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去哪裡,只是出來晒晒太陽而已。」

蕾米莉亞神sè平靜的答道。

只不過,她可是吸血鬼啊!跑出來曬太陽什麼的,真的沒問題嗎?

女僕長也是心存疑問,然而卻知趣的沒有問出來。

「那邊幾個傢伙,鬼鬼祟祟的躲在那裡幹什麼?」


深彌米克幾個的存在自然沒辦法瞞得過蕾米莉亞了。

見被發現了,妖jīng們也只好乖乖的走了出來。

「您好,蕾米莉亞大人。」

三人朝她行了一禮,算是問候過了。

「星黎殿的女僕啊!到我這裡來有什麼事嗎?」

蕾米莉亞斜眼看著她們,問道。

「我們是來找冥夢小姐和莉莉黑小姐的,不知道她們有沒有來過這裡?」

「哦,那兩個新來的小鬼嗎?」

大小姐輕輕轉著陽傘,然後看向了十六夜咲夜。

「咲夜,你有見到過她們嗎?」

「嗯,我也沒有呢!」

女僕長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不過,先前好像有誰到過附近,可是我剛想弄清楚她們是什麼人,對方就逃掉了。」

當時感受到的氣息十分的陌生,和她熟知的任何一個人都不相像。

「我覺得應該就是你們要找的人了。」

「啊,真的是太感謝了。」

雖然用處不大,但是總算找到一點冥夢二人的消息了。

深彌米克幾個和蕾米莉亞道過別,就急匆匆的飛走掉了。

從那三隻妖jīng口中得知東方遙如今並不在家,蕾米莉亞一時感到有點興味索然。

「好熱,還是回去找帕琪玩吧。」

果然曬太陽這種不知所謂的行為並不適合優雅的吸血鬼啊!

看見大小姐進屋子裡去了,十六夜咲夜就踹了躺在地上的紅美鈴兩腳。

「你打算裝死到什麼時候?」

門番一臉委屈的爬了起身。

見她頭上的帽子血跡斑斑的,中間還破了個大洞,女僕長心裡不禁有點內疚。

「把帽子拿來,我幫你修補一下。」

紅美鈴傻乎乎的看了她半天,許久才反應過來。

「真的嗎?」

少女望著她,雙眼亮晶晶的,閃閃發光。

「別誤會了,我只是不想別人說紅魔館虐待下人,連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


十六夜咲夜扭轉臉,說道。

「另外,我晚上也比較有空……」

「啊,咲夜小姐你對我真的是太好啦!」

紅美鈴頓時熱淚盈眶,感動得就想撲上去摟住對方。

「別隨便靠過來,全身都是血骯髒死了……」

女僕長帶著她的帽子走了,留下了躺在地上的門番。

頭頂上還插著兩把銀刀。 rì漸西沉,群鳥也尖叫著開始歸巢了。

忙碌了大半天,妖jīng女僕們依然是一無所獲。

「啊,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啊?」

深彌米克氣得直跳,熟悉的地方基本都去找過了,可就是沒有發現冥夢和莉莉黑的蹤影。

那兩個傢伙,不會是跑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去了吧?

這麼一想,女孩立時變得很是不安。

並非擔心那兩個人的安危,而是害怕自己也要到那些奇怪的地方去尋找她們。

況且天都快要黑了,肚子也很餓,今天光忙著找人,她們還沒有吃過什麼東西呢!

「回去吧。」

飢餓和煩躁交迫,讓深彌米克徹底放棄了繼續尋找冥夢她們的念頭,打算返回星黎殿了。

「甜點。」

見她要走了,斯特紗菲婭小聲嘀咕了一句。

「……」

深彌米克的身形一僵,停在了半空中。過了好半響,她垂頭喪氣的飛了回來。

「沒辦法了。」

女孩用力一拍路娜查爾德和斯特紗菲婭的肩膀,重新抬起頭時,臉上已經充滿了笑容。

「找人的事就交給你們去完成吧。」

「為什麼?」

甜蜜婚戀:墨少,吻上癮! ,這還真是莫名其妙呢!

「因為我可是rì光妖jīng啊!在晚上行動可是很不方便的。」

深彌米克撅著嘴巴,嘰里咕嚕的說道。

「而你們一個是月光,一個是星光,夜晚不正是最適合你們活動的時間嗎?」

「哦……」

聽她這麼一解釋,好像還挺合理的。

「開什麼玩笑啊,竟然想把事情都推給我們兩個做,自己就跑掉了,門兒都沒有。」

「絕對不幹。」

路娜查爾德和斯特紗菲婭一擁而上,把這個無良的領隊撲倒了……

「我們回來了。」

鼻青臉腫的深彌米克進入星黎殿的大門,有氣無力的喊了一聲。

另外兩個人也不怎麼好,全身凌亂,披頭散髮的。

經過一番激烈的較量之後,她們幾個結果還是只能回來了。

「歡迎回來……咦,你們這是怎麼了?一個個為何那麼狼狽的?」

光見著她們的樣子,不禁很是驚訝。

「稍微,遇到了一些意外。」

深彌米克捂著臉,不怎麼好意思說是她們相互鬧騰弄傷的。

「等下去拿點藥酒擦一下吧!」

光也沒有做過多的追究,她現在可沒有時間理會這種小事情。

「你們回來的正好,快去廚房幫忙吧。」


「哦……」

妖jīng們都有些慶幸,好在碰到的是光,如果是那位女僕長大人,可就沒有這麼好說話了。

「真是很對不起,我們沒能夠找到冥夢和莉莉黑她們。」

任務失敗的事還是說出來吧,要是能夠取得光的同情,還可以避免受到太大的懲罰呢!

「嗯?冥夢小姐她們早就回來了啊!和master一起。」

似乎是冥夢和莉莉黑自己找上東方遙的,就順便把她們也帶回來了。

「誒……怎麼會這樣的?」

目標都自己回家了。

那她們這幫人在外頭白白的忙活了一天,到底有什麼意義?

想想自己今天遭受的那麼多罪,三名女孩都無力的癱軟倒在了地上……

「嗯……」

河城見取盯著眼前的電視機,臉都幾乎貼到上面去了。

「真是個神奇的盒子呢!竟然可以看見有人在裡面,還可以聽到聲音,難道是用什麼妖術把他們裝進裡面去的嗎?」

少女在電視機上面左敲敲,右敲敲,口裡不禁嘖嘖稱奇。

「連電視機都不懂,真是無知。」

住在地下世界太久, 新橋口恩仇記 。這裡的許多東西對河城見取而言都是極度陌生的,這不僅讓河城荷取油然而生一種非凡的優越感。

「哦,原來這叫電視機啊!實在是妙不可言。」

河城見取似乎相當喜歡這個黑盒子,抱著它都不願意鬆手了。

「喂,你們兩個別站在那裡,快點走開。」

這兩個人在電視機前面晃來晃去的,讓放學歸來的琪露諾她們感到十分的不滿。

雖然並不在意這兩個傢伙老呆在這裡不走人,但是如果妨礙了她們看電視,那就絕對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