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霸武館起步比較晚,但是人才較多。館主黑席用大量財力收攏了兩位凝形境高手坐鎮,加上本身的實力,竟和歷史較爲悠久的大山武館分庭抗衡。黑席勢力擴張,自然直接影響到張大師的地位。所以兩家武館的競爭一直很激烈,一有機會便會打擊對方,從而使自己得以出頭。

黑席是痞子出生,藉着一股不怕死的蠻勁纔打拼到今天的地位。比起家世淵源深厚的張大師來說,做事顯得有些不擇手段。在葉風在大山武館的時候,黑霸武館就沒少用一些齷齪的手段過來搗亂。若不是忌憚張大師實力強大,恐怕大山武館早就被拆了。作爲大山武館曾經的一員,葉風對黑霸武館也是沒什麼好感。

灰衣老者便是黑席請來的兩位凝形境高手中的一位,名字叫做程元。大山武館進行排位比賽,這是一個試探對手實力的好機會。黑席自然不會放過,所以派遣了程元過來查看,結果就遇到了葉風。

“小兄弟倒是好眼力。老夫正是黑霸武館的程元。”灰衣老者雙手負背,笑眯眯地道,“以小兄弟的實力與天賦,絕對是各方勢力相互追逐的人才,張全那笨蛋竟然把你趕了出門,真是愚蠢至極。不過沒關係,只要小兄弟有興趣,大可來我黑霸武館。老夫保證黑館主將會用最高的待遇迎接小兄弟的。若是小兄弟想學習高等靈術,黑館主即便砸鍋賣鐵也會幫你的。”事實上,世面上還是有流通靈術祕技的。若是用足夠的錢,就算是四五品的靈術也不是買不到。當然,那個價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便是了。

葉風淡淡道:“不用客氣了,我沒興趣。”對於程元他並不想多說什麼。

程元似乎沒有想到葉風會拒絕得如此乾脆,臉色一下變得鐵青。但他也是久歷大場面的人,旋即又露出一個笑容,道:“如此我也不勉強小兄弟。如果向兄弟改變主意,隨時可以過來找我。我許諾的條件不變。”

“好!”葉風毫不猶豫地應了一聲,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直到葉風走遠,程元的笑容才逐漸消失,冷冷地道:“小小年紀這麼狂傲,可是遲早會出事的。”

一回到家裏,葉風就倒頭呼呼大睡,等到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事情了。這一天葉風沒有修煉,而是陪着小琳上街買東西。之後又帶她去燒烤,兩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直到傍晚,葉風提着兩壺美酒和一堆小吃,來到了天數老人那兒。

“你小子倒記得我啊?”老人嘿嘿打笑道,饒有趣味地看着葉風。

葉風尷尬一笑,道:“我哪能忘記師父你啊?這不拿了小酒過來孝敬你老人家嗎?”老人哈哈一笑,拔開酒瓶塞子就喝。

“小子,現在了了心願,你還有什麼想做的嗎?”老人問道。

“修煉,修煉,再修煉!”葉風斬釘截鐵地道,“既然已經踏上這條路,我就不會回頭。我有預感,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將來纔有可能找到我的爹孃。”

老人點點頭,道:“好,你有此心志,我敢擔保,將來聚龍大陸之上,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

剛剛過完新年的第一天,葉風就主動進入了騰龍山脈,再次進行了嚴苛的鍛鍊。以現在的實力而言,一般的妖獸是難以對付得了他的。即便有些強悍一點的,葉風至少也有把握可以逃脫。當然,這是在較外部的區域而言。

騰龍山連綿不絕,寬廣無比。越是往深處進去,妖獸的實力便越加強大,現在葉風也不敢太過深入。

當然,機遇是與危險並存的,越是裏面,便有更大機會獲得珍貴的天材地寶。只要你有能力或者把東西拿出來。

葉風數次進入山中,遠遠望着那些珍貴的仙果靈草,心中垂涎不已。只是那守護着的各個強悍妖獸,讓他不能不望而興嘆。

天數老人要得到這些寶物自然不難,但是他說了:“自己想要什麼,就自己去拿。別指望別人會幫你。”直接就打消了葉風想借老人之手的想法。當然也有時候僥倖得到一些仙草靈藥,而通過這些輔助,葉風在短短一個月內終於升上七階。

有時候修煉需要草藥,那就得到隔壁鎮上去買,但是那個價格也是不菲。好在葉風老爹臨走之時給他留下一大筆財產,足夠葉風揮霍好些日子。


這天,老人讓葉風去尋一味靈藥,叫葬蝶花。因爲這味藥對於接下來老人要幫葉風淬鍊身體有所幫助。葉風一大早便趕往隔壁黃岩鎮。

梅壺鎮雖然富饒,但是少獵戶,自然也少靈藥銷售。想要購買靈藥,便得到隔壁黃岩鎮,而這裏,正是黑霸武館的所在地。

葉風倒也不怕黑霸武館,反正買完東西就走人,不會出什麼問題。只是兩鎮之間有些距離,葉風獨自一人走在小路上,倒也有些寂寥。

突然間,一聲大喝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劫,把身上的錢都交出來! 葉風聞言精神爲之一振,“好傢伙,竟然敢在爺面前打劫?”葉風所在的小鎮之前被強盜肆虐的有夠深的,以至於現在他聽到強盜,打劫什麼的就來氣。當下飛奔而去。

前方路邊只見三個一臉兇相的漢子手持鋼刀,將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包圍住,不懷好意地靠近他,那胖子緊緊地抱住包裹,驚慌地看着他們。

“咦,是他們?”葉風愣了一下,竟然發現熟人。那幾個人竟然是幾個月前搗亂小鎮的幾個強盜,後來葉風機緣巧合晉入凝氣境,這纔將他們打發。葉風記憶力好,到還記得他們。只是不見了那英氣勃勃的女首領莫麗。

“好呀,之前你們可不只打我一次,現在風水輪流轉,就給你們算算舊賬!”葉風嘿嘿一笑,一躍跳到前方。那三個強盜一愣,其中一人道:“小子,你找死嗎?”那時候葉風還比較孱弱,這幾個月的辛苦修行,讓他變的身體變得強健,而且還高了一點,那些強盜一時倒沒認出來。

“你們才找死吧!”葉風笑道。那三人聞言大怒,手持大刀倒劈了下來。葉風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人宰割的小子,凝氣之境七階的實力,足以在同輩中自傲。對付這幾個普通人,他連手都懶得擡,懾人靈氣放散而出。那幾個強盜只覺一股無形的壓力,如山嶽般壓負在身,雙膝一曲,都跪了下去。

這三人才知道遇到高手了,臉色發白地求饒:“小,小祖宗饒命啊!”

葉風道:“擡起頭,看看我是誰。”那三人聞言大着膽子盯着葉風,好一會兒才恍然道:“你是……梅壺鎮的那個小兔崽子,不是,小祖宗?”

“哼,想不到你們現在還死性不改,又在這裏興風作浪!今天你們真是找死了!”葉風冷笑道。

“不敢啊,小祖宗,我們是冤枉的!”中間那漢子哭喪着臉,雙手抱頭,道:“我們自從被小祖宗教訓後,感到自己的弱小,真的是改過從良了,呸,從善了!這一次若不是大姐頭被捉了,我們萬不敢再做這傷天害理之事。”

葉風一怔,道:“你們的大姐頭被捉了?被誰捉了?”

那漢子道:“我們四人改過自新之後,本來在黃岩鎮外幹一些販賣畜生的生意,日子倒也還湊合。昨日來了一個叫劉布的男子,端是蠻橫無比,比我們以前還囂張。他說我們搶了他的生意,把我們大姐頭給搶了去,要我們一天之內拿五千金葉到郊外廢屋去贖回大姐頭,不然大姐頭就給他當小老婆。我們哪來那麼多錢?走投無路之下,這纔出此下策。”

葉風沉吟道,“那劉布是什麼人,爲什麼這樣蠻橫?”

那三人憤憤地道:“那劉布不單是附近的販馬商,靠着財大氣粗壟斷了附近的牲口生意。我們所做的生意比起他不過是九牛一毛,只是那癩蛤蟆看上我們大姐頭,這才故意爲難我們。但是,如果他只是有錢也就罷了,實際上,他本身就是黑霸武館的人。”

另一人道:“他每年給黑霸武館教的錢多的嚇死人,這也是黑霸武館的人一直罩着他的原因。”

“黑霸武館?看來這黑席真的是蠻橫啊。”葉風喃喃自語道,接着笑道:“好吧,你們帶我去見那塊破布吧。”

郊外一排破舊的房屋,中間一間較大的房子裏半躺着個彪形大漢,面目頗爲醜陋,此時直勾勾地看着對面的一個女子。女子長得頗爲英氣,只是被捆綁起來,杏目圓瞪。

“嘿嘿,我說你從了我有什麼不好?我靈脩也是不弱,把你的生意併到我這裏,你我的結合必將是百利而無一害。”漢子嘿嘿笑道。

“呸,一個大男人用這種齷齪的手段,虧你好意思說。”莫麗怒道。

漢子哈哈大笑,道:“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我不欺負人,怎顯得我實力高強?”莫麗乾脆扭過頭,懶得看他。

“劉布,快把我們大姐頭交出來!”外面叫喊聲大作。

莫麗大驚,暗道:“那羣笨蛋,不是讓他們走了嗎?幹嘛還回來送死?”

劉布也是嘿嘿一笑:“你的部下倒是重情義,既然還敢回來,那老子就成全他們。”話音未落,三個大漢衝了進來,而葉風自然跟在後面。

“大姐不用怕,我們帶了幫手過來,你看這是誰?”漢子興奮地喊道。莫麗定睛一看,驚道:“你不是騰龍山下的那個小兔崽子嗎?”

葉風無語地看着她,道:“喂喂,怎麼說話的。”

劉布一見葉風,哈哈大笑,“我以爲什麼幫手,原來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過來給大爺擦鞋的嗎?”

一個照面,葉風已經估計出劉布的實力,是凝氣境四階。倒沒什麼了不起的,和葉風比起來還有一段距離。估計這等實力恐怕是因爲他加入黑霸武館還不久的原因吧。葉風不動聲色,道:“我今天便爲民除害,除你這個無賴。”又對那三個漢子道:“我先纏住他,你們救出你們大姐頭之後,便來助我。”那三人點點頭。

莫麗大喊道:“你小子瘋了?這傢伙可是高強的靈脩,不是你這種半調子可以應付的!”葉風淡淡一笑,衝向劉布,掌心一股靈氣急旋而出,帶着渾厚勁力打向劉布。劉布冷笑一聲,衝上去和葉風對上,靈氣漣漪擴散開來,將桌椅生生擊碎。

“好小子,可以啊!但對上老子還太早了!”劉布攻勢凌厲,靈氣瀰漫全身,將葉風壓制下。

那三個漢子將莫麗繩子解開,看着葉風和劉布的戰鬥。即便是他們也看得出來,葉風此時落於下風,很可能隨時落敗。

那三個漢子道:“大姐頭,快點走!別理會那小子了!”莫麗聞言道:“可是……”

“不用可是了,快走吧,不然劉布緩過神來,我們全部都遭殃!”話罷拉着莫麗急忙離去。葉風眼角一瞄,輕輕地嘆了口氣。

“哈哈,小子,瞧你這啥樣!被人坑了吧?”劉布狂笑起來,“你放心,老子不會讓他們逃跑的,等收拾了你便把他們捉回來。”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葉風淡淡道,一股浩瀚的氣勢突然間暴涌而出,猛烈地撞擊倒劉布身上。

劉布突然間背脊發涼,葉風陡然轉變的氣勢,着實讓他心驚,這是完全壓制住他的實力。一瞬間,他彷彿感到自己是遇到了餓狼的肥羊一般,等着任人宰割。 葉風突然間展現出來的氣勢,直接將劉布給壓制住,令他身軀猛然一震。葉風心中有些失望,本來那些強盜說他們已經改過自新,而且又對他們大姐頭那麼重情義,葉風便試探了他們一下。但是他們卻如此不講道義,救得了莫麗便掉頭離去,完全沒有顧忌葉風的安危,這令他有些心寒。於是葉風暗自打定主意,收拾了這劉布,再去給強盜們一些教訓。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喝傳來:“小子,老孃來助你!”莫麗去而復返,直接從門口衝了進來。

葉風聞言心中一寬,懾人的氣勢收斂回去,又像是處於下風。氣勢在一瞬間爆發,又在一瞬間收攏,劉布感到葉風突然見沒那麼咄咄逼人,暗自對自己道:“剛纔那是錯覺,一個小鬼哪有那麼強的實力?”

當下大吼一聲,像是再給自己打氣,渾厚的一掌拍向葉風,將葉風生生震退數步。這時莫麗長鞭揮出,隔開葉風和劉布。長鞭如一條長蛇張着獠牙,生猛地咬向劉布。

劉布哈哈一笑,紋絲未動,直接蕩起一股靈氣攪向長鞭,想把它直接打回莫麗。豈知突然另外一道無形的靈氣,將劉布的氣息攔腰切斷。劉布一驚,那長鞭長驅直入,抽在劉布頭上。

劉布淬不及防被一鞭擊中,霎時響起殺豬般的叫喊聲。他心裏清楚,是葉風從旁干擾。但莫麗不懂靈脩,對於這場暗中的較量絲毫未知,反而爲自己這一鞭感到自得。

劉布咬牙切齒,怒視着葉風,雙手靈氣擴散,驚人的氣勢瀰漫開,四周空氣慢慢迴旋,塵埃四濺。“雙獸拳!”竟然是九品上等靈術!劉布一掌轟向葉風,一掌轟向莫麗。靈氣衝勁化作兩頭虛幻虎影,咆哮着衝向葉風和莫麗,鳴叫聲震耳欲聾,聲勢頗猛。

葉風雙手齊擡,正面頂着那靈氣虎影。猛烈的勁風不斷掃射着葉風的身軀,衣衫一震便被劃破,但總算是抵抗住。而莫麗不懂靈脩,見到虎影撲來,手中長鞭下意識揮出。本來那靈氣波動是不能以物理攻擊應對,但莫麗一鞭抽出,卻意外地將那虎影抽開。這意料之外的一鞭一躍而過,再一次抽向劉布。

“啪!”又是一聲巨響,劉布的臉上留下一道深紅色血跡。莫麗之所以那麼順利,自然是葉風暗中將虎影中的靈氣震散,只留下一個影像,而使之沒有絲毫攻擊力。但這樣的能力是需要純熟的控制力纔有可能成功的,這次連劉布都被瞞了過去。

劉布一陣劇痛,手中靈氣一鬆,虎影被葉風反彈回來,虎影直直撞向劉布。劉布跌倒在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然後便暈死過去了。

莫麗和葉風對視一眼,露出一個高傲的表情,冷哼道:“老孃從來不受人恩惠,尤其是小鬼的。”

葉風抹抹鼻子,心中暗笑道:“如果不是這樣,恐怕有你好看的。”

葉風道:“你倒是比你的手下有義氣多了。”莫麗嘆了口氣,道:“其實,他們……”

“大姐頭,我們可沒給你掉鏈子啊!”那些強盜哀怨的聲音傳來,慢慢地從門口爬了進來。

“僅憑你們幾隻臭蟲,也敢攔住老子?”一個惡狠狠的聲音響起,旋即一個高大的男子緩步走了進來,一隻手還掐着另一個強盜的脖子。那人樣子和劉布有些相似,想必是嫡親關係。

果然,那人瞧見劉布癱在地上,驚呼道:“哥哥,是誰把你打傷的?”這人便是劉布的弟弟,劉索。連莫麗他們都不知道,劉布竟然還有一個弟弟,而且實力似乎不在他之下。

葉風搔搔頭,道:“是我耶!”

劉索大怒道:“小子好膽!”什麼也不再說,一掌對面推了過來,浩蕩靈氣擊掃而出,威力頗爲驚人。這人,竟然是凝氣境五階,比他哥哥還要強上一點。

莫麗見狀,竟然撲身擋在葉風面前,道:“小鬼快滾!”同時長鞭揚舞而出,直抽向劉索。

“笨女人!”葉風驚道,想不到莫麗這麼道義,但劉索驀然出手,他來不及化解。一時情急,從後面抱住莫麗,懶驢打滾跌倒出去。兩人相擁滾動,葉風覺得身上一團柔軟的觸覺,觸感倒是不錯。

“小鬼,你在摸哪裏?”莫麗驚叫道,連忙起身,整個人坐在葉風身上,而葉風的一隻手還搭在莫麗修長的大腿上,姿勢極其曖昧。

“靠!”莫麗一巴掌打在葉風臉上,葉風露出極其無辜的眼神,卻又不好說什麼。

“小心!”那三個強盜喊道。原來劉索乘兩人還未起身,又打出排山倒海的一掌,凌厲的攻勢壓迫而來。

葉風被莫麗壓在身下,閃躲不及,見狀只能又抱住她,再次翻滾躲開。剛纔是從後面抱住,這次兩人正面相對,葉風胸口兩團火熱的溫軟襲來,說不出的舒服。葉風起身,倒把莫麗壓在身下。

莫麗又驚又羞,一巴掌揮出,葉風連忙單手接住,道:“等一下,槍口一致對外!”


劉索兩掌落空,大喝一聲,“獸王拳!”一頭巨大的虎頭幻影凝聚而出,張牙舞爪地向着葉風咬去。那房子陡然一震,似乎經受不了那麼猛烈的氣勢,似乎連大地都在微微顫抖。這力量,遠不是劉布可比!


“快躲開,不然會死的!”莫麗對葉風喊道。

葉風淡淡一笑,手掌伸直,似有還無的光芒跳動着,尖厲的靈氣暴漲在掌心。融心掌直面推出,強悍的氣息轟在虎頭之上,將那股靈氣生生擊散。

劉索滿臉不可思議,“怎麼,可能!”“能”字剛剛出口,只見眼前光芒一閃,胸口被打出一個凹陷的掌印,接着便倒在劉布身邊。

莫麗三人愣愣地看着葉風,跟劉索一樣難以置信,這小子,竟然在扮豬吃老虎!

“你這個臭小子,竟然給我裝蒜?害老孃還那麼英勇!”莫麗指着葉風破口大罵。葉風自知理虧,也不應話,任莫麗處置。而另外三個強盜則千恩萬謝,還在解釋着自己臨陣退縮的事情。

“不管了,小子,你也該負負責任吧?”莫麗冷冷地看着葉風,道。

“責任?什麼責任?”葉風愕然問道。

“三年前,你當衆扒了老孃衣服,老孃一個黃花閨女,以後還怎麼嫁人?今天你又對我多番輕薄。老孃想過了,就便宜你罷了,以後就嫁給你當老婆了。”莫麗瞥了葉風一眼,淡淡地道。

(抱歉,網絡壞了。後面還有一更,一起發的) “啊?可是,可是……”葉風有口難言,莫麗雖然有幾分姿色,但年紀差不多都是葉風的兩倍,當他的娘都勉強夠格了,葉風又豈能順從她呢?

“對了,這事要問過我爹孃!得從長計議!”葉風說完此話,拔腿就跑。莫麗大喊一聲:“兄弟們追啊!”大步地趕了上去。

看着葉風落荒而逃的身影,莫麗暗暗冷笑道:“哼,敢佔老孃便宜,老孃讓你見一次跑一次!”

擺脫了莫麗,葉風很快來到黃岩鎮。黃岩鎮治安攪亂,原因在於這裏聚集了許多地痞流氓。但也是因爲這些亡命之徒,纔敢上山去尋找天材地寶,妖獸晶核。這種不要命的無本生意在這裏極其火爆,從而形成了一個寶物販賣區。

許多靈脩者都會在此處購買靈藥或是其他。當然,前提是你要有足夠的金錢,否則那隻能乾巴巴眼紅而已。

葉風在街邊一逛,心中暗暗稱道,黃岩鎮果然名不虛傳,到處都可以看見珍惜靈藥。隨便一個擺地攤的,都可能賣的是讓靈脩者覬覦的靈丹妙藥。

葬蝶花雖然珍稀,但是在這裏倒也並不少見。不一會兒葉風便已經見到數個地方都有賣。當然,葉風也知道謹慎購買,畢竟這裏的人大都是混跡江湖的老狐狸,隨便幾句話都能坑死人。

突然間,葉風聽到一陣嘈雜聲,循聲望去,卻見街尾一個角落圍着好幾個人,正在鬨笑着什麼。葉風湊着熱鬧走了過去,只見一個攤位上坐着一個小女孩,清秀的臉孔帶着一分黝黑,身上的衣服打着好幾處補丁,怯生生的眼神中有些驚慌。在她的面前擺着幾樣靈草,品階倒不是很高,但其中一樣就是葬蝶花。

而圍觀的三個紈絝子弟,中間那人矮小卻蠻橫,長得頗爲兇戾。而此時他皺着眉頭看着小女孩,似乎頗有些不悅。令人驚奇的是,這傢伙竟然是凝氣境六階的靈脩者。這等實力,放在大山武館都算是不俗了。大概也就只有鄭山和另外幾個師兄能勝過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