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雙虎目掃過衆人,沉聲道:“各位怎麼看這次的旅禍入侵事件?”見無人回答,他自顧自道:“這一次的旅禍十分強大,甚至在她進入我屍魂界很久才被發現,如果不是她太高調,說不定誰都不知道她是旅禍,對手如此強大,各位隊長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才穿着花俏的衣裳,他漫不經心地開口道:“山本總隊長,這旅禍並沒有做出任何危害靜靈庭的事情,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她不是我們的敵人?”

山本隊長沉吟片刻,“不錯,她暫時沒有做出任何危害我靜靈庭的事情,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而且她使用的力量很奇怪,最好能將她消滅掉。”在他的眼中,凡是和死神力量不同的不能得到就只能抹滅。

“我見過她!”朽木白哉清冽的聲音響徹在大殿裏,成功地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朽木隊長,這是怎麼回事?”山本隊長眯着眼睛問道。

朽木白哉依然是那張冰山臉,他擡起頭道:“上次在捉拿露琪亞的時候,我遇到了她的阻攔,是個很強大的人,我不是對手。”說完便不再多言。

所有隊長已經炸開鍋了,能輕易擊敗朽木白哉的人,這世上也就幾個人吧。

京樂春水嬉笑道:“哎呀,這下可是有大麻煩了,連朽木隊長都不是她的對手,那她到底有多強大呢?”

十三番隊長浮竹十四郎咳嗽幾聲,然後對京樂春水道:“春水,你少說兩句。”明明山本隊長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

倒是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又問道:“朽木隊長,她真的有這麼強嗎?”

朽木白哉冷冷道:“是的,很強,是個不能輕易招惹的人。她的力量類似於神!”

藍染惣右介隱藏在眼睛下的眼睛裏閃過疑惑和神思,能讓朽木白哉如此忌憚的人,看來真的要注意了。

山本隊長立刻下命令道:“二番隊三番隊聽令,立即調集人手,守衛靜靈庭,務必不能讓旅禍進入靜靈庭。六番隊隊長和十一番隊隊長帶領手下在流魂街搜索旅禍,見到她立刻格殺勿論。四番隊注意做好救援工作,其他番隊各司其職,解散!”

而此時的青藍早已經換上一身流魂街的衣服,並且成功找到了一所房子,一所獨立的小院,各方面環境都不錯。房子的主人是個大叔,因爲當初以爲青藍獨自一人,身上又沒有靈力波動,便想上來欺負,誰知遇到了扮豬吃老虎的青藍,跟他回到家後青藍立刻將他定住。

算算時間,不二手冢還有黑崎一護他們應該也要來到了,真渴望看到整個屍魂界生龍活虎的樣子啊。

夜晚降臨,屍魂界的月亮又大又圓,月光傾瀉在地上,和薄薄的霧氣相接,帶着種朦朧的美感,青藍爲自己使了一個隱身法,穿牆而過進入靜靈庭,如入無人之境。聽浦原喜助說靜靈庭最高的地方就是關押露琪亞的地方,她正好去看看那個傳說中會吸收靈壓的監獄。當然,在此之前她要好好逛一下靜靈庭。

屍魂界的制度太過腐朽,竟然妄圖用一堵牆來將貴族和平民隔開,這樣的不平等待遇別說是流魂街的人,就是青藍自己都覺得不公平。時代在進步,但靜靈庭卻真的需要洗牌了。

其實青藍最好奇的是所謂的斬魄刀,她有些不明白,斬魄刀這種東西是怎麼存在的?又是如何發揮出這麼強大的力量的?說起來這個世界神奇的東西確實很多。不知不覺,青藍就走到了六番隊的門口,發現裏面的燈還亮着,青藍便走了進去。

咦?這兩人不就是上次遇到的兩人嗎?沒想到誤打誤撞來到了這裏。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想着她露出邪惡的笑容。

“嗨!兩位帥哥好!”青藍將隱身術解除,露出本來面目。

朽木白哉和戀次從衆多文件中擡頭,看見的就是少女如花的笑顏。還是朽木白哉反應更快,當場拔出千本櫻,冷聲道:“散落吧!千本櫻!”

就是櫻花飄動的瞬間,本來站在眼前的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空氣中都沒有她的氣息。如果不是十分相信自己,朽木白哉還以爲出現了幻覺。

戀次擦擦眼睛,問道:“隊……隊長……我是不是看錯了?這人怎麼會消失不見呢?”

朽木白哉收回千本櫻,眼中也是閃過疑惑,他道:“準備一下,我們去見山本隊長,報告一下這裏的情況。”

戀次這回卻聰明瞭,他大着膽子道:“隊長,你覺得有意義嗎?”在強大的敵人面前,他們弱小得如同一隻小鳥。

朽木白哉冷冷看了他一眼,依然道:“去見山本隊長!”守護靜靈庭和屍魂界是他們的職責,敵人在強大也要勇敢的前進。

青藍玩兒上了癮,特別是當他看見一個和手冢有六七分相似的小男孩兒後,興趣更是連連。在一個地方摘了好多美麗的鮮花,她用隱身術和斂息術隱去身上的氣息,對小男孩使了個定身術,然後輕輕地將一朵朵美麗的鮮花擦在小男孩的頭上。

眼見差不多了,她又拿出手機,爲小男孩拍了好幾張張高清圖片。等手冢來了之後,她就拿給他看。估計他會氣死的!

“小獅子,我來找你了。”軟軟的女孩聲音響起,青藍立刻爲小獅子解除了定身術。

強烈推薦: [綜]崩壞

漂亮的女孩子一進來,就看見白髮男孩身上插着的各種鮮花,她驚叫一聲:“啊!小獅子你頭上好多鮮花!真是太可愛了!”說罷跑過去將手在他的臉上摸着。

日番谷冬獅郎迷惘地擡起頭,但他還是抓住了話語中的重點:“你說什麼?我頭上的鮮花?”他伸手往自己頭上摸去。着一摸一扯間,頭上的幾多花兒就被他扯了下來。看着手裏紅紅黃黃的鮮花,他臉都氣白了:“誰幹的!”

女孩兒忙擺手:“我也不知道,一進來就看見了。”

日番谷冬獅郎伸手將頭上所有的花都取了下來,看着琳琅滿目的花朵,今天竟然讓她看見了自己這樣一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別讓他知道那人是誰,否則一定要他好看!氣勢不是很足地看了少女一眼,他道:“不許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知道沒有!”

少女忙點頭,但竊笑的眼睛出賣了她。

青藍在靜靈庭晃悠一陣,很快找到了屬於五番隊的隊舍,裏面卻是亮着燈。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沒有進去。儘管聽浦原說這裏住着的男人是一切的罪魁禍首,但她還是沒什麼興趣。

回到流魂街一區的房子,青藍倒在柔軟的牀上,將頭髮上的髮夾取下來,放到脣邊親吻一下,然後對着閃亮着光芒的髮夾道:“哥哥,你還好嗎?織姬很想你。儘管我不是你原來的妹妹,但是我依然將你當成我的親哥哥,你一定要努力的修煉,知道嗎?妹妹一直在等你醒來。”

聽着她的話,髮夾再次閃爍了幾下光芒,彷彿在迴應她的話一般,接着光芒黯淡下去。

青藍輕笑:“晚安哥哥。”她知道他能聽見她說話。

猥瑣大叔依然被定着,半分沒有改變。

靜靈庭五番隊,藍染正在和手下商量接下來的事情,話說到一半,他突然停下來,往窗外看去。

九番隊隊長東仙要是個瞎子,聽覺最是靈敏不過,他問道:“藍染隊長,發生什麼事了?窗外有什麼嗎?”他仔細聆聽,卻發現除了風聲和樹葉的沙沙聲再無其他。

藍染神色凝重道:“她已經來過了。”

市丸銀半睜開眼睛:“是誰?”

藍染臉上立刻是笑意:“當然是我們傳說中的旅禍小姐了。”

“呵呵~連我們的藍染隊長都沒有察覺到,這位旅禍小姐還真是厲害呢。”不知是嘲諷還是其他,總之語氣讓人不爽。

果然,藍染臉色立刻冷下來:“銀,你話太多了。”

市丸銀笑着閉上眼睛。

東仙要道:“藍染隊長,那她人呢?”

藍染道:“早就走了。如果不是我感覺到一種陌生的氣息,恐怕還不知道她曾經來過。看來這位旅禍小姐真的很強。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有這麼個人呢?”

幾人陷入沉默。有敵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家連這個敵人的真面目都沒看見。

算算時間,青藍估計他們也快到了。

不二等人來的時候,有點狼狽,特別是黑崎一護,臉上還腫了一塊。

青藍穿着一身和服,朝着眼神怪異的幾人走去。“嗨,親愛的朋友們,你們還好嗎?”

跡部道:“本大爺好得很!”只是有些髒亂的衣服還是出賣了他。

手冢身上是最乾淨的,他淡定地衝青藍點點頭:“還好,沒出事。”

石田雨龍咋呼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絆了我一下我也不會摔倒,差點被清道夫弄死。”說着朝着黑崎一護狠狠一瞥。

青藍沒有多話,聽着他們將事情的始末說清楚,才明白原來他們運氣很好地遇到了七天一次的清道夫,好在虛驚一場,逃過一劫。她看向一直未出聲的不二和幸村,兩人都是優雅的笑着,心裏別提多黑了。

“好了,大家都累了,先回去吃飯吧,吃完飯好辦事。”這是一個鍛鍊這羣少年的機會,她自然是不會放棄看戲的。

“織姬不說還好,一說我就覺得有些餓了。”不二微笑道。其實這麼多人中就他和織姬的關係最好,因此說話就隨意很多。

青藍知道這麼多人一起來定會引人注目,但她並沒有任何想要隱瞞的意圖,帶着浩浩蕩蕩的一羣青年往現居的房子走去。

吃晚飯,一羣人圍坐成一圈,青藍問:“你們有什麼打算?”

黑崎一護臉上的青紫已經消退,他咬牙道:“當然是闖進靜靈庭,將露琪亞救出來!”

跡部當即反脣相譏:“蠢貨!你以爲那靜靈庭是這麼好進去的,別忘了外面那些牆壁有多高。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你!”黑崎一護捏緊拳頭,真是氣死他了,一路上這個人每次都和他對着幹。不過他也知道對方說的有幾分道理。

“不如咱們偷偷溜進去?”幸村笑得風華絕代。

不二道:“或者飛進去?跳進去?”

手冢道:“選個最簡單最容易的方法。”

青藍示意大家停下來,“大家可能還不知道,從你們降臨屍魂界的那時候開始,靜靈庭已經知道了旅禍入侵的消息,現在你們所有人都成爲了靜靈庭通緝的對象,所以說同志們,你們自求多福吧。”

不二道:“織姬,你不會這麼狠心不管我們吧?”

青藍點點頭:“當然,只要你們中有人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我會現身的,不過現階段,各位還是好好遊玩兒一下屍魂界吧,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大家全力以赴吧”

不二問道:“你要走了嗎?”

青藍點點頭:“這屍魂界的天空如此美麗,我自然要出去走走嘍,各位,暫時拜拜了。”

看着消失的身影,幾人相似苦笑。

青藍打算夜訪露琪亞,看看能不能將她體內的崩玉取出來,同時不傷害她的靈魂。

靜靈庭一如既往地安靜,同時不平靜。最高的建築很好認,青藍很快就找到了那。這是一座用殺氣石砌成的建築。青藍踏進去後,感覺到了一種陰氣從腳下的石頭裏傳來,她皺眉,看來這種東西還是對她有影響。不過不要緊,一點點小影響而已。

現身在露琪亞的監獄,她笑問道:“可愛的女孩,你還好嗎?”她知道,此時她的笑容特別的聖母。

露琪亞有很長時間的迷惘,待看清楚來人後,她驚喜道:“是你,一護還好嗎?”

青藍走到她身邊,仔細看了她一下,靈壓低得可憐,隨便一個人就能將她輕易解決,確實是太脆弱了。她回答道:“放心吧,你的小男友好得很,現在就在屍魂界,正準備找機會救你出去呢。”

露琪亞漲紅了臉,害羞道:“誰說他是我男朋友,我……我和一護只是普通朋友!”

青藍在心中搖頭,真是青春期的女孩,連口是心非都這麼明顯。她拉着她道:“我看看你的身體,貌似出了些問題。”她用仙力觀察一下,發現崩玉就藏在她的身體中央,不斷地吸收着靈壓,感覺到她磅礴的仙力,崩玉竟然開始吸收起來。

青藍皺眉,難道這崩玉還有了靈智不成?“露琪亞小姐,你躺平,放輕鬆。”

露琪亞因爲知道黑崎一護是她所救,因此十分信任她,很聽話地躺倒在殺氣石地面,睜着眼睛看着她,無辜中帶着好奇。

青藍單手平放在露琪亞的腹部,開始集中無上仙力,直到露琪亞被她手中發出的光芒所覆蓋,她五指成爪,往上一提,慢慢地,一塊透明如水晶般璀璨的菱形石頭就出現在她手心中。而身下的露琪亞,早就在仙力的作用下昏迷過去。

拿到崩玉的時候,青藍爲了防止她反噬,立刻打了個結,將崩玉困住。而她自己卻是累得癱坐在地上。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在這樣高科技的東西,分離起來要了她全部的仙力不說,還差點反噬,好在崩玉到手,她休息幾天就會沒事的。

服下一粒她自己煉製的百花丹,調息一陣,感覺恢復了不少,就見露琪亞醒了過來。看見青藍還在,她問道:“我剛纔怎麼了?”不知爲何,她感覺以前負擔很重的靈魂一下子輕鬆了。

青藍微笑道:“我幫你治好了身體,以後要好好努力。”因爲受過仙力的洗禮,露琪亞的資質也相應地提高了。對於這個世界來說,神的力量是大補。

露琪亞是個好女孩,看見青藍有些蒼白的臉,她忙關心道:“您沒事吧?”不知爲何,她總是不自覺將她當成長輩。

青藍道:“我沒事,黑崎一護和他的朋友們就快來救你了,我先走了,再見。”

看着空空如也的監獄,露琪亞心中滿是對她的崇拜,從今以後,除了大哥,青藍成爲她最崇拜的人。

黑崎一護他們以一種奇特的方式進去靜靈庭,那就是乘坐空鶴大炮。七個少年郎分別落在了靜靈庭不同的區域。

拿着網球拍,手冢擦擦眼鏡,冷着臉地朝前走,不多時便於一波黑衣死神相遇……

好孩紙,是個日更的好孩子!求麼麼,求抱抱! 青藍晃盪在屍魂界的街頭,眼神漫不經心,但她知道可能她要離開的時候來到了,而契機就在這塊崩玉身上。這也是爲什麼她會一直執着這個東西的原因。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孩子該回來了。不知爲何,聽到這個聲音她就想流眼淚。那種親切感彷彿是與生俱來的。

而屍魂界,因爲旅禍的從天而降,整個靜靈庭陷入了恐慌中。死神大批出動,不停地搜索着旅禍的身影,但是出乎意料,這些旅禍的實力很強,一般的死神只是和旅禍打了個罩面,很快就被擊倒。因此整個靜靈庭最忙碌的要數四番隊了,簡直就是人滿爲患。

五番隊,藍染等人正在策劃着一件事情。

藍染惣右介很感興趣道:“銀,東仙,看來這些旅禍的實力不可小覷呢,說起來也真的要感謝他們,如果不是他們說不定我們的計劃又要往後推遲了。”

銀半睜開眼,紅色的光芒一閃:“是啊,這些小朋友們來得真是太好了。”

東仙正義凜然道:“吾乃正義之士,必當天助之。”

藍染惣右介十分高深莫測地笑了。其實不知爲何,他覺得總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但究竟是什麼他也拿不準。

青藍從一區走到八十一區,心裏明白,由於崩玉的原因欠下的這筆因果她遲早要還的,何不趁此機會一筆勾銷呢,自己也離開得安心。

當初創造屍魂界的人不知道怎麼想的,將環境的差異弄得如此之大,不過青藍覺得可能跟那人的封建思想脫不了邊吧。看着這些在邊區掙扎的人,青藍下定了決心。反正屍魂界早就該改革了,就讓她來推動吧。

從懷裏拿出一個鏡子,青藍將它往天空中拋去,那鏡子是她的靈魂從仙界帶來的東西,名曰封靈鏡。顧名思義,這鏡子就是專門用來封印靈力的,當然,也包括鎮壓一些東西。

封靈鏡靜靜地立在半空中,青藍開始念動咒語,瞬時,那面本來暗淡的封靈鏡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而隨着光芒而出現的,還有大量的精純仙靈之氣。對於屍魂界這樣的界面來說,自然是無法承受太多的仙靈之氣的,因此青藍毫不猶豫地將崩玉朝封靈鏡扔去。

很快,封靈鏡就將崩玉完全包裹住,開始將裏面的靈力析出,和仙靈之氣融合,這樣一來,封靈鏡釋放出的靈氣雖然還是比屍魂界本身的靈力高級,但卻不會造成界面無法融合的現象。

在靈氣到達的地方,環境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變化着,枯木逢春,鮮花盛開,每一個靈魂都感覺到了舒服的氣息。

而屍魂界發生了這樣大的變故,靜靈庭自然也知道了,一*的高級死神紛紛往這裏趕來。來得最快的是瞬身夜一,此刻她不再是貓身,卻依舊帶着黑貓身上的特性。看到青藍所做的一切,她張大了嘴巴:“井上織姬,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她不敢想象,以後的屍魂界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雖然潛意識裏覺得會是好的,卻對未來充滿了迷惘。

靜靈庭,正在和黑崎一護對戰的朽木白哉感覺到空氣中的變化,二話不說,將散落的千本櫻收回來,朝着變故發生的方向飛速跑去。留下黑崎一護鬱悶不已。

幸村精市運氣十分好的遇到了市丸銀,兩人都是笑着,比狐狸還狡猾的樣子。看着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少年,市丸銀道:“沒想到這次的旅禍倒是挺不錯,少年,有沒有想法來我這裏啊?”

幸村精市搖着頭笑道:“謝謝大叔的好意,相較於大叔,我還是更喜歡網球,而且大叔你還不夠美貌,勾不起我的興趣。”

不可否認,幸村的笑容具有強大的殺傷力,就連市丸銀都有一瞬間的怔神。不過畢竟是高手,他很快便回過神來。雙眼危險地睜開,露出血紅色的眸子:“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射殺他,神槍!”

幸村精市也不是吃素的,只見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個網球,猛地朝着神槍來的地方置過去。明明是一個小小的網球,卻因爲靈氣的灌注而帶着一股決然地氣勢。兩廂碰撞,發出嘭的聲音,小小的網球竟然阻擋住了神槍的一擊!

“咦?”市丸銀來不及詫異,就感覺到空氣的變化,他也二話不說就收回神槍遁走。

當高大的手冢遇到矮小的小獅子,當兩人狹路相逢時,兩人會發生什麼呢?

只見日番谷冬獅郎氣沖沖地鼓起包子臉:“不許學朽木隊長說話!”這該死的旅禍竟然有着和朽木隊長一樣的聲音,他都有些不好下手了。

手冢表示他是個好人:“請問可以讓開嗎?我不和小孩子打架。”

冬獅郎最討厭別人管他叫小孩子了,於是他怒道:“你才小孩子,你全家都小孩子!小爺我今年已經一百多歲了!”在屍魂界,生長得越慢表示他的天賦越高。

手冢卻是不信的,他直接繞過他開始往前走去。

冬獅郎覺得他這是在無視他,於是立刻將他攔住:“等等,想走,先過我這一關再說!”

手冢頓了頓,回憶起某個女人說過的事情,他當即冷聲道:“我手裏有你插滿鮮花的照片,你要嗎?”

冬獅郎畢竟是個小孩子,當即炸毛道:“什麼!?怎麼會?誰給你的!”我一定要將那人碎屍萬段!

手冢繼續道:“想要就讓開!”雖然這不符合他的風格,但是能不費吹灰之力解決一個麻煩不是很好嗎?

這時冬獅郎明顯感覺到空氣中的變化,於是跺跺腳道:“你給我等着,別跑了!還有,不許把照片給別人!”

手冢見人已經離開,鬆了口氣,暗道小孩子真難纏。

第二個趕到的人是山本大隊長,接着就是藍染惣右介。

看着越來越多的人,青藍微笑起來,崩玉的力量已經被瓦解的擦不多了,是時候收回來了。於是就在衆人詫異的目光中,她招了招手,封靈鏡飛回她手中。期間,藍染等人想要去搶奪,卻無論如何也進不去一步。所有人都神色凝重。

山本隊長硬聲道:“你是什麼人?竟敢私闖我屍魂界!”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青藍笑道:“凡事有因就有果,我只是來了卻一段因果罷了。屍魂界存在上萬年,卻不知制度早已在時間中腐朽,而我做的,只是將其恢復原貌罷了。一切還得看你們自己。”她的聲音並不到,卻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你還沒說你是誰?”浮竹十四郎問道。

青藍眼神移向他:“萬年前,我的師父創造這個屍魂界,卻不知會有今天,於是我便來了。”

衆人一驚,面面相覷。而藍染惣右介卻將臉繃得死死的,一雙手捏緊,他以爲他的力量已經很強大了,但在這個少女面前卻什麼都不是。原來她就是傳說中的神。

青藍態度陡然一變,直射山本隊長:“爾等若在不思過,百年後,屍魂界將不復存在!”

強大的氣勢讓山本隊長額上冒出一滴滴冷汗,他心中駭然,面上恭敬:“吾等一定謹遵神諭。”

青藍點點頭:“凡事有因必有果,屍魂界日後遇到的一切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坦然面對就是。”她有看向藍染:“我知你心中溝壑,然需記住凡事有個度。”

藍染心裏一驚,面上卻看不出什麼來。

青藍拔下頭上的髮夾,將它放在脣邊吻了一下,輕笑道:“哥哥,再見了。”她將髮夾遞給山本隊長:“這是我以爲故人,還希望你能幫我好好照顧他。”

山本總隊長誠惶誠恐地接過了,眼中卻止不住地好奇,卻不知道在以後的日子裏,這個髮夾帶給他多大的驚喜。

“我要離開了,替我好好照顧我的小夥伴兒們。”話音落地,她整個人都變了,她又稱爲了那個和嫦娥齊名的青蓮仙子,一身淡藍色的衣衫,頭上插着一根蓮花形簪子,笑起來溫婉而動人,高貴而不可褻玩。

屍魂界的隊長們都是活了幾百上千年的怪物了,見過的美人兒不少,卻從未見過如此美的,就連藍染都被攝住了心魄。

在衆人的目光中,青藍的身子漸漸虛化,最後消失不見。

“她走了?”浮竹十四郎嘆息道。

摸着小鬍子,京樂春水笑得好不yd,“原來神都是長這麼樣子的嗎?啊,真是美人兒啊!”

山本總隊長一聽,想要一柺子敲打他一下,“不許褻瀆神靈!”如今屍魂界的靈子靈氣發生了了巨大變化,他需要制定計劃對整個屍魂界進行改革了。“全部人員馬上回去,召開隊長會議!一切活動暫停!”

“那朽木露琪亞呢?”浮竹十四郎問道。

“按原計劃進行!”山本隊長的眼中不帶一絲感情。

“可是……”浮竹十四郎最終沒有再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