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雲還想繼續喊什麼,但是鬱子宸帶着顏愛蘿轉身,兩人往外面走了,他再喊出的話也徹底聽不到了。

兩人就這麼離開了拍攝場地,準備回去。

楚蕭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說了等拍完這部戲有空再聚一聚,就又着急忙慌的跑回了院子裏。

而鬱子宸上了車把花放到黑奇手裏,轉頭看向顏愛蘿。

顏愛蘿倒是還在看自己手裏的花,打算拿回去插起來。

過了一會她把花也遞給了黑奇,才立刻抱住他的胳膊,有些遺憾的說:“這麼快就拍完了,又沒辦法跟你一起工作每天都見到你了,真遺憾。”

鬱子宸本還在介意季雲的事,聽她這話纔是詫異了一瞬。

他想了想,很認真的說:“我把志誠收購了,你就能繼續跟我一起工作了。”

現在不能每天一起工作,確實是個問題,所以他說的話也很認真。

顏愛蘿嚇得趕緊坐起來:“不行不行,我還要賺大錢養你呢。要是志誠也被你收購了,我不就永遠都不可能跟你比肩了嗎?”

志誠是她將來的資本,是她站在鬱子宸身邊的依靠,當然不能也被鼎鑫收購。

啓澤被收購是因爲兩邊經營項目類似,而且要把啓澤救活需要太多的精力,她顧不上做這些。

鬱子宸看她不願意自然也不會勉強,而是又幫她想了另一個辦法。

“你們志誠是租的辦公樓,不如來租鼎鑫後面的辦公樓,我可以把我的辦公室切割給你三分之一。房租就按照市場價來算。”

他很好心的幫她找了更好的辦公場地,顏愛蘿則是無語,又給拒絕了。

鼎鑫後面的辦公樓透光性很差,因爲挨着鼎鑫辦公大樓樓間距太近,所以常年陰冷,根本不適合辦公。

租了這個辦公室,估計員工能罵死她。

“我纔不要租。等我賺了錢,我就把你們鼎鑫旁邊那塊地買下來,蓋我們自己的辦公大樓。然後在十五樓跟你的辦公樓層打通。

這樣,我想見你,直接走中間的連廊就可以了。我們公司女員工多,你們公司男員工多。等以後說不定還能搞相親活動,解決一下男女問題。”

她們現在還是租的辦公樓,隨着人員增多已經慢慢不夠用了,只能把旁邊的辦公樓也一併租下來使用。

但是租房子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也不能隨心所以的做改裝等,很多建築跟設計方面也不太符合要求。

所以,她一直想着,等志誠做大做強了,一定要蓋自己的辦公大樓。這個大樓會成爲志誠的標誌物,跟他們的工廠一樣,都是志誠重要的財產。

本來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都寫在未來的計劃書裏,也只有自己知道,沒跟人提起過。現在鬱子宸說起建大樓的事,她才提起來。

而鬱子宸覺得這主意很好,比他剛提的建議還要好,雖然他很明顯不會承認這一點。

“可以。”他的風格便是給出肯定,讓她繼續加油。

顏愛蘿聽他說完,又饒有興趣的看過來,還大膽伸手在他臉上摸了摸。

“做什麼?”他任由她摸,還沒忘了眼神示意前邊的黑奇轉頭別亂看。

顏愛蘿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你終於恢復正常了。之前你一直跟換了個人似得,嚇死我了。”

鬱子宸又變回以前的風格,確定不是吃錯了藥,她也終於放下心來。

“呵!”


這帶着鬱氏風格譏諷的笑讓顏愛蘿更覺得親切,抱住他的胳膊又蹭了蹭,無比懷念他的嘲諷風格。

而鬱子宸看向窗外,也才展開笑容。

這女人,總能讓他心情好起來。

有時候,他倒希望她如傾陽公主一般。最起碼傾陽公主沒有遭受波折磨難,就這麼被送到了他面前。

他喜歡那個鮮活的她。 因爲時間還不算很晚,兩人從拍攝片場出來後,鬱子宸就讓司機先開車回了公司,而沒有馬上回家。

顏愛蘿以爲他還有工作要處理,也沒反對,跟着一塊回了鼎鑫。

對她時不時出現在這邊,鼎鑫的員工早就視爲常態了,看到她過來,一樣恭敬的打招呼。

以前的顏愛蘿沒有任何好背景,還揹着個貪污犯的父親在身後,這讓衆人對她和鬱子宸在一起這件事都充滿了嘲諷。

因爲實力相差太大,看着她自然就只想到了抱大腿被包養這種事,不會想到兩人是真心相愛的,對她更沒有任何多餘的尊重。


但現在,志誠在商界也打出了名頭,幾乎每個人家裏都能有一件志誠的產品,每個辦公室裏都能看到他們的桌上用品或水杯等物品。

這樣一個滲透進千家萬戶的品牌,你要還敢說志誠沒有影響力,那可就太孤陋寡聞了。

而坐擁志誠的顏愛蘿自然也成了實力跟白手起家的代表人物,一樣成了被人仰望的存在。

現在的她或許在實力上還比不上鬱子宸,但包養這種話也沒人敢再說了。

人家有自己的錢,手下的品牌潛力巨大,哪兒用得着別人包養?

你說她被包養,是嫉妒人家吧?

顏愛蘿跟着鬱子宸熟門熟路進了辦公室,老實的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打算等他忙完就回去。

但是鬱子宸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卻往她這邊看了看:“過來。”


“哦。”

她乖乖過來,靠在他的辦公桌上對着他疑惑又好奇的笑。

鬱子宸伸手扣住她的下巴,眼睛凝望着她清透的眸子,慣有的磁性嗓音好像帶着蠱惑在辦公室裏響起。

“你想做什麼,便去做,想玩什麼,就去玩。要是有人敢說你,讓他來找我,我給你做靠山。”

顏愛蘿的眼眸猛然瞪大,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這話跟玄康帝對傾陽公主說的話不同,但意思卻是一樣的。

我做你的靠山,不管誰找你麻煩,你儘可以讓那人來找我。

他把情景再現,是要告訴她:他跟戲裏一樣,都永遠是她的靠山,是她一個人的靠山。

這也是在傳達一個信號,在戲裏沒進行完的戲碼,他要在這隻有兩人的環境裏完成。

顏愛蘿的眼眸慢慢閉上,最後看到的是他在自己眼前放大後更顯精緻英挺的臉。

那個吻好像跨越了千百年,從大齊國的宮殿裏延伸到了鼎鑫的辦公室裏,他還是那個他,是深愛她永遠會讓她依靠的人。

兩人在辦公室裏一番纏.綿,用身體傾訴着彼此的牽掛。

窗外天空中,陽光正好,白雲流轉,炎熱的夏季熱烈的到來。

一年了,她跟鬱子宸在一起了,她們訂了婚都有了更好的事業,真好。

……

在拍完戲之後,顏愛蘿跟鬱子宸兩人繼續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

鬱子宸跟捷信研發的新手機正在測試階段,很快就可以大批量的投入生產。所以他們已經開始宣傳造勢,開了發佈會宣傳這部手機。

新手機品牌起名華耀,是華夏榮耀的意思。

鼎鑫雖然是大公司,但在產手機這方面卻是新手,所以剛入行並不能被那麼多的消費者信任,宣傳是在所難免的。

而捷信更是新手新公司,雖然技術能力很強,但之前的業務跟宣傳做的一塌糊塗。

雖然之前因爲被遠達偷了軟件的事被人議論過一陣,但之後就沒了動靜,又漸漸被人遺忘了。

要不是這次跟着鼎鑫一起宣傳,估計還沒人想起來這家公司。

但是,消費者除了看大品牌,還要看這個產品到底好不好用。很多人都不知道手機裏的一些小配件是誰生產的,但這個手機好用他們還是能感受到的。

已經做了一些試用品,開展了試用活動舉行抽獎等,請一些消費達人來試用。


用過後,反響熱烈的超乎人們的想象。

新手機的操作速度很快,電池續航能力更是讓人驚歎。

有一個喜歡玩遊戲的消費者把自己玩遊戲的畫面進行直播,一直玩了十幾個小時,這人累得受不了了,可手機電池依然堅.挺。

最後還是這個直播者說得休息,不能繼續玩了,這才把手機關了。接着他在視頻結尾大力宣傳這部手機,說這簡直就是喜歡看視頻玩遊戲等低頭族的福音。

有了這樣操作快還能長時間續航的手機,誰還帶着那麼重的充電寶出門?出門哪兒還用帶着充電線到處找充電口?

這一點引起人們的好奇,很多人覺得說的太誇張了,一個智能手機怎麼可能有這麼長的續航能力?

但是問了其他一些試用者,也都說這手機續航能力太強了,那個玩遊戲的人一點也沒誇張。

這下人們更好奇了,對華耀手機的續航能力比對它操作系統的關注度更高。

畢竟,以前的手機動不動就充電這一點確實讓人鬱悶,也影響了很多工作的進行。

鼎鑫那邊就把華耀手機續航的關鍵詞刷上了熱搜,讓這一點時不時在公衆面前刷刷存在感,持續保持着華耀手機的熱度。

而這款手機還要跟很多軟件公司合作,跟他們達成協議,以便能讓用戶有更多的應用可用。

所以,鬱子宸跟捷信那邊也依然很忙,在不斷的完善這件事。

距離華耀手機上市還有半年,需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而顏愛蘿這邊也在不斷的忙着,她跟唐韻那邊的合作已經談成,共同推出了一款新的化妝品。

這款化妝品用的是志誠新的包裝,更健康安全也更環保。兩家合作宣傳,也取得了不錯的前期效果。

而唐韻那邊還簽了新產品的代言人,打算去帝都簽約搞一次活動。

那邊的負責人問顏愛蘿願不願意一起去,本來就是一起聯合宣傳,最好是兩邊的負責人都在場,才能顯示出重視性。

顏愛蘿一聽到帝都兩個字就眼皮一跳,說自己考慮一下。

回來後,覺得也沒什麼好怕的,那麼多人呢,季志霄還能在衆目睽睽之下把她搶走嗎?

再說了,過了那麼久,大胖子早就把她忘了也說不定。帝都是她也要打開的市場,總不能一直躲着不去吧? 顏愛蘿回去後跟鬱子宸說了這件事,說自己要去帝都宣傳產品。

除了跟唐韻合作的事,他們志誠也推出了一套高檔奢侈級別的家用品,都是新來的設計師跟董升最近一起研究出來的。

這些東西最大的特點就是貴,造型別致,設計感都可以抱着去展臺走秀了。

而這種奢侈家用品自然是賣給有錢人,擺在家裏才能顯示出他們的檔次。而帝都有錢人就很多,所以爲了新產品的售賣,她也得去帝都做宣傳才行。

鬱子宸正在忙,聽了這話,很是輕描淡寫的說:“那就一起去吧。”

“也不用一起去,我自己去沒問題的。”她立刻反對,覺得他現在這麼忙,最好不要在這時候離開公司。

鬱子宸還是沒擡頭,眼睛盯在電腦屏幕上,但卻揉了揉眉心,說:“我們也要去那邊宣傳造勢,還要跟一個軟件商接洽。

他們的軟件用戶佔了華夏人口的八成,要是我們的手機系統不能下載他們的應用,將會失去大部分客戶。”

要把事情做大,帝都總是繞不開的地方。

顏愛蘿看他有事情忙,也就同意了一塊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