擂臺,但畢竟距離太遠,心中涌起一絲怒氣,吼道:”不要啊,我不會放過你的。”突然場中紅光閃動,菲菲出現在盛雲的身前,擋住了第一下鬥氣斬,強大的衝擊力把她拋飛。

這時龍璇的身影已經衝破結界,一手抱住空中的菲菲,另一隻手同時揮出,輕易的擊碎追來的鬥氣斬,看着懷中的菲菲,此刻竟是如此的單薄,內心深處彷彿被絞痛一樣,淚水不禁落下,菲菲又是那般平靜中帶着一絲滿足微笑的表情,靜靜的享受這一刻。

不再理會別人,把菲菲和盛雲送下擂臺,所有的同學都很憤怒,同時爲龍璇的回來感到興奮,因爲剛纔他空手就能擋住對方的攻擊,擡頭歉意的說:”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剩下來的戰鬥就交給我吧。”

龍璇看了菲菲一眼,心中悔恨的轉身慢慢的走向擂臺。堅毅的背影后是複雜崇拜的眼神。

邁步緩緩的走上擂臺,步伐穩重而平和,幽幽寒氣飄散出來,如夢幻一般,將他的身影籠罩起來,真讓人膽戰心驚.

不知怎麼,對手下意識的怔了一下,失去了剛纔的得意,換來了滿臉驚恐,彷彿見到了地獄裏的魔鬼.神志已經不能再保持清醒,戰鬥一開始就發瘋似的亂砍出鬥氣斬,生怕龍璇再向一步一樣。

“轟轟轟”,強大的鬥氣向龍璇飛來,只是那一刻龍璇笑了,笑的那麼的陰冷,塵土碎石滿天激射,頓時掩蓋了整個武鬥場,所有人都驚呆了,這不是一場比賽,完全是生死鬥爭,對方几乎用盡全力想要把眼前之人毀滅.

良久。

一切都平靜下來,濃煙滾滾,那人茫然的看着前方的濃煙,狂笑起來,笑聲中摻雜着無數的恐懼,彷彿只要魔鬼的消失世界才得以安寧,但他的笑容登時僵住,臉上重新鋪上驚懼.

濃煙逐漸飄散,龍璇依然靜靜的佇立在原地,身上籠罩着鬥氣光罩,周圍的空氣似乎流轉的速度變快了些,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眼裏充滿了濃舞,看不清,弄不懂,只有映在瞳孔中的人瑟瑟發抖,慘叫一聲,拖着完全僵硬的身體往後移動,就那瞬間,如電光石火一般,龍璇的身影憑空消失了,幾乎同一時間,龍璇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對方的眼前,離得那麼的近,就象一場惡夢,一場幻覺,久久不得飄散.

怔怔的打量這個醜陋的面孔,這個傷害自己朋友的人,心中怒火再也按奈不住,瞬間爆發出來,抓住他的衣領,一拳一拳狠狠的朝臉上打,臉上似乎帶有幾分殘酷的嘲笑,冷冷的注視着這個可笑的人.

說都能看出,攻擊沒有用鬥氣,只是單純的用自身的力氣,把那人轟的血肉模糊,但沒有生命危險.

飄忽的目光慢慢收回,放下躺在地上的人,望向7班大本營,眼角的肌肉微微抽動一下,說:”把他擡回去,,下一個是誰。”

強大的氣勢瘋狂的壓去,幾個學生雖然很憤怒,但都沒有立刻衝上來,良久,終於一聲大呼,跳上了一個身型高大,滿臉橫肉一大漢,他手執尖刀,大吼般的撲來,但龍璇沒有回頭,只是鄙倪的看着7班所有的學生,輕視的笑着,只是就在他將刀劈出的那一刻,龍璇的身形已經動了,以鬼魅般的速度擊出右肘,順利且精準的命中他的小腹.

他的身驅頓住了.一股莫名的詭異氣息,不知從何而來,象是突然之間置身於萬噸重壓之下,艱難而不可呼吸.

大漢臉部扭曲,嘴角微微的顫動,深深望着,他目光深邃難明,似乎有幾分困惑,不相信自己只是一瞬間就敗了,是完完全全沒有半點還機之力.

龍璇終於明白黑龍所說,一個等級的差距竟是那麼的大,一個聖劍士可以同時輕鬆滅掉十萬個七級的強大劍士,同樣以自己已經超越六級的實力,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擊倒在等級以下的劍士.

悶喝一聲,強大凶悍的力量把身前的大漢轟飛出擂臺,目光不移的盯着剛纔飛揚跋扈,氣焰囂張的那羣人,以多勝少已經不夠光彩,在對手完全失去戰鬥能力後,還要狠下毒手,喊聲道:‘來吧,一起上,今天就讓我龍旋教訓一下你們.”

衆人被這話激怒,紛紛亮劍衝了上臺,轉身一看,大概有20人左右,個個目露兇光,好象不把龍璇砍成肉醬誓不罷休。面對着眼前的滿臉通紅,下意識的感到自己剛纔的話有點過火,無奈的苦笑一下,只有下手輕點。

龍璇把長劍緩緩出鞘在半空劃過一個半圓,散發出稟冽的氣息,隱隱將對方的氣勢壓了下去,說道:”兄弟,我先在這裏給你們道歉,但緊代表我個人,而你們的所作所爲我決不饒恕,得罪了。”

7班的班長風逆冷哼一聲,不去理會,顯然就不相信以一個人之力能同時對抗他們,此刻他們已逼近到身前三尺,但就在此時,他忽然臉色大變,雙眼緊緊的盯着前方,只見擂臺之中,龍璇的身影看似飄忽不定,隱隱有消失的跡象。

他的反應也算快了,發現不對,馬上對着身後的人大吼,”小心,那是殘影。”但他的話音剛落,也是慘影消失之際,人羣中黑影竄動,很短的時間,所有人手中的兵器都不見了,只是條件反射的作出揮劍的動作。

龍璇感覺有點好笑,但已經手下留情了,沒有對他們下重手,一個戰士的武器就等於自己的生命,無論是生是死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劍。似乎又犯下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眼前的人紅着眼,憤怒的向的四面八方撲來,用最原始的搏鬥,象野獸一樣瘋狂的砸來。

只好左閃右突,好不容易騰空出來,剛想說上兩句補救補救,側身又撲來一個,本來盛雲和菲菲受傷心裏早就憋了一肚子悶氣,現在留手還沒人領情,無名火不斷飆升,長劍迅速入鞘,雙拳齊出,正好對上來者的烈拳,把他震退十步,隨即微微彎腰躲過空中的襲擊,利用鬥氣罩硬生生的逼開身體五米的人,所有的動作如行雲流水,沒有半點停頓,一氣呵成。

龍璇體內熱血沸騰着,無上戰意被激起,大吼一聲,強勁的烈風以我爲中心涌向四周,**的氣流就連結界外的的圍觀者都能感受到其強大。

戰鬥一觸即發,身子就象欲發的箭架在箭鉉上,聚集了強大的力量,一發不可收拾。

”住手。”就在戰鬥即將爆發之際,一聲大叫驚住了所有人,龍璇也收斂身上外發的氣息,怔怔的尋聲望去,只見風逆從人羣中走出來,不甘的說道:”不要再打了,這回合我們認輸。”

聽了他的話,場上的人感覺莫名其妙,不服氣的幾個人衝上來剛想開口,就被風逆叫住:”住口,要不是龍旋剛纔留手,你現在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裏和我說話嗎?”所有的人都羞紅着臉,沒有人吭聲。 「陰陽境後期……」雪曼青目光一閃,在這種年紀就擁有陰陽境後期的修為,這個年輕人究竟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忽然,葉峰箭步沖向了雪曼青,此刻他距離雪曼青將近有十三步遠,也就是說,他只要再往前走出四步就行了。

四步走出,他距離雪曼青就只剩下九步的距離了。然而,他剛朝前衝出半步,就被天地元氣壓得踉蹌後退了幾步,天地元氣如排山倒海,幾乎令他喘不過氣來。

他連續退了十幾步,身上的壓力才總算消失不見。

「這就是輪迴境武者的實力嗎?」葉峰色變,剛才那一瞬間,他完全是被雪曼青碾壓,根本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

「年輕人,老夫知道你沒盡全力,呵呵,在老夫面前,你不出全力可討不了如何便宜!」雪曼青笑道。

葉峰深吸口氣,不再隱藏修為,萬象境初期的氣息徹底爆發出來,儘管他只是萬象境初期,可是其氣息就比萬象境中期的武者還要雄渾。

「萬象境!」饒是雪曼青有所準備,心中也是一驚。

葉峰如此年紀就擁有萬象境初期的修為,實在令他吃驚。

「年輕人,莫非你是中央聖域來的人?」雪曼青眯著眼睛打量著葉峰。

「我是什麼地方來的人有區別嗎?莫非前輩會放我離開不成?」葉峰一笑。

「呵呵,即便你真是中央聖域來的人,如果你不能走近老夫身邊十步,老夫也斷然不會讓你輕易離開。」雪曼青笑道。

葉峰一笑,從背後抽出了木劍,運轉體內元氣,再次沖向雪曼青!

雪曼青一笑,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再次碾壓向葉峰,如驚濤駭浪,石破天驚,地面轟隆隆震動不止。

逆水之劍!

葉峰一劍劈出,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如潮水般席捲而至,凝聚成劍氣,朝著前方斬去。

劍氣就好像斬在了泥沼中一樣,只前進了一小段距離就停了下來,然後被巨大的壓力碾碎。

不過,葉峰趁機朝前掠出了十幾步,由於他剛才被震退了十幾步,現在他恰好把這段距離抹平。所以,他距離雪曼青依然還有十三步的距離!

劍光一閃,他的掌中突然出現另外一柄劍!

他使出了武清揚的先天無極劍道,陰陽斬!

正逆兩式齊出,兩道劍氣交叉著斬向了雪曼青!

「好劍法!」

雪曼青讚歎,大袖一揮,寒氣滔天,兩道劍氣瞬間就被凍結成冰,墜落在地。

突然,一個太極陣緊跟著鎮壓向了雪曼青!

「靈魂念師!」雪曼青目光一閃,屈指一彈,太極陣粉碎,符文漫天。

破掉太極陣后,雪曼青淡淡笑道:「能靠近我身邊十一步,以你的修為,已經很不錯了。」

原來,剛才太極陣鎮壓向雪曼青的剎那,葉峰又朝前邁了兩步。可是就在葉峰還想往前走的時候,卻被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擋了下來。

葉峰臉色一變,難道真的不能再往前走兩步嗎?

「除非使用大劍……」葉峰目光一閃,只要祭出大劍,以大劍的鋒芒,絕對可以為自己斬開一條前進的路。

就在他猶豫要不要祭出大劍的時候,他的腦中靈光一閃,他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笑容,緊接著只見他突然轉身,蹬地躍起,破空飛走。

「呵呵,年輕人,當著老夫的面,你認為你能逃走嗎?」雪曼青一笑,突然化作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突然擋在了葉峰身前。

「我想逃,恐怕即便是前輩也未必追得上我!」葉峰身邊的符文光芒大作,他使出雷光遁,嗖一聲憑空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