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熊一族的族長因反抗新出現的聖王,被打得身負重傷,落得半身不遂的下場,狐族與棕熊一族也由此走向落寞。

聖王爲了促進與人族的關係,更是將狐族的公主嫁到人族,開始也是受到抵制,但聖王的強硬手段讓大家都選擇了屈服,這就是靈族目前的情況。

衆人喝了點酒,巴爾扎得繼續看着羅烈咧嘴笑道:“小駙馬你們人族,真怪,小公主們一個個的都那麼瘦弱,你們也喜歡。”

而身後的那幾只黑熊也是呵呵的笑了起來,感覺是說羅烈這些人沒有品味。

“巴爾扎得你們喜歡哪種類型的。”羅烈沒有生氣看着巴爾扎得和幾隻黑熊問道。

“俺們熊族都喜歡健壯的,像俺們這樣的。”說着巴爾扎得還秀起了一身彪悍的肌肉,六隻黑熊也是跟上隊形,感覺是有些得瑟。

羅烈都有些無語,急忙轉移話題:“那個生息花。”

“小駙馬是巴爾扎得多有得罪,生息之花小駙馬需要就拿走吧,俺們在想辦法。”巴爾扎得列了咧嘴笑道,但難免也可以看得出來有些失落與無奈。

“嗯,這生息之花,我還需要用它救治一個朋友,剛你不是說你們族長是受了傷重,而導致半身不遂是嗎?”羅烈開口問。

“嗯,正是。”巴爾扎得點了點頭。

“那你感覺,剛纔與他們幾個的傷勢相比誰更嚴重。”羅烈繼續問。

“他們幾個差一點就死了,這無法比較。”

“他們受了這麼重的傷,吃了這丹藥你看現在都已經亂跳了,你拿點這個丹藥去給你們族長服用,比生息之花的效果更佳,你以爲如何?”羅烈把一小瓶真元丹遞向中年男人。

巴爾扎得頓了頓,接着再次跪下道:“感謝公主駙馬賜藥,巴爾扎得沒齒難忘。”其他的六隻黑熊也跟着跪了下來。

現在已經夜深,不落城是進不去了,羅烈等人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將就一宿。

而巴爾扎得幾個也就先留了下來,畢竟這裏處於三不管地域多少還是比較亂,一個是人類,一個是獸族,都會有一些專門在這種地方趁火打劫一些商旅之類。

很多的商人或是大家族來荒漠之都,都會在不落城僱傭一些傭兵團之類來進行保衛。

……

“嗷~~嗚。”無數的狼嚎聲從不遠處傳來。

“救命啊,救命啊……”接着就是一陣呼救聲,幾個青年男女這時正在慌忙逃竄。

“少爺快跑。”一個老者急促的聲音,這時老者正在抵擋着幾隻惡狼的進攻,面色慘白,大腿上的一大塊肉已經被咬了下來,鮮血淋漓。

而老者身後的幾個人都人已經淹沒在了狼羣之中。

“巴爾扎得……救救那個老者。”羅烈看向身邊的中年男人。

“是駙馬。”說着巴爾扎得縱身一躍來到老者身邊,幾隻惡狼順勢也向巴爾扎得衝來,巴爾扎得隨手一揮幾隻惡狼就已經嗚嗚倒地,接着又是一吼,幾隻惡狼瞬間就被震飛出去。

這時的幾個青年男女也看到了羅烈與葉隨風的身影,猶如看到了救命稻草般飛奔而來。

現在的羅烈與葉隨風已經沒有繼續穿戴斗篷,所以幾人一眼就看了出來,而羅烈身邊的幾頭黑熊卻還是原來的斗篷裝扮,所以幾人也沒有看出怎麼異常。

“這位公子,有狼,狼來了……”其中一個青年男子看着羅烈於葉隨風,一臉慌張,氣喘吁吁的喊道。

“用你多嘴。”一聲尖銳的女子聲音響起。

“駙……人已經救下了。”這時巴爾扎得也已經把那會在身後抵擋狼羣的老者,帶到了羅烈的面前。

當巴爾扎得打算跪下喊出駙馬兩字的時候,羅烈迅速打了一個噓的手勢,巴爾扎得也是心領神會,老者這會身上多出了很多處傷口,顯然有些不堪入目。


“公子,外面發生怎麼了。”此時林嫣兒趙妖妖三人也從帳篷裏走了出來。

畢竟帳篷羅烈也只有一個,讓鐵小冷一個女孩睡在大沙漠上也確實不像話,所以羅烈就讓林嫣兒三個女孩睡帳篷,自己與葉隨風兩個大男人當然只能與幾隻大熊一樣以天爲被,以地爲牀了。


“沒事就幾隻狼。”羅烈看着林嫣兒笑了笑,讓她們不要擔心。

“怎麼就幾隻,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剛纔的那個女孩聲音響起,此時幾人也已經來到了羅烈等人的面前。

女孩看着挺清秀,身材也不錯,但在這慌亂的時刻,臉上還不忘寫着兩個高傲的大字。

“你……”趙妖妖是暴脾氣,想要發作,羅烈打了一個噓的手勢,趙妖妖也就停了下來。

而衆人這會也注意到了趙妖妖幾人,頓時有些愣了愣神。

“哎呀……”一青年男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幾頭狼也是直接衝了上來,羅烈看向一邊的葉隨風。

葉隨風會意,氣勢大漲劍氣如虹,迅速的將幾頭惡狼殺死,把青年男子救了下來,這個就是那個喊着狼來了的男子,羅烈對他還挺有好感的。

“靈階高手……”一衆奔逃的衆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住了下巴。

“哇,好帥哦!”兩個青年女子顯現出來一副花癡的模樣,畢竟葉隨風可才二十出頭就是靈階高手確實是羨煞他人。

“多謝少俠相救,司空良沒齒難忘。”青年男子一臉感激的看着葉隨風。

“不必客氣,我也是奉命行事。”葉隨風點了點頭,看向羅烈。

看到這一幕,衆人也是安心了下來,有的直接趴到在地,傷傷殘殘的數來也有十三個人。

這時一個三十多歲左右的女子向羅烈走了過來:“這位少俠,我們是漠北傭兵團的,少俠這次如能救下我們,這一次的佣金我們漠北傭兵團一併奉上。”

“哦,多少佣金?”羅烈笑了笑。

“三百兩黃金。”女子咬了咬牙說到。

“三百兩,我看他們都是一些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吧,這三百兩是不是少了一些。”

“那少俠多少才能搭救我們。”女子沒有想到羅烈真會趁人之危,獅子大開口但也只能認了,一臉悲壯的說到。

女子修爲還不錯,一名靈階六品初期的修煉者,而衆人的目光這會也都集中在了羅烈身上,空氣也變得有些壓抑起來。

“我看你們一起十三個人,一個人一百兩黃金不過分吧。”羅烈笑了笑。

“不過分,但少俠這價格能不能在少上一些,這費用會由我們漠北傭兵團一力承擔,我們正常一次的佣金就一百兩黃金,一起十五人,而這一次還損失了十人,如果一趟順順利利的下來,每人也就拿個六十兩白銀,而這些還得補貼死者的家屬。”女子面色慘白。

“公子,你就別戲弄這位姐姐了,姐姐你放心我們公子不可能見死不救的。”這時林嫣兒走了上來安慰着女子說到。

“哈哈哈……”羅烈笑了笑沒有說話,表示默認。

衆人心裏也都鬆了一口氣,一臉感激的看向林嫣兒。


然而這時,狼羣也已經圍了過來,大概五六十頭,帶頭的是一個有些陰森的中年男人,這個男人羅烈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就是在夕陽樓的那一桌狼人。

“嗷~~吼’”幾聲震天的熊吼,巴爾扎特幾個已經衝上前去,恢復了真身。

看着幾頭碩大的黑熊,衆人眼前一黑差點就暈倒了過去,同時一臉警惕的看着羅烈幾人。

“衆位請放心,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大家不用擔心。”看着衆人的臉色羅烈安慰說到。

“巴爾扎得給我讓開,把這些個人類交給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他們是我的獵物。”狼頭爲首的中年男人喝道。

“多爾厄多,這些個人類我今天保下了,不客氣就放馬過來試試。”巴爾扎得怒道。

“你們狗熊不但愚忠,而且還很愚蠢,難怪你們第一熊族會落到今天這般地步,聖王給我們的娛樂,你竟然還護着人類。”狼頭爲首的中年男人一臉諷刺的看着巴爾扎得說到。

“你們有沒有水。”羅烈看着傭兵團的女子問道。

“嗯有。”女子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水壺遞給羅烈。

羅烈也迅速的把兩粒真元丹融入水中然後遞給女子道:“把這壺水分給那些受傷的人,每一人喝一點我已經在水中加入了療傷的藥物。”

女子看着手中的水壺又看了看衆人,遲遲沒有動作。

“艾姑娘把水給老夫吧。”這時那個被狼咬得血肉模糊的老者看着女子說到。

女子猶豫了一下,將水壺遞給老者,老者直接大口喝了兩口,感覺味道不錯又喝了兩口,然後把水壺遞給其他人,然而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猶豫沒有接,這時被救下的青年男子也接過水壺猛灌了幾口。

這時老者突然大聲喊叫了幾聲,大家聞聲望去,看到老者受傷過的地方都在慢慢癒合,老者也是大喜笑道:“少俠這可真是神藥,老夫感覺體內那些以前受過的暗傷,也都在慢慢的痊癒。”

看到這一幕,受傷的人紛紛爭搶着青年男子手中的水壺,沒有受傷的幾人也都面面相覷的看着水壺。 羅烈沒有給幾人真元丹主要是不想暴露真元丹的祕密,何況這些人非親非故,能把傷恢復到百分之九十就已經算是可以了。

當然在這期間狼羣也有幾隻狼試着進攻,卻被巴爾扎特給拍死了。

“這位會少俠,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時那個有些高傲的女子向羅烈走了過來,看着羅烈彬彬有禮的問道。

“你想啥滴!”趙妖妖這會也拉着林嫣兒走了過來,兩人一人一邊挽着羅烈的手看着女孩說到。

“兩會姑娘不要誤會,小女子就是想向少俠表達一下救命之恩,沒有別的意思。”看到林嫣兒與趙妖妖的模樣,女子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姑娘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放在心上。”羅烈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的意思。

“嫣兒姐姐,你看妖妖漂亮嗎?”看着女子尬尷的樣子,趙妖妖有些得意的看着林嫣兒笑道。

“漂亮,當然漂亮,我們的妖妖是最漂亮的。”林嫣兒也是樂呵呵的笑道。

“嫣兒姐姐也是最漂亮的。”趙妖妖大咧咧的笑了起來。

“兩位師孃,你們都是最漂亮的。”鐵小冷也不甘寂寞的跑上來湊熱鬧。

“小冷你也不賴。”兩人一口同聲。

三個女人一臺戲,聽着趙妖妖幾人自顧自的相互誇讚,一邊的女孩心裏氣得直冒青煙,挑釁,**裸的挑釁,但女孩也沒有辦法寄人籬下只能默默的走開。

這一切在,場的衆人都看在眼裏,在一邊笑而不語。

而現在衆人正被狼羣包圍着,卻是有說有笑,這氣氛明顯有些格格不入。

狼羣那邊就一個聖階,四個靈階高階,其他的都是一些玄階黃階,而相比之下,羅烈這邊除了那幾個青年男女與鐵小冷外也都是靈階,所以羅烈也就沒太在意,但羅烈也不想動手,於是大家就這麼幹耗着。

“哼,撞到鐵板了吧。”看着女孩回來,一個青年男子略帶諷刺的說到,同時一臉陰沉的看向羅烈。

“那也與你無關。”女子不屑的是笑了笑。

很快天色已經清亮,羅烈等人就在巴爾扎得的目送之下前往不落城,狼羣們也是辛苦的守了一夜,看着羅烈的等人遠去的背影,這時又來了一個人與幾隻狼。

“二弟,剛纔那些人類是?”一箇中年男人看着羅烈與趙妖妖的人的背影問道。

此時中年男人身上帶着不少的傷痕,看着有些觸目驚心,而跟着的那幾只狼也是傷痕累累。

“有幾個不清楚,剩下的那些都是被我們追逃的人類,大哥你那邊都解決了。”爲首的狼人頭領看着中年男人說到。

“嗯,解決了,那個聖階人類強者確實比較麻煩,損失了不少兄弟。”中年男人點了點頭。

看着羅烈等人離去,巴爾扎得幾頭熊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畢竟天色已經明亮,前方也已經靠近不落城的範圍,他們也不好接近,這會容易遭到一些人類強者的獵殺,雖說現在靈族與獸族看着表面和平,但在一定的人類範圍之內還是比較危險的,人類的貪婪與慾望。

“二弟,你有沒有發現,剛纔那些人類當中,我怎麼感覺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有點像是狐族的小公主。”中年男人繼續說到。

“狐族的小公主?”爲首的狼羣首領心中一震,接着咬了咬牙說到: “啊,巴爾扎得。”

現在狼羣爲首的中男人終於明白,爲怎麼巴爾扎得幾頭該死的狗熊會死心踏地的與自己等狼羣對峙一個晚上,然而現在哪裏還有巴爾扎得的身影。

不落城……

不落城,城高十餘丈,二十丈都是以鐵水直接澆築,而且城上荊棘如刺,這是人類與獸族的邊界,也是人類的第一個保護屏障,同樣也是武器大師之地,每年這裏都會舉行一次武器比試,每年會有無數的兵器隕落,同樣也會出現一把神兵,而那些隕落的刀劍就會被融入城牆之中,所以才能打造出這麼龐大的工程建築。

“前面就是不落城,我們就先行告辭。”羅烈看着偉宏的城牆,再看向一行的衆人,說完,就帶着趙妖妖等人奔馳而去。

“妖妖是靈族的事情,我不希望出我們之外的其他人知道。”進入不落城前羅烈看着葉隨風與鐵小冷說到。

“羅兄請放心,隨風自知體大不會多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