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夏微微點了點頭。

“多謝前輩提醒,我們會小心的。”

阿諾指着遠處的建築問:“前輩,這前面便是雲之國的都城了吧?”

樵夫點了點頭。

“雲之國,是一城之國,我們所有的的臣民,都居住在城中。”

“那外人,恐怕不能隨意出入吧?”

樵夫看着雲霄笑了笑,突然又擡頭問道:“我看這位小兄弟的氣息很不尋常,你是人族吧?”

雲霄看着樵夫有些心虛的點了點頭。

“小兄弟莫怕,我們是山海精靈一族,與人族有着千百年的來往,只是天靈族隔斷了外界與我們通道,故此我們這裏已經幾百年沒有來過人族了。”

樵夫上前拉起雲霄的手說道:“你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雲之國爲你敞開。”

突然雲霄腳下的石階似乎開始自己移動了起來,兩邊的巨樹瞬間消散,剛剛從遠方看到的城池換了另一個模樣,而剛纔的樵夫,也變成了一位身穿銀袍的將軍。

“歡迎幾位,來的雲之國。”

銀袍將軍揮手,一個雲霧中的國度,出現在安夏他們的眼前。

“這是?”

阿諾看的瞠目結舌,這裏的每一個建築都無比的精緻,完美的讓人找不到一絲瑕疵。

“我叫刑爵,是雲之國的守護者,我在這裏等了五十年了。”

“五十年?”

雲霄回頭看向刑爵,他英俊的面龐搭配着銀白的長髮,絲毫看不出他已經活了百年的樣子。

“你看上去,可不像是一個枯燥的守護者。”

刑爵笑着擡手,一條銀色的大道在雲霧中顯現。

“幾位,請吧。”

雲霄疑惑的看了看安夏和阿諾。

“放心,我請幾位進去,就是想純粹的帶你們來看看雲之國的百姓,當然,”說着刑爵扭頭看向雲霄,“最主要的是我想請這位公子,隨我到雲之國的唯宮裏走上一趟。”

“爲何?”雲霄冷冷的看着刑爵。

“因爲你是人族,是我在雲之國外守候到的第一個人族。”

安夏和阿諾詫異的看了看刑爵,只有雲霄自己心裏清楚,他身上有着雷書的氣息,還繼承了白玉蟾的修爲,如果真如白玉蟾所說,雲之國的人,在等着他的繼承者,那麼眼前的刑爵,一定是發現了雲霄身上的祕密。

“什麼人,敢擅闖雲之國。”

“我是刑爵,快去稟告護法,就說我帶來了一個人族的少年。”

阿諾有些緊張的看向刑爵。

“你不是說,人族是你們的朋友嗎?爲什麼,你要抓雲大哥。”

刑爵笑着搖了搖頭,然後看着阿諾說道:“我並沒有要抓這位公子,他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

雲霄回頭看了一眼刑爵,他還沒有準備好,這一切似乎都來的太突然了。

突然城門打開,整座雲之國都沸騰了起來,帶着翅膀的天馬拖着豪華的馬車,兩邊的士兵,穿着齊整。

刑爵十分紳士的邀請雲霄走上馬車,整座雲之國的都城,都歡呼了起來。

“他會爲我們打開禁制嗎?”

“這就是我們雲之國的繼承者?”

路邊的百姓手裏捧着鮮花,他們的眼中都充滿了渴望的神情。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好像很喜歡雲大哥的樣子。”

安夏也是一臉茫然,只有雲霄清楚,他們在說的是什麼事情。

“你要帶我去哪兒?”

雲霄看着刑爵問道。

“去唯宮,雲之國的大護法們,都在那裏等着你。”

“他們等我做什麼?”

刑爵笑了笑。

“擁有雷書的人,便是雲之國的國王。我想,你應該知道一些吧。”

從雲霄的神情中,刑爵已經猜到了很多,但他還需要驗證,這是一個繁雜的程序,需要唯宮的那些大護法們,纔可以完成。

“我還沒有準備好。”雲霄看着刑爵說。

“這裏的百姓受到了一種詛咒,只有雲之國的繼承者纔可以解開,他們一刻也不願意再等下去了。”


很快,會飛的馬車來到了一座恢弘的宮殿之前,他就在雲霧之中,白玉的臺階,水晶的壁廊,一切都透出一種恢弘與大氣。

“守護者刑爵求見大護法。”

“進!”

兩邊的護衛面無表情的看着遠處,刑爵依舊很紳士的走在雲霄的身後,在一個巨大的隕石前,幾個滿頭白髮的老者,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大護法,人帶到了。”

“你便是雲霄?”

幾個老頭上下打量着雲霄,他們的眼睛裏閃爍着渴望的目光,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晚輩雲霄,見過幾位前輩。”

“不必多禮,你有雷書嗎?”

雲霄疑惑的搖了搖頭,這一路來,他們所有人的神情都太過詭異,似乎他們要的不是雲之國的國王,要的是雲霄手裏的雷書。

“老二,你怎麼回事,雲公子不遠萬里,來到雲之國,我們應該用最尊貴的禮儀接待他們。”

說着,另一個老者拿出一個潔白無瑕的玉佩,上前遞給雲霄。

“這是雲之國的出入令,我們山海精靈一族,世代與人族結好,你是近百年來,第一個踏入雲之國的人族,我們必須用最尊貴的禮節來接待你。”

雲霄對老者點了點頭,然後雙手接過他手裏的玉牌。

“亮了!”

旁邊的一個老者驚呼道。

整座雲之國都閃過了一道白光,連宮殿裏的石階都閃爍着一種奇異的光芒。

刑爵一言不發,默默地跪了下去,所有的士兵都跪了下去。

“六百年了,你是第十六個進入雲之國的人族,你終於爲這裏帶來了光亮。”

大護法激動的拉着雲霄的手說道:“我們偉大的國王,帶我們離開這裏,去尋找真正的光明吧。”

雲霄滿臉疑惑的看着他們,他不明白自己傢伙到底在做什麼,他也不明白,爲何他們說,自己爲他們帶來了光明。

“偉大的精靈之祖,你看到了嗎?我們的光明,再次回到了我們的手中。”

“諸位,諸位。”

雲霄突然打斷了他們。

“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們這是要打算做什麼?”

“我警告你們,”阿諾擋在雲霄的身前,“雲大哥可是很厲害的,別輕舉妄動,我們有厲害的法寶。”

大護法看着阿諾搖了搖頭。

“怪我,怪我,是我沒有和雲公子說清楚。”

“這雲之國,是一千年前,一位叫白玉蟾的道人,來替我們修建的,他幫我們訓練了一支軍隊,讓我們成爲了蠻古最強大的部族。”


“五祖白玉蟾,我聽說過他。”

“你當然應該知道他,因爲你身上的雷書,就是五祖白玉蟾的。”

“雷書?”安夏扭頭看了看雲霄,“是不是在天脊山的那個山洞裏。”

“我不知道,它是用來做什麼的?”

安夏目不轉睛的看着雲霄。

“怪不得,在見到雲之國的時候,你的舉止那麼怪異。”

“不是,”雲霄看着安夏解釋道:“我不知道五祖說的事情是真是假,我不是要有意要滿你。”

安夏有些失望的有些搖了搖頭。

“終究,你還是崑崙的人。”

說完安夏轉身離去,雲霄想上前去追,但被刑爵攔了下來。


“殿下留步,在完成祭奠之前,您還不能離開。”

“什麼意思,想綁架我嗎?”

刑爵低着頭,卻沒有讓開的意思。

“殿下,我想你並不瞭解雲之國,山海精靈的祕密,五祖似乎並沒有告訴你。”

“我現在不想知道這些,你們趕快給我讓開。”

大護法對刑爵揮了揮手,雲霄低頭思考的片刻,然後向唯宮外走去。

“山海精靈一族,在這裏等了六百年,刑爵帶你進來的通道,五十年纔打開一次,你知道,他們爲了等你,都付出了多少嗎?”

雲霄突然站住了腳步,唯宮前早已經是人山人海,他們每一個的眼裏都閃爍着渴望的光。

“我們終於等到我們的陛下了,雲之國,不用再藏在雲霧裏了。”

雲霄看着他們,然後回頭問道:“雲之國究竟經歷了什麼?”

“六百年前,我們訓練了荒界最強的武士,可是還來不及出征,就被人封印在了這裏,五祖去赴約,一去不返,只留下了得雷書者,能一統蠻古的遺訓。”

“你們活在這裏,不是也很好嗎?爲什麼要打仗?”

大護法看着雲霄的背影,沉默了很久,然後說道:“那是因爲,這裏並不是我們的故鄉,我們的族人,在另一個世界等着我們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