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之前鬧騰得厲害,實際上不論柳夏還是墨彤,都對外界傳聞嗤之以鼻。

一則她們根本不信林昊會趁人之危。

二則作為修鍊之人,她們都知道孩子不是那麼容易懷上的。

整個人騎在林昊身上,雪膚瑩潤,一頭青絲如瀑,爆滿的酥胸傲挺著,柳夏笑嘻嘻說道:「林昊,我覺得你比從前更可愛了。」

聲音膩乎乎的,帶著濃濃的鼻音。

墨彤嗤笑:「這個我贊同,想當初師傅是動不動就把我吊起來,而且從來不苟言笑。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現在會笑了,還會用手在人家身上摸來摸去,很喜歡呢!」

一邊說著,一邊將手裡的酒壺傾斜,等酒液倒在林昊身上,跟著便低下頭去,滿頭秀髮婆娑中,小香舌輕點,微癢。

林昊有些哭笑不得:「你們哪來的那麼多名堂,安安靜靜躺著不好嗎?」

墨彤輕笑,沒出聲。

柳夏眨眼道:「可以安安靜靜躺著的那麼多,不少我們兩個不是?

我們早都說好了,要當你身邊膩死人的小妖精。」

似乎為了證明自己沒撒謊,說完她便發出一聲令人想入非非血脈僨張的嬌哼。

林昊這才發現,隨著時間過去,有些東西悄悄不一樣了。

柳夏那一聲「貓叫」,他的心沒怎麼動,身體卻狠狠甩了柳夏一鞭。

正好鞭在她屁股上,而後被她小手捉住,然後這小魔女就笑,分外得意。

便是這麼鬧著,終究還是靜靜躺了下來。

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兩條雪膩的大腿壓在林昊身上,兩隻雪白柔荑搭在前胸。

沒說話,只聽著心跳與呼吸,悄悄就睡著了。

中午醒來,柳夏精神大好。

「林昊,我的大型聯合收割機已經研製成功,我打算從明天開始出去推廣,造福農民伯伯們,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攏著如雲的秀髮,少女臉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明媚,有種說不出的聖潔。

她一直都沒忘記。

當初的一句玩笑話,現如今,她彷彿當成了自己真正的事業在做一般,十分認真。

墨彤也醒來了,甜甜笑道:「其實已經準備很久了。

我們收編了學院裡面所有有相關特長的學員,這些日子,我們一起努力,製作出來的大型聯合收割機已經有五十台。

而且我們也都說好了,會一起出發,一起推廣,一起改變這個天下。」

一起改變這個天下,很振奮人心的一句話,儘管林昊從未想過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但本心來說,他欽佩。

沒有阻攔,轉天一早,兩個少女與一干志同道合的學員在中央廣場集合。

沒有任何宣傳,林昊並一干守護天團核心成員目送下,幾輛風神系列的炫酷跑車迅速升空遠去。

……

學院裡面又熱鬧了。

儘管並未聲張,但柳夏墨彤離開學院的事實根本瞞不住人。

尤其當得知是出遠門短時間內不可能回來的時候,彷彿被撤掉了緊箍咒,突然間學院里風起雲湧,龍蛇起陸。

最初的幾天還好,柳夏墨彤餘威猶在,一眾宵小也不敢太放肆。

幾天過後,針對守護天團的活動就開始了。

這次沒人敢隨便砸東西,也沒人敢來蝶湖鬧事。

看上去跟從前差不多,方便的公交系統照樣使用,蝶湖物美價廉的美食娛樂照樣享受,這一次,心照不宣,聯合起來的學員群體只針對守護天團的主戰人員。

守護天團主戰人員還是很多的,基本上除了開車開店這一類有確定工作的,剩下的都是主戰人員。

其中編外團又是重中之重,這裡面集結了不少好戰分子,屬於每月拿著高額積分還有專業武道指導除了打架什麼都不用做的那一種。

學院裡面致人傷殘或者死亡是不可觸碰的底線,但只要不觸及底線,一切戰鬥都被允許甚至鼓勵。

這樣一來,學院里出現了幾十年不見的火熱場面。

幾乎天天在打架!

每天從早到晚,一個不注意,說不定哪個地方就打起來了。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而只要打起來,很快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演變成大規模械鬥。

其實也還好。

因為團里有錢,而按照團里的規定,每次打架都有補償的,醫藥費以及裝備折損也一併由團里承擔。

所以對於守護天團的人來說,這其實是美事一樁。

只是對林昊而言,這事就有點煩了。

因為短短三天之內,通過各種途徑送到他手裡的挑戰書,不下百封…… 時節入秋,天氣日趨涼爽。

如同當日在北風王國時一般,陸陸續續,由北往南,帝國迎來豐收時節。

不同的是,當日北風學院能感受到這股喜悅,因為幾乎整個北風學院都參與進去,而作為帝國第一學府,冬雪學院從不會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

冬雪學院,蝶湖山莊。

時候還早,蒙蒙的薄霧尚未散盡,草葉上還含著露水,兩位訪客悄然而至。

「小欣你幹嘛?」

「不幹嘛,去見林昊。」

「為什麼見他?不去,本來就沒什麼,清者自清!」

「真的是這樣嗎?那為什麼這幾天夜裡睡著的時候你一直喊他名字?」

「小欣你要死了,我哪有喊他名字?你每天念念不忘還差不多!」

「……」

一路拉扯著,葉箐幾乎是被拖到了蝶湖山莊。

拋開那些私底下有的沒的不說,事實上為了躲避外界騷擾,這幾日她一直住在蝶湖。

守護天團在蝶湖這邊修了很多房子,有些對外出售,有些開成了酒店,也有的直接就當成了團員們的福利。

這幾日她就住在團里配給曲欣的公寓裡面。

感覺很好,當發現不論大解還是小解都不用出去,直接就能在室內解決,而且不會有任何異味的時候,她就已經悄悄被征服了。

一路穿過熱鬧的早市,順勢又拿了些豆漿油條小籠包之類的特色早餐,很快二人來到蝶湖山莊。

山莊裡面很安靜。

彷彿裡面的主人還春睡未醒,除了幾個美貌侍女安靜的走動著做著一些注入打掃衛生之類的簡單夥計,見不到任何人,也聽不到任何其它聲音。

葉箐還是頭一次來到這裡,周圍清幽的環境與從未見過的尊貴格局使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壓低了聲音,微微用力拉了拉曲欣,她道:「這麼早呢,搞不好還沒起來,要不我們等會再來吧?」

曲欣卻是不以為然,笑嘻嘻道:「沒事,又不是外人。

放心,要是他還賴床不起,我去掀他被子。」

葉箐大窘,紅著臉啐道:「越發沒羞沒臊了。

要掀你掀,別拉上我。」

「我也沒說要拉上你啊!」曲欣大樂,說著說著便將小紅線放了出來。

又長大了不少,一聲雪白,眉心一條紅線,已然齊膝的高度,搭配上俊美的身姿睥睨的眼神,使得小傢伙身上在優雅之外,終於多了一股英武之氣。

其實這個時候曲欣已經意識到不大對了。

雖然還沒有往紅月天狼那個方向想,可她也隱約明白,小紅線似乎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她不是一個很喜歡尋根究底的人,既然林昊給她,又讓她養著,那她好好養著就是,很簡單。

穿過假山石廊,走過幾座白玉橋,似乎對這裡十分熟悉,最終二人來到一片清幽的竹林。

這時曲欣動作也放輕了不少。

看見一侍女端著銅盆走來,她小聲問道:「小茵,你們家公子起了沒有?」

小茵是外面買來的婢女,並不是學員中的學員,便因為吃,她們的活動區域也只局限在蝶湖,並不能隨意在學院內部走動。

不過也很不錯了,因為此間主人的寬容,使得她們的生活並不像賣去風月場所或者貴人府邸那樣凄慘。

也不陌生,聞言小茵笑道:「欣小姐帶朋友來找公子嗎?

公子早就起了,竹林過去,清溪旁,他釣魚呢!」

目光中帶著淡淡的羨慕。

這位欣小姐可真幸福,她只問樣貌身段都不差,不輸這位欣小姐,然而在這個武道為尊的世界,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卻註定只能是婢女。

不像這位欣小姐,可以與自家公子那樣親近。

曲欣倒沒這些想法,聞言紅著臉道:「小茵,叫我曲欣就好,我不是什麼小姐,我跟你們家公子沒有……」

噗嗤——

話都沒說完就有人笑了。

葉箐忍俊不禁。

小茵掩嘴樂道:「小姐跟我們就公子沒有那種關係對吧?

好了,婢子都懂的,小姐快快去吧,見了你公子肯定很開心的。」

說完便笑眯眯走掉了。

曲欣半天沒反應過來,回過神便紅著臉想要解釋,結果也沒能開得了口。

葉箐掩嘴輕笑:「走吧欣小姐,公子肯定等急了呢!」

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 這麼一說,曲欣反而是不覺窘迫了,大大方方便帶著葉箐走入竹林深處。

竹林地面鬆軟,空氣涼爽中帶著陣陣的竹香,便在這淡淡霧靄籠罩的竹林盡頭,一條小溪蜿蜒曲折,細細流淌。

溪水邊某處,一張實木雕花矮几靜靜擺放著,上面有美酒鮮果,亦有特製的醬香牛肉等熟食。

旁邊,林昊坐在蒲團上,手上把著一根釣竿,樣子看上去十分悠閑。

很快寧靜便被打破!

隨著那腳步的「沙沙」聲不斷臨近,很快曲欣來著葉箐走入溪水邊的碎石灘。

「一大早就在這裡躲清閑偷吃,我看這天底下沒人比你更悠閑了。」

一眼看見,曲欣便哇哇喊起來。

舍了葉箐,她很快來到跟前,一屁股坐石頭上,抓了一塊肉就啃。

「好吃!」

「到底是當主子的,這吃的都比一般人精緻呢,還好剛才路上買來的東西沒吃,不然就沒肚子了!」

該吃吃,該喝喝,嘴裡還不忘記打趣。

葉箐這時也過來了,微微一笑,道:「冒昧前來,公子不會見怪吧?」

本來有點緊張的,這會反而是輕鬆了。

就是臉紅得厲害,畢竟現在外面她跟林昊的事情已經傳得很邪乎了。

林昊也沒出聲。

短暫的靜默后,魚竿猛的一提,頓時「嘩啦」一聲,白鱗破水,浪花飛濺。

「厲害厲害,我決定了,立刻生火烤魚吃……」

一條肥魚破空,翻騰不止。

曲欣連連拍手叫好,窈窕身軀輕輕一躍,半空便將魚捉在手裡。

而後便開開心心去水邊去鱗行開膛破肚之事了。

這時葉箐也平靜下來,問道:「你每天都這麼悠閑嗎?」

「還好。」林昊笑了笑,放下釣竿。

指了指几上鮮果佳釀,示意自便,又問:「你怎麼來了?」

這話問得好新鮮!

葉箐拾袖抓起酒壺,一邊倒酒,一邊白眼道:「意思是我不能來找你是嗎?」

說完又來了一句:「外面都鬧成那樣了,我怎麼能不來?」 最近學院里格外熱鬧,一方面是各方面聯合起來與守護天團對抗,打得難分難解,如火如荼,另一方面,林昊與葉箐那點桃色傳聞還在愈演愈烈,大肆傳播。

儘管對於這一切林昊都沒有過多理會,便連那些挑戰書他也根本不屑一顧,而葉箐方面也保持了沉默,堅持以為清者自清,只是事情的發展依舊超出預料。

「林昊,我覺得咱們應該想想辦法了,不能再任由謠言這樣肆虐下去。」

「聽小欣說,現在雲如風已經放出風聲,要挑戰你,一雪前恥。

這幾天冬月閣的人也在大肆推波助瀾,鬧得很兇。

我不希望你真正站在擂台上面對他。」

「……」

葉箐說著此行的目的,臉色嚴肅而認真。

原本也還坐得住,只是傳聞雲如風要親自出手,她便有些不淡定了,所以才特意趕來。

至於說為什麼淡定不了,其實她自己也說不上,或許心裡還是有雲如風吧,又或許,她只是單純不希望林昊受傷。

這時曲欣也已經拎著處理好的魚過來了,一邊穿上放火上翻烤,一邊道:「我也這麼想的。

你雖然打敗了楊林,但云如風跟楊林完全兩回事。

而且我聽說,要跟你算賬的不僅僅雲如風,還有原來青虎盟的田虎等人。

田虎也不是弱者,排名還在雲如風之上。

這麼多的敵人,我覺得沒必要死扛,不如你乾脆先離開學院,去外面耍耍,等柳夏墨彤回來,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也是來當說客的。

只是想法更直接,直接提議讓林昊離開學院出去避難。

而言外之意,大抵還是覺得林昊的實力與雲如風田虎等人有差距,真要是對上,十有八九會吃虧。

林昊卻是不以為然,聞言淡笑道:「這等小事無須過於在意。

如果真有必要,我會讓他們知道他們究竟多麼可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