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本來只是一個原始人家的孩子,一無所有,就連牲畜也沒有幾頭,每天肚子都吃不飽。遇到冰帝后,冰帝教會了他們修真,從此告別了餓肚子的生活,生活條件也開始改善發展。

最後,他們三人成爲了大陸上第一批修真者,除了冰帝,比誰都強大。所以,他們發展成爲了種族。但是,那時候的種族還只是一個,三人都一起努力,共同將其建設得更加美好。

努力了很久以後,世界漸漸發展起來,人類的足跡遍佈了大陸的角落,衆多的種族也建立起來,衆多的修真之道也逐漸發展起來。他們的種族,在一天,將大陸所有的種族全部統一了,整個大陸只有一個種族,名字就叫做九幽地冥族。

但是,努力得到成果以後,三人開始有了分成果的想法。一個種族,最多隻能有兩個族長,一個正族長,一個副族長,另外一個只能當個長老。這樣,三人之中就有人不平衡,三人都想當族長。

一番爭議下來,沒有結果,大哥按理當了正族長,二哥副族長,三弟就只是個大長老。三人這個樣子過了幾年,終於有一天,忍不住了。三人大吵了一番,最後,大怒之下,帶領各自的手下,離開了冰帝族。冰帝族被分解成了三部分,各自成爲一族,這樣下來,三個人,每個人都如願以償地當上了族長。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了下來。

但是,時間久了以後,三人的野心進一步增大了。族長已經當夠了,也就那麼回事。現在,三人的心裏已經不甘只佔領一方天地,而是想要統一天下,獨霸四方。

古臺,古冰族,就是從九幽地冥族中分出來的一族。古臺是三人當中的二哥,九幽地冥族是三人的大哥掌管,寒玄天靈族由三弟掌管。

蕭宇天聽完心中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九幽地冥族,這個種族,很奇特呀…

還有那個冰帝…

蕭宇天有種感覺,外面空間的副族長口中所說的族長,有可能,就是這個冰帝…

而那冰帝,很有可能知道冰之靈的所在…

冰之靈,蕭宇天想起這個,心中就劇烈地跳動起來,兩眼掩飾不住地放出一股熾熱。

蕭宇天站了起來,望着外面無盡的黑暗,靜靜地站着。

米希爾還在外面,此時不知道怎麼樣了。 閃婚蜜愛:冷少請溫柔


九幽地冥人說要入侵人類領地,大舉進攻,不知此時,外面的情況怎麼樣。

蕭宇天看着無盡的黑暗,心中感到有一些夢幻,這一些事情,發生得都太突然了。原本只是來替米希爾祛毒,卻碰到這麼一檔子事。而自己,此時更是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奇異空間裏,不知道該怎麼回去。

但是,既然來了,一定不能白來,一定要弄清楚冰之靈的事情。

“唉…”蕭宇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長長地吐了出來。

古臺見蕭宇天似乎有什麼心事,便道,“這世間,萬事自有套路,有的事情,看似是壞的,其實不然,其內在的好處,更甚百倍。蕭公子不必憂愁,一切順其自然吧!”

蕭宇天微微擡起了頭,若有所思地睜開了眼睛,仰着頭,深深地望着黑暗的天空,嘴裏喃喃道,“是呀,這世上,永遠沒有一件對的事,也永遠沒有一件錯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兩面的…就像人一樣,所有的人,都有兩張臉。”

“說的好,蕭公子如此年輕,就有如此感悟,真是佩服,而且實力也這麼強大,日後定是名震八方的大人物!”古臺看着蕭宇天的背影,從心底說出了這一句話。

蕭宇天呵呵笑了笑,收回那深邃的眼神,轉過了身子。古臺將蕭宇天引到了後面的一個花園裏邊休息,並且安排了住所。

這黑暗的世界,沒有白晝之分,蕭宇天還不太習慣,感覺時間概念很模糊。

躺在牀上,望着黑暗的天空,這種一望無際的黑暗,給人一種特殊的感覺。蕭宇天睡不着覺,將靈魂之力瀰漫而出,從這個屋子往周圍漸漸蔓延出去。


這個黑暗中的世界,有些超乎蕭宇天想象的和諧。靈魂力量遍佈的範圍,每一處風吹草動都盡收心底。這古冰族之人,都非常和睦,都非常團結,站崗的非常認真,正在做事的也非常用心,其餘的都很友好。

這種不一樣的氣氛,跟這無盡的黑暗,有些格格不入。其實,應該把這裏的天地跟外面的天地交換一下。

這樣的種族,不用說,一定是一堆凝得比磚還硬的黃土,踩不爛,摔不碎。蕭宇天心中很佩服這些人,能夠如此和睦地相處,不容易。


都市無敵戰神 ,一個哨崗處發生一點動靜,蕭宇天朝那邊感應過去。

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身上穿着一件很奇特的法寶,在往裏面偷偷地潛入。這人身上的氣息完全被隱藏了起來,渾身的真元力波動也被身上那件奇特的衣服壓制到了幾乎沒有的地步。但是,蕭宇天的靈魂力量何其強大,這種手段還騙不過他的眼睛。

這人似乎很瞭解這裏的地形,走的地方都是崗哨很少的地方,一路走下來,雖然東繞西繞,但是卻非常順利。那一身被壓制下來的氣息和真元力波動讓崗哨唯一能夠發現他的方式也失效了。

探子,這人肯定是敵人派來的探子。那身衣服看樣子來頭不小,能夠如此程度地隱藏氣息,是個罕見的寶貝。如此看來,那兩族應該準備做點什麼了。

蕭宇天想了想自己的處境,自己想要獲得冰之靈的消息,現在只有先跟古臺站在一條戰線上,這樣纔有可能見到那副族長口中所說的九幽地冥人一族之長,冰帝。 這樣看來,自己現在需要在這古冰族當中發展一下。這個人,正好用上。

蕭宇天嘴角微微一翹,那個角落,那個人的眼前,空氣開始蠕動起來,慢慢地,空氣中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人影。

那人如同見鬼了一般,猛地往後大退一步,不過,令蕭宇天沒有料到的是,他竟然沒有驚叫出聲或者非常害怕,完全不像是一個做賊被抓到的人的樣子,鎮定自若。

不過,那人還是小心翼翼地觀察這個人影,看了一會兒,有些驚訝地小聲道,“你…這是靈魂!怎麼可能,不可能!這世上絕對不會有如此強大的靈魂,竟然能夠凝出實體!您是誰?難道…你是冰帝?”

那個人影自然是蕭宇天用靈魂之力凝出的,蕭宇天微微一笑,“我並不是什麼冰帝,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呵呵,這個世上,也有可能沒有,但是,其他的世上不一定就沒有。”


那人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下,然後道,“對,確實,這個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不過,您說您不是這個世上的?難道這世界還有兩個?”

蕭宇天又笑了笑,“對,我不是這個世界的。天地是很奇妙的,無奇不有,所以,人不能鼠目寸光。我是從另一個空間過來的,那個空間,跟這裏完全不同,那裏的世界,你甚至不能想象,沒有這種黑暗,每天都有白晝黑夜之分,還有春夏秋冬四季之分。”

蕭宇天停了一下,又道,“說遠了,你是誰?爲什麼偷偷摸摸潛伏到這兒來?”

那人不慌不忙,鎮定自若地道,“我是古冰族的人,奉命在作暗哨。我們古冰族的防守是非常嚴密的,這裏到處都有我這種暗哨,所以不會有任何人能夠進入到我們的領地。不知您是?”

蕭宇天對這人很欣賞,臨危不亂,還能說得這般像模像樣,若是平常人,可能就被他騙過去了。不過,自己監視他已經很久了,要靠事實說話。

蕭宇天厲聲道,“大膽小賊!在我面前還敢撒謊,你鬼鬼祟祟躲在這裏,還說你是古冰族的人,還把我放不放在眼裏?老實交代!你到底是誰?來到這裏是何居心,否則,我的耐心磨盡的那一刻,就是你葬身之時!”

那人趕緊給蕭宇天行了一禮,一臉無辜,有些忌憚地道,“前輩息怒,我確實是古冰族的暗哨。前輩看着很面生,應該不是古冰族的人吧,所以不認識我,古冰族的人都認識我的,我的任務就是在各個地區負責暗哨,所以行動自然要鬼鬼祟祟,還請前輩不要誤會。”

蕭宇天半透明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那人的眼睛,冰冷的眼神中劃過一絲凌厲的寒芒,那人頓時有種被看透了的感覺,彷彿在這雙冰冷的眼睛的掃視下,自己的一切都展露無遺。

蕭宇天冷冷道,“還敢狡辯,我早已監視你多時,你從外面到這裏面來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裏,你從東邊進入,東繞西繞,避過每一個哨崗,才偷偷摸摸繞到這西邊。你這身上的衣服給你幫了不少忙吧,能夠將氣息隱藏地如此隱祕,是件寶貝呀,不過,在我的眼前,你沒有任何東西能夠瞞過我的眼睛!快說!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

那人一驚,面前這人竟然真的將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說了出來,看來遇到高手了,不過,這古冰族何時出了這種高手,就連古臺也絕對不會有如此強大的靈魂之力。而且,這古冰族的每一個人他都認識,這人肯定不是古冰族的人。雖然,不排除古冰族刻意隱藏了這麼一個人。

這人說自己是外世界來的,他心裏還是不敢相信,什麼白晝黑夜,春夏秋冬,都什麼亂七八糟的。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再留在這裏也沒有了任何意義。於是迅速拿出一塊玉石,猛地一捏,裏面傳出一絲奇異的波動,隨即,空氣竟然迅速分開,空間竟然開始破碎,露出一個裂痕,變大成爲了一個洞,裏面傳出一股吸力,將他迅速吸了進去,然後,這個裂縫又合上,那個人已經不見了,這片空間也恢復了平靜,非常安靜,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蕭宇天猛地一驚,這空間竟然還能夠打破,將人救走,真是奇妙。剛纔那個玉簡裏面雖然只傳出了很小的一絲波動,不過,蕭宇天感覺到了,那絲波動裏面蘊含着一種奇異的能量,非常強大的能量,這股能量生生將空間撕破了一個裂縫,那個裂縫是被活活撕開的。

有些不敢想象,撕破空間,造成裂縫,這需要何等強大的能量?

蕭宇天靈魂歸體,呆呆地看着前方,想着剛纔那一幕。

強者的力量,是弱者無法想象的。

不過,蕭宇天看到自己這一身渾厚的熾焰雷元力,生出了一個念頭。

蕭宇天緩緩伸出右手,放在眼前靜靜地看了看,然後,一股強大的熾焰雷元力猛地涌到手中。

蕭宇天手呈爪狀,將手中強大的熾焰雷元力盡數釋放而出,在空中猛地一劃,一股極大的威力,在這空間中散佈開來。空間,猛地蠕動了一下,強大的能量將空間生生震得劇動起來。

蕭宇天嘴角微微一翹,這個世界的空間,似乎比那個世界的空間要脆弱一些。剛纔這一下,空間已經出現了一些反應,若是自己的能量,能夠再強大一些,撕破空間,不再是什麼不可想象的事情。

蕭宇天心中一股狂熱涌上,有些狂喜,飛到外面的高空中,再次伸出手,盡了全力,最大限度地將體內的熾焰雷元力壓縮運行到手臂上。然後,那純淨的冰靈之火猛地爆發,溫度開到最高,強大的火焰燒得滋滋作響,這空間似乎快要融化了一般,空氣蠕動着,人影看上去都有些虛幻。

蕭宇天猛地一咬牙,“啊!”,一爪朝面前猛抓而去,壓縮到極致的熾焰雷元力盡數釋放而出,強大的能量立刻在面前這片空中的範圍內猛地傾瀉而出,頓時,這片空間的能量猛地暴動起來,消散開來,面前這一片空間,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能量爆撐,有了一些破裂的痕跡。但是,周圍的天地間迅速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將這個裂縫往裏面合,彷彿在修復這個裂縫。

蕭宇天將手中的火靈之火往空中一劃,強大的溫度朝面前快要裂開的空間中燒去,頓時這片殘損的空間再也支撐不住,轟然裂開,一個黑幽幽的裂縫出現,裏面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到任何東西,並且,裏面有一股很大的壓力傳出來,這個裂縫,給人的感覺,若是誰走了進去,定會瞬間灰飛湮滅。 隨着手上能量的揮發完畢,周圍的空間傳來的力量漸漸將裂縫合攏,裂縫和好如初,這片天空恢復了平靜,彷彿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但是,蕭宇天心中卻是猛地跳動了一下,仰望天際,無邊的黑夜籠罩着世界,嘴裏喃喃嘆道,“漫漫虛空,這就是空間的力量嗎?”

蕭宇天的身上,有了一絲空間裂縫當中傳出的奇異能量,那是一種灰白色的能量,從空間裂縫當中漂了出來,附在蕭宇天的身上,然後被灰白氣體發出一些吸引力,吸收了進去。然後,就沒有了任何事情,彷彿一切如同眼前這片天地一般,非常平靜。


不過,蕭宇天心中,對於空間,有了一個認識。“那裂縫當中,通向的是另一個地點嗎?那裂縫當中是什麼?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威力?爲什麼裂縫會迅速癒合?”,一連串的問題從蕭宇天的腦袋裏面跳了出來。

蕭宇天再次聚集能量,往前猛地一揮,強大的能量擠在一個單位範圍內的空間裏,如同一個木桶,只能裝一桶水,卻是硬要裝上一桶水銀,巨大的重量就會將木桶撐開裂縫。眼前這片空間,承受了蕭宇天強大的熾焰之力後,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強大的火靈之火再用它那強大的溫度上前一燒,頓時這片空間支撐不住,再次裂開一個裂縫。

那種灰白色的奇異能量,蕭宇天看清了。這種能量,只是一種能量,沒有任何威力可言,不像天地靈氣一般。但是,這種奇異的能量之中,瀰漫着一股不一樣的感覺,這灰白色能量,非常神祕,這是空間的力量。

蕭宇天身上再次沾上了這種灰白色能量,不過,又被體內的灰白之氣吸收了進去。但是,蕭宇天更加對空間有了一些特殊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如同跟空間有了一絲親切感,兩個陌生人見過幾次面,認識了一般。

蕭宇天將強大的靈魂之力朝裂縫裏面探去,不過,纔剛剛到裂縫口,裏面的強大壓力壓得蕭宇天趕緊退了出來,在這種壓力之下,哪怕是靈魂之力,也承受不住。更別說活人進去,肯定會成爲一堆爛肉,甚至都不剩。

但是,那人又怎麼會完好無損地進去呢?這裂縫裏面到底是什麼?是通往另一個地方的通道嗎?或者說,是另一種奇妙的地方,奇妙的空間?

在蕭宇天的疑惑之中,這個空間裂縫,再次消失了,完好如初。

蕭宇天感覺自己對於空間有了一絲聯繫,有了一絲感覺,微不足道的感覺,但是又跟之前有非常大的不同。這種感覺無從說起,只是一種感覺。

蕭宇天再次撕開一個空間裂縫,不過,這一次,不再有那種灰白能量產生,更沒有那種灰白能量朝自己飄來。蕭宇天用眼睛看向裂縫裏面,裏面黑乎乎一片,如同一個黑洞一般,雖然沒有吸力,但是卻瀰漫出強大的壓力,就是站在外面,也能夠感受得到。

突然,一道強大的氣息進入了蕭宇天的靈魂探測範圍內。這道氣息,非常強大,絕對比古臺族長還要強大數倍,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人。蕭宇天立即回到了屋內,關注着這個人的行動。

這個人獨自一人來到了古冰族,身份好像非常尊貴,古冰族的人見到了都非常尊敬地敬禮,而他,彷彿只是見到了最渺小的螻蟻一般,淡淡地朝古臺所在之處走去。

那人彷彿很敏銳,似乎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有種被監視的感覺,不經意間露出的一個眼神,讓蕭宇天心頭一驚,“難道自己被發現了?不可能!他的靈魂之力雖然強大,但是遠遠沒有天老留給我的強大。”

蕭宇天堅信自己的感覺,繼續監視,觀察了一會兒,蕭宇天確信,那人只是懷疑,並沒有發現自己正在監視他。

不過,當他到達大殿以後,竟然開始四處搜索,他的靈魂力量掃視到蕭宇天的身上的時候,雖然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但總是覺得這裏有些什麼不對,完全是憑着一股直覺。蕭宇天心中暗暗發驚,這人好生厲害,光這種敏銳的直覺就令人感到非常棘手。

古臺見到那人來了以後,立即恭敬地上前迎接,說話談吐間都流露出一股非常的尊敬,彷彿這人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而兩人的氣息聚在一起,雖然都很強大,但是明顯古臺比起那人來,就如同一顆螢火蟲跟太陽站在一起,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那人沒有太過理會古臺的招呼,而是徑直朝着蕭宇天這邊走了過來,古臺也明白是他發現了蕭宇天,也只好跟了過來。

蕭宇天穩了一下心神,靜靜地站在窗子邊緣,觀望外面無邊的黑暗蒼穹。

那人走到了蕭宇天的房間裏,蕭宇天轉過身子,這人是一箇中年人,但是臉上透露着比那些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滄桑的氣色,一雙眼睛清涼凌厲,舉手投足間有一種上位者的氣質,彷彿這裏的一切在他眼裏都只是渺小的螻蟻。

被這人的眼光在身上掃了一遍,蕭宇天只覺得自己心裏陣陣發虛,有一種被完全看透的感覺,但是強忍了下來,也用自己極度冰冷的眼神看着他,冰冷的眼神裏閃過一絲凌厲的寒芒,不過,那人竟然沒有絲毫的動靜。

那人跟蕭宇天的眼神對視着,凌厲的口氣卻是將蕭宇天的底子都揭了出來,“真元力渾厚帶有濃厚熾焰之力,其中夾雜雷霆之力,真是極爲罕見,熾焰雷元力果然強盛。看你聚靈初期的實力,應該能夠跟聚靈中期的人一拼。你不是這空間的人,你是誰?”

蕭宇天心中再次冒出一股冷汗,這人的眼睛好生毒辣,這麼一眼就將自己的底細全部看了個透,不過好在沒有發現自己體內神祕的灰白氣體,還有自己上丹田奇怪的元嬰。

蕭宇天鎮定地對視了他一眼,嘴皮子微微一張,也用有些凌厲的口氣道,“對,我不是這個空間的人。不過,你應該也不是這個空間的人吧,你是誰?冰帝?九幽地冥族的族長?”

那人眼神立即變了,看向蕭宇天眼神完全不同,沉默了一下,沒有說話,然後閉上了眼睛。

一旁的古臺,不知道這位尊敬的使者大人爲什麼會這樣,不過,他心中有了一絲明悟,看來這個客人,有些祕密。 在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人,是冰帝,而冰帝之下,就是這個人,他是冰帝的使者,實力深不可測,除了冰帝,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夠與其相比。

而作爲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第二人,他從來都是對他們這些人不屑一顧,視爲螻蟻,只有當冰帝有事情的時候纔會出面。此時,這位尊貴的使者大人,竟然對這麼一個小子露出了這種表情,真是不可思議。

古臺靜靜地看着兩人,使者大人閉着眼睛,沉默了半晌。不過,蕭宇天發現,這人不是在沉默,他的體內傳出了一絲微小的靈魂波動,這是在傳訊。

半晌,使者睜開了眼睛,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淡淡道,“你叫什麼名字?”

蕭宇天道,“蕭宇天。”

使者又道,“在冰域大陸上,只要實力達到冰皇,就可以封皇號,劃分領地。你實力已經達到了冰皇初期,明日,舉行一個盛大的封皇儀式,封你冰皇稱號,劃分所屬領地。”

然後又冷冷對古臺道,“你去規劃一下,你們三族總共要劃分出跟你們領地一樣大的地盤來,不能少分毫!”

古臺恭敬地應了一聲,使者的身體,竟然就在原地漸漸消失了,再也沒有他的氣息。

古臺尊敬地對這使者消失的那片天空說道,“恭送使者!”,直到這片天地間恢復了平靜,再也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的時候,才緩緩回過神來。

古臺看向蕭宇天眼光有些複雜,也帶上了一些尊敬,這個人,不簡單。雖然冰域大陸上是有這麼一個規矩,但是能夠讓使者大人親自如此這般交代,肯定是對其重視,連使者大人都重視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有幾個?

這個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拉攏。

古臺對蕭宇天拱手客氣地一笑,“蕭公子,恭喜呀!使者大人親自爲你主持封號儀式,真是可喜可賀。至於領地,蕭公子你放心,我古冰族一定會給你分得最多,蕭公子如此英雄豪傑,我古臺一定要好好交一下!”

蕭宇天卻是沒有絲毫的興奮之意,而是問道,“古族長,不知冰皇是什麼階段,你們這個世界的修真等級是怎麼劃分的?”

古臺道,“在我們這個世界上,修真等級分爲,冰民,冰者,冰師,冰法,冰靈,冰王,冰皇,每一個等級又分爲初中後期,初中後期又分爲十個品階,從一品到十品,越大越強。不過,這世上還存在有更高的等級,比如剛纔那位使者,還有強大的冰帝。至於叫什麼名字,我們冰域大陸上從來沒有出過比冰皇更強的人,所以也沒有劃分。”

蕭宇天微微點了點頭,又道,“你說剛纔那位是使者?”

古臺看了看使者消失的那片天空,有些敬畏地道,“對,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是冰帝,僅次於冰帝的人,就是剛纔那位使者。冰帝一向神祕,從不出面,行事都是讓使者出面。冰帝手下有很多使者,每一個使者都是非常強大,強大到我們無法比喻的地步。”

蕭宇天點了點頭,心裏越發肯定剛纔那個人跟九幽地冥族有關,還有那神祕的冰帝,一定就是副族長口中所說的族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