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融合煞氣之後,改變天機、窺破因果、逆轉未來自然是做不到的,那屬於天方夜譚,但是宋子陽發現,在脫出天地五行之後,確實輕微的影響到天機與因果。

此時此刻,普通的推測天機窺視因果的祕術,施展在自己身上時,會受到這身體內煞氣影響,得到的答案與真實會有所偏差。

與此同時,他心念一動,雙眸之中眼白眼球盡皆消失不見,化作兩個漆黑如墨的漩渦,瘋狂的旋轉。

尋龍探穴六字祕法施展!

剎那間,周圍的天地發生了變化,一切盡是灰濛濛的,大地龍脈再度顯現出來。

他沒有去探視龍脈,而是觀察着自己的周身。

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在自己的身體周圍,那原本向着四周無限延伸的命運線,在這無盡煞氣與身體徹底相融之後,開始變得模糊,明滅不定。

他心下了然,退出了這種玄妙狀態。

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他便隱約產生了一股疲憊感,而靈湖之中原本充盈的陰陽之力,如今已經消耗掉了三分之一。

以現在自己堪比搬山巔峯的神魂,廣袤無垠的靈湖,都無法支撐尋龍探穴六字祕法的施展,也怪不得陰陽門這一流派的凋零了。

他暗暗感慨。

尋龍探穴流派, 天皇巨星是怎樣煉成的 ,無數普通的靈符,在他手中都化腐朽爲神奇,才能夠一次次化險爲夷。

在沒有吞服這天煞靈果之前,他是難以想象它的神奇的,如今只有驚歎與滿足。

不論如何,這一次自己的收穫,已經遠遠超出預期了,更何況,還找到了楚一刀。

校花的貼身刺客 、天山雪蓮的花瓣、天心蓮子、天煞靈果……

哪一樣放在奇門世界內,都是驚世駭俗的重寶,卻沒有想到,最終都被自己給得到了。

有了這些天地靈寶,自己至少可以高枕無憂的踏入第三境御風。

或者更高!

內視狀態下,查探自己的修爲,隱約可以察覺到,堪堪到了一重巔峯,再苦修一些時日,便可輕鬆突破至搬山第二重。

最重要的是,經過了這數場大戰,每次置之死地而後生,如同鳳凰涅槃一般,根基更加牢固。

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宋子陽對於眼下自己的狀態十分滿意,再度修煉片刻,恢復至巔峯之後,他便站起身來。

再看楚一刀和李少白,都與之前有了不同。

楚一刀原本就鋒芒畢露,英氣逼人,此刻望過去,這國色天香的少女,更加可怖,那周身向外釋放的血氣之中,那舉手投足之間,隱約還帶着一股毀滅般的氣息。

煞氣融入身體,對於她的戰鬥力提升,在三人之中是最強的。

而李少白則是全身上下,多了一股縹緲不定的氣息,尤其是那一雙眸子裏,有絲絲縷縷的陰氣環繞流轉,眼神凌厲,帶着自信與驕傲。

宋子陽欣慰的點了點頭,大家的實力都一起提升,讓他非常開心。

“哦對了,這向陽花所產出的葵花籽,極爲不凡,給你一些,服用後煉化可以增強修爲,並且還有其他的諸般好處。”

他拿出鮮紅如火焰跳躍的向陽花,遞給了楚一刀一些葵花籽,“這其中蘊藏有一絲先天靈火般的東西,至剛至陽,對於你來說,肯定有用。”

“這是在至陰之地,所產生的至剛至陽之物啊,當然有用。”

楚一刀愣了一下,隨即一臉的驚喜,“這樣的好東西,你竟然都能得到。”

她說着,也沒有跟宋子陽客氣,伸手接過來,放入自己的納虛戒內。

宋子陽對於她不經意間所展露出來的底蘊,已經習以爲常。

“這湖底應該再沒有其他的東西了,我們走吧。”

他向兩人說道,“下面那一株天煞靈果的果樹,就讓他繼續成長吧,未來我們人類的子孫後代,若是福緣深厚的話,還能夠前來採摘到。”

“好。”

楚一刀隨手丟入了口中一顆葵花籽,一邊慢慢地咀嚼着,一邊言簡意賅的道。

李少白聽了宋子陽的描述,對於那神祕的墨玉棺材以及棺材內的果樹都有些好奇,還有那傳說中的天鬥滿月穴,那可是隻在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零星記載中出現過,還從未見過真正的風水龍穴。

他猶豫着是不是要下去看看,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跟隨宋子陽和楚一刀一起離開了。

他畢竟不是修煉風水、尋龍探穴流派的陰陽術士,對於風水龍穴瞭解本就不多,或許真正的看到了這格局,也根本看不懂其中利害。

並且,身處於這樣的龍穴中,若是一個不小心,動了某些格局,甚至可能會影響到自身,承擔起自己承擔不了的因果。

穿過了這一片狼藉的湖泊,宋子陽沿着龍脈繼續前行,尋找離開這冰雪世界的出口。

他們行進的速度並不快,宋子陽一邊前行,還一邊觀察着四周的情形。

“哎,對了,我忽然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記告訴你了。”

某一個時刻,他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頭望向了楚一刀,“我之前在前往一個神祕地方苦修之時,看到你手下死在了一個村落裏。” “死在了村落裏?”

楚一刀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怎麼回事?”

宋子陽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那小鎮的情形,然後毫無遺漏的將每一個細節,都講了出來。


“魔物!”

“這幫魔崽子……”

“該死!如若讓我遇到他們,必當斬之!”

李少白在一旁驚呼起來,一會咬牙切齒,一會震驚不已,一會義憤填膺。

楚一刀卻是劍眉緊蹙,一句話都沒有說。

直到宋子陽將那天在鎮子上的遭遇講完,她才輕輕地點了點頭。

周身上下都散發出來危險的氣息,尤其是那一雙眸子,綻放出來凌厲的光芒,恐怖的血氣沖霄而起,遮蔽天穹,凜冽的殺意橫空,四周的風雪似是都畏懼與這可怖的殺意,而暫緩了風勢。

“呼……”

許久,她才一聲輕呼。

“那是楚爺我的一個好兄弟啊,真是沒有想到,就這麼沒了……”

她緩緩地說着,聲音低沉。


恐怖的殺意流轉之中,一絲悲傷與不捨,顯露在她的臉上。

宋子陽從來都沒有從她的臉上,看到過這樣的情緒,那是一種強自壓抑着的濃烈情感,隱而不發,但卻終究忍不住的樣子。

他知曉這楚一刀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看似大大咧咧,豪氣干雲,事實上,內心裏卻充滿了飽滿的感情。

別看當時初見她,還曾拿鞭子抽打那個傢伙,但事實上,那莽漢在她心中的地位,絕對不差。

她將那每一個跟隨她的莽漢,都看做了是自己的兄弟。

真正的,可以將後背彼此交給對方的,兄弟。

但眼下,那人卻以如此方式死亡。

被斬殺了不說,連神魂都沒了,投胎轉世重新做人的機會都沒有。


“那些魔物,必須死!”

她聲音冰冷,帶着無止境的殺意。

楚一刀重重點頭,沒有說話。

一切盡在不言中。

那一整個村鎮的人類被當做祭品獻祭的模樣,他至今無法忘卻。

那個賣酒翁,以及他家中年幼的天真爛漫的小女孩,都化作了屍體,被整整齊齊的放置在祭臺上面,身體之中長出來了鬼面花。

那一幕所帶給他的震撼,所帶給他的殺意,所帶給他的憤怒,無以言表。

李少白也出離於憤怒,但是他畢竟未曾親眼見過這樣的場面,無法想象那種殘酷景象,還保留有理智,此刻想的最多的,乃是楚一刀所說的話。

那副語氣和神態,分明就是一個江湖大佬的模樣,以她那國色天香的容顏,說出來這樣的話語,有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但是再想到之前的戰鬥場景,心底才感覺舒服了一些。

“你之前曾經問過我,爲何離開東陽山,前來青州。”楚一刀望向了宋子陽,道。

宋子陽點了點頭:“對,我是問過你。”

“我東陽山十八連環寨之中,最外圍的七個寨子全部被血洗,寨子裏的所有人,都被獻祭給魔神,那祭臺以及獻祭的方式,一如你之前所說的那般。”

楚一刀的聲音,依舊低沉,“七個寨子,每個寨子都有五六千人,一共將近四萬人,都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屍體。”

“這可是四萬人啊,我的四萬同袍!”

“這些投身於魔神的傢伙,在獻祭完畢之後,便悄無聲息的逃離了東陽山。我爲了將他們趕盡殺絕,帶了實力最強的這些人,輕裝簡從,追尋着他們的蹤跡,一路從荊楚王朝東陽山,追殺到青州來。”

“這一路之上,我們交手了多次,死在我手下的魔物,有將近十名。只不過是他們數量衆多,並且實力強大詭異,擅長隱匿術法,一時間很難擊殺乾淨。”

“但詭異的是,到了青州境內後,這些魔物,瞬間就銷聲匿跡了,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他們的存在。不得已之下,我便將所有的手下,全部派遣出去,分散在青州各地,地毯式的搜尋他們的下落。”

“沒有想到,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便已經傳來了噩耗。”

她臉色沉重,沒有再隱瞞,將自己最近所發生的事情,都詳細的向宋子陽說了一遍。

以前之所以對宋子陽守口如瓶,止口不提,乃是因爲以前宋子陽的修爲和實力太差了,與之詳細說明,非但不會得到什麼幫助,還可能會危及到對方性命。

但是現在不同了,這一場又一場的戰鬥,宋子陽早已經證明了他自己的實力。

已非吳下阿蒙!

“原來如此!”

宋子陽恍然大悟,明白了過來。

之前很多想不明白的問題,此刻頓時都從她說的這些話語中,找到了答案。

“從這裏離開之後,我就親自開始去找這羣不知道躲在哪裏的魔物,將他們趕盡殺絕!”

楚一刀深深地吐出一口氣,隨手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兩道劍眉,筆直的豎起,仿若是兩柄閃爍着寒芒的寶劍,刺向天穹。

周身的殺意與血氣融合在一起,幾乎形成了實質,以宋子陽如今的實力,站在她的身旁,都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喘不過氣來!

“我陪你一起!”

宋子陽道,“這等喪盡天良之輩,人人得而誅之!”

“算我一個。”


Leave a Comment