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不算閱人無數,但經過這麼多個世界,見的人不算少了吧,要說這趙天霖能吸引人的地方,在她這裡還真找不出什麼來…… 她看著一般,在蘇紫玥這裡卻是上好的。

葉靈越是接近趙天霖,越覺得,真的跟蘇紫玥不是很適合。

看著他們聊起了女友,葉靈作為一個「有能力卻寡言的異地高中生」,自然不需要徵求她的意見的,所以一群人聊得火熱也沒葉靈什麼事,只要看著就好。

多少帶出了趙天霖的心思:「你們別亂摻和,哥自有主意。」

「喲喲,這次可真是動了凡心了,哥?」

「哥啥時候不認真?」

「哈哈,霖哥,你忘了你的恩恩妹了嗎?」

「去!瞎扯什麼!」

「得得得,懂你!」

「廢話真多,今晚干到底哈!」

「不行啊,明天有課,你知道的,羅教授最愛點名了……」

「去去去,沒勁……」

「誰像你呀,愛幹啥幹啥還不擔心掛科,你是怎麼做到的?!」

「哈哈,崇拜哥吧?」

然後是一個大大的表情包: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葉靈要不是為了獲取信息,真的不會一直看這群還中二的少年聊天。

都大學生了,難道不應該有所區別的嗎?

接下來聊的都是沒營養的話題,葉靈就下線了。

蘇紫玥也差不多回來,她就撤了。

對於蘇紫玥表現出來「無法隱藏的甜蜜」,大概是戀愛中人的表現,葉靈表示理解。

但是並不支持。

很多時候都會故意叫醒沉醉中的人。

「玥玥,把碗洗了。」

蘇紫玥笑容一凝,看向母親,想說她真的不想洗碗。

可是今天下大雨,母親沒有去開店,就在家裡共處一室,想了想拒絕的後果,蘇紫玥覺得還是去洗好了,就兩個人的碗,邊洗邊想事情,好像也沒那麼難。

如果葉靈知道,一定會問:洗個碗有多難?而且她有一個習慣,煮好菜就會把鍋給洗了放好,所以也就那麼點事,有多難?

可能是夜有點長,葉靈坐在沙發上的時間有點長,蘇紫玥幾次路過的時候,終於開口問她:「媽,你在做什麼?」

「看書。」

蘇紫玥湊過去一看,竟然是時裝類的書。

然後看見茶几上還有幾張紙。

「媽,你還會畫畫呀?」

葉靈瞥了眼幾張線稿,算畫?

「隨便畫畫的。」

「隨便畫畫都這麼像,要是認真起來不是可以當設計師了?天呀,媽你還有這個天賦呀?」

「……」能畫幾張線稿就能當設計師?孩子你的想像力是不是有點豐富?

「媽,要不你報個畫畫班,學畫畫唄。」蘇紫玥拿著幾張紙看來看去,一副欣賞的樣子。

「要學也是你去學?」她的琴棋書畫哪樣差了?

想當初做老師的時候,還跟幾個小兔崽仔一起玩畫畫,雖然只是素素幾畫,但是被譽傳神,才跟那班中二學生建立了友情關係,舉行個校運會都要拉上她的感情。

「我又不會畫。」蘇紫玥扁了嘴:「我們班有個同學也畫畫好好看,聽說她是從小學的……」

看著蘇紫玥的情緒低落,葉靈認真的看她的臉。

蘇紫玥悶聲悶氣的說:「就我什麼都不會,沒有什麼特長……」

葉靈一聽倒是明白了,原主從小到大都惟恐她讀書讀不好沒有前途,所以學習作業永遠是放第一位的,至於其它的興趣愛好,倒是有給蘇紫玥報過一些,但是蘇紫玥年紀小嫌辛苦,加上經濟也不是那麼寬裕,自然是她不想學,原主就不堅持了,現在看見別人有,就羨慕了?

「現在想學也不晚。」

「現在還學什麼呀。」蘇紫玥放下稿紙,呶嘴。

「你有想要學的東西,什麼時候都不算晚,關鍵是你自己能不能堅持。大器可以晚成,你才十八歲,以後的人生長著呢,就算用三五年學一個東西,你都還能用它七八十年,有什麼不可以的?」

「啊?」蘇紫玥有點躍躍欲試:「那我要學什麼呀?」

「興趣當然是看你自己呀,你最喜歡什麼就學什麼,雖然不一定要有多高的成就,但是你可以堅持下去的話,必定有所收穫的。」

「可是……」蘇紫玥一臉猶豫。

「你有想學什麼嗎?」葉靈問她。

「再說吧。」蘇紫玥有點意動,但是一時間也不知道選擇什麼。

「你們學校沒有社團之類的嗎?」一般來說,大學都會有吧?

「有是有,可是我什麼都不會,能參加什麼呀。」蘇紫玥抿緊了嘴。

葉靈看了看人,正坐了看她。

蘇紫玥的成績一般,自然學校考的也是勉勉強強。但是能上大學,己經是達到了原主的要求,在這這方面倒是沒有給她太大的壓力,但現在她進入到一個五湖四海交匯的學校,就算名氣不是很響的學校,也總有優秀的學生在,一比的話,差距自然就出來了。

而且,學習成績只是一部分,正如她自己說的,有的學生成績不好,但其它地方優秀的也不少。

因此蘇紫玥與人比起來,的確沒什麼優勢的地方。

「你為此不開心還是不甘心?」

蘇紫玥沒想到會被問得這麼直接,有些閃爍的停了一會,才支吾的回答:「都有吧……」

因為不開心而不甘心。

因為不甘心而不開心。

從港島電影開始 「你很在意他們的看法?」葉靈又追問。

蘇紫玥呶呶嘴,撇開臉支點了頭:「有一點吧…」

「看你的樣子不止一點。」

葉靈想起上個世界的丁玉香,因為自卑的緣故,選擇了一個只是比她成績好點的王家浩,然後一直供養王家浩使得她的人生成為負債之人,凄慘一生。

因為自卑,選擇了與自己差不多水平的人。

因為所謂的愛,寧願負債也不放棄纏她而生的人。

愛可以不離不棄,但不是那種不給你愛情還要奪取你人生的扭曲。

想想蘇紫玥自卑的理由,也是事實……

她比不過人家,也沒什麼可拿出來可跟人家比的。

「媽,你不知道你女兒什麼款么?還問!」

「我女兒怎麼了,我女兒很好呀。」葉靈笑著看那個因為不自信而低垂著頭的人。

「媽!你哪來的自信覺得你女兒好么?你女兒什麼都不會!」

「自信?」葉靈笑笑:「因為是我生的呀。」

她為什麼不可以自信呢? 「張主任你這是幹什麼?」秦毅臉色一變,似乎是更加無辜了。

「我的小祖宗哎,你就別玩我了,這事我錯了我當眾給你道歉,我不該狗眼看人低,不該惡言傷人,你就饒了我,跟我回去趕緊把這個入學手續給辦了吧。」張主任是真的豁出去了,老臉都不要了。

相比起能保住自己的職位而言,這些都是次要的。

但是他這種做法卻是把一眾學生給驚掉了下巴,紛紛揉揉眼睛,心想今天是不是看到幻覺了?在學生面前一向嚴厲甚至到苛刻的張主任,今天這是轉性了?

重生農門嬌女 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在刷新他們的認知。

他們不解,可是沒有一個人敢出聲詢問什麼。

連楊航這種人物都被訓斥的一聲不吭,他們上去只怕當場就是一個處分。

「張主任,我記得我離開的時候說過,希望你不要來求我回去,現在你這麼做,等同於在打你自己的臉啊。」秦毅似笑非笑的盯著對方,臉上漸漸露出揶揄之色。

他並不會因為對方露出求饒的表情就變得心軟。

於秦毅來說,他見過太多太多這樣的例子,在黑暗世界不知道多少人求他饒了一命,然而呢?他若是心慈手軟,只怕現在早就淪為一地枯骨。

「秦毅你別打趣我了,那我是一時糊塗,我都在校長面前認錯了,現在就是希望你能不計前嫌,跟我回去把入學手續辦了,你放心,對於你的學歷問題,絕對沒有任何人敢質疑!」張主任連連保證道。

他知道對方沒有錄取通知書,要麼就是學歷不夠,要麼就是高考失利,不過有了特許證書,這些都不是事。

今天他張主任既然親自在這麼多學生面前說了這個事,就沒有人敢質疑,除非是真的不想在金衡大學混了。

當然,楊航他是管不了的,對方家世擺在那裡,搞點小動作他張主任根本沒有辦法。

「是嗎?既然張主任苦苦求我回來上學,我要是不回來的話倒有些說不過去了……不過……」秦毅話鋒一止。

「我的小祖宗……你就別不過了,趕緊回去把入學手續給辦了吧,有什麼條件咱們到時候再細談,我都答應你還不成嗎?」張主任是真的怕了,連連哀求,唯恐秦毅改變主意。

「好吧,相信你堂堂張主任說過的話也不會反悔。」秦毅笑著說道。

張主任連連稱是,他哪敢反悔?他現在只想伺候好這個小祖宗,把那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讓王校長不要再找自己麻煩。

「都在這看什麼看?趕緊散了散了,忙自己的事情去!」

眼見著事情解決了,張主任神態間立馬恢復了往日的威嚴,朝著那些圍觀的學生呵斥道。

學生們瞬間朝著四面八方散去,如同驚弓之鳥。

了不得了不得,他們今天居然看到了張主任的笑話?這絕對是新學期最大的談資,最大的新聞,只怕學校公眾號跟論壇上不久都會出現這個話題,想想都覺得很刺激。

隨後張主任輕舒一口氣,帶頭朝前走去。

「楊航對吧?屎別忘了吃啊。」秦毅面色揶揄說道。

楊航拳頭緊緊攥著,聽到秦毅的話他的臉色比吃了屎還要難看。

難以想象,他居然被一個鄉巴佬被諷刺了,還踩在頭上拉屎,這種事他要是都能忍下去,那他也不配被稱為大哥了,只怕是要淪為無數人的笑柄。

特別是那些認識自己的富家少爺,絕對會拿這件事來噁心他。

等到秦毅離開之後,楊航狠狠一拳砸到了旁邊的樹上,他臉色一會青一會紅一會白,讓人看著害怕。

「這個鄉巴佬,我會讓他後悔得罪我!」楊航發誓,一定會讓對方嘗到什麼叫絕望。

「航哥,在學校還是不能太衝動,新學期才開學,惹出大麻煩只怕是不好應付。」黃毛從後面走上來勸說道。

「是啊航哥,這個鄉巴佬恐怕有點能耐,你看張主任那副奴才見到主人的樣子,鬼知道那鄉巴佬做了什麼讓對方忌憚的事。」阿誠皺著眉,他想不通,沒有錄取通知書對方是怎麼能夠入學的?還讓張主任這般客氣,求爹爹告奶奶。

別說他們,何艷跟楊航同樣想不通,之前在教務處辦公室的時候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張主任對那小子根本不屑一顧,說話比他們還難聽,直接把他給趕了出去。

可是現在就像是突然轉了性一樣,實在是讓人看不懂。

「那個姓張的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了,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貓膩!」楊航冷哼一聲。

這件事他早晚會搞明白,那小子不管有什麼貓膩,跟他楊航的這個梁子都算是結下來了,必然會有個了斷!

「航哥,別生氣了,咱們晚上還有個聚會呢,這次你不準備一舉拿下江家的那個寶貝千金嗎?」何艷在一邊勸慰道。

說道這件事,幾個人才會心一笑,楊航嘴角也勾出一抹得意。

他追了江瑩瑩這麼久,後者一直沒有個答覆,這次他不會再給對方機會,一定要追出個結果來,真要是不行的話……哼哼,就別怪他楊航手段卑鄙了!

而另一邊,秦毅在跟著張主任來到教務處之後,立馬就完成了新生信息登記,張主任就像供著祖宗一樣,又是搬椅子又是端茶泡水,還遞上了一隻九五之尊香煙,不過秦毅對這個並無多少興趣。

修真者,體內靈氣匯聚,而煙酒這類東西都會產生污穢靈氣的物質。

「張主任,你也不要跟我玩這一套,我的要求很簡單,在學校裡面我有什麼麻煩第一時間幫我解決,如此就好。」秦毅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就放下。

劣質茶葉,跟他喝的軍區特供差太遠了。

「你放心,我不會故意給你找麻煩。」秦毅補充道。

「這個絕對沒問題,在這個學校小事我還是能做主的。」張主任拍拍胸脯毫不猶豫的保證道。

他是教務處的主任,權利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

「那就好。」秦毅點了點頭。

這傢伙是個老油條,秦毅也不想跟他過多糾纏,滿嘴的油腔滑調很沒意思,因此解決了這件事他便離開了學校,回到了江老的濟世堂。

只是回來后剛剛進門他就看到了坐在濟世堂前台的一個女孩,頓時臉上浮現尷尬之色。

這女孩可不就是昨晚跟江瑩瑩一起洗澡的那個女孩……

她長得很美,屬於那種知性之美,帶著青澀淳樸的味道,讓人一眼就覺得很清爽。

而秦毅自然而然的聯想到了昨晚旖旎場景,對方光溜溜的都被他看完了,也知道對方規模不小,不像現在穿著衣服根本看不到什麼東西。

這個女孩不帶大城市俗氣的煙火味,還是讓他覺得很舒服的。

「你……回來了?江爺爺在裡面配藥,要不要我去喊江爺爺?」許露露不知道該說什麼,氣氛非常尷尬。

「沒事沒事,我自己進去就行了,你先忙吧。」秦毅逃也似的溜了進去,倒是讓許露露覺得有趣。

這個人……昨天可能真的不是故意的,看他也不像是個流氓……

許露露因為姿色的問題高中的時候經常會被人糾纏,她能感受到秦毅對她並無那種色色的想法,昨天只是一場誤會,她並不像江瑩瑩那樣記仇,也沒有那種高傲的大小姐的脾氣。

秦毅回來並沒有專門去跟江承恩打招呼,他徑直衝進了自己的屋子,第一件事就是盤膝打坐。

他能感受到體內蠢蠢欲動的靈氣正在躁動,在經脈中不停遊走。

「這是怎麼回事?回到大都市之中刻意壓制自己的情緒,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樣,反倒是讓長生訣有了進一步的突破?」秦毅心中詫異。

要知道長生訣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異動了,今天還是第一次。

修真是一條漫長的路,望氣、凝海、築基、先天、成丹……越往後越難,從踏入修真門檻開始,在望氣境已經待了數月之久,今天才感受到境界鬆動,似乎凝海的大門正在打開。

「完了,突破境界需要一大批藥材填補身體靈力,以我現在的財力完全不能支撐,吳老爺子說給我介紹工作到現在也沒聯繫我,這可如何是好。」秦毅皺著眉頭,那些稀有藥材可是價值千金,有些還是有價無市,非常難辦。

他現在很需要錢!

就在他打坐運功之時,卻不知道,外界已經醞釀了一股風暴,這風暴的主人公就是他秦毅。

金衡大學數里之外的某處城郊別墅之中,鄭小小、吳夢雪兩名大小姐穿著清涼,露出雪白纖細的大腿,腳上掛著貓耳拖鞋,煞是可愛。

鄭小小正百無聊賴的翻著手機,而吳夢雪則是眼睛盯在前方几米外的六十寸曲面液晶電視上,上面正上演某國產狗血大劇,偏偏吳夢雪看的津津有味,時不時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啊!不得了了!」

鄭小小忽然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就像是發現了什麼驚天大事,小臉霎時間變得紅撲撲的,拍著自己規模有些恐怖的胸口。

「你又搞什麼東西?」吳夢雪沒好氣的將她給按了下來,將她的頭髮揉成一團。

「夢雪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有男朋友了!」鄭小小大眼睛眯成了一條縫,抱著手機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她的手機頁面顯示的正是金衡大學校園論壇的首頁。 葉靈安慰了蘇紫玥,蘇紫玥仍然有些失落。

葉靈鼓勵她重拾興趣。

最後,有些意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