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山撓了撓腦袋,鬆了口氣道:“是啊!你我看這性格。”其實,倒也不是他心急,只是他知道自己的壽命不長,想看着女兒早點有個歸宿罷了。

一旁的月魔君對冷毅很是滿意,只是剛纔的那一段小插曲,讓他有些不悅。不過見冷毅最終和木由美子兩人感情甚好。心裏又寬慰了許多。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道殘魂而已,不能長時間暴露在外,尤其是他將靈魂力量注入到木由美子的體內後,身子開始變得虛幻起來,要儘快回到月魔盒內纔是。

眼下的他,要儘快把木山的後事處理完畢纔對。

想到此,月魔君便朝木山使了個眼色,道:“孩子!快些抓緊時間吧!”

木山聽了月魔君的話,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旋即,心中掠過一絲淡淡的憂傷,繼而朝紫白二位長老吩咐道:“白月長老、紫月長老聽令,準備啓動新任島主上任儀式。”

“是!”紫月長老和白月長老異口同聲地答道。


“那這位公子?”紫月長老用手指了指冷毅向木山問道。木山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喝道:“還用說嗎?既然冷公子將要娶新任島主,那他便是我月魔島中之人。不必迴避。

“那那位小姑娘呢?”紫月長老朝小巫女望了一眼問道。

木山搖了搖頭道:“不必!這是未來姑爺的家人,算是自己人了。” 木山在紫月長老和和白月長老耳邊交待了幾句後,便將木由美子和冷毅叫到了身邊。他從懷中取出了一本書和三個像水晶石一樣的東西,塞到了木由美子的手中,叮囑道:“孩子!這是聖暗長老交給我的《四大墓庫聖書》和三個開啓聖肖墓的祕符。你一定要好好保管。”

木由美子點了點頭。

木山又朝她身旁的冷毅叮囑道:“來吧!孩子握住木由美子的手。”說着,他將冷毅的手放在了自己女兒的手上,微笑道:“以後,我就把月魔島交給你們倆了。”

顯然,木山已經把冷毅當成了自己的準女媚。

“叔叔!……”冷毅想說點什麼,卻被木山打斷。他咳嗽了一聲,“孩子!以後木由美子就是你的妻子,你有義務保護和愛惜她。我把我所能給你的一切都給你。記住,你一定要好好幫我照顧好她。”

木山說着,開始劇烈地咳嗽起來。看樣子是活不了多久了,見了此情此景,冷毅又怎麼好拒絕呢!

這時月魔君也走了過來。他望了木山和冷毅一眼,冷然一笑道:“這就是《四大墓庫聖書》和那三個祕符吧!”

木山點了點頭,“恩!”

月魔君俯下身子,拿出一顆祕符瞧了瞧,道:“我想這一定和七彩大陸的魂氣有着極大的關係,這是我生前一直想不明白的,或許七彩大陸魂氣消失的祕密便藏在這其中。”

木山咳嗽了兩聲,似有所悟道:“老祖宗!這本書在我的身邊藏了十年了,我一直在惴摩其中的奧妙,至今卻未悟透。或許這其中當真是藏了莫大的玄機。只有開啓了四大墓庫才能知曉,但要開啓聖肖墓必須要祕符和口訣配合着用才行。我雖然有另外三大聖墓的祕符卻不知其中的口訣。”

月魔君冷冷一笑道:“這就是聖暗長老的聰明之處了。光有祕符,沒有口訣是永遠也開啓不了聖肖神墓的。交給門外弟子分開保管,比放在聖光會還安全啊!”

木山望了一眼遠處的天空,似乎在回憶着什麼,許久才嘆了口氣道:“是啊!這正是師父的聰明之處,想來,這根本就是一個陰謀。當年師父把《四大墓庫聖書》和四個祕符交給了我,卻沒有把口訣告訴我。若不是師妹花妖婆把天龍神墓的口訣,偷偷告訴了我,恐怕到死也沒有人能夠進得了天龍神墓。”

說着,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柔情,似在回憶着什麼美好的事情。

過了許久,他才從久遠的思緒中緩過神來,朝冷毅和木由美子叮囑道:“孩子!答應爸爸!永遠守護住《四大墓庫聖書》和三大祕符。千萬別讓他再落到了別人的手中。我想這可能和人類的聖光和魂氣有很大的關係。”

月魔君望着木山滿意地點了點頭,誇道:“孩子!不錯!你終於醒悟了。你的師父雖然欺騙了你,但你最終還是醒悟了。”

木山將冷毅和木由美子的手緊緊地抓在了一起,微笑道:“好了!爸爸要去另一個世界了。你們一定要相愛一生。月魔島就交給你倆了。”

木由美子和冷毅互望了一眼,冷毅咬了咬牙,朝他點了點頭。在一位即將面臨死亡的朋友之父的面前,這點小小的願望,冷毅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此時月魔君的身子也開始變得虛幻起來。他望了一眼天空,朝木山叮囑道:“好了!找個好時辰把靈魂安置了吧!我也該回聖壇內了。”

木山點了點頭,回頭叫來了兩名月魔島弟子,把冷毅和木由美子請到了一邊。他則和月魔君到了另外一個陰暗的地方,就等新任島主上任儀式一結束。木山便會在弟子們的護法下,強行將靈魂逼出體內,然後安置在月魔聖壇的祖宗牌位上。

過了約小半個時辰,新任島主上任儀式開始了。木由美子穿上了一襲紫袍,在她的身後,共有五名一級聖光宗師和兩名三級聖光宗師護法。

冷毅則守護在他的左側,牽着她的手,親自將她扶上了月魔島島主的月魔寶座,在她的頭頂籠罩着,兩輪月亮,分別爲一輪紫月和一輪白月。

這是衆月魔島弟子用體內聖光凝聚而成的鏡像,分別由紫月長老和白月長老領頭護法,與此同時,啓動了月魔聖壇內的列祖列宗的靈魂之力,祈禱着歷代祖魂的庇護。

一位月魔島的大巫師站上了冷月臺,唱起了讚歌,祈求上天諸神的庇護,祈求冷月仙子的降臨。

最後,那位大巫師又在木由美子的額頭點上了一顆血心色的硃砂。旋即,在她的額頭處射出一道紫色光芒,直射前方。


衆月魔島弟子見了,紛紛跪了下去,大聲呼喊:“冷月仙子附體,助我月魔神島降神威!”

就這般聲勢浩蕩地將儀式進行了一個時辰後,衆月魔島弟子才退了下去。木由美子望着身旁的冷毅幸福地笑了。

她是有史以來,月魔島的第一任女島主,是以剛纔大巫師在請神時,請的也是冷月仙子,而非日月神。

此刻的木由美子的確有一種冷豔之美,就連冷毅見了都不由得有幾份心動。他望着木由美子高興地點了點頭,發自內心地讚道:“你真美!”

木由美子高興地笑了,笑容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憂傷。很快,她又擡起了臉,認真地朝冷毅問道:“以後,你真的會陪我一起留下來,管理月魔島嗎?”

冷毅一陣沉默。

“算了,只要此刻我們開心就好。”木由美子笑着朝冷毅道,“我知道還有許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最後,木由美子朝他狡黠一笑,在他的耳邊輕聲道:“你放心,我不會介意你再娶別的女人的,只要你心中有我就好了。我當小的也可以。”

“啊!這……”冷毅簡直無語了。


很快,前面有一名月魔島的弟子朝木由美子身邊跑了過來,輕聲道:“島主!申時已到,是時候進行置魂儀式了。”

木由美子朝那名弟子點了點頭,“知道了。我馬上就到。”旋即臉上,劃過一陣濃濃的憂傷。她知道,所謂的置魂儀式,其實就是與父親永別。

父親將永遠的不可能再活過來了。雖然他的靈魂會像月魔老祖一樣,但他永遠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會出來見她的。

想到此,她的眼角不禁落下了一顆滾燙的淚水。

冷毅用手輕輕拭去了她眼角的淚水,站在遠處的小巫女見了冷毅和木由美子這般的親熱,心中醋意大發,轉身便駕着她的烈火戰雕飛走了。

“島主駕到!”隨着一位司儀的一聲呼喊,木由美子和冷毅緩步進入了一個用漢白玉徹成的圓形聖壇,在聖壇四周的壁石上,空出了一個個方格子,在方格子的裏面安放着數十隻金壇。

這些金壇的裏面便封印着歷代月魔島島主的靈魂。它們與每一代月魔島島主腰間的月魔盒是相互感應的。

在方格的正中央,則立着一根巨型石柱,那一根巨型石柱的中間鑲嵌着一隻閃爍着金光的金壇,那隻金壇便是月魔老祖月魔君的靈魂安放地。

此時的他已化作一縷青煙進入了金壇內。

一名月魔弟子將一隻金壇遞到了木由美子的手中,朝她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島主!一切準備就緒。”

木由美子朝他點了點頭,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了下去。她從那名月魔弟子的手中接過了金壇,心中無比沉痛地朝前邁開了步子。

在一名身披黑袍的大巫師的指引下,她來到了石壁的一個方格旁,這時早已立在方格旁的紫月長老朝她深深地鞠了躬叫了聲:“島主!”作了一個請的動作。

很快白月長老也走了過來,接過了她手中的金壇,緩緩放入了石壁的方格內。

這時,那名身着黑袍的大巫師,吟唱起咒語,左手端着一隻玉碗,右手則手持兩片柚葉,不停地向半空中灑着聖水,口中唸唸有詞。

最後,忽聽他大喝一聲:“靈魂歸!”

忽見,方格內的金壇一道金光閃耀,緊接着,從金壇的上方,幻現出一個身影,正是木山生前的樣子。


木由美子見了,鼻子一酸,撲通一聲便對着那一個身影,跪了下去。

緊接着所有月魔島弟子也跟着跪了下去。

他們對着石壁上幻現出的聖像拜了三拜後,木山的身影便緩緩消失在石壁上。

木由美子望着空空的石壁心中好一陣惆悵,久久不肯離去。

“島主!置魂儀式完畢!”紫月長老向木由美子稟報道。

木由美子呆立在原處,朝他揮了揮手,道:“你帶衆弟子先回吧!”

紫月長老點了點頭,對着衆月魔弟子一揮手,大喝一聲:“回!”衆弟子這才退了下去。

然而,木由美子卻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直到許久。

不知何時,天空中飄零起細雨來,冰冷的雨點像針尖一般,落在她白晰的臉,細嫩的手上,一陣陣痛感傳入了她的心間。

她的眼角流下了淚水,鹹鹹的,溼溼的。

不知何是一雙有力的大手落在了她的肩頭,一個熟悉而又充滿慈性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下雨了!我們回去吧!”

她久久未語,仍舊一動不動地呆立在原地,望着父親的金壇,愣愣出神。

“那好吧!我在這裏陪你一起淋雨。丫頭,要哭你就哭個痛快吧!”冷毅毅然決然地站在了她的身前。

木由美子再也忍不住內心的痛楚,“哇”地一聲,撲在他的肩膀上,放聲痛哭起來。

雨越下越大,整個天空都暗了下來。他有力的雙手,輕撫着她柔軟的背,任由她哭個夠。

他相信,雨總是要停的。 將木山的靈魂安置好後,木由美子第二天便收拾起悲傷的情緒,開始着手月魔島的內外事務了。

在兩位長老的幫助下,月魔島內的大小事情被安排得有條不紊。

不知不覺半個月的時間已過去。小巫女天天吵着冷毅要回南酋部落。

冷毅本想幫木由美子將島中事務理順了,再離開。無奈這丫頭,這幾天鬧得兇,他不禁有些動搖了,正想找個時間好好和木由美子談一談呢!

不想,就在這時,紫月長老當着木由美子的面,向冷毅問起了,婚事的事情。冷毅望了木由美了一眼,欲言又止。

木由美子思考了一會兒,笑着對紫月長老道:“長老!這事待我和冷公子商量後,再作定奪吧!”

紫月長老笑着,迎了上去,躬身道:“島主!您和冷公子的婚事,乃上任島主的遺願,此事關係重大。老夫以爲,只有島主的婚事定下來了,方能更好的管理島中事宜。雖然島主現在尚不宜婚嫁之事,但這事還是先定下來的好。依老夫看,應先派人前往南酋部落將藥王伯風先生請來,然後將此事挑明瞭。您看如何?”

這時,小巫女從一旁鑽了出來。這些天,她正悶得慌,見冷毅和木由美子走得如此近,心中本就有一股莫名的煩惱,如今聽了紫月長老的話,更加的煩躁不安了。

她望了一眼冷毅和木由美子,兩人正在眉目傳情,心中更是氣得不行。她哪裏知道,此時的冷毅心裏比她還亂。他和木由美子相互傳遞眼神,只不過是在商量如何對付這二位惱人的長老而已。

小巫女可不管這些,在她看來。冷毅似乎已經同意當月魔島的女婿了。

一氣之下,上前朝紫月長老煽風點火道:“長老說得極是!我看爺爺,定是非常贊成這樁婚事。要不,就讓我回一趟南酋部落吧!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爺爺即可。說不定過幾天,爺爺就會派人將彩禮送來呢!”

“欣兒!這可是大事,開不得玩笑。”冷毅白了小巫女一眼,道:“我看這樣吧!過兩天我先回一趟南酋部落,將此事向家師稟明,到時一定會派人登門拜訪。長老您看如何?”

紫月長老朝木由美子望了一眼,點了點頭道:“也好!那就找個好日子,我等好爲冷公子送行。”

冷毅朝紫月長老搖了搖手,道:“此事不必興師動衆,我自個兒回去即可。”

木由美子站了起來,道:“好了!謝謝二位長老的關心。這事就這樣定了。你們先退下去吧!我還有事情要和冷公子商量。”

“是!”二位長老朝木由美子行了一個大禮,便帶着衆月魔島弟子退了下去。

小巫女瞪了冷毅一眼,生氣地吼道:“毅哥哥!我在這裏呆煩了。我現在就想回去。”

“啊!這怎麼可以。再過兩天陪我一起回南酋部落吧!”冷毅朝小巫女道。

“不用了!我自己有腿。我可沒有你那份閒情逸致,我想在就回去。”她轉身朝木由美子抱拳行了個禮,道:“木由美子小姐!謝謝你們這段時間以來的照顧。好好照顧毅哥哥! 後會有期!”

說罷,她雙手搭在脣齒間,開始召喚起來。隨着一聲長吁,遠處的天際便飛來一隻吐着熊熊烈火的戰雕。

小巫女縱身一躍,飛身騎上了烈火戰雕,回頭朝木由美子大聲喝道:“哥哥交給你了,對他好一點,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說罷,駕着烈火戰雕,像一陣風似地,朝前飛奔而去,也不管木由美子究竟是怎樣的表情。

“喂!欣兒妹妹!小心一點。”冷毅朝半空中的小巫女大聲喊道。


小巫女頭也不回地用力拍打着烈火戰雕,直衝雲際,眼角不知何時,竟流下了一顆滾燙的淚水。她咬了咬牙,硬是沒有回頭望一眼。

望着小巫女遠去的背影,木由美子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表情,旋即,微笑着朝冷毅道:“喂!欣兒是不是喜歡上你了?”

“啊!”冷毅心中一凜,苦笑道:“應該不會吧!”

木由美子望着冷毅打趣道:“怎麼樣?和我的事情考慮好了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