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帝在倒地的大漢衣兜和褲兜裏迅速一搜,扯出了兩個漲鼓鼓的錢袋,將之放到了吧檯。“老闆,麻煩你保管一下。”

老闆笑着看着他,心中莫名來的念頭認爲他能夠戰勝這五人也說不定。小聲說了句“加油”

衆人都很意外會是這個結果,看着皮爾捂着肚皮一臉的痛苦,另外四人覺得有些丟臉。

“嗎的我來。”先前那個小個子向前走了幾步,手上武器竟是短短剛爪。他胸前分明有紋章,卻不亮起,是看不起唐帝。看出唐帝身手敏捷,自認爲自己伸手更加敏捷,以敏捷壓敏捷,讓唐帝敗光威風。

同樣的,唐帝胸前有着淡淡的暗紅印記,是紋章,也沒亮起,旁人覺得他是在看不起這五人。

其實呢,還真的是。

“動手吧。”唐帝這話一出主動讓對方先手,氣勢上顯得底氣十足。

“哼”小個子冷哼一聲,一竄就到了唐帝跟前揮舞鋼爪

唐帝沒有料到他速度這麼快,急忙躲避的時候還是被鋼爪邊緣劃傷了手臂,那樣的深深抓痕看起來就像是被野獸所傷。

疼痛讓唐帝更清醒,他的雙手也伸出了長長的金屬般鉤爪,這是他那次大吞以後長出的東西,能夠伸縮,今天還是第一次拿出來用呢。 主要是看着小個子用鋼爪,忍不住也想用一把。

這個變化讓小個子有些奇怪,他沒看出唐帝的爪子是藏在哪裏的,或者是一種機關? “那就看看誰的爪子更厲害吧!”

小個子話音未完,疾繞猛衝到了唐帝側面突然一個滑行從一張桌子下面滑了過去,竄到了唐帝背後,又是瘋狂舞動鋼爪。

唐帝一直注視着這個滿地亂滑亂跑的小個子,也是一對鋼爪迎上了小個子的鋼爪,唐帝不太會用這個,便是胡亂的揮舞,使足了蠻力。

一大一小兩對鋼爪猛烈相接,擊出陣陣火花。 唐帝的力道之大,小個子的鋼爪險些被擊的脫手而出,並且他的雙手已經傷痕累累慘不忍睹。

小個子飛速後退,雙手血淋淋的,反觀唐帝毫髮無損。

周圍看戲的人們都開始議論起來。連接戰勝二位對手,一時間人們大肆讚揚唐帝。“那個小個子不是挺牛嗎 ,怎麼這麼差勁啊?太弱了”不知哪裏傳出了這樣一句

看來是平日不滿暴龍傭兵團又不敢說出口的人,趁機佔些口舌之利。

“嗎的,我要殺了你!”小個子自然聽到了衆人的議論,一時間感覺蒙受了巨大的屈辱,胸前亮起了一個白光閃閃的鋼爪紋章。

怎麼這些人的紋章都是武器? 好多人都是,遇到的土匪們,也包括格魯森那廝,還有聖殿騎士,皆是自己的武器。還有的人紋章模糊不堪。

要麼就是獸類的一部分,狼頭,熊掌,之類的。

爲何自己是清晰的整個夜叉,這麼久以來,除了父親唐帝的獅王以外,還沒任何人和自己一樣是全身的,並且十分清晰的獸類紋章。看來自己還是需要找一個老資歷的人問問,還是有必要拜師。這個關頭,唐帝走神想起了這些。

一雙大手拉住了小個子“冷靜點。我來。”


“不用你插手!”小個子似乎是真的生氣了,也不管勸阻,直衝向唐帝,速度比剛纔明顯快了不少。

——————————分割線

晚安晚安 雙爪生風,揮動的頻率快得嚇人,小個子猛地衝到唐帝面前,鋼爪帶着呼嘯連取唐帝頭頸以及下盤。

確實有些名堂,很多虛晃,速度也快也不知道攻擊的真正重點是哪裏。

唐帝也已鋼爪防禦,短時間雙方鋼爪交擊數次,發出刺耳的聲音。

片刻唐帝的腿上多出了數道爪痕,小個子越戰越勇,速度還在攀升當中。他直接繞着唐帝轉起圈來,隱隱有些虛影的感覺,快速的移動讓人不知道他真實的位置在哪裏。

唐帝試着朝圍繞他運動的小個子發起攻擊,連擊幾記都空了,倒是自己的背上又添幾道深深的爪痕。唐帝縱身一躍,跳到酒館的一個角落,小個子如影隨形跟了過來。

不過這裏周圍可是靠牆的,又一次唐帝故意露出一個空檔小個子的雙爪果然來了,也成功的在唐帝的背部留下幾道爪痕。

但與之同時唐帝一雙大手直接抓住了小個子的領子,將他提了起來,順勢將小個子猛地砸在牆上,連續撞擊了數次。

感覺再撞要出人命了,就將頭破血流的小個子扔在了地上。只見他以極度怨恨的眼神盯着唐帝,在地上起不來了。

忽然聽到有些迫近的物體發出的聲音,唐帝猛地躲避,數柄飛鏢幾乎是貼着唐帝的臉定在了牆上。

轉頭一看,第三個人沒有說話已經動手了。是個高瘦高瘦的蒙面人,一輪接着一輪的六角飛鏢鏈接而至。

唐帝慌忙躲避,他深深地記得格魯森也提到過,飛鏢暗器之類的一般有劇毒,不能硬接。

翻滾之間拿起一張張桌子扔向那蒙面人,唐帝在不斷的近身,而蒙面人一邊扔暗器,一邊與唐帝拉開距離,二人在這小小的酒館中連接周旋。

這次有好幾個圍觀的人被飛鏢戳中,過後當場臉色發綠,倒地不起。

“嗎的,殺人了!”

“那飛鏢有毒”

圍觀的人們開始議論,至於死了人,反正又不熟,死了便死了,大家還是一樣看熱鬧。

只是都開始注意格擋或者躲避飛鏢,在坐的一般都還是會個三兩招。

就在蒙面人以爲掌握了唐帝的速度,開始肆無忌憚扔出各式各類暗器的時候,唐帝猛地出現在他面前,將他按在地上兩隻沉重的拳頭猛地砸在他的面門。

衆人聽着唐帝拳頭砸着蒙面人頭部發出的陣陣響亮的悶響,看着唐帝拳頭上沾染了血跡,都大吼“好!”

“打得真爽!”“打死那個狗涼養的!”

在衆人看來這的確是一出好戲,誰也沒料到的好戲。反正暴龍傭兵團平日也欺人太甚,現在趁着有人出頭,狠狠的罵幾句。

“夠了!”暴龍傭兵團來的五大高手剩下二人看不過了,直接亮起紋章兩人一同衝了上來。一個是雙手劍士,另一個雙手拿一面門盾,上面滿是釘刺。

唐帝心中已經有計較,這樣是跟這五個人結下仇了,如果不殺死的話,後患無窮。 但是這樣就殺死,好像又下不了手,畢竟對方跟自己無怨無仇的。

想來想去,全部收爲奴隸吧。

那就速度解決,唐帝的紋章也亮了起來,那是一頭清晰的雙頭夜叉,夜叉的眼睛和唐帝的紅眼也跟着亮了起來。

那二人猛地一愣,從這人的紋章一看,就知道不簡單,亮堂堂的紅眼更是直讓人心中發毛。若是早點看到這爆起紋章的真實樣子,他們也不會選擇上來找麻煩了

不過現在已經這樣了,收不了手了,二人同時決定直接用猛招。

雙手劍士的兩柄劍都燃起了烈火,看不出他還是個魔劍士,雙劍交織,劍下游走出一條火龍帶着陣陣刀氣直衝向唐帝。

唐帝直接抄起放着在一邊已久的巨斧猛劈向火龍龍頭,硬生生將之劈散,但是刀氣也四散斬斷一些桌椅板凳,或者看客的手臂,唐帝身上也多出幾道血口。

那雙手劍士接着衝了上來,看唐帝剛揮完斧頭動作似乎是迴轉不過來,一個滑步雙劍合一直取唐帝頸部。

以前與格魯森過招的時候也是一樣,唐帝總是喜歡盯着格魯森大劈巨斧以後動作迴轉不過來的時候上,結局總是被格魯森以斧柄猛擊胸膛,突得太近的時候更慘直接撞擊在面門。

此刻也是一樣唐帝稍微後撤,順着斧頭劈下的趨勢倒提斧柄,將這下劈的力道轉化爲斧柄向前猛擊的力量,直接猛烈的撞在滑步而來的雙手劍士臉上。

雙劍脫手,劍士捂着臉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已經有血順着捂在臉上的手縫中流出,不知是鼻子被打歪了還是臉被撞壞了。

提門盾的人速度竟然也不慢,縱身一躍門盾高舉,帶着崩雷悶響之聲而來,這一下要是砸下去這個酒館的地面就毀了吧。衆人都大驚被其沉重的外表迷惑。

唐帝分明是可以躲開這一擊的,但是他心中突然有種好強的念頭,讓他去硬接下這一招。

唐帝大喝一聲,抄起巨斧躍地而起猛劈向半空猛砸而下的門盾。

這樣的氣勢讓半空中的巨漢一驚,他使足了勁往下面猛砸,門盾上滿是釘刺。

衆人也都滿懷期待的看着這驚人一幕。

“涼的,這年輕人好生猛!”

“以前沒見過啊”

“哐啷”一聲巨斧脫手砸在地上,一陣木屑飛舞之後唐帝整個人被門盾猛砸在木地板下面,門盾將木地板砸出一個大凹陷。

巨漢落地收回砸在地上的門盾,之見門盾正面滿滿的尖刺上全是血跡。

唐帝整個人陷在地裏,滿身是血孔,是被門盾戳的。

“嗎的…這一下好痛”有些艱難的說了這句話,唐帝全身抽動着,滿身的血孔中也在出血,就像一個破爛的沙袋一樣不斷從孔洞漏出沙子。


不待衆人評論,巨漢又掄起門盾接二連三朝唐帝身上砸,每一擊都將地面擊得微微震動。

感受到彷彿腳底在搖晃,圍觀的衆人大驚,沒想到這個巨漢的力量強大如斯。

“這力道….”

“那年輕人怕是要被砸成肉沫了”

“有些可惜。”

衆人評論着,這齣好戲結尾了。

巨漢接連砸了數下之後也停了下來,這門盾很是沉重,這樣迅速的猛砸很耗費力氣,饒是他強壯無比也有些受不了。

微微喘着氣,將門盾尖刺朝地立着,巨漢坐在了上面,歇下氣。

另外,這個姿勢比較霸氣,他一人終於是完全幫暴龍五人組挽回了場面。

____________分割線

那個門盾巨漢的具體形象呢 ,門盾巨大比一般身形的人都要大。 諸位有知道布隆的吧 要比布隆的盾更巨大一點 “嘖嘖嘖…這死的也太慘了。”

“沒料到平日最低調的那個巨漢纔是最厲害的啊,果然如我所料…”

“以後誰還敢出頭啊,這麼厲害的人說打死就打死了,也不問清楚別人有沒有後臺。暴龍傭兵團的人真的不怕任何報復嗎?”

“畢竟他們團長太厲害。”

大家都聊了起來,對於唐帝的死,也就是化作了句句評論而已。倒是酒館老闆搖了搖頭,轉過身去不忍再看。

就當衆人嘆惋那猛勁的年輕人落得個如此淒涼下場的時候,一個身影猛地從被砸得深深凹下去的地面竄了出來。

直奔那正坐着一臉得意的巨漢,巨漢一驚來不及拿盾牌,就雙手抱拳如掄錘一樣猛砸而下。

直奔而來的唐帝速度很快,但是這樣剛好撞上大漢猛砸而下的手錘,一聲較大的悶響唐帝被砸飛了。

巨漢只覺得手很痛,就像砸了一下午核桃之後一樣,大家都很驚異,那年輕人居然還沒死。

不過巨漢的反應也是夠快,唐帝再次被砸翻,睡在地上。

巨漢猛吼一聲,反手拿起身後的門盾,往空中輕微一擲,轉換了方向,又將尖刺那面對準前面,猛砸向唐帝。

之前唐帝被砸進了地面,而後的連擊有很大一部分力道被周圍的地面承受了,如今他就好好的躺在地面上,這第一下下去是會相當痛的。

剛轉過身來看的酒館老闆忍不住雙手捂住了眼睛,接下來的畫面一定是血液腦JIANG之類了吧。

看着門盾接近了,那青年依然睡在地上,衆人都搖頭。這一擊避無可避。

不過大家都沒想到,就是這麼看似十拿十穩的一擊居然空了,唐帝的身子就那麼在地上橫移開了,這種運動方式超乎大家的認識。


當然是黑綾的原因,現在唐帝不想再硬接巨漢的門盾了,都是以前年輕經歷的太少不懂事,所以才膽大如斯。

躲開巨漢的猛砸之後唐帝立刻‘飄’了起來,因爲他整個人還是躺着的姿勢,可是就是飄起來到了巨漢頭部的高度。

雙拳猛砸巨漢的臉,立刻就將巨漢的鼻血砸得噴灑了出來。

片刻就腫了眼睛的巨漢連忙騰出手來格擋,不過在他做出格擋動作之前已經被重擊了十幾拳,將他的頭都打暈了,大漢只覺得眼花繚亂,有些站不穩的往後退了退。

在他護住頭以後,唐帝重拳猛擊在他柔軟的大肚皮上,打得幾乎讓他把昨天的午飯都想要噴出來。

巨漢揮舞拳頭猛地朝着橫在空中的唐帝頭部砸去,可是唐帝橫躺在半空的身子還可以靈巧的上下移動,巨漢連續數拳的打空。

但與之對應的唐帝的每拳都砸在他身上,肚皮、頭部、還有頸部,都是極脆弱的地方,這也是唐帝在土匪山上切磋了兩年以後養成的惡毒習慣,還有一招撩陰腿,一般來說沒深仇大恨都不會使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