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喜歡的這個小男人什麼時候變成這種老狐狸了啊?

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個……不……不談了!」

三井一雄開口說道,「葉先生,我是真的很有誠意來和您談合作的,我……」

「有誠意那就交錢啊,沒錢,空口無憑,誰知道你是在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葉風一陣翻白眼,「既然不交錢,那我可就沒時間和你在這裡瞎逼逼了,請你走吧!」

我靠!

翻臉不認人啊!

才剛收了六百萬,一看沒錢可以撈了,就直接趕人走了。

三井一雄自問自己已經是很功利的人了,但在葉風的面前,他還只是個弟弟,什麼都不算,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啊。

葉風說完,都不給三井一雄說話的機會,便和謝雲芝一起走進了辦公室里,關上了大門。

這就沒了?

三井一雄原本還想闖進辦公室里,但兩個黑大個保安攔在他的面前。

「先生,請你立即離開這裡!」

情到深處是爲安 「我們百藝集團不歡迎你!」

……

「我是……」

「喂……放開我……你們太粗魯了……」

還沒等三井一雄解釋一下,兩個壯碩的保安,便一左一右的將他給架著抬了出去。

「嘭……」

一直到一樓,兩個保安十分粗魯的將三井一雄狠狠的丟了下去,從台階之上一直滾到了大馬路上,別提多狼狽了。

「混蛋!」

三井一雄頭髮凌亂,身上昂貴的西服也早就沾染上了滿地的灰塵,哪裡還有半點貴公子的樣子啊。

看著高聳入雲的大樓,三井一雄別提多嫉恨了,足足六百萬就這麼沒了,結果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成,真他娘的坑爹啊!

……

辦公室里,葉風和謝雲芝坐在沙發上。

「小風,這扶桑人為什麼對黑金玫瑰這麼上心啊?」

謝雲芝一陣不解,黑金玫瑰的確很珍貴,但聽三井一雄的意思,要高出市面好幾倍的價格收購,那就虧了,根本沒有任何的利潤空間了。

那又何必還去買呢?

「因為他是代表扶桑官方來的!」

葉風倒是猜出來一點,「因為黑金玫瑰裡面帶有一種元素,有著極其重大的價值,甚至,在國家層面,是有戰略價值的,所以這些人都想買回去研究!」

「所以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保留黑金玫瑰,將價格提高兩倍,控制數量!」

提高兩倍?

聽到這個話,謝雲芝瞪大著眼睛,不解的問道:「現在黑金玫瑰一枝已經是三百的價格了,再提高兩倍,那可就是六百塊了!」

六百塊一枝花……這已經是天價了吧!

「那又怎麼樣,你放心大膽的去賣,保證有人買!」

葉風自信的說道:「你要是不信,就放出消息去,明天晚上在公司門口要辦個黑金玫瑰展覽會,銷售兩千枝黑金玫瑰,一枝定價一千塊,我敢保證,全都能賣完,還會供不應求!」

「真的?」

謝雲芝有點不大相信,但葉風說的神乎其神,好像還確有其事一樣,又讓她不得不相信這好像是真的。

「你可以先把消息散發出去,然後等著就行了!」

葉風微微一笑,靠在沙發上,一臉的泰然自若。

說做就做!

謝雲芝當即就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跟公關總監強調了幾點,隨即就掛掉了。

「我已經讓人把消息散發出去了,主要是在各大社會媒體上,包括一些電視台!」

謝雲芝說道,「我廣告費都要花好幾萬,這要是賣不掉,你自己說,怎麼辦吧?」

「要是沒賣出去,我把我整個人都給你!」

葉風笑道,「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任由你做,但如果賣出去了呢?」

「賣出去了……我也把我整個人給你,你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謝雲芝咬緊嘴唇,隨口說道。

額……

這也行?

葉風一呆,他就是那麼隨口一說,沒想到,謝雲芝也跟著自己的話說了起來。

不過仔細一想,這自己好像也不吃虧啊?

吃虧的是謝雲芝吧?

「糟糕……這我也不佔什麼便宜啊!」

謝雲芝愣了一下,想清楚了這裡頭的門道,一陣懊惱。

「哈哈……」

葉風一陣好笑,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行,我要反悔,要是賣出去了,我……」

「來不及了,你話都說出來了,就別想反悔了!」

葉風哈哈一笑,隨即說道:「反正不管你贏還是輸,都是你我的事情,不如我們早點把事情做了吧?省的還拖到別的時候,這大好時間,不做點什麼,不是太可惜了嗎?」

「我還要工作呢!」

謝雲芝坐在辦公桌前,嚴肅的說道,剛剛吃了一個大虧,心裡正煩惱著呢!

工作?

葉風微微一笑,走到了謝雲芝的後面,輕輕俯身靠在她的肩膀上,在耳邊吹了一口氣,謝雲芝整個人便沒了知覺,像是在雲端騰雲駕霧一樣,渾身一抖!

耳朵也是女人的敏感點!

只要抓住這個點,一切都不是什麼問題!

「你這個小壞蛋,就是成心和我過不去!」

謝雲芝嘆了口氣,開口說了一句,語氣裡帶著無盡的怨氣,幽幽的看了葉風一眼。

「誰讓你的魅力這麼大?」

葉風知道,謝雲芝這麼說,就等於已經同意了,接下來,就全看他怎麼做了。

這一點,他可是輕車熟路,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一曲高歌在辦公室里響起,時而激昂,時而婉轉,時而高亢,時而低沉!

不停的變換著各種節奏,讓人忍不住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

……

半個小時之後,謝雲芝的秘書才走進辦公室里,看著自己的漂亮女老闆滿臉的紅暈,頓時小心臟一陣砰砰跳,是個成年人都知道,臉上的這紅暈代表著什麼。

玩的可真大!

大白天的在辦公室里居然都敢這麼玩,自己這老闆……可真是極品。 「謝總,您要求的廣告我已經發出去了,現在需要做點什麼?」

女秘書一臉自然的走到了謝雲芝的面前,報告了一句。

「現在你要做的,就是跟市場部的人協作一下,明天辦展會這個規模必須要宏大一點!」

謝雲芝捋了捋雙鬢的頭髮,帶著一點不自然,說道:「這件事就交給你做了!」

「謝總放心,我這就去辦,不打擾二位了!」

女秘書會心一笑,便一躬身,走了出去,還十分體貼的關上了大門。

「你看看,她都知道了,這下讓我在公司里還怎麼好意思呆啊!」

謝雲芝嘆了口氣,有點懊惱的說道,白了葉風一眼,這傢伙,臉皮可真厚啊,不管做什麼,都沒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這有什麼啊,你可是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想做什麼,難道還需要在意一個秘書的眼光?」

葉風滿不在乎,「我們要不要再來一次?」

還來?

謝雲芝瞪大了眼睛,沒好氣的說道:「我……我要出去視察分公司了,就……就先走了!」

說完,就拿著自己的文件直接走了出去,看都沒再看葉風一眼。

得了……就這麼拋棄自己了?

葉風一陣無奈,也走了出去,既然不想和自己玩,那他也只能去找其他人玩了。

剛回到京都大酒店,便看到沈如雲在自己的房間門口坐著,端正著坐姿,直挺挺的,後背上,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線。

甚至,葉風都能看到那一大片光滑如玉的後背。

葉風看了一眼,嘴裡呢喃了一句:這麼好的背,不拔一個火罐真的可惜了!

「漬漬……」

大概是聽到了聲音,沈如雲的腦袋一歪,便看到了葉風,連忙站了起來,一個立正,「葉將軍,我以後就是你的下屬了,請吩咐!」

「不用這麼見外,咱們都是朋友,就按照平常心來對待就好了!」

葉風知道,沈如雲肯定是接到了通知和調令,才會這麼說話的。

「那不行,軍隊有軍規,我可不能亂來!」

沈如雲搖搖頭,一臉的認真和嚴肅。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現在我是你的上司,你就要聽我的!」

葉風也很認真的說道,「以後不要喊我葉將軍,喊我大哥就行了!」

「是,葉將軍!」

沈如雲不假思索,又是一個立正,回答了一句。

得了……

這小妞怕是改不過來了。

「京城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葉風隨口問道,「來京城這麼長時間,除了去過徐璐的拍戲場所,去過電影學院,好像就沒有去過別的地方玩玩了。

沈如雲作為京城本地人,對這方面的東西肯定是熟悉的了。

「有啊,在王府井一帶,就有很多玩的地方!」

沈如雲隨口說道,「那裡是全京城大少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了。」

「王府井?」

這個地名對於華夏人來說,應該都是很熟悉的,「那不是一個買東西的大商場嗎?能有什麼好玩的?」

「一聽你這話,就知道你不是京城本地人!」

沈如雲罕見的笑了起來,「那地方在外地人看來就是買東西的百貨商場,但對於本地人來說,那裡就是富人們的天堂,在百貨大商場的下面,有地下十幾層,全都是供人家遊玩的,一般人沒個上千萬身價,都沒有進去的資格!」

千萬身價!

才是入場資格?

葉風也是小小的吃驚了一把,看來這地方還真是個銷金窟。

「那不是說你也沒資格去了?」

葉風看著沈如雲說道,她雖然是沈家的人,但肯定也沒有上千萬的身價吧。

「雖然我沒千萬身價,但我姓沈,這就足夠了,即便這個姓氏不喜歡,但我這張臉,也可以進去!」

沈如雲一陣無奈,隨口解釋道。

刷臉!

這倒也是,以京城四大家族嫡系子弟的名頭進去也足夠了,在京城這塊地界上,怕誰賴賬,也不會怕四大家族的人賴賬。

畢竟,四大家族的人都是要臉的,誰欠了錢不給,傳出去,丟人的是四大家族。

「走,那帶我進去看看吧!」

葉風站了起來,說道:「在這裡呆著無聊,還沒有見識過這京城的繁華之地呢!」

沈如雲自然沒有意見,她的職責就是聽葉風的命令。

當即二人便開著車子直奔王府井。

這裡是京城有名的商場聚集地,也是享譽京城有名的地方,不管是外來人還是本地人,都會喜歡到這裡逛逛街,吃吃飯。

車子停在停車場,沈如雲便帶著葉風往一棟大廈走去。

到了電梯里,直接按下了負一樓。

「在這周圍,有十幾個入口都可以進,這只是其中的一個!」

沈如雲一邊走著,一邊介紹著,剛說完,電梯便停在了負一樓,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沈如雲走在最前面,拐了幾個彎,又到了一處電梯前。

「什麼人?」

電梯門口站著兩個滿臉橫肉的保安,看著沈如雲和葉風,低沉的吼了一聲。

「京城沈家!」

沈如雲亮出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一個沈字,那兩個保安的臉色這才變得驚慌了起來,連忙說道:「沈小姐,請!」

另外一個人的眼神一直在打量著葉風,不過見是沈如雲帶著的,也就沒有多問。

按照地下世界的規矩,每個有資格進來玩的人,都可以帶一個人進去。

沈如雲帶著一個人,也不算破壞規矩,他們也就不用去查葉風是否有準入資格。

兩人再次進入了電梯里,沈如雲按了下沉鍵,隨即整座電梯以極快的速度下沉著,整座電梯里也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要不是還有新鮮的空氣進來,葉風都要以為這電梯通往的是十八層地獄了呢!

「葉將軍,我們到了!」

很快,電梯停下,沈如雲恭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