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幕被不少關注葉文昊的女生看到,都不由黯然神傷。

原來是有女朋友的人啊,可惜了。

那剛剛那首歌,不就是唱歌他女朋友聽得?

哇,好羨慕!

臺上,陳偉奇的同鄉師弟終於開始演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的緣故,一開始就漏拍。然後這哥們就慌了,越唱越難聽,直到後面直接忘詞,然後全場唏噓一片,紛紛罵了起來。

“唱的什麼玩意啊?下去!”


“艹,老子這剛剛纔被那麼好聽的歌聲滋潤,現在你他孃的就來污染?”

“難聽難聽,老子要吐了!”

那哥們也是慘,面對的罵聲一片,終於是待不住了,轉身就跑,恐怕一個月都不敢見人。

陳偉奇對此失望透頂,不過仍然抱着希望,畢竟還有一個。

但讓陳偉奇爆發的是,另一個直接不唱了,棄權!

畢竟前面那哥們都已經那樣了,他可不想經歷這麼一遭,以後還混不混了?

陳偉奇氣的將筆都一甩,現在他想操作都難以操作。

其餘三人看着陳偉奇,問道:“陳哥,這怎麼搞?”

陳偉奇想了想,最終說道:“三個名額都給其他才藝表演者,唱歌的一個不要!”

他們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會場中數百觀衆,想着如果真的這麼搞的話,自己會不會被打死。

“哼!卑鄙無恥!”女評委冷聲道。

陳偉奇轉頭盯着她:“閉嘴!”

“你就看看你能不能把人家刷下去!”女評委也是硬氣的很。

“老子要刷誰就刷誰!”

陳偉奇昨晚在小吃街吹了一宿的冷風,最後酒醒了也沒地方去。宿舍阿姨不可能給他們開門,去賓館他們又沒帶身份證。

三人是報團取暖,像乞丐一樣。

積累的一夜的怒火,怎麼可能不爆發?

很快,所有人蔘賽的選手都表演完。

三十五組,棄權一組。

這麼多表演當中,唯一能夠讓人記住的,只有葉文昊的歌聲和那個頂大缸的女生。

至於其他人,完全不在一個級別的。

主持人已經拿到了最終結果,只是當他們看到名單的時候,都不由驚愕。

居然沒有葉文昊的名字!

男女主持對視了一眼,都不想自己來宣佈。

最終是男主持接過名單,心裏暗罵着傻逼評委,沉聲道:“結果已經出來了,本次通過初審的分別是:5號林佳佳、19號吳琴和30號趙峯。”

話音一落,全場譁然一片。 “什麼意思?20號葉文昊呢?”

“葉文昊怎麼沒通過初審?憑什麼?”

“CNMD評委出來捱打!”

“這三人除了19號,其他兩個都是什麼東西?他們什麼實力能通過啊?”

“……”

曾俊楠喊得最兇,擼袖子就要去幹陳偉奇。

“CTMD,這傻逼東西還真的敢弄黑幕,老子弄死他!”曾俊楠說着就往前衝。


“都給我上,別讓評委走了!這有黑幕!”曾俊楠喊道。

衆人聞言紛紛往前衝,有人帶頭就有人跟上。

嘩啦啦,上百號人就將五位評委給圍住了,曾俊楠一把抓住陳偉奇的衣領:“你他媽敢搞事情?你看看你走不走的出去!”

陳偉奇沒想到大家會有正大的反應,不過眼下他也沒有太慌。

陳偉奇指着曾俊楠吼道:“你想幹嘛?你想幹嘛?你敢動老子一下試試,我立馬去輔導員那裏告你!你看看你能不能畢業!”

曾俊楠本就會刺頭,陳偉奇不說還好,曾俊楠一聽就上頭。

“去你媽的,你去!你去告,你他媽今天要是不去告老子,老子今後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說完曾俊楠就一腳踹在陳偉奇的肚子。

陳偉奇也挺高大的一人,但因爲昨晚醉的不輕,此時雙腳根本沒力,捱了一腳後直接癱坐在地上。

另一個評委走了上來,指着曾俊楠說道:“你幹什麼?你憑什麼打人啊?”

“老子就打了怎麼着吧?有本事把你們的評分表拿出來,老子就要看看是誰把我兄弟給刷下去的!要是你也有份,老子連你一塊打!”曾俊楠怒吼道。

其餘學生也都上頭了,紛紛應和:“誰搞出的黑幕,我們就打誰!”


學生們情緒激昂,三個男評委都虛了,縮在一旁不敢屁話。

陳偉奇從地上爬起來,擡手就要還擊。就在這時,葉文昊從一旁走了出來,直接擋在了陳偉奇的身前。


“嘛呢?要打架?”葉文昊盯着陳偉奇,氣勢強盛。

陳偉奇沒看到葉文昊還好,一看到就更氣,當下罵道:“滾你媽的!”

一拳頭朝着葉文昊轟下來,葉文昊閃都不閃,直接伸出一手將陳偉奇的拳頭接住。

楊彪那種體格都那葉文昊沒辦法,宿醉之後的陳偉奇算個屁。

拳頭被葉文昊死死扣住,拔都拔不出去。

“你給我放開!我是你師兄,你敢對我動手?”陳偉奇怒吼道。

葉文昊一把將陳偉奇推開,“你還知道你是師兄?師兄做這麼令人不恥的事情,你還想得到我的尊重嗎?”

“什麼……什麼不恥的事情,我覺得你唱的不行就不行,我是評委還是你是評委啊!?”陳偉奇不敢衝上去了,就站在原地指手畫腳的喊着。

“什麼不行?哪裏不行?真要是不行的話,你現在會被堵在這嗎?”曾俊楠橫着脖子喊道。

“就是,哪裏不行了?全場誰比得過葉文昊?”

“分明就是嫉妒人家唱得好,故意不讓人家過,說什麼唱的不行?”

“不行你上去唱一個,讓我們看看什麼纔是行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簡直把陳偉奇當犯人一樣。

陳偉奇慌了,他一個人怎麼可能說的過這麼多人?況且他本來就是理虧。

終於,那個女評委看不下去了,開神道:“大家靜一靜,我可以證明陳偉奇故意不讓葉師弟通過初審,還蠱惑了另外三個評委,以至於我給葉師弟打的高分完全沒用。”

“這是不公平也是不恥的行爲,後續我會將此事彙報到學校,讓學校處置陳偉奇。”

女評委長得一般般,但是氣質出衆,一句一字都擲地有聲,讓人信服。

“現在我宣佈,通過初審的是5號林佳佳、19號吳琴和20號葉文昊,名單我會親自交上去,大家不用擔心。”女評委說道。

陳偉奇聞言當即怒吼道:“你憑什麼!?”

“就憑我沒有搞小動作,就憑我光明磊落!”女評委冷冷道。

“好!師姐牛逼!”曾俊楠喊道。

“這纔對啊,這纔是合情合理的結果!”

“四個男生還不如人家一個女生,真是夠丟人的。”

“我呸!還師兄?”

……

女評委一錘定音,葉文昊好生謝過人家之後,就讓大傢伙散了。

另一邊,30號趙峯也是鬆了一口氣,他本就不覺得自己可以通過。這要是沒有將結果改過來,他也會想着如何去和老師反映情況。

畢竟這種結果對他來說,並不光彩。

孫君安一臉生無可戀:“完了,這下完了。”

本來是不想葉文昊出風頭吸引目光的,結果這麼一搞,不出明天,葉文昊就會在物電學院名聲大振。

駱歆也不知道是該鬆一口氣還是該生氣,反正心裏矛盾的很。

咬了咬牙,駱歆走出會場。

在私下無人的時候,駱歆突然喊道:“葉文昊唱的好好聽啊!”

呼……

喊出來之後,駱歆就感覺輕鬆多了。

然後繼續板着臉,心裏不斷說着葉文昊可惡葉文昊可惡……

一場鬧劇結束,陳偉奇沒能得逞,心裏越發慪火。

“葉文昊,這事不算完!”

……

次日,葉文昊剛剛買早餐回來,就聽到曾俊楠被叫去輔導員辦公室的消息。

葉文昊罵了一句,早餐都不顧了,直接趕着去。

“無緣無故的,俊楠爲什麼會被叫去輔導員辦公室?”陳建睡眼惺忪的說道。

“肯定是陳偉奇那廝告狀了,沒卵的東西。”葉文昊咬牙道。

一聽,陳建和宋遠航都反應過來,知道此事可大可小了。

在校打人,輕則處分,重則開除都有可能。

哪怕是處分,那在檔案上也是留有污點的。

葉文昊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纔會這麼着急的趕過去。

當葉文昊趕到辦公室的時候,看到了陳偉奇,看到了班主任劉建輝,也看到了輔導員李菲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