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先生,先救活他再說,其它的等他醒了再問他吧,看他面貌也不像一個惡人。”

“是,族長。”

或許是上天的眷戀,亦或是某人的運氣實在太好,就這樣,善良的古幽一族將葉蕭收容了下來,並在醫師古樸的治療下,開始慢慢恢復傷勢。


三天後,葉蕭終於睜開了眼睛,意識恢復的一剎那,全身痠痛如同潮水般涌向了他的大腦,如同萬蟻食骨,痛不欲生。雖然身體處於極大的痛楚之中,葉蕭臉上卻是擠出了一絲笑容,看着四周的簡易擺設的小木屋,聞着屋內那特有的草藥味,心中長長嘆了一口氣:終於活下來了。

當日在自山崖上掉落時,葉蕭本以爲自己必死無疑,殊不料在下落到距地面百丈高度時,崖壁上出現了一株手臂粗的藤蔓,給葉蕭起了一個緩衝的作用,在撞斷藤蔓後,葉蕭用着無上的信念強忍劇痛將黑絕深深插入了崖壁間,一路下拉下來,在崖壁上帶出了長達三十丈長的劍痕,最終雖然因爲下落之勢太過巨大兒導致了手腕的脫臼,但就是這短短的三十丈的緩衝,卻是給了他活下去的最大保障。

“哎呀,你醒了啊!”

葉蕭聽到一個柔軟溫和的聲音,循聲轉頭看去,就發現一個穿着白色衣裳的姑娘正笑眯眯的看着他,白衣姑娘臉蛋雖然長的很普通,皮膚卻是很好,細膩如雪,渾身上下散發着一種寶石般的光澤,但更吸引葉蕭的卻是那一對迷人的大眼睛,眼神清澈而溫暖,在她的注視下,彷彿感覺到了太陽下溫暖,這種暖到心底的感覺,真的很好。

看着牀上的黑衣少年傻呆呆的盯着自己猛看,古幽若卻也不惱,只是微笑的回望過去,葉蕭看到對方盯着自己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由尷尬的笑了笑,乾咳了幾聲後嘶啞着聲音問道,

“姑娘,不知這是哪裏,是你們救的我嗎?”

古幽若聽到葉蕭沙啞的聲音,知道這是以爲昏迷了太久身體缺水而致,趕忙給他到了一杯水,

“我叫古幽若,你叫我幽若就好,我幾天前在外發現你昏迷在外,就把你帶了回來,我爺爺是醫師,是他將你救了回來。”

葉蕭眼神很是溫和,誠摯的看着面前這個善良的姑娘,很是感激的說道:

“我叫葉蕭,不小心失足從山崖墜下,多謝幽若姑娘的救命之恩。”

古幽若微微一笑,將手中水杯遞了過去,卻發現對方遲遲不解,疑惑的看去就發現葉蕭正一臉尷尬的看着自己綁滿了白色紗布的雙手,頓時明白過來,微微一笑,直接伸出雙手,小心翼翼的將茶杯放到了他的乾裂的嘴脣邊,臉上沒有任何的扭捏彆扭之色,將水小心的喂下。

“謝謝幽若姑娘。”

葉蕭對這個全身上下散發這一股自然清新之氣的白衣姑娘很有好感,雖然白衣姑娘面貌只能算一般,但她身上散發着一種讓人柔和而安靜的氣質,純淨如溫玉,讓人忍不住想主動靠近,這是外面的那些絕大多數美豔女子一輩子都所不及的。

“我去叫爺爺來,你先休息會。”

古幽若說完就快速走出了木屋,看着白衣身影消失在麼口,葉蕭輕輕閉上了雙眼,仔細查看起體內的傷勢來,不一會兒就苦笑的睜開了眼睛,雖然已經有了心裏準備,但親眼看到體內的糟糕情況,還是忍不住無奈苦笑起來,身體內靈力乾涸一片,全身上下骨頭斷了十三根骨頭,雙手手腕脫臼骨折,身體外大大小小的傷口更是遍佈了全身,這次可真是夠慘的。 “吱呀~~”


木門應聲打開,葉蕭擡眼望去只見幽若領着一個頭發半白精神矍鑠的老者走了進來,老者快步來到了他的面前笑着說道:

“哈哈哈。。。沒想到小友恢復的速度如此之快,真是出乎老夫的預料。”

葉蕭趕忙道謝道,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醫師古樸大手一揮,笑着說道:

“哎~~~老夫做的不多,主要還是小友你自身身體結實,不然換成別人就算神醫在世,也救不回來。”

“不管怎麼樣,前輩和幽若姑娘有恩於我,大恩不言謝,若以後有需要,請儘管吩咐。”

“呵呵呵。。。小友不必客氣,先好好養傷纔是。”

醫師古樸給葉蕭把了把脈確認沒有什麼隱疾內傷後,這才笑呵呵的離去給他煎藥。

就這樣,葉蕭就在這個小小的木屋中暫住了下來,而接下來葉蕭身體的恢復速度再次出乎了醫師古樸的意料,第一天剛恢復意識,第二天就可以下牀自行走動,第三天甚至就可以跑到屋外曬曬太陽和族內的人聊天了。

不到五天時間,葉蕭就已經和古幽一族的所有年輕人混熟了,也對着這古幽一族的人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古幽一族現在共有二百餘人,族人世世代代在這裏已經生活不知幾百年,謹遵祖上族訓,從不擅自離開去到外面的世界,因此他們形成了一個另類的世外桃源,從不與外界接觸安靜平和的生活了幾百年,但不知什麼原因,葉蕭總是在他們的微笑的面容後察覺到一絲哀傷。

“葉蕭大哥,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呢?”

“葉蕭大哥,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呢,有十個,不,一百個部落領地那麼大嗎?”

。。。。

古幽一族的小孩子現在每天不再去掏鳥窩,追野兔,而是每天一股腦的涌到醫師古樸的木屋前,將養傷中的葉蕭團團圍住,問他許多關於外面世界的問題,比如說大海是長什麼樣的,沙漠是什麼,極北之地又在哪。。。。

葉蕭看着眼前這羣好奇心甚重的孩子,盡最大的努力向他們描述外面的世界,而每當這時候,幽若就會靜靜站在一邊,微笑着認真聽着葉蕭的描述。

“大海啊,在我們這個世界的最東方,海面寬闊無垠,望不到盡頭,海中有各種各樣的生物,有比馬兒還大十倍的大魚,大海很美麗,有貝殼,有珊瑚。。。”

“在外面的世界,一路向北就可以達到極北之地,那裏是世界的盡頭,終年寒冷刺骨,沒有晝夜之分,在那還還有神奇漂亮且不斷變幻的極光。。。”

шωш _Tтkд n _¢ ○

“極西之地遍佈着危險四伏的無垠荒漠。。。”

。。。

“哇哦~~”

每當葉蕭描述一些外界的事物,哪怕是一些簡單的事物,都會引起孩子們的無限歡呼,雀躍不已,小臉滿是興奮的嘰嘰喳喳議論着。


這一天,葉蕭照例講完關於世界最高的山後,笑看着孩子們滿足尖叫着離去後,來到了幽若的身邊,提出了自己心中一直藏着的疑問。

“幽若,既然孩子們對外面的世界如此渴望,爲什麼不走出這裏呢?”

古幽若一怔,看了葉蕭半響後,這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不是我們不想出去,而是我們不能出去。”

葉蕭撓撓頭,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古幽若仰起了雪白的脖子,視線向上望去,溫暖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了一絲悲哀之色,葉蕭順着她的視線向上望去,那裏有着蔚藍的天空,和幾朵悠然漂浮於空中的潔白之雲,微風吹來,幽若身上的幾縷青絲向右飄來,正好落到了葉蕭的臉上,就像小時候玩的撓癢癢一樣,葉蕭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葉蕭,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恩。"

“自由和死亡之間,你會選擇什麼?”

葉蕭很是詫異她爲什麼會突然問出如此玄奧的問題,但仍是低頭深思了一會,然後擡起頭,看着幽若清澈的眼睛,無比認真的說道:

“我選自由。”

“可人不是應該首先活着麼,如果人都死了,那麼自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呢?”

兩人並排而立靠在木屋的牆上,葉蕭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才仰起頭眯着眼看向了天空中的藍天白雲,沉聲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問這個問題,我只知道,每個人生來就是自由的,不應該受到任何的束縛,哪怕面對着死亡的威脅時,我們只有一條命,一顆心,而命應該隨心走,而我的心告訴我,失去自由遠比失去生命來的可怕。”

古幽若轉過頭來,第一次用閃着異樣光彩的眼睛看着葉蕭,幽幽開口說道,

“古幽一族是受到詛咒的一族,我們已經生活在這裏幾百年了,而且我們不知道還要繼續在這裏生活多少年,幾百年來,不乏皆具實力和勇氣的先輩,但但凡想要離開這裏的人,都倒在了那條路上,被那隻傳說中的惡魔奪走了生命。”

葉蕭側過頭,看着幽若臉上出現的一抹黯淡和無助的神情,心中突然產生了某種莫名的衝動,

“幽若,能和我說說具體的情況麼?”

“如你所見,我們居住的山谷兩邊是高達萬丈的峭壁,別說人了,就是飛鳥都飛不能越過,山谷的一端是禁忌之地,也就是我發現你的地方,那裏常年毒霧瀰漫,沒有特殊的防護準備人一靠近就會吸入毒氣窒息而死,所以唯一的出路就在山谷的另一邊,但那裏沉睡着一隻惡魔,只要族內有人嘗試着外出,就會被他所無情吞噬,幾百年來,那裏已經積聚了一座白骨堆積而成的小山,那些都是我的祖先。”

“惡魔?”

“沒有人看到過它的面容,因爲凡是能看到它真面目的都永遠倒在了那條通往外界的路上,而我的父親和母親在我十歲時,也永遠留在了那裏。”

幽若的語氣平靜無波,彷彿在以一個旁人的身份在訴說一個事不關已的故事。葉蕭呆立半天,終於將這幽若帶給他的信息全部消化掉,直到現在他終於知道爲什麼古幽族的小孩子對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渴望,爲什麼古幽一族快樂生活的背後會有那一抹淡淡的哀愁。

葉蕭臉上再次揚起了那個標誌性的笑容,在陽光下的照耀下是如此的燦爛,古幽若怔怔的看着他,第一次發現男孩子居然可以笑的如此溫暖而亮麗。

“你應該知道,我來自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有我的一切,所以我一定會從這裏走出去。”

古幽若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來到這裏是你的命運使然,如果你硬要闖出去,你會因此死去的。”

葉蕭哈哈大笑,擺了一個無比風騷的姿勢,在古幽若驚愕的注視下,對着頭頂的天空伸出了自己的中指,

“去他孃的命運,小爺我永遠不會死。”

古幽若呆呆看着面前的眼前的這個黑衣男孩,只見他突然轉過身來,伸出手來將她的一頭整齊亮麗的秀髮揉的一團糟,幽若正想出聲抗議,就聽到一個略顯慵懶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過來,

“幽若,我們做個約定吧,我一定會走出這裏,而且我還會將你們全部帶離這裏。”

古幽若一怔,身體從僵硬中很快柔軟下來,感受着對方手掌上的溫度,還有一股無形而強大的力量正源源不斷自他的手掌傳到她的身體內,這股力量讓人無比安心的力量她很熟悉,因爲她小時候被父親抱在懷中就是這種感覺,古幽若鼻子猛得一酸,眼眶溼潤起來,擡頭看着一臉燦爛笑容的葉蕭,聲音都顫抖起來,

“好,這是約定,你可不要騙我。”

葉蕭笑的更燦爛了,雪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伸手又是一陣亂揉,將她原本就凌亂不堪的頭髮弄的更加慘不忍睹。 在這安靜而祥和的小山谷又休養了十天的時間,葉蕭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這一天葉蕭找到了正在溪邊清洗衣物的幽若,笑着問道:

“幽若,你把我帶回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柄黑色劍?”

經過多次的生死廝殺,黑絕的對於葉蕭的意義已經並不是單純的一柄劍了,他已經對它產生了感情,所以在傷勢剛好的時候,葉蕭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尋找着它來。

古幽若正赤足站於水中,衣袖已經高高的捲起,露出了白皙的皮膚,聽到葉蕭的聲音轉過身來,用手順了順鬢角的青絲,微微一笑,

“恩,那黑劍我看到了,可惜太重了,我拿不動,就把它留在那白骨之地了。葉蕭大哥如果你想要前去取回,我可以幫你帶路。”

“哈哈哈,那就謝謝幽若姑娘了。”

白骨之地常年毒霧縈繞,殺人於無形,危險之處讓人防不勝防。但古幽一族自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葉蕭看着眼前的寬大黑色斗篷,撓了撓頭,最後在幽若的催促下這才快速穿上,黑色的斗篷將葉蕭的身體緊緊包裹起來,只露出了一對明亮的眼睛,這種全身被緊緊包裹着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眉頭輕皺,沒辦法,誰讓這黑色斗篷是古幽一族唯一用來抵抗毒霧的工具。

看着斗篷之下的葉蕭,幽若怔了怔,眼中盡是迷戀之色,似乎回想起了什麼,喃喃說到,

“這件斗篷原本是我父親穿的,沒想到葉大哥你穿很合身呢。”

葉蕭擡起頭,看着同樣將嬌小的身軀緊緊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下的幽若,無奈說道:

“幽若姑娘,既然我已經知道了黑絕的位置,我可以自己去拿回,你就不必冒險了。”

“不行,白骨之地地形複雜,可見度很低,你一外來之人很容易迷失在裏面,我可不放心,再說,族中的骨靈草已經不夠了,必須要馬上去補充。”

葉蕭乾笑幾聲,知道她說的是實話,醫師古樸爲了盡最大能力醫治好他,將絕大多數的骨靈草都用在了他的身上,這也是他傷勢恢復如此之快的原因。

拗不過幽若的執着,葉蕭也沒辦法,三個人身着黑色斗篷,在醫師古樸的叮囑下,慢慢向白骨之地走去,之所以會多了一個人,那是因爲幽若的朋友二柱知道了葉蕭此行的目的是去取劍,於是死纏爛打的纏着他,非要一同前往,葉蕭也沒在意,對於這個濃眉大眼的憨厚男孩,他還是挺有好感的。

“葉大哥,青鳥是誰啊,爲什麼你在昏迷的時候還是念念不忘?對你很重要麼?”

在前往白骨之地的路上,古幽若側着小腦袋,好奇的問道,

葉蕭一愣,還沒來得及回答,一邊的二柱就湊了過來,眼中盡是憨憨的笑意,

“我知道我知道,青鳥肯定是一隻很漂亮有青色羽毛的小鳥,對吧,葉大哥?”

葉蕭心中一暖,卻是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

“哈哈哈,青鳥不是一隻鳥,是一位漂亮的姑娘,有機會介紹給你們認識,你們一定會喜歡她的。”

三人一路說笑着很快來到了白骨之地,葉蕭還是第一次見親眼見到這白骨之地的景色,放眼望去白骨遍野,真是名副其實的白骨埋葬之地。

有於毒霧的存在,能見度降低了許多,爲了安全起見,葉蕭直接將念力鋪散開來,將幽若和二組罩了進去。

“咔嚓~~”

葉蕭一腳踩在一根巨大的骨頭上,骨頭應聲而斷,發出了清脆的響聲,四周死寂一片,一股陰森的感覺頓時盪漾開來。

白骨之地景色很單調,除了遍地的白骨就是各種怪石零立,偶爾會出現一兩抹綠色,而這就是幽若需要採摘的骨靈草了,又前進了一刻鐘後,幽若轉過頭來,望着葉蕭柔聲說道:

“葉大哥,前方便是我發現你的地方。”

葉蕭微微一笑,對着她輕輕點了點,念力向前擴散開去,很快就發現了靜靜躺於亂石堆中的黑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