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自然王沒有貿然行事,她決定在等等,因為如今還沒有迫切到必須她做出這種決絕應對辦法的時候。

……

神秘花園。

戰神星。

陸陸續續越來越多楚高歌的神子神女們趕返回來。

不敗戰神族脫離花園精靈族獨立后,許問峰變成不敗戰神族的至高領導者,所屬的戰鬥力帶走了六成,還有四成不願意脫離花園精靈族,回歸到自然王的麾下。

實際上他帶走了八百萬的領地,戰鬥力損失的更嚴重,還不如過去當族神王的時候。

所以,除了不明形勢的聯合文明道賀外,稍微敏銳清醒點的聯合文明都不會當面提此事,更不會說恭喜。

不敗戰神族獨立后沒有什麼麻煩的大事,許問峰一直留在戰神殿,甚至沒有回過不敗戰神殿。

偌大的戰神殿議事殿,在楚天賜為首的幾個神子神公主的共同主持下,三千丈方圓的大殿里,滿滿的都是人,大多是楚高歌的子女,還有少數是孫輩以下里特別傑出的人。


楚天嬌作為一直備受楚高歌寵愛、並且擁有佼佼頂尊實力的神公主,也陪同在楚天賜身邊。

許問峰在人群前列,他知道戰神族花費一百億紫晶的天價從消息星買來的情景記錄符內容,卻只能故作不知道,暗暗卻在罵真言的黑,只有通過消息星,讓人查不到來源的放出情景記錄符才是最合適的途徑,但這價錢,簡直就離譜!

這一百億紫晶不必說也是落入真言口袋,或許李狂和鄭飛仙也會分一杯羹,這筆巨資對任何文明而言都不是小錢,幾乎把戰神族一時掏空,為了湊集這筆巨資,戰神族的神子神公主們紛紛解囊,一起集資,加上戰神殿的儲備才得意湊齊,還變賣了不少楚高歌宗族內在神秘花園的產業。

眾多神子神公主們過去就在楚高歌的管束下養成次序分明的紀律,那些神子主持事務,哪些可以站在前面,哪些只能夠聽,哪些雖然在上面卻不能夠決定大事,全都有長期的習慣。

久而久之,即使如今楚高歌人已經不在,他們仍然習慣讓楚天賜為首的那一小撮既是頂尊實力,又有最卓越功績的人主持,至於楚天嬌就屬於站在前面,卻並不能夠決定大事的類型,只是因為修為實力出眾又一直得到楚高歌的喜愛。

至於楚高歌的一眾妻子,沒有一個能夠參與眼前的事情。

許問峰的旁邊和背後都是楚高歌子女中出眾的人族內外的配偶,其中一個黑髮、看起來很冷冰冰的漂亮女人十分讓許問峰留心。

這個人的丈夫是楚高歌神子中最出眾的那個——人稱小戰神楚天子,最近這些年一直在希拉星系,而這個女人就是他身邊最得力的左膀右臂,曾經是神秘花園十大傭兵團的團長,嫁給楚天子后遣散了傭兵團,領著仍然願意追隨她的人一直在戰神殿,過去戰神族幫助一些種族文明的時候,都是她陪楚天子出戰。

她本不是神魂族,因為楚天子而得到神魂族的力量,但成為戰神族已經很多年,屬於這類出身里特別有聲威的那類。

許問峰所以關注這個女人,因為他從曾經跟隨過這個女人的一個神精靈口中知道,這個女人跟楚天子近兩百年的夫妻關係都不好,早就已經是各行其是,楚天子對她的姿容早就厭倦,只是倚重她的能力,而她也早已經死心,兩個人的夫妻關係只是一種因為分開損害太大、也沒有必要刻意終結名份的狀態。

楚天賜低聲跟身邊楚天子等一干兄弟姐妹們交談幾句,然後催放了花費一百億紫晶添加買回來的情景記錄符。

她們幾個其實已經看過,現在只是給其它人看。

情景記錄符里,是楚高歌被白光巨劍射中的情景,然後是凌落施展法術絕技推掌擊出白光巨劍的情景片段。

短的只有片刻。

甚至無法知道楚高歌被擊中之後的事情。

眾多聚集的楚氏,一時嘩然……

許多人都站了起來,也有很多人在絞盡腦汁的沉默思索……

楚天賜抬臂——

那些站起來的人又都一起坐下。

「這就是從消息星得到的情景記錄符的全部內容,在完成交易后是我們一起開啟,未曾擅動。」

一旁的楚天子等人紛紛點頭,示意確認楚天賜所說的情況。

楚天賜這才繼續道「不錯,這份情景記錄符非常詭異。第一:白龍族族長施展法術絕技是在何處?可能是任何地方;第二:這可能是嫁禍,但父神被白龍族族長的絕技擊中又是事實,問題是否白龍族族長所施放,這一點沒有辦法得出結論;第三:消息星沒有更多情況的情景記錄片段,也無法查到出售的人是誰,交易者用了造體術變換外貌,交易完成立即飛入時空之門不知所蹤,沒有任何背景資料。所以父神遇襲的事情我們已經商量了結果,一方面到神魂族星系直接找白龍族族長求證;另一方面繼續秘密追查消息來源,同時找尋父神下落。今天是讓大家知道情況,這件事情離開這裡后不允許聲張議論,我們的證據如同沒有證據,既不能夠確定白龍族族長的嫌疑,也不能夠確定是出售消息的人的動機目的。」

有人又站了起來,憤憤然質問道「白龍族族長突然離開神魂族星系,出現在神秘花園招搖過市,然後出現這樣的事情!還說沒有嫌疑?如此說法,我不得不質疑天賜公主在內是否為了繼承父神位置故意掩藏真相!」

剎時間,又站起來了一些神子神公主,表明相似的態度。

楚天子見狀便道「現在沒到議論的時間,天賜公主還有事情沒有說完,你們這些沒有根據的妄自猜測很快就會不攻自破,全都坐下!」

那些站起來的人聽見這話,頗為不忿的又坐了回去。

許問峰這是故意找話題般稍微靠近一旁楚天子的妻子黑冰蛇,這是她在傭兵團生涯時候的綽號,一直代替了其本名。(未完待續。。) 原本其出身人類文明,但一直不對人提自己的過去,於是只有綽號,神秘花園的人都不知道其本來名姓。「這樣的決定固然很穩妥,避免了兩族出現不必要的紛爭,但既然有情景記錄符就該公告開來,對促進留守派的態度轉變會有很大的積極意義,天賜公主的想法過於保守,嫂子以為如何?」

黑冰蛇過去跟許問峰沒有什麼交集,雖然曾經一度都在希拉星系作戰,但根本沒有見面過,只是許問峰的名字自然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沒什麼表情的淡淡然嗯了聲,一副不願談論看法的模樣。

這反應本在許問峰意料之中,他知道黑冰蛇是個內心自傲的人,故意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轉過臉望著前面,頗為失望的道「聽說嫂子的威名,但也聽人說自從嫁給楚天子后再沒有了自己的主見,反而成了小心謹慎唯恐有錯失的人,本來我不相信,今天看來堂堂黑冰蛇竟然連自己的真實看法都不敢談論!」

黑冰蛇不禁暗暗羞怒,這分明是說她黑冰蛇依靠楚天子,以至於把自己放的極度低下卑微的意思,不禁冷笑到「不敗戰神也不過如此,不知就裡胡說八道的人談論什麼竟然都會相信。」

許問峰眉毛一挑,他不怕先激怒黑冰蛇,怕的是她仍然繼續沉默,那就讓人無從入手,開始哪怕惱恨憎惡一個人也沒有關係,一旦印象改變的時候反而會更容易拉近距離。便道「如果黑頂尊敢談論自己的見解,那就是我許問峰錯了,立即道歉又何妨?堂堂黑冰蛇如果真成旁人議論的模樣。其實我更難過可惜,等若多年來的敬重崇拜對錯了人。」

黑冰蛇微微一愣,剛聽見譏諷的話,又聽見讓人意外的直白推崇,她本來偏偏就不會願意如許問峰所願的說自己的間接,但在許問峰這種態度兩極變化的言語和態度面前,反而又不願意無謂的繼續報以拒絕的疏遠。於是淡淡然道「不敗戰神大概不知道,戰神族的情況跟別的不一樣,楚高歌早就說過。非楚家人不可為族長,你我在這裡談論再多也是枉然,不過是旁聽者。」

許問峰微微一怔……

做夢沒想到原來有這樣的事情!

如此說來,他等於從頭到尾被騙的慘痛!

本來李狂和鄭飛仙就絕對的力量干涉戰神族族長繼承人的事情。結果實際上從開始這就是幻想?

「竟有此事?」許問峰雖然很受打擊。卻從黑冰蛇的話里聽出弦外之音,她那種無心理會的態度是一種失望,而失望的根本原因是任何想法都沒有實現的可能而已,換言之,這意味著她並不是一個真正甘心安份的人。

「這是違背神魂體制的事情,當然不可能公然說開,只有楚家的人知道,族長的位置不管怎麼選。都不會給別人機會。」黑冰蛇平淡的態度讓許問峰哂然一笑,突然又湊近了些說「不如我跟頂尊打個賭。如果事情真如頂尊所說,我願賭服輸可以答應任何要求;假如結果跟頂尊說的不同,只希望能給我許問峰十次增進彼此了解的機會。不知頂尊是否願意?」

這樣的賭注不公平之極,但許問峰卻自信滿滿,別說是一個驕傲的人了,就是一個正常人都很難有拒絕的可能,黑冰蛇被勾起興趣。「一言為定。」

許問峰自信滿滿,再沒有說話。

片刻,楚天賜開口道「父神的情況不明,但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戰神族不能一天沒有族長。曾經父神說過,不是楚家人,不能為戰神族長。但我個人認為,戰神族族長的繼任應該遵循神魂體制,不能通過別的手段私下決定;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存在分歧,今天希望大家共同表態想法。」

眾多神子神公主們全都大吃一驚!

一些性格急躁的直接站起來高呼反對,但也有不少人高喊贊同。

議論爭執中,許問峰沖黑冰蛇這眨眼睛,笑意濃烈。

後者不可思議的反問道「不敗戰神早知道消息?」

許問峰哂然一笑道「頂尊未免太小看我許問峰,不過是我知道楚天賜的為人,所以認為事情必然存在變化而已。不知道頂尊是否願賭服輸?」

「當然……」黑冰蛇對許問峰的興趣更濃厚了,所謂的十次增進感情的機會,當然是私下的邀約,許問峰是什麼人,抱著什麼心思,根本不需要說明。


但是,黑冰蛇並不在乎這些,猶如楚天子也不在乎她一樣。

許問峰十分滿意收穫,他從黑冰蛇的話里知道楚天子在這件事情上根本沒有事先告訴她情況,也就是說,她跟楚天子離心果然如他知道的情況那樣,而且曾經也有跟楚天子以外的風流韻事,說到底是對男女之情早已失望而不以為然的那類人,當然不會拒絕如他許問峰這樣的人的接近。

……

眾多神子神公主們議論紛紛,許問峰這時候沒有說話的權力,其實也同樣心急如焚。

他預料到楚天賜這種信奉神魂意志的人在楚高歌不再后不可能會做違心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到底能夠推動到什麼地步,卻很難預料。

從情況上判斷,戰神族隨楚高歌出來的那些人在漫長的時光侵襲下早已經跟神魂族星系的不一樣,長久的戰時狀態讓他們跟過去的志趣遠離已久,可是,這部分的數量其實不算最多,因為戰神族一直陸陸續續有人從神魂族星系來到神秘花園,一直是從留守派的觀念陸陸續續轉化為主戰的情況,時至今日四族在神魂族星系還有大量的人口還是留守派,根本沒有出來。

楚高歌的眾多子女裡面,如楚天賜為首的一干人當然都有競爭族長的資格,他們中都不會希望改變想法,原本都是跟隨楚高歌離開神魂族星系太久的人,神魂體制的影響早在楚高歌影響下表面上維持,實際上拋棄。如楚天賜這樣的異數本來就是個例。

但是,這部分人里也有些競爭力弱的那類,他們自己當不上,但有伴侶或者手下的軍團長聲威赫赫的,就會希望族長的位置能夠開放。

至於如許問峰一樣在下面聽的人,除了那些跟前面的人關係特別親近的外,或者是事不關己無所謂的態度,或者就是不願意只有前面那些人能夠繼承的想法。

這件事情的結果究竟如何,最終還是看兩種主意支持的人的多寡。

有資格參與投票的都是在場擁有星尊修為以上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楚高歌的子女,那些星尊以下修為的子女則不在列,從來都是被冷待,沒有任何發言權的被忽略的群體。

爭論了一陣,楚天賜道「這件事情既然態度兩可,那就採取表態的方式,以少數服從多數的結果決定,認為應該遵循父神想法的,請站起來——」

一旁的楚天子眉頭微皺,意識到楚天賜分明使了點心計,讓人舉手和一動不動的坐著,從來都是舉手更難,站起來贊同當然如同舉手一樣,如果楚天賜這麼說就對她自己有利。

一時間,楚天賜周圍那些對族長位置充滿野心的人的目光飛快的掃過一張張下方聚集的人的臉上。

那種催促的態度流露無遺。


可是,下面的人也不笨,全都在跟左右的人談論的模樣,來個根本看不見。

見到目光而不站起來,那就是開罪;站起來又是對楚天賜這種態度相反的人的開罪。

根本沒有看見這種催促的目光當然就不是過錯,這種簡單的道理誰都懂。

片刻,稀稀疏疏站起來的人都是那些跟前面支持的人關係近的那些。

許問峰見狀長鬆了口氣,如此局面已經不需要繼續表決,支持的人如此少,勝負已分。

他暗暗冷笑,楚高歌過去對那些沒大用的子女太不當回事,於是對他有感情的人也沒有多少,人才剛去,子女們就不拿他的話當回事。

楚天子為首的一干人臉色微變,都沒想到會這樣,但因為早有約定,也不能在楚天賜那些立場不一的人面前公然說什麼。

就在等了半晌再沒有人站起來的時候,楚天子突然道「好,你們坐下。接下來,支持天賜公主想法的人請站起來!」

楚天子眼看必敗,索性來個如法炮製,不信支持楚天賜的人就敢公然站起來開罪他們。

稀稀疏疏,站起來的人果然也沒有多少。

許問峰暗暗咬牙,目光緊盯楚天賜身邊的楚天嬌,她是知道情況的人,雖然中間也沒有時間見許問峰說明究竟,但許問峰早暗示過自己的心意。

果然,在楚天賜身邊的楚天嬌這時候目光直往那些平時就有交情的人臉上掃過去。

其中一些人仍然故作沒有看見……

眼看似乎沒有用處的時候,許問峰驚喜的看見,兩個古殿出身的神子神女推搡著周圍其它認識的人,那些人這才被迫抬臉,看見楚天嬌的眼色,幾乎都沒有太多的猶豫,幾乎約好般的全都一起站了起來……(未完待續。。) 古殿出身的一些如此,其它那些本來不想表態的神子神公主本跟楚天嬌有交情,看見站起來人明顯比剛才多,楚天賜為首的態度勝利已成必然,也都陸陸續續的站了起來……

片刻之間,對許問峰在內的許多人而言,猶如天堂和地獄!

許問峰根本沒想到最後敢在楚天子為首的那些神子神公主們威逼目光下站起來竟然是古殿出身那些過去上不得檯面的人。

然而,結果在眼前的時候又是那麼理所當然。


這些人本是古殿出身,那種結果通過對他們來說都沒有區別。

他們的修為低下,根本沒有前途未來可言,屬於那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類型,過去只有楚天嬌對把他們當兄弟姐妹,現在又有楚天賜作為站起來的態度的主張者,他們當然願意為楚天嬌而站起來。

許問峰不禁暗暗感嘆。『這些廢物倒也有體現價值的時候,天驕倒算誤打誤撞了一回……』

結果已經分明,楚天子為首的一眾人都沒有了話說。

楚天賜結論道「任何人都有可能繼任族長,我族在神魂族星系內、以及神秘花園的所有領導者志趣者將會根據本族所有人的過去評定投選出最合適的人繼任族長位置,在此期間,嚴禁任何違背神魂體制的作為!」

大事已定,許問峰趁楚天嬌沒有留意的時候,低聲對黑冰蛇道「我知道族長沒有確定前頂尊都有時間。迫不及待的今晚就想在萊斯特星最大的酒店見到頂尊。」

「我對吃飯沒興趣,倒是聽說無雙神族在神秘花園的星球上的彩虹間很有意思。」

「自然以頂尊意願為主。」許問峰知道黑冰蛇還不願意立即走的太近,但他不著急。黑冰蛇沒有拒絕就意味著對他其實感興趣,只是心有顧慮而已……

……

戰神族的楚氏內部會議結束,許多離開的人都各懷心思。

如此一來,族長位置的競爭者就多了太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