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抱怨了,人類學習元素力量本來就只能一種一種的修煉,你要是不能把這一種元素修煉到瞬間感知的駕輕就熟,是不可以進行下一種元素修煉的。”倏風說道。

“一種修煉?那就是不能同時進行多個元素修煉了?”林雲飛問道。

“嗯,就是這樣,因爲元素之間會互相排斥的,誰也容不下誰,沒有達到瞬間感知的效果,你就等於不能隨心所欲地控制自己的元素力量,當兩種元素同時修煉時,元素就是自我抵抗。”倏風說道,“然而,在妖怪裏就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妖力確實是比靈力強大多了,他們可以同時進行多個元素的修煉。”

“人類好脆弱!學習元素的法決是什麼?”林雲飛無奈地說道。

“我是感覺風元素的控元師,所以最基本元決就是風元決……”

“風元決?是什麼?”林雲飛又聽到風元決這三個陌生的詞,便打斷地問道。

“大陸上有五部元決,分別爲風元決、火元決、雷元決、土元決、水元決。是最基本的學習元素力量的法決,我是風元素的控元師,所以我只能接受風元決的知識,我師父就傳了風元決給我,其他的元決你要找擁有其他元素的控元師得到。”倏風淡淡說道。

“還要這麼麻煩,那風元決呢,給我看看。”林雲飛看着倏風,伸手要那本風元決。

“不用,這些書籍從來不需要帶,通過魂寄這古老神祕的禁術就能夠直接把我腦海的記憶分享在你的腦海裏。”倏風微笑道。

“現在我把東西都傳給你。”

“魂寄!”

倏風念着奇怪的咒文,發出奇怪悶沉的聲音。不斷地放大,字紋帶着淡淡紫色的光芒從倏風身體裏了出來,浮現在半空。林雲飛吃驚地看着這些字紋,像是古老文化傳承下來的美妙,宛若天上星辰般。這些字紋很快就流轉進了林雲飛腦海裏,林雲飛只感覺頭被針刺地疼痛,然後記憶裏竟然涌現出了多了許多東西。

“魂測、魂寄、風元決。好神奇阿,都在我腦袋裏了。這要是在我們那,把那些課本知識都這樣傳來傳去就好了,就不用學習了,嘿嘿。”林雲飛笑道,忽然發現魂寄的作用真是美妙阿。

“你慢慢領悟吧,元決的元素形式都是很基本的,關鍵還需要你的領悟,進行昇華,創造超越元決的元素形式很重要。”倏風說道。

“我知道了。”林雲飛認真地點頭,他覺得倏風很不錯,至少來到這個怪異的世界,是第一個幫助他這麼多的人。

“好了,從“風元素翔飛”開始練習吧,這是風元素的飛行之術,好好掌握就能夠在天空自由地飛翔,就像我這樣。”倏風說完,整個人忽然脫離地面,淡藍的袍子飛舞,倏風的視線與林雲飛慢慢成仰視與俯視。在天空上隨意地轉動了幾圈,又飛回了下來,看得林雲飛目瞪口呆,充滿了羨慕。

“別驚訝了,這只是最基本的元素力量而已,你要認真領悟我剛纔的飛行。”倏風說道。

“哦。”林雲飛想了一下腦海裏的“風元素翔飛”,原來元素有初、低、中、高、頂五個階段等級,越是高級的元素力量就越是稀少,他沒想到在在風元決上的頂級元素中竟然一種也沒有,只是說明“頂級元素,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就結束了介紹。而翔飛是初級風元素,學會了,可以控風飛翔。林雲飛閉上了眼睛,腦海盡情地展現翔飛的介紹。

“看來你悟性挺高的,不錯哦,你睜開眼睛吧。”

林雲飛感覺到風在耳邊低鳴,腦海裏的風元素無限幻化各種模樣,他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倏風懸於半空,周圍的樹木都在林雲飛眼光低下。

“怎麼回事?”林雲飛奇怪地想了想,似乎還沒明白自己已經控制風元素飛上天空了。

“你往下面看嘛。”倏風笑道。

“哦。”林雲飛向下低頭,這不低頭不要緊,一低頭,林雲飛哭都來不及。“天吶,救命阿!倏風,我恨你!”林雲飛沒想到,自己只是進入翔飛的學習,竟然自己真的飛了起來,他還未接受這樣的準備,這一慌張,很快失去了對風元素的感知,整個人掉了下來。

“哈哈哈,明知道翔飛是控風飛行的,你還那麼認真,不過一試就飛這麼高,你悟性不錯。”倏風手一劃,林雲飛在離地面只有幾釐米處停止了。

“好了,今晚別睡了,就修煉翔飛,明天要看到你可以達到使用翔飛的那種程度,希望你可以瞬間感知它,當作自己本能的一部分,不需要想它的雜念。還有別飛的太高,突然掉下來,我可不會在救你了。”倏風笑着說道。

“嗯,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成功的。”林雲飛充滿了興奮的笑容,很有信心地說道。

倏風微微一笑,利用風元素力量飛向一棵樹而去,而倏風竟然沒有一件事卻沒有告訴林雲飛。那就是翔飛雖然是初級風元素,但也不是那麼好學習的,倏風曾經學習翔飛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林雲飛不知道這一切,他只認爲初級風元素必然很快學好,纔會這麼自信。要是知道這件事,只怕會狠狠地罵倏風是個混蛋吧。

不管如何,黑夜星辰轉換,林雲飛開始了一夜的修煉。 東方漸出魚肚白,清風流暢,從美夢裏捨不得地甦醒。

沐雪兒撫摸着手裏溫暖的白袍,輕手輕腳地走到神白塵面前。

“給。”沐雪兒的臉色已經紅了大半,她低着頭小聲說道。

神白塵接過袍子,很快地穿上身,他溫柔地問道:“昨晚睡得還好嗎?”

“嗯,睡得很好……”沐雪兒點頭回答道,兩人便沒有再說話語。

“看來你學的挺快的。”倏風微笑地走過來,望着浮在半空的林雲飛,那依稀可見的風元素痕跡在他的周身飛舞,像那漂亮掉落的白色花瓣。

“嘿嘿。”林雲飛笑着看着倏風,自信地說道:“初級元素翔飛,我學會了。”林雲飛感知着風的力量,在半空自由地轉了幾圈,然後飛到倏風面前。

“你在搖頭什麼?難道不行嗎?”林雲飛看着微微搖頭的倏風問道。

“你的風痕跡太重了,這樣很容易被人發現存在的。”倏風說道。

“風痕跡?難道是這些?我感覺這些挺好看的阿!”林雲飛看着身後一道淡淡殘留的痕跡慢慢消失在自己身後。

“風過無痕,翔飛雖然是最初級的風元素力量,卻是無時無刻都需要利用的力量。如果你不能做到去除那些痕跡,很容易被人定位跟蹤,甚至被人推算下一步的行動。”

“明白了,我繼續努力。”林雲飛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

“一定要與風擁有最緊密的溝通,保持內心的寧靜,聆聽風的聲音。”倏風說道。

“翔飛,一個夜晚。”神白塵和沐雪兒走過來,神白塵看着脫離地面的林雲飛說道。

“神白塵,雪兒。”林雲飛招手打招呼,倏風只是微笑地看着兩人。

“走了。”神白塵說道。

沐之城。

宮闕萬間也作了土,沒有什麼是永恆興盛的,望着一片瓦礫碎片堆成的廢墟,再也傳不來熱鬧的聲音。

“父親!”沐雪兒無法相信眼前這廢墟是自己曾經生活十七年的家!她衝了過去,望着廢墟,只有兩行淚珠迷失了視線。

“這裏!是沐之城?”倏風帶着疑問地目光望着廢墟,“妖怪羣來過,這裏被滅城了!”倏風望着有人又有妖怪的帶着腥臭的散落骸骨。

“好可怕,這麼大的一座城就這樣毀成廢物了。”林雲飛催動風元素翔飛,站在半空之上,望着全景都是廢物的存在,他喊道。

神白塵走到沐雪兒身邊停下來,他望着這個淚珠滿靨的女孩兒,沉默不語。

“父親,母親。他們一定都……爲什麼!”沐雪兒抽泣的聲音低聲傳來,她跪倒在地上,只是傷心。神白塵握緊龍舞,儘管面目平靜,可他的心裏是充滿了憤怒的感情。

“雪兒,一切都會過去的。你要堅強,你要爲你的父親活着,他們在天國看着你快樂呢。”倏風安慰地說道。

“他們都走了,就這樣永久的離開了我,而且一切都是因爲我,因爲我身體的妖靈珠,是我害死了所有人,爲什麼,我應該代替他們死去!”沐雪兒泣不成聲,所有的思念這刻轟然倒塌,一切的一切被回憶帶走的無影無蹤,只有更刻骨銘心的思念折磨着。

“雪兒,我會永遠守護你的。”神白塵將沐雪兒摟在懷裏,心疼地看着不停流淚的沐雪兒,一定要好好保護她,他心裏默默承諾。

“喂,你們快看阿,廢墟里還有動靜,有好多怪物出來了,都爬出來了!”林雲飛突然喊道,他看見眼底下的廢墟此刻竟然出現了好多一身腐爛不像話的跟人類長相有些相似的怪物從廢物中飛快地跑出來。

就在林雲飛說完,這些怪物已經將神白塵和沐雪兒包圍,而倏風已經藉着風元素力量飛上了天空,他望着這些密麻出現的怪物,也是驚歎。

“這些妖怪只怕早就盯上我們了,動作這麼迅速!”倏風說道。

在林雲飛剛說完話後,就看見這些怪物已經迅速圍上了神白塵與沐雪兒,便咧開嘴露出鋒利的獠牙,有的跳躍半空撲下來、有的直接衝過來,明確的分工,形成如同織好的一張網,將兩人圍得水泄不通,沒有任何逃跑的空隙。

“風盾”

神白塵立刻感知風元素,四面巨大的風盾將沐雪兒保護住,使得那些靠近的妖怪都被攪碎在風盾中,長劍揮舞,血紅的劍影飛快地翻滾起來,那些腐爛身軀的怪物被劈得粉碎,暗紅色的血肉四處濺開,腐爛的臭味漫衝上了天空,令人作嘔。

“林雲飛,看清楚了,看我如何操控風元素的力量。”

“風刺飛仞”

倏風也迅速聚集元素力量,將元素幻化成了鋒利的飛仞,怪物的身體一碰到飛仞就被切割成了一塊塊血肉,濺了一地。

“吼!”

怪物發出了憤怒地吼聲,那些肉泥發出紫色的妖豔光芒,像是被煮沸騰了地涌動,終於又形成了怪物的模樣,又繼續開始了密集的攻擊。


“不死族的怪物!”倏風喊道。

“風之牢。”

風在怪物的周圍瘋狂地流動,很快使得一部分的怪物周身被一道風流纏住身體,無法動彈。

“不死族的怪物,是不會死亡的嗎?”林雲飛問道。


“嗯,這些怪物擁有極度可怕的重生能力,是羣居妖怪。一般的元素攻擊都殺不死他們,不過他們力量很弱,可是那種可怕的重生也能耗盡你的靈力,讓你力竭死亡就是他們的目的。再強大的妖怪在殺不死他們的情況下,也只有選擇避開。”倏風說道。

“這麼厲害!糟糕,你看神白塵也殺不死他們,那怎麼辦!”林雲飛看着神白塵在這些不死族的怪物中殺了一隻,復活一隻。

“只有魂禁師是他們的剋星,那些古老的禁術能夠輕易滅殺他們的重生能力,可惜我們隊伍缺少了魂禁師!”倏風嘆道。

“那該怎麼辦,我就會翔飛,連初級元素風仞都不會。”林雲飛想去幫忙卻無可奈何。

“我的力量也只能控制一小部分的不死族妖怪,如今只有想辦法離開這裏!”倏風說道,也沒辦法。

“神白塵,這些是不死族的妖怪,別耗下去了我們離開這裏!”

火焰在龍舞劍身上燃燒,火元素的力量迅速被聚集,神白塵舉起燃燒的龍舞劍向前揮下,火焰從劍裏飛出幻化成一條巨大的火龍模樣,火龍翻滾咆哮,只見一片掙扎到死的景象,而那些不死族在火光中被無情消滅,然後又快速重生,如此循環到火元素力量消盡。

“火舞。”

神白塵的火元素被運用到了極致,火焰在他的周身浪涌般飛舞,很快淹沒過了不死族的怪物,怪物在火焰裏痛苦地怒吼,被燃燒成了一堆堆黑色灰燼。

神白塵站在沐雪兒身邊,龍舞劍低聲吟鳴,他鎖緊了眉頭,冰冷的目光望着這些灰燼像被水帶過的流沙,開始自行移動,又形成了可怕的怪物模樣。

“神白塵,殺不死他們的,我們還是離開這裏再說!”倏風靠近神白塵,“這些都是不死族的妖怪,你肯定也明白它們的可怕!”

倏風看着神白塵的冰冷目光,他似乎沒有想離開的意思,有些着急。

“禁術!輪迴生命寂滅!”

忽然就在兩人僵持時,一聲深厚沉重的聲音從遠處飄揚着過來了,紫色的光束華麗地生成一朵蓮花,從天空降落下來,將整個區域的不死族妖怪都給罩住了。

“這是魂禁師的力量!”倏風歡喜地說道,臉上鬆了口氣。

只見紫色蓮花綻放的越是妖異華麗,將整片的天空都照映地紫光熠熠,不死族妖怪奔跑的動作被禁止地無法動彈,接着連咆哮的聲音都被禁錮了,在蓮花旋轉閃爍裏不斷被融化,灰飛煙滅。

¸тTk án ¸¢O

神白塵站在這個陣中,蓮花印着他俊冷的臉,閃閃地飛舞。

在那些不死族妖怪全部被殺滅了之後, 一個人影從遠處快速地閃了過來,他全身裹着紫色的袍子,連面目也被包裹着那兜帽裏面,手裏拿着一根紫色熠熠的一頭雕刻着極奇精緻的蓮花紋飾的法杖。

“幻囚!”

幾道道妖異的紫色光束從遠處飛了過來將神白塵困在了裏面。

神白塵明白此刻的禁術完全是衝着自己來的,水元素的力量在他的潔白的袖袍間翻卷成白色雪花絮。刺骨的冷風從天空裏吹了下來,白色的冰花紛紛揚揚地飛舞,神白塵揮起龍舞劍,帶着一道道白色風雪痕跡,瞬間擊散了幾道困住他的紫光,風雪遠去漸逝。

“喂,你是誰!難道不是來幫我們的嗎?”林雲飛看着這個出現的紫袍魂禁師,本來是懷着感激的情感,卻見他對神白塵出手便大聲問道。

“這不能怪他,任何一個魂禁師或是控元師見到妖怪都會敏感!”倏風緩緩說道。

“那怎麼辦!”

“先看看,我們先去沐雪兒那邊,以神白塵的實力,這個魂禁師還是不可能打得過他。”倏風說完就已經向沐雪兒快速地飛了過去,然後便招手叫林雲飛也過來。

“雷爆符。”

紫袍人從袖裏掏出了幾張白色的帶有怪異古老咒文的符咒紙,飛快佈置進了神白塵周圍,自己一個翻身躍上了半空。


神白塵靜靜地看着周圍佈滿的雷爆符,爆炸時的那刻,他飛快凝結出水元素力量,那些火焰瞬間凝結得成爲凸起地一道道冰棱,錯落有致,帶着鮮紅的顏色,格外漂亮。

“好強的千年大妖。”紫袍人覆蓋的兜帽裏面傳來一聲玩味的笑,就像獵手望見有趣的獵物,要開始一場可以掌握在手裏的遊戲的得意。

“輪迴生命寂滅陣!”

只見那紫袍人又使用了剛纔的禁術,一朵妖異的蓮花從天空降落下來,這朵蓮花比剛纔的更大,顏色也更加的濃重,紫色般的霧氣四處散了出來,產生了幾分詭異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