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反撲了上去……

————————啪————————————————啪————————————————啪—————

第二天的比賽,211班級很識趣,居然直接認了輸,213班級不戰而勝!

一旁的裁判老師笑著問風霆院長,「院長,經過這兩天的比賽,你可有親傳弟子的人選了!」

凌風霆點頭,視線在場上逡巡而過,每個人都希望那視線落到自己頭上,但是他很平均,沒有多看任何人一眼!

(夠了吧夠了吧,一群想看烈焰和花花的,我滿足你們了!打滾賣萌求打賞,為烈焰的飲鴆止渴!) 凌風霆點頭,視線在場上逡巡而過,每個人都希望那視線落到自己頭上,但是他很平均,沒有多看任何人一眼!

半響,他只說了三個字,「開始吧」。

裁判老師愣了愣,在一眾學生失望的眼神中,圓了場,「看來,風霆院長是想在接下來的比賽中選出心儀的學生,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現才是!」

凌風霆抬手,裁判老師立刻過去了,他沖著他耳語一陣,裁判老師臉上神情瞬息萬變!

他想了好半天,才說道,「這次風霆院長說了,只在213班級中選出弟子!」

「為什麼?」「憑什麼?就算這次班級會戰他們班勝出了,可也不證明他們班全都是精英啊,還不是有烏合之眾!」

一時之間,引起眾怒,可是大家是不敢將怒氣發到風霆院長的頭上的,所以213班級的每個人成了眾矢之的!

尤其211班級真是悔不當初,若是知道這最終班級會戰的結果會影響到最後風霆院長選親傳弟子,他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棄權啊!

可是這世上是沒有後悔葯的!

裁判老師這下是怎麼也圓不了場了,在眾人的注視下,有人拿了抽籤的紙盒上來。

「接下來,是抽籤對戰!」

其他班級的學生都從參與者變為觀眾,怨聲載道的,可是想想風霆院長那怪脾氣,也只能硬生生忍下來!

眼睜睜的看著213班級一個個上台抽籤。


這會兒坐到玖蘭澤身邊的玖蘭櫻則是一臉小女孩的嬌羞,風霆院長此舉肯定是為了向她示好,剛才吼了她,所以害怕她生氣了!

想到這,她便喜滋滋的站了起來,走到前面去抽籤,她一隻手裡還緊握著哥哥給她的秘密武器,等下就將那兩個小賤人一一整死!

————————————————————————————————————————————————

眾人屏氣凝神,大家都希望玖蘭櫻最先抽到君無殤。

「拜託拜託……」烈焰甚至雙手合十,做許願狀!

小花為了滿足他的要求,便動了點手腳,可是暗地用力的時候,卻發現有另一股不知來處且強大的力量與它拉扯著!

它現在本就是操縱狀態,身體遠在千里之外,還不及平日的一層功力!

對方看實力推測,似乎修為居然還在他之上,兩人只拉扯一下,便立見分曉!

它長長嘆了一口氣,終是天意!

玖蘭櫻滿懷期待的揭開那張紙,眼睛登時亮了!

「哈哈哈……」她笑得幾乎要在地上打滾,但因為畢竟還是個公主,不敢有造次,只能硬生生忍住!

答案不言而喻,她抽到的不是菁兒,就有可能是歐陽紫玥!

這兩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堅決!

「希望是我!」

「希望是我!」

同樣的默契,讓兩人忍不住莞爾一笑,靜待宣判的一刻!

玖蘭櫻拿著紙條,晃悠悠的走了過來,突然紙條狠狠的砸向一個人,「你死定了!」 玖蘭櫻拿著紙條,晃悠悠的走了過來,突然紙條狠狠的砸向一個人,「你死定了!」

烈焰:「……」

為毛是他?這不科學啊?

就在菁兒和歐陽紫玥兩人都視死如歸的時候,最後一枚炮彈華麗麗的轟到了他頭頂上,他反倒成了炮灰了!

那個玖蘭櫻蛇精病啊!他跟她無仇無怨的,她抽到他,她笑得那麼歡樂幹嘛?

簡直是混淆視聽啊!

不過眼下,這探索玖蘭櫻背後底牌的制勝關鍵就交到了烈焰的頭上!

「烈焰……你……」歐陽紫玥正準備說點什麼,烈焰硬生生的後退了一步,「我不幹!我的實力還不及君無殤十分之一呢,再加上她又喜歡君無殤,我此去只怕是有去無回了,你們居然還想讓我套出她的秘密武器?沒人性啊沒人性!」

歐陽紫玥猛地一拍烈焰的肩膀,突然壓低聲音,「你怕個毛線?你有作弊神器,花非語啊!」

烈焰愣了愣,這話是沒錯,可是誰知道玖蘭櫻背後有什麼底牌,萬一是跟核武器似的,讓他和花非語一起雙宿雙飛了呢?

他才不要英年早逝呢!他還有好多想要和花非語一起完成的事沒有做!

於是他仍然搖頭!

歐陽紫玥拉近他,「烈焰,你好歹也算是帥哥一枚!玖蘭櫻不是喜歡美男嗎?實在不行,用你的男色去誘惑她,只要套出她的秘密武器就行了!」

烈焰苦著一張臉,五官擰巴在一起,幾乎皺成了菊花,「這時候,你終於承認我是男的了!」

話雖這麼說,但是烈焰該出手時還是出手,只不過菁兒和歐陽紫玥都給他輪番準備了一下!

「真要穿成這樣嗎?」茅房內響起幾人的竊竊私語。

「怕神馬,這是有備無患!至少可以保命!」

「只要她敢動你,你就把這外袍一脫,亮瞎她的鈦合金狗眼!」

從茅廁走出來的時候,幾人神色如初,只是外面的人滿臉疑惑,盯著這茅廁看了老半天。

奇怪!這分明是男茅廁,怎麼從裡面走出兩女一男!


唉,世風日下,真是有傷風化!

—————————————————————————————————————————————————

烈焰領著小花站在一邊,對面是一臉打探的玖蘭櫻,她的視線卻是看都沒看烈焰一眼!

經過之前的比賽,她已經清楚了,這個烈焰是一點用都沒有!關鍵是他旁邊那隻狗,所以首要問題就是要解決他身旁那隻礙事的狗!

於是……

比賽剛一開始……

玖蘭櫻就拿出了她自己絞盡腦汁想出來的秘密武器!

一塊油滋滋的冒著香氣的五花肉!

烈焰:「……」

歐陽紫玥:「……」

君無邪:「……」

小花:「……」

一開場,玖蘭櫻此舉簡直是亮瞎了他們這邊一干知情人的眼!幾個人全在風中凌亂了!

可玖蘭櫻還渾然不覺的搖晃著那塊香氣濃郁的五花肉!

在她看來,這可是制勝法寶!!! 在她看來,這可是制勝法寶!!!

狗都是喜歡肉的,更喜歡五花肉!

可她這塊五花肉則是不一般,塗了五步斷魂散。

顧名思義,吃了,搖搖晃晃走五步,就死了!

她相信沒有人,不,是沒有狗能拒絕五花肉的誘惑!


可是她卻萬萬沒有料到小花不是一隻一般的狗!

烈焰此刻只想笑,這個傻子……

可是他的笑容還凝在臉上,就見小花一步步朝玖蘭櫻走了過去!

看那搖曳生姿的背影,聯想到昨晚的纏/綿,分外的銷魂!

烈焰拚命的晃了晃腦袋,驅除腦袋中的邪念,他瞪大眼睛,為什麼小花也會被這五花肉給誘惑住?

難道他剛好好五花肉這一口?

正這麼想著,小花已經走到了玖蘭櫻跟前!

玖蘭櫻笑眯眯的,笑容里滿是得意洋洋!

她成功了,果真如此,沒有哪只狗能抵得住五花肉的誘惑!


眼見著這隻狗嘴饞的樣子,她故意惡趣味的把那五花肉給晃了晃,「想吃嗎?」

這還不夠,她居然還深深的嗅了嗅……

花非語本就是有潔癖的人,這會兒卻只得強忍住噁心!仍然執著的盯著那油膩膩的五花肉!

它跳了跳,故意做出一副夠不著的樣子!

玖蘭櫻輕嗤,「沒用的東西!」

為了讓它吃到那塊有毒的五花肉,她只能放低身子,突然小花眼裡閃過一抹殺意,「咚」身子一跳,直接「咔嚓——」一聲!

它咬斷了就跑!

玖蘭櫻一瞬間慘叫起來,原來這隻死狗,它的目標不是這塊五花肉,而是她的手指頭!

它真不是一般的聰明,故意將計就計!讓她放低身子,然後一口氣咬斷了她一根手指頭!

「哎呦,要死了要死了……」玖蘭櫻一屁股坐在台上,小花那一下咬的很猛,鮮血如注,噴涌而出!

玖蘭櫻哪見過這麼多血,頓時嚇蒙了!

玖蘭澤皺了皺眉,走上來,很快有大夫來給玖蘭櫻醫治,看得出他真是對玖蘭櫻很關心!

想要讓玖蘭櫻的指頭接上去,就得趕快找到斷指,於是玖蘭澤走向小花,一高一矮,兩個對峙著!

不過玖蘭澤可無法跟一個狗講道理,他的眼睛忽然變了色,在場內逡巡一圈,還是沒能找到玖蘭櫻的斷指!

他頗有些疑惑,以魔族的實力,這不該啊!可是為什麼,就連區區一個斷指都找不到!

只能說明……

他的視線落在那隻狗身上,冷笑!

倏然轉身,回到玖蘭櫻身邊,「找不到了,就這麼止血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