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東方修者,我要用我的劍,將你一刀兩斷!”

“哼,血族的廢物,給我滾開!”忽然,這個血族話音還不等落下,就見一道快速無比的身影,突然從天而降,並且在一瞬間,撲到了血族身上。

雙手狠狠的捏住這血族的腦袋,隨後,就聽噗呲一聲,這血族當場被撕成了兩半。

出手的人,是個半獸人,而且是極爲純種的狼人。

撕開了血族之後,血族並沒有立刻死掉,而是用半張臉慘嚎道:“哦,該死的,是你,是你哈利莫斯,原來,原來你一直藏在我的背後,哦,死在你的手上,我不甘心!”

嘴裏喊着不甘心,血族的身體漸漸化作飛灰。

“哼,我們狼人是你們血族有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殺你,天經地義,管你甘心不甘心!”哈利莫斯手撕了血族之後,落地,轉眼間目光便落到了林辰身上。

當發現林辰吞下了唯一一枚血液之果時,這傢伙的眼中立刻流露出滿滿的狂暴啊!

裂開嘴脣,衝着林辰道:“沒想到,神聖的聖果,三十年的聖果,竟然被你一個東方人吃掉了……東方人,你不應該這麼做,你這麼做,不管是我們,還是血族,都不會放過你!”

林辰看着面前的狼人,淡淡的道:“最好別是這樣,最起碼,我不想跟你們半獸人爲敵!”

“實不相瞞,就在不久之前,我還曾救下你們一位叫做蘇菲的女性狼人。” “你,你救過蘇菲!蘇菲怎麼了!”

這個狼人,顯然不知道犀利克斯已經死了,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

林辰連忙將過程跟他簡單說了一遍,末了補充道:“犀利克斯臨死之前,把他的心臟交給到我的手上,讓我用來打開聖果的屏障,另外,還託付我照顧蘇菲。”

“剛剛,我遇到一夥半獸人,然後我就將蘇菲交給他們照顧!”


“跟着你們自己,總比跟着我好!”

林辰並沒有說,當時他們之間還發生了些許摩擦,這事他直接瞞過去了。

而狼人一聽,立刻陷入猶豫當中,如果真如林辰所言,那林辰確實對他們狼人有着恩惠,即便是林辰吃掉了聖果,但是衝着他出手幫助半獸人的份上,也沒法爲難他。

可是,林辰吃掉的畢竟是聖果啊!

“亞科斯,不要相信他,這個人,這個人是個強盜!”

而就在狼人陷入糾結,不知道是該放了林辰,還是殺掉之時,突然,一夥人半獸人衝了出來,這夥半獸人正是高山一夥,而此時,蘇菲也醒了過來。

化身成狼人的蘇菲跟高山站在一起,衝着林辰齜牙。

“高山,蘇菲,到底是怎麼回事?”亞科斯立刻轉頭看向高山問道。


高山齜起狼牙,一臉兇相的盯着林辰,咆哮道:“這個東方人,雖然幫助蘇菲逃生,但是他也是有目的的就是衝着聖果來的,他救下蘇菲和犀利克斯,也只是想得到犀利克斯的心臟而已,亞科斯,你絕對不能放過他,必須殺掉他!”

“蘇菲,這是真的嘛!”亞科斯明顯並非衝動之人,又轉頭看向蘇菲。

蘇菲盯着林辰,一臉的恨意啊,並沒有因爲林辰救過她而感激。

狠狠的點了點頭,叫道:“沒錯,他救我們,也只是爲了我父親的心臟,要不然的話,他怎麼會在我們全軍覆沒的時候,纔出手哪,他就是爲了奪取心臟,偷聖果!”

“亞科斯叔叔,你要爲我報仇啊!”

“嗷嗷嗷……”亞科斯一聽,立刻仰天咆哮,轉頭看向林辰,齜起獠牙:“可惡的東方人,你竟然敢欺騙我,可惡,我要撕碎了你!嗷嗷嗷……”

登時,就見亞科斯四肢彎曲,隨後一躍而起,直撲林辰。

“哼,真是一羣不可理喻的傢伙!”林辰此刻也是怒急了。

他明明做了好事,一句感謝都沒有撈到,結果到了這了這會,這幫人還反咬一口。

這已經不是好心被人當成驢肝肺了,這乾脆就是欺負人了!

“你真當我林辰是好欺負的,既然你們想戰,那就戰吧!”林辰大喝,下一秒,身形一動,立刻如閃電一般直接迎向了亞科斯,用肩膀,狠狠的撞在了亞科斯身上。

碰的一聲響,兩個人身形巨震,亞科斯倒退回飛,林辰則晃了晃立刻穩住身形。

狼人肉搏戰力強橫又能如何,林辰畢竟是金身大成,身體如鐵似剛,單純玩近身之戰,哪怕亞科斯佔不到他絲毫的便宜,相反,他還要弱上林辰一重。

亞科斯顯然沒有料到林辰身體強度這麼可怕,落地之後,也是一臉駭然啊!

帝妃無雙 ,高山一夥人當中,那個雪人立刻大喊道:“亞科斯小心,這個東方人很強大,不要大意,這個,我們雪人族掩護你,你想辦法捏段他的脖子!”

雪人說着,立刻揮舞起手中的雪仗,而其他的雪人也跟着做出同樣的動作。

頓時,這一方天地,天地變色,黑雲壓頂。

冷徹的寒風,呼呼的颳起,九天之上,無數冰凌結出,直接朝着林辰降下。

密集如雨點一般,讓人避無可避!

而與此同時,亞科斯,還有幾個狼人,立刻圍繞着林辰開始遊走起來,試圖趁機偷襲。


這種配合着遠攻,外加上肉盾的陣形,立刻使得林辰壓力倍增啊。

如果他凝神對付頭上的冰凌,那麼,亞科斯等人,只要一有機會,便會對他發動攻擊,到時候,哪怕是他金身大成,一個不小心,被抓上一下,也夠看的。

最主要的是,這個叫亞科斯的,實力還極強,很是難纏。

不過,林辰戰鬥經驗何等的豐富,想要以此就挫敗於他,那實在把想的也太弱了。

“既然你們想死戰,那我就陪着你們,來吧!天璇劍指!”

林辰立刻展開天璇劍指,與此同時,人如流光一般,直衝虛空,手中劍指橫縱劈砍,劍氣所過,無數的冰錐冰凌在他劍氣之下,被絞細碎,化成漫天冰晶。

“哦,趁現在,亞科斯!”雪人大喊。

其實不用雪人提醒,亞科斯也動手了,就見他嗷的一聲大叫,立刻一躍上天。

身在半空之時,忽然,就見他後背突然開裂,雖然在肉眼可見之下,生生的生出了一對翅膀翅膀出來,竟然直接化身成了一條帶着翅膀的天狼。

狼人也是分等級的,跟血族一樣,而強大的狼人,一旦成長到一定程度,就會化身天狼。

此時,亞科斯天狼化身,拍着翅膀,直接衝到林辰身邊,隨後一爪朝着林辰便重重抓了下去,閃着寒光,鋒利無比的狼爪,甚至於把空氣都撕裂了。

林辰見狀,也不懼,一拳迎向亞科斯!

轟!

伴隨着一聲巨響,亞科斯和林辰拳爪相撞在一處,而這一次,卻是林辰被震得倒飛了出去,而生出翅膀,化身天狼的亞科斯,則是穩穩的站住。

並且,眼見着林辰倒飛,就見他嗷的一聲咆哮,立刻躍起,並且騎在了林辰身上。

一張血盆大口,衝着林辰的腦袋就咬了下去。

獠牙森森,真要是被他咬中了,林辰的半個腦袋都得被生生咬下來。

“給我滾下去!”而林辰見狀,屈腿,隨後一腳狠狠的踹亞科斯的肚子上,碰的一聲響,直接把亞科斯踹飛,並且並指如刀,射刺對方的心口窩。

不管是狼人還是血族或者是人類,心都是最爲致命之處,一旦受制,必死無疑。

這亞科斯已經成爲天狼,渾身如鐵似鋼,要想擊敗他,只能從心口下手!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道巨大的冰凌從天而降,轟得一下,重重的砸在了林辰的身上。

林辰這會就在半空,突然捱了這麼一下,立刻從半空中把他給砸了下去,不止如此,渾身骨頭都快被砸碎了,痛苦不堪啊,不等落地,便連連噴血。

下一秒,連人帶冰凌,直接落到了地面上,林辰更是被冰凌狠狠的插進了地下。

“哦,雪伯你乾的漂亮!”

高山眼見着林辰被擊中,興奮的對天咆哮。

心中暗暗得意道:“哼該死的東方人,竟然敢褻!瀆蘇菲的身體,實在該死!”

“東方人,我會祝願你下到地獄,永遠跟撒旦爲伴的!”

心中想着,高山轉頭衝着蘇菲道:“蘇菲,你高興吧,看看,我爲你報仇了!”

明明是亞科斯還有雪伯等人聯手重創的林辰,結果到了高山這裏,反倒成了他的功勞。

一臉諂媚的,衝着蘇菲邀功。

然而,幻化成人形的蘇菲,眼見着林辰被冰凌轟到地下去,生死不止,心裏非但沒有一絲快感,反而忽然涌現出了一些內疚情緒,清醒過來的她,忽然覺得這麼對林辰有些不對。

雖然她不願意承認,但是,實事確實是林辰出手救了他。

林辰唯一的過錯,只是錯在沒有救下她的父親,還有族人,還有拿走了她父親的心臟。

“他,他其實不該死!”

“哦,我親愛的蘇菲,你在說什麼,這個混蛋害死你的父親,還拿走了他的心臟把聖果吞了,這人怎麼會不該死,哦我的公主,你是不是心軟了,哦,你不該這麼善良的!”

見蘇菲露出於心不忍的表情,高山立刻拿腔作調起來,內心則是憤怒無比。

內心裏立刻涌起滿滿嫉妒的仇恨。

果然,果然啊,果然被玷~污的女人,最後她都會生出異心,不再純潔了。

“哦,該死的東方人,我,我要殺了你!”

憤怒不可抑制,忽然,就見高山仰天咆哮,隨後,直直的衝着林辰的方向撲去。

不管林辰是死是活,他都要把林辰揪出來,然後,當場泄~憤!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就聽遠處的林子裏,突然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跟着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無比的棕色狼人,好像遭受了重擊,從林子裏飛了出來,隨後重重的摔在了空地上。

棕色的狼人,體形要比高山、蘇菲亞,甚至於比亞科斯都要巨大一分,而且,身上生長的全都是棕色的毛髮,背後,更是有着和亞科斯一樣的一雙巨大翅膀。

只不過這會,這頭巨型狼人,渾身鮮血淋漓,一雙巨大的翅膀,也折斷了一隻。

躺在地上,在地上翻滾着,卻是如何也爬不起來。

整個人顯得是無比的狼狽,重傷不輕!

而當蘇菲、亞科斯等人瞧清楚了之後,就見蘇菲立刻尖叫起來,隨後不顧危險,立刻撲向了那巨型的狼人身邊,緊緊的抱住他受傷的身體。

眼淚就好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撒了下來。

緊緊的抱住對方,痛苦的尖叫道:“哦,我的爺爺,你,你這是怎麼了?不,究竟是誰,是那個混蛋,把您傷成了這副模樣,哦我要殺掉他,殺掉他!”

“哦,西斯狼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與此同時,亞科斯也從天而降,落到了西斯狼王身邊。

眼見着他們族人最高的領袖,最強大的存在,被傷的如此之重,亞科斯也是震驚無比啊!

“該死,你們快走,快走,血族的第四主教來了,是他,是他帶血族那幫混蛋將我傷成這樣的……他們的實力太強了,我們,我們對付不了……快,都別管我,快走!”

西斯忍着痛苦,立刻催促衆族人快走。

原來,他受的重傷,竟然是拜血族所賜。

“不,爺爺,我不能放下你不管的,父親已經死了,你不能在死掉了!”

蘇菲拼命的搖着頭,堅持不走。


“什麼,犀利克斯死了,哦我可憐的兒子!”而西斯聽見犀利克斯死了,立刻發出悲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