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不到花的折翼枯葉蝶

永遠也看不見凋謝

江南夜色下的小橋屋檐

讀不懂塞北的荒野”

一開口,觀衆就被這舒緩的旋律、悲傷的情感、柔和的歌聲、古韻的歌詞深深打動了!

“天吶!這是什麼神仙歌詞!折翼枯葉蝶!很美!這些年,也有一隻蝴蝶飛進過我的夢,晶瑩剔透!”

“蝶戀花,蝶爲花而生、爲花而死,而這些枯葉蝶卻找不到它的花,尋不到它一聲的追求,應該是很傷心的。”

“這首歌聽起來很有故事,太吸引人了!”

“……”

陳清揚也轉過身靜靜地聽着,歐陽靜凝拿着手機拍着視頻。

“梅開時節因寂寞而纏綿

春歸後又很快湮滅

獨留我賞煙花飛滿天

搖曳後就隨風飄遠

斷橋是否下過雪

我望着湖面


水中寒月如雪

指尖輕點融解

斷橋是否下過雪

又想起你的臉

若是無緣再見

白堤柳簾垂淚好幾遍”

第一段全部唱完,觀衆完全被這歌曲的意境、歌詞、曲調感染,陳清揚跟歐陽靜凝在現場更是有這種感覺。

“副歌的國風歌詞更棒,蘇少不愧是文學的教授!好厲害!”

“好濃郁的國風,好悽美的歌詞。蝶不必看着心愛的花朵片片飄零,不必體會戀人無奈離開卻無能爲力的心碎,它或許會很欣慰。”

“斷橋殘雪,那是我們當初約定誓言的地方。幾年以後,人散了,影離了,再也找不到我們的點點滴滴,唯有斷橋殘雪,讓人刻骨銘心。獨自一人,淒涼寂寥!”

“尋不到花的折翼枯葉蝶

……”

蘇玉清唱第二段的同時,把觀衆帶進了一幅幅畫面裏。

他們彷彿看見梅開時節,一個默默的在斷橋上苦苦等待的癡情男子,一場宿命與灰暗的情感基調。

他的無奈與景物中的歲月滄桑相嵌合,宛若縷縷春風,吹皺那一池的春水,卻僅是一剎那的凝結罷了,很無力、很無奈的情感。

春去春又來,獨留己賞華麗的煙花綻放在天際,僅一剎那又灰飛煙滅,憶起那斷橋時候的殘雪,是否還有過你的溫柔我的淚。

梅花破風而綻放的時候,寂寞久久纏繞在心頭,春歸後依舊選擇被湮滅,斷橋是否下過雪?斷橋是否下過雪?

自問自嘲,依舊不能挽回那逝去的愛與在我記憶裏你對我的溫柔。

有個觀衆想到了自己的前女友。

“想哭,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纔來後悔,我好恨我自己,我感覺我挺虛僞的,人前的時候表現的無所謂,人後像狗一樣,忘記一個人感覺像要我半條命一樣,在一起4年了 想想也感覺自己不是人從來沒有顧慮過她的感受,在的時候沒感覺,不在了心裏空了,心真的會痛!


真的!以前不知道撕心裂肺 現在感覺呼吸都特別困難!

斷橋是否下過雪,我望着湖面,感人的旋律感人的詞,可是你已成爲最熟悉的陌生人! ”

整首歌唱完,不僅讓衆人感覺到清爽明麗又哀婉憂愁,而且蘇玉清那略帶消沉的嗓音慢慢唱出更讓這首歌增添了滄桑的滋味。

斷橋,顯然是思念,其中的雪,不僅僅是雪,也是詞中人心中深深的寒意。

那年你已走遠,此情此景,又想起你的臉。春去冬來,一年又一年的等待,此情不變,而你卻又是多麼的遙遠……

蘇玉清已經唱完站起來了,但觀衆仍然回味無窮,他們像是在聽唱歌人講述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

而故事中的人是那麼的隱約,又是那麼的熟識。

隱約的是從不知那人是誰,熟識的是,怎麼聽都覺得故事中的人有自己的影子。曲已唱完,而意蘊依然縈繞在他們心頭……

過了七八分鐘,觀衆纔回過神來,然後蘇玉清的直播公屏就被各種禮物刷屏了!

“【長驅直入】送出飛機×10!”

“【我有一個大寶貝】送出火箭×10!”

“【蘇少的腿部掛件】送出超級火箭×10!”

“……”

5塊錢的辦卡更是一張接着一張! 蘇玉清唱完之後,嗓子有點幹了,喝了一杯茶。

看着滿屏的禮物,開口說道:“謝謝各位的禮物。

剛纔這首歌是我特別滿意的一首。明天白天有時間的話,我會錄好然後上傳到酷酷上面。

而我現在要送給大家的禮物就是這首歌下載是完全免費的,一分錢不用花!想怎麼聽怎麼聽!”

蘇玉清話剛說完的一瞬間,觀衆狂喜!

蘇少剛剛的這首歌能在網上爆火,他們是能預料到的!

因爲他們也注意過下載量,前面發佈的那些歌曲下載量最少的一首也達到了2000多萬!

這首歌最低也要5000萬以上吧!

對於他們來說下載一首歌的費用是3塊錢,但是對於蘇少5000萬的下載量,跟酷酷55分之後就是7500萬啊!

我的天吶!


多麼龐大的一個數字!

蘇少就不要了!

ωωω▪ ttk an▪ C ○

不僅如此,免費的話,蘇少反倒要給酷酷平臺交幾千萬的費用。

因爲酷酷平臺可是要賺錢的啊!

這樣一算,蘇少等於至少送了7500萬出去!


“蘇少牛比(破音)!”

“蘇少真男人,比那些抽獎黑幕的主播強多了!”

“怎麼辦,我好像越來越愛蘇少了!”

“樓上做夢吧,夢裏啥都有!”

“祝願蘇少以後的每首歌都爆火,就算要4塊錢,我也必定鼎力支持!”

“贊同樓上,我等定當支持蘇少一輩子!”

“……”

陳清揚跟歐陽靜凝也紛紛對蘇玉清豎起了大拇指。

蘇玉清看着那些給自己打call的彈幕,也很開心:“各位,只要你們經常看我的直播就好。時間不早了,下播了。待會我讓助理把剛纔的現場發到樂音上,想看的或者想聽歌的去關注我助理的樂音賬號就可以。

溜了……”

說完,觀衆的屏幕變黑,蘇少下播了。

但是直播間的彈幕卻沒停下來。

都是讓歐陽靜凝趕快上傳樂音的請求。


蘇玉清出去後,歐陽靜凝也很快將現場的視頻處理好,然後發到了樂音上面。

她也非常開心,因爲她又可以沾老闆的光瘋狂漲粉了。

陳清揚則是給夜鶯把那中獎的1000個人名單發了過去,然後繼續寫起了他一直堅持的那款程序。

……

蘇玉清來到臥室,洗完澡,躺在牀上,打開手機,找到了小白的qq號,通過開黑羣發了條消息過去。

……

離魔都一千多公里的圳海市某出租房。

剛剛看完蘇玉清直播的小白關了電腦,拿着手機往衛生間走去。

“滴滴滴”

qq消息的提示音。

大晚上的又有單子了?

小白這樣想。

因爲好多號主都是夜貓子,晚上聯繫他的多!

小白,全名白天宇,16歲的一個少年,身高已經接近180cm了,但是臉上還是有點青澀。

跟韓晟涵一樣,小白同樣是個王者榮耀天賦非常高的玩家,非常喜歡玩戰士刺客英雄,法師、射手同樣玩的不錯。

剛接觸的時候,從青銅到王者,中間只輸過兩把。

他的大號,ID僅一個字:【白】,每個賽季都是百星以上,而且還是單排。

巔峯賽也是榜上前5的常客,最低的一次也有2314分,也就是巔峯賽剛出的那個賽季。之後基本都在2450分-2500之間,拿過兩次巔峯賽榜一!

大號不想打了,他就開了個小號,但是湊銘文什麼的如果不氪金,那從1級小號慢慢往上打特別累,而且到了高端局,皮膚也是很重要的,那10點的攻擊加成或者120點的生命加成在前期特別重要!

氪金就要錢啊!

但是他家裏是圳漂,父母的工資不高,上學、租房、日常生活的開銷一用,一個月能存下來的也就不到2000塊錢。

這些錢父母還是用來給他娶媳婦的,不給他花,他也很乖,從來沒動過那個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